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夏志华:时间红利(三)

2012-09-29 00:5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夏志华 阅读

 《拉拉歌》——假若时间是金子,我将把它打造成最精致的手饰,假若时间是一块煤,我要让它燃烧出最大的能量;假若时间是一条毛巾,我要让它发挥出最大作用,即使脏了也不会轻易扔掉;时间是一团面,我把它拉得最细最长;一天的生活就是拉面条,把时间拉得长长的,才能满足需要。
 
    数化人的口头禅是:时间不够用。

    这已经不是文人感叹。文人只是说,人生如朝露,何不炳烛游,政治家在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时,只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而数化人感叹的是如天地之悠悠的时间似过隙白驹。节奏快虽然不是数化时代人文时间的全貌!但是一个快字倒是能够勾勒出数化人对时间的感受。当然这其中还有区别,一个大都市人要比一个小城镇人更感到时间紧张;一个外企员工要比一个国企员工感到时间紧张一些;一个CEO要比一个普通市民更感到时间不够用。

    这种区别源于什么呢?

    面对同一社会的人文时间节奏,不同的生活层面的人对时间的感受不一样,其更本质的原因是——即对时间红利要求的多寡决定了对时间的感受,一个人要求时间产生的红利越多,他就会更感到时间不够用。

    我这里用到“感受、感到”这类词汇,似乎显得主观了一点,这无非是对一个人如何分配时间的描述,其实,一个要求他拥有的有限时间产生更多的红利的人,他首先是凭判断,然后通过资讯条件来分配时间,其时他感受的不再是社会大节奏,完成一件事所设计的理想时间与时间红利之间的效率比调节着个人时间节奏。此时,个人时间节奏是将得到多少红利的条件,个人时间节奏也是得到更多红利的保障,办事效率越高,单位时间为你产生的红利就会越多。数化公式同样左右着行为人与行为时间,数化公式公配行为人的行动节奏与红利时间的单位价值。

    数化人理解,时间与红利,时间是更能把握的东西,条件与结果,条件更能驾驭一些,愿望与理想的结局,愿望更能秉持一些。当然,这不是投入多少就收获多少——“种瓜得瓜式”的隐喻,数化人早就打破了守恒隐喻的往事。数化人要在投入最少收获最大这个基础上建立时间分配机制,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取无限的利润。这看起来有点像后工业主义节约损耗创造高水平的财富这么一条财富规则,但是与其不同的是,后工业时代面对的是物理能量可耗尽说,哈贝马斯的乌托邦式能量耗尽观点令整个后工业社会产生了无限的沮丧,因而生产的文化意义与表征意义,产品的审美品质和社会可接受性相互之间产生了猜测。数化时代一记“可持续性发展的理想口号”把物理能量可耗尽说一股脑抛在社会边缘,交由科技界来解决,然后赋予资讯空间新的时间维度,“谁把握了时间与机遇就是把握了财富”这一乌托邦数化论抹杀了创造财富的另外所有条件,数化主义的试点式理论,让人们像后工业时代的人们抢占领能源一样,一轰而上抢占时间。

    哈贝马斯的乌托邦能量耗尽说对数化时代的时间能源是否具有同样含义,数化人还没有做这类的深思熟虑。人们只知道时间是无限的,它以秩序性、定时性、同步性制订了世界次序,而到了数化人时期,数化人知道时间也具有红利性质,“可是,思想是生命的奴隶,生命是时间的玩偶,而纵览世界的时间,总有这的尽头”。11霍茨波用有限的生命,以及有尽头的世界测量了人们认为是无限的时间,这是莎士比亚第一次告诉人们时间是有尽限的,它的单位是生命,它的另一单位是极限世界包括地球。那么,在我们想到了时间的末端后,时间还有没有其它终极形式呢?显然,这个问题一经出现,谁也没有胆量否定!

    我们发现,物理学对象是嵌在时间与空间这两个黑洞词汇里的,看上去它貌似具有大与小的无限性,对时间如果完全靠自身存在的时间与空间来思考,这虽然可能造成物理学上的危险,但是从人文立场,即使是完全靠自身的存在的时间与空间来思考,发现的危险恰好证明时间不具备绝对意义。

    “就现在看,时间似乎没有超过一个自由度的表现,所以是一维的。假如发现某些时间以不同的轨道与其他时间相关联,我们就得考虑多维时间了”。12里德雷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有一个单独的事件序列就已经够了,但是威尔斯在1895年创作的幻想小说《时间机器》中的威尔斯精灵破坏了一维时间,留下的怪圈令物理学家捉模不透,里德雷承认有什么鬼怪和心灵感应,但他强调“有一个单独的事件序列就够了”,——不过,他的强调无法回避事实。

