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夏志华:时间红利(一)

2012-09-29 00: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夏志华 阅读

 每月的第一、第四、第七天皆是神圣之日。第七天是勒托生下佩带金剑的阿波罗的日子。第八天、第九天——上旬里至少这两天是特别有利于人类劳动的。十一日和十二日两天都是好日子,无论用于剪羊毛,还是用来改获喜人的果实;但十二日比十一日更好,因为这一天,在空中荡秋千的蜘蛛整天编织自己的网络,蚂蚁聚成堆,这一天好女应搭起织机,开始自己的工人。

    在伟大的十二日,聪明人应该诞生,这样的人最有深谋远虑。每月第十天是男性降生的吉祥日,每月中旬的第四天是女性降生的吉祥日。在那天,你用手抚摸驯服绵羊、蹒跚长角的牛、牙齿锋利的狗和肥壮的骡子。但是在上旬和下旬的第四天,你要小心避免你痛心的麻烦,这是一个命运攸关的日子。

    ——[古希腊]赫西俄德《工作与时日 神谱》

    就其最狭义的理解,“进化”意味着特别与C·达尔文的名字相联系的学说(尽管不是由他首先阐述的):生物物种不是固定的永久的库存,而是开始随时间而存在和消亡。但这个学说仅仅是某种倾向当在一个非常广泛的领域进而起作用并且事实上已经起作用了:这种倾向通过坚持迄今被认为是不变的东西实际上是变的,来消除自然界中变与不变因素之间非常古老的二元论。

    ——[英]罗宾·柯林伍德《自然的观念》

    从记事起,我就对时间问题着迷不已。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从小就有人告诉我说,时间是靠时钟来计算的,时间的单位就是分钟、小时,还有日、月、年。可是当我四顾身边的大人时,却发现时间的累积从来就不是几个数字的简单相加。有些人每天都抱怨时间不够用,而另外一些人却拥有充足的时间。他们在工作日的午休时间去看电影,或是带一家大小到南美洲享受六个月的假期。这些人简直就是时间的百万富翁,我当时就下决心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美]罗伯特·列文《时间地图-时间 带着口音发言》

    到巴西之前,我就对巴西要人不紧不慢的生活态度有所了解(这可是葡萄牙版本的慢节奏)。只要想得出任何理由来,他们总是把今天的事情推到明天再做。我明白得把自己的节奏放慢,把期望值降低。可我是个纽约的布鲁克林区长大的孩子,在那儿人们从小就被告诫动作要快,否则就靠边站。

    ——[美]罗伯特·列文《时间地图-始于巴西的故事》

时间款式

    一位皇后敢于吹嘘,她可以在早餐前想象出六种不可能的东西,但是她却不敢说在一天内她能想象出六样简单的东西。在二十一世纪,即使是一位教授,他断然不敢吹嘘他做了六件事,其中有一件与利益与数化毫无关系。

    即使是时间,也脱离不了与利益的关系。这就使得纯物理学意义上的时间,也就是本文中称之为自然时间的时间,有了一个相对概念——人文时间。是自然时间不知不觉地获得人文意义,还是时间本来就具有人文色彩呢?或许本来就没有自然时间与人文时间之分,当人类沾沾自喜地称“时间是人类第一次最伟大的发明”时,时间就成了人类利益的产物,并带上人类沾沾自喜也好,焦虑紧张也好等等各种情绪。我们先不要说人类没有哪一次发明最终不是遗害人类甚至地球,单就时间目前表现的特征,就可肯定,被称之为人类第一次伟大的发明的时间同样没有逃脱这种宿命,因为人类的“发明”是源于人的利益,这或为了获得安全,或为了为了更省力,或为了生活得更舒适,或为了获得更大的红利。这些源于人的数化本质的要求致使时间一出现,就烙上了数化的品性,因此,也不可能摆脱“服务于人的,也将遗患于人”这一宿命。不过,时间简史不是本节讨的要点,本节只为了说明时间的在失去纯粹物理意义后,它的人文表现。

    罗伯特·列文说,生活就是人们感受时间的流动或运行,它具有韵律性、次序性和同步性,这暴露了时间的艺术、政治、工具等等人文气质,或者说人类在认识时间的当初,已经按照人的本质设计了时间的情感形态。当然,人类没有哪一样发明不是按照人自己的喜好及其可利用性来赋予被发明事物的形态的,而后的基于科学的应用技术更是规定了发明的性质。如原子应用等等,足可以证明这一点。

    时间首先改造了人类候守大自然的状态,满足了人想稍为复杂化一点的要求,因为时间把人类从简单的往复循环中带向新的循环,同时也把人类从大自然赋予的大秩序带入人文小秩序中,更赋予人类更小的节奏——发明时间之前只有天、季、年这样的大节奏,从上个世纪到二十一世纪初,出现了步态节奏、演凑节奏、波音公司节奏、电子节奏、数化节奏等等,由此,时间出现不同款式。

