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吉狄马加:李浩的诗歌写作

2017-07-24 09:4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马加 阅读

李浩的诗歌写作
——在李浩诗集《还乡》发布会上的发言

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

首先我要向李浩表示祝贺,祝贺他的新作今天在这里与大家见面,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诗人都是靠作品说话的,由此可以肯定作品是最最重要的。十分遗憾没有听到刚才几位诗人和评论家的发言,你们都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一定就李浩的诗歌谈了许多精彩的意见。李浩的诗歌我过去读过一些,也有一些印象,总的感觉是李浩属于那种非常重视语言和修辞的诗人,他的诗有很强的个人生活经历的影子,也可以说大都是他个体生命体验的记录,让人感到琢磨不定的是,他有的诗句虽然拐弯抹角,阅读时会产生陌生的语言障碍,但多读几遍后还是能进入诗歌内在的核心,现在有许多年轻诗人都在语言和修辞上下功夫,有的甚至走得很远,让阅读者很难进入他们的诗歌,好在李浩在这方面进行语言实验的同时,还总体把握好了适度的分寸,可以说李浩是一个对探究语言具有特殊敏感的诗人。

但是现在有两个极端值得我们注意,有一些诗人力求让诗回到语言本身,回到修辞本身的时候,缺乏对诗歌内容和形式更有机地融合,许多诗歌只注重诗歌的技艺,不少作品只是语言表层复杂凌乱地呈现,它让我看到的都是一些表象的东西。而另外有些诗人,却对诗歌的语言和修辞不在意,诗歌在形式上缺乏新的创新,许多作品不能给我们带来强烈的艺术上的冲击。可以看出来李浩的好多诗,在注重语言和修辞的时候,其实都有着明确的意义指向,我以为在任何时候,诗人的写作都应该具有当代性,都应该让自己的作品成为见证这个时代的记录,每一个诗人都有坚持自己诗歌写作立场的权利。今天的中国汉语新诗写作,不仅要放在整个汉语诗歌写作的整体格局中来加以考量,还应该放在整个世界现代诗写作的总体格局中来加以判断,我认为中国现代诗写作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其实在别的语言中也大同小异地出现过,古代拉丁语诗人的写作与现代法语诗人、意大利诗人、西班牙诗人、葡萄牙诗人和罗马尼亚诗人等等,既有传统上的联系,但是在语言的使用上,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正在纪念新诗一百年,中国古代汉语诗人的写作与中国现代汉语诗人的写作,他们内在隐秘的传承关系究竟是什么?都需要我们做出客观理性的回答。中国现代诗人承接的诗歌传统可以上溯数千年,而我们的近邻俄罗斯诗人,从语言本身来讲,他们有文字的诗歌传统也只有几百年,今天的俄语现代诗,与普希金和莱蒙托夫时代相比较,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和汉语诗歌进行比较的话,现代汉语诗歌与屈原时代的诗歌发生的变化,就语言本身来说,这种变化就要大得多得多。诗歌语言的变化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和过程,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对语言的研究来单纯地研究诗歌,因为是语言为诗歌的创作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和空间。

诗歌写作永远只能靠诗人个体去完成,它的主体性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被否定的,但我们的诗歌特别是当下的诗歌,如果仅仅具有主体性,而在呈现的内容上不具有“他性”,那我们的诗歌就很难具有普遍意义,可以看出来,李浩的诗歌一直在追求这种所谓“主体性”和“他性”的结合,虽然这些作品具有很强的个体纬度,但他似乎也在追求一种更“他性”的东西。读李浩的诗,还可以看出他受外来翻译诗歌影响的痕迹,这没有什么奇怪,许多年轻诗人的诗歌语言都有某种欧化的倾向,我想这是一个过程,相信他的语言会越来越具有个人的特点。他的一部分诗,读一两遍很难进入,但反复阅读好几遍之后,你总能大概明白他想表达的东西,从接受美学的角度而言,他的诗歌给读者留下的空间和想象是巨大的。从李浩的写作中我们同样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诗人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所创造的语言的存储者,这个语言的密码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甚至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将这个密码遗忘和丢弃。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7-2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