    时钟给我们的是自然时间,或者说是物理时间,甲虫秒在甲虫钟上最令人讨厌的行为就是它随机行走。但是无论怎样令人生厌,甲虫秒还是摧动了百合花序列。这为我们提供了认识的基础,百合花序列以其温馨隐藏了甲虫秒节奏,但是时间的心灵感受还是由甲虫秒操纵。时间经历了整个人文过程后,甲虫秒其实已经成为电子甲虫。而不同的人群确实感受到了时间的非均匀性、不规则性。同时社会生活节奏不断递速,造成的心理时间单位有可能小于甲虫秒。物理时间无法控制人文时间,威尔斯精神显然已经建立相对于一维时间之外的另外多重维度的时间。这也就是数化维度时间。

    数化维度时间面临着数化红利的压力,生活节奏就成了人文时间之一种表现形式,数化维度时间小至生命的承受能力后,同样能表现出时间的终结局面。这恰恰与霍茨波用生命以及终极世界对时间的丈量相反,它是从时间的另一端——驱末性来宣判时间的有限性。数化人最大的明智就是感受到了时间的驱末性质,而感叹时间不够用的。

    数化时间显现威尔斯时间维度,威尔斯维度时间并非完全是非物理的,它在给物理界留下了许多怪圈后,同样以怪圈的形式作用人类社会生活。并为数化时代创造最大时间红利提供了可能。这一可能其实早就潜伏在人的数化本质里面。

    数化人面对紧张的生活节奏以及有限性时间并没有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情绪。第五季数化时间以及第五季效益,填补了数化人短缺的时间。

    数化人可以抛弃“此时此地”,运用威尔斯技术,像阿兰.华特所说的一样,从时间的桎梏中解脱出来,通过加速时间节奏,拉长时间,扩展时间的红利空间。作为个体外在表现形式,如采用多重工作身份,兼职,代理等等方式,压榨时间的红利,创造第五季利益。

    双重工作身份、代理、兼职、加班等等需要的是时间。算起来这笔时间不小,那么这些时间从哪里来呢?

    橄榄球明星约翰.布鲁迪一次在回忆场上“最紧张”的时刻讲,时间奇怪地慢了下来,好像人人都在做慢速运动,我好像有世界上最充足的时间去观察接球人的移动模式。布鲁迪紧张的心情还不如说是紧张的节奏,紧张的节奏可以延长时间,让人有充裕的时间以及完善的过程把握机会,创造最佳业绩。数化人在节奏不超越(破坏)生理心理临界点(极限承受力)的情况下,就是靠节奏的催眠术来延长时间,从而让时间产生更大红利。“人格心理学家发现心理时间有一个关键点,叫做‘最佳激励水平’。如果时间的速度降到这一点,时钟往往就显得拖步子了”。13从这一点看,心理时间在对机械时间的驾驭过程中,最佳激励水平不是时间本身状态,而是使用时间者对时间红利的期待状态与时间提供的红利是否产生了激励效应。因此,节奏催眠术又借助了时间红利这个激励体系。而第五季最终还是用利润来做结算的,而不是用时间来作结算。其实也正是采用了用时间红利来作结算,第五季才流行开来。

 任何一个公司,它往往企图在年终结算时有超级收益,有与支出不相符的利润,要达到这一目的,公司或是工厂虽然不能像以往一样通过克扣工人薪水,剥削工人时间来满足利润最大化要求,但是它往往能通过加大质量优先性、技术领先性在利润中的份额,加大技术对时间的最大利用性,有效地满足数化公式的目的。

    诚信是一个道德范畴的词汇,诚信是中国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但是要解决诚信问题,中国并没有单从企业道德范畴去理解,她要一定的技术条件来支持诚信。而实际上,诚信包含一些技术指标。它要解决产品与时间的关系(质量),也要保持性能与时间的关系(效果),还要保障这个公司产品销售产品的通道要畅通便捷,把所有时间因素造成的负面意义克制在“0”上,更要保证一个大的指标即一个企业由质量、售后服务等等与时间有关的诚信指标。这是一个目标,目的在于在接近这个目标时获得最大利润,因此,在完成这个目的时就得解决时间问题。除了数化人第五季利益目的可能做为一个公司实现利润最大化目的的基础外,公司与公司下的生产单位,可以通过解冻辞典时间来满足生产创利和补充实行利润最大化时间的不足部分。