    长衫款式时间

    这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时间款式,时间犹如穿上了长衫,慢条斯理,温文而不尔雅,略显一点愚腐。虽然是长衫式的,但没有一点儿裙裾的飘逸与灵活。多数时候显得沉闷与呆板。长衫式款式时间只有听到吆喝后才紧跑几步,尔后就又停了下,恢复一种固有一常态,它甚至没有拉包车的祥子的活力。

    长衫式款式时间,因为缺乏活力,它无法在建筑上表现出来,它在牌楼与墓碑上亮相得稍微多一点。民居窄小的门洞刚好是这种款式通过的大小,灰头灰脸的样子与阴雨天极为写照。而它的翘檐上的想象即使通过皇权在故宫极度扩张,也是四平八稳的。

    直至一九七八年后,穿西服的人们来到中国做生意,也深感长衫款式时间无法勾通的地方,程序冗长、礼节愚腐、遮遮掩掩、羞羞答答,像长衫上的褡扣一样纵横交错。其实那个时候,中国已经有了武汉长江大桥,京广线以及火车,也有飞机与军舰。但是长衫款式时间同样穿上这些建筑物与飞行器上。

    即使中国把广大的农村划到一边而进入电子时代,尔后进入数化时代,中国现在也引进了数化款式时间,但毕竟不是族生存式时间款式,即使是如此,数化人也在内心底层保留着长衫款式时间的小佛龛。

    中国也有其它时间款式。如香港的海洋款式时间,台湾的岛屿款式时间。这两样款式要比长衫款式时间多一些活力。

    帕提侬款式时间

    大立柱的力量与蓝色海洋的底蕴节制着哲学以外的力量改变这一时间款式,这一款式的时间在黛安娜与恩底弥翁的故事显得永恒,并把这一永恒交给只要不忘记这个些传说的人们。阿尔戈斯船长一度想离开蓝色与传说,但是他忘掉了那段流浪,返回了帕提侬款式时间。至今,我们对这一时间款式都无可厚非,她有太多的哲学家像后来的艺术雕像一样守护着时间,海洋季候的雨水时不时冲刷着雕塑上的小小尘垢,尔后又变得十分透亮。

    樱花款式时间

    樱花款式时间十分干净整洁,樱花的香气与厕所的臭气虽然在一定长的阶段里进行过艰苦卓决地斗争,但是樱花从蠕虫和臭气那里获得了营养,樱花款式时间变得十分鲜艳。樱花花瓣切开了时间边缘,产生了十分残暴的节奏,并让新干线一直贯穿其中。二战时期的两枚原子弹一直是樱花款式时间节奏的动力,那朵磨菇云一直盛开在樱花的芯中,樱花款式时间一直让人不可有懈怠的感觉。哪怕是那些海外望乡的人们,也毫不怜惜自己的身体。

    哥特款式时间

    哥特款式时间只撇开了少数几个国家,几乎涵盖了整个欧洲。宽大的穹顶广纳所有文化节奏,但是它没有被神圣以外的引诱而抛神圣。我们从这一款式中可以看到蕾丝与长裙,也可以看到热情的超短裙与红衣大主教的长袍共处在一个城区。哥特款式时间下,高大的建筑哪怕是教堂里面也饱含拉丁舞步。这一款式的时间,热情,活泼,极具生命力。

    桑巴款式时间

    南美洲时间款式只能借助北美或是欧洲人来确定了。它拥有桑巴式的自由与随意,但内里深含着韵律品质。韵律是时间的一大性质,深得这一性质,不可能说没有深得时间的要领。但是还是有人说他们——

    a.不紧不慢的生活态度完全是葡萄牙版本;

    b.他们的时间永远不会一致,没有人介意时间;

    c.只要想得出任何理由,他们总是把今天的事情推到明天去做;

    但是,拿巴西来说,巴西人在行动是一致的,世界杯上今天该赢的一场球,他们决不会到明天去赢。

    旗式款式时间/战争款式时间/数化款式时间

    旗式款式时间里面怎么也找不出爱尔兰的影子了。它没有发展的可追循性,就其现在的表现特征,准确地说它是一款战争款式时间。它带有鲜明的领导,具有浓郁的目的意识,因而更显示这一款式时间是一个混杂体。要区别这一款时间,只能看它的表现领域以及表现形式。如果一次联合国代表大会时间进度表中晃荡着星条旗的影子,旗式时间将领导全球政治行动。当然旗帜飘荡并不一定表现的是飘逸与洒脱,如同欧洲国家裙裾摇荡并不一定表现淫荡一样。而使用数化款式时间时,这个国家必然将实现利润最大化目的。这是一个复杂的时间款式。

时间简史

    时间分为自然(物理性的)时间和人文时间,人文时间包括生物时间和心理时间,能够计录时间的有两个钟表:计时钟和生物钟。两个钟表一个是表述记录,一个则是记录反应。

    从赫西俄德对时间的认识,到罗伯特·列文对时间的分析,时间的区别在表述性时间与反应性时间之间。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人们以及世间万物感受着时间的伟大热情,时间所有无形的语言热情洋溢,生机勃勃,青春似火,同进也摧枯拉朽,白发苍苍,气息奄奄。

