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汪剑钊谈李浩:他打开了城市跟乡村之间的很多隐秘的接口

2017-08-08 10: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汪剑钊 阅读

汪剑钊

  汪剑钊,诗人、翻译家、评论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

  今天,北大那边其实也有一个诗歌的活动。但是我最终选择了到这儿来,因为我觉得北大那个活动是给两位老诗人颁奖,实际上就是向他们表示致敬。这当然也很重要,但与这里的活动比较,意义要稍小一些。我今天到这儿来,更多是出于兄弟的情谊、诗歌的认同,我跟李浩既是校友又是诗友。李浩的诗集我也是刚拿到,还来不及细看。不过,其中有些作品以前看到过。我就简单地说三点:第一点,刚才宁肯说到了李浩诗歌中间有一种形而上的东西,特别是强调了他的上半身写作。我想补充一点的是,其实李浩的诗歌,尽管主要写上半身,其实也有下半身。他的下半身,我觉得跟其他诗人写得不一样的地方是,他把下半身放在了应有的位置上。现在有一些诗人倡导写下半身,但引起了很多非议和诟病。我认为,下半身不是不可以写,完全忽略它们肯定是一种缺憾,作为人,也是不完整的。关键是你放在什么位置上写,而有的诗人写的可能不是那么让人能够接受的话,恰恰是他把下半身的位置放错了,这是我的一个看法。另外,刚才大家都提到了李浩的神性写作,我觉得他的这种神性写作跟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是,它们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有人性的因素。也就是说,他的诗歌是一种向上帝的祈祷,但是这个祈祷里面有很多人性的东西,使诗歌跟这个世界连接起来,他把天跟地连接到了一起,这是我对他的诗歌解读的一个角度。

  我想说的第二点就是李浩如何处理城市跟乡村的经验。大家都知道,李浩来自河南的农村,现在在城市里面生活,而他处理的恰好也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经验。今天的中国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繁华,实际上还是一个城乡结合部式的存在,或者就像马克·吐温写的《镀金时代》一样,人们看到了很多都市繁荣、城市的喧嚣,霓虹灯闪烁,等等很多东西,但是剥开这一层镀金的东西,里面有的是杂草、塑料袋、钢筋水泥、碎砖、残存的化学物品,甚至有很多厨余垃圾一样的东西。他把这个表层给揭开了,让人们看到了真相。这个是我觉得李浩的诗歌,给我们很独特的经验与展示,他打开了城市跟乡村之间的很多隐秘的接口,这些接口的部位是经常被人忽略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李浩处理得非常好。

  还有一个就是他如何处理诗和生活的关系。这个我觉得很重要,对于一个诗人来讲,你如果缺乏这个能力,那就别写诗了。你只有能够把生活,也就是现实中的东西转化为诗歌,你具备这个表达能力,才有可能称得上是一个诗人。这里面我首先提到的就是李浩的想象力,诗歌里面有很多例子我就不再提了,本来我还特意在书中夹了几张纸条,方便找到例证。由于时间关系,我不再一一列举了,朋友们可以直接到书里面去看。李浩在处理自己的生活经验时知道如何让每一个词获得它的生活底气,同时又让这个词向诗的方向或者朝着彼岸前进。这也是非常出色的才能。这实际上它们得益于他对每个词的敏感,如果没有这种词的敏感的话,我相信你再有丰富的生活,恐怕也很难表达出来。这里,我想到他有一首描写工友的诗,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大家都知道,城市里有很多民工,难道他们没有生活体验吗?他们生活内容很丰富,对生活的艰辛有很多体会,但是他们缺乏表达的能力,缺乏对语言的把握。而在这方面,恰恰是李浩用自己出色的才华,自己对诗的敏感,为他们发声,为他的民工兄弟们写出了他们的代言作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8-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