    辞典时间是第五季最重要的时间源,具有未来性,具有可透支性。它是数化时间节奏和科技的结合体,通过递速节奏使将来的事情成为可能。一个公司的年终利润目标,一个国家年初设计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等等,这些都是将来的事情,这些将来的事情既具有可成立性,也有不可成立性,但是在克服这个不可成立性时,必将调整整个生产过程中的时间节奏。然而,国家有国家的策略,企业有企业的策略,个人有个人的策略,由时间红利激励利润保障体系机制、机制下的生产者进入最佳生产状态(这个最佳状态只是相对于第五季利润)。

    这不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分析,它远比经济学抽象而且无理,但是对于数化时代,又远比经济学具有基础性,而无论是个人,企业年终目标,还是国家全年生产总值,都在第五季时间模型下完成。
 
    数化人打破地球四季概念,应该在哈贝马斯乌托邦式能量耗尽论面前终止行为。地球寿命显然在限制数化人的行为了,地球再也不能用能滴下生命的绿色修饰“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这个谜语,鼓励人类走入生命第五季。

    但是,当前社会极力能过提高生命质量来扩张生理时间,从物质方面加强对生理时间的保障,为人类进入第五季开辟第五条道路。一条医疗改革措施的目的,旨在扩张时间对于生命的有效性,改变生活质量等等可以在生理时间方面产生良好的效果。因为有了良好的生活环境、丰富营养的生活食品,行之有效的医疗保障体系,就会延长人的生命。比如全世界人口的平均寿命比原来提高了许多,这已经是事实。即使是这样,也没有满足人的活得越长越好的愿望。

    第五季作为一种巨大的时间资源开始作用于人类。因为它有其可控性,因此越来越受人类推崇。除了应用生物技术、生命技术消解人类疾病,增强人的生命的可持续性外,不利用克隆技直接制造第五季生命。目前,第五季生命产品有多莉。中国利用克隆技术也克隆了许多牛啊羊啊之类的第五季生命。陕西成功克隆羊,山东克隆出“完美的牛”都曾由各大媒体作了宣传。假设用生命测试时间的存在与长短与否,是人类拥有时间的一个标准,克隆技术显然就是人类对时间进行控股的一种有效手段,那么,克隆技术也就成了人类制造第五季,并使第五季成为如同利润、金钱、支票上的数字一样直观一种技术。利用这种技术,制造更为直观的世界,如更换新生命形式,用以取代旧有生命,制造新生命群也是有可能的。而目前传宗接代方式也将受到极大冲击。人类繁衍后代是人还在尊崇自然规律,但看得出,这已经让人生厌,因为他们生育的后代即使是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儿子与女儿并不比自己更让自己称心一些,或者说,在自己与儿子之间,人更喜自己一些。别小瞧人的这点儿自私,这点儿自私其实是人最本质的本质,制造第五季经济、制造第五季生命,都源于这点儿本质。那么,制造一个比自己的儿子更令他?不兜淖约翰皇歉寐穑克淙荒壳案鞴娑ú辉市砜寺∪耍獯罄故强寺×艘晃话⒗晃蹋?/SPAN>2002年春季中国的《参考消息》援引外电说那位被克隆的阿拉伯富翁已经有七周大了。由此看来,克隆人目前还是第五季生命产品。但谁也保证不了地球上以后不会满都是第五季人群和第五季生命群。

    啊呀!

    眼下最获利的当然是第五季带给人们的时间红利。第五季虽属人文季候,眼下还难以确定它相应于自然界的是春季、夏季、秋季、还是冬季,但是第五季让数化人满面春风,同时也让数化人像置身于硕果累累的夏季一样沾沾自喜。

    关于时间的话题,时间经济这个魔鬼的磨房,还得进一步思考。而有关这方面的哲学理解,目前还没有较翔实的剖析,因此有待我们共同思考。
 
  
注释

  1瑞士 J·皮亚杰《生物学与认识》三联书店1989年3月版第338页。
  2.3.4英 W·C·丹皮尔《科学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6月版第8、11页。
  5德 齐奥尔格·西美尔《时尚的哲学》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年9月版第187页。
  6哈兰·埃里森《重识面具的人》转引自罗伯特·列文《时间地图》第三章《时钟时间简史》。
  7美 罗伯特·列文《时间地图》安徽文艺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100页。
  8.9.10美 威廉·詹姆士《实用主义》商务印书馆1979年8月版第67页、第66页、第64-65页。
  11英 莎士比亚《亨利四世》上篇第五幕第四场。
  12英 B·K·里德雷《时间 空间和万物》湖南科技出版社2002年1月版第57页。
  13美 罗伯特·列文《时间地图》安徽文艺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56页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