    A自然时间/演奏性时间/机械时间/电子时间/资讯时间/数化时间

    人类第一个最伟大的发现就是时间,这道人类历史的风景线,只有当我们能够标记出星期,月份,年份,标出每分每秒,每日每时,人类才得以从自然界单调的往复循环中解放出来。影子的流动,尘沙的流动,水的流动,以及时间本身的流动,都被转换成了时间的乐章,成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活动的忠实记载……时间的大家庭将带来知识的大家庭,使我们可以共享人类的发现,共同探索未知的世界。

    ——丹尼尔·布尔斯丁《发现者们》

    自然时间可以称之为匀速时间,她虽然有昼夜、日月、季年几大节奏,但是自然是时间是公正时间,它以其自然的法则分配给一切人和世间万物,它虽然赋予自然界中的万物一岁一枯荣的诗意感受,但是它的循环往复并不单调,相比数化时代,这种一岁一枯荣的节奏显得尤为珍贵,其珍贵之处在于它匀速而公正。

    古希腊的竖琴演凑者弹拨时间之弦,时间开始跳荡,激情时间由艺术方式深入人们的心灵,荷马、埃斯库罗斯、欧里比德斯、索福克勒思被历史和时间迷感,一不小心让时间进入语言,他在对英雄的歌唱中,激情时间带着英雄的故事启迪人们对历史的认识,虽然那段历史带有多重神话意义,但是自然规律以及自然时间让埃斯库勒斯的诗歌和英雄故事一样悲壮,让生命与时间的和谐状态变成了节奏状态,时间成为英雄故事悲壮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的诗歌让时间拥有了悲壮及激情的意义。威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更大程度上让人们为时间敞开了心灵的大门,莎士比亚的十四诗的舒缓的节奏虽然让人们面对爱情也十分优雅高贵,但是进入他的诗歌后,人们早已把内心的激情交给了时间,交给了本来是由激情改变的节奏。

    肖邦·弗瑞德律克的一曲Polonase in A major oop钢琴曲发掘了节奏的美妙,也承认了演凑性时间的力量与权威,肖邦的所有钢琴曲对于时间都具有挑逗性,时间以其节奏的形式获得了许多主动权力。音乐和诗歌一样,让时间意识到了主动力量,——人们面对时间,开始被动起来,直至机械时间电子时间和资讯时间,生命对于时间的被动局面越来越深刻。

    莎士比亚说,时间以冲剌者的风格按照冲剌者的速率前进。显然,这只是诗意的理解,时间与距离从语言以及人们的心灵外化后,生命对激情持续时间与诗意节奏越来越敏感,同时出越来越重视时间与节奏的客观性,直至时间的自然性与人文性的临界值接近零,人也开始受累于时间的客观性。当然,时间的客观性与其说是自然的,还不如说是人文的,是人文时间的主观性对自然时间客观性的倍放大,那么,超越时间节奏,与超越时间距离与超越物理距离成了人们的理想,对于运动体生命与时间和距离之间的速率之间的逆差,当时人们还只能将乌龟与兔子的赛跑放到寓言中来解决,这是生命臆想征服时间与距的第一个端点,由此,人类面对时间开始称臣。马、马车等工具鼓励人们征服时间与距离,但是这毕竞有限,但这毕竞还存在更速迅的根据,比如,自然界中的飞鸟给了人们最惨烈的启发,他们把马与神马(飞马),飞鸟与飞毯一一对应起来,何况艺术作品把这种有限性在童话和寓言解决了,飞马、飞毯开始让人们在精神世界(或是艺术作品)中随心所欲。

    仰祉艺术解决人类的实际问题这个阶段只是瞬间的,人的数化本质无论是从艺术作品,还是从对自然界的摹仿中,积累经验与积累欲望是同时进行的,克服距离的意志以及提高速率来缩短相对时间距离,人类在自己的生活中开始了乌龟与兔子赛跑的寓言。

    人与飞鸟不是同类,这是人在认识论上唯一没有出现错误的一点。“的确,否认这一点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如果机体是自足的,无需本能、学习,或智力的帮助,那就表明认知机能无疑是存在的,而生命与认识之间却有某种根本的分离。1”人本来可以从形而上学观点认识这种分离,然而,认识论的目的仅仅在于说明为什么科学能够把握现实世界,而不在于人类获得认识的机能是为了区别认识与科学行为之间应该承认智力与自然之间究竟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其实,人的数化本质保留了心理学和科学领域的发生学谬论的权力,人的数化本质更是模糊了智能、生命机能与自然律的递约关系。机械时间——小时、分、秒的出现,让人们控制时间,消灭距离的欲望进一步膨胀。

    这里可以作一个比较,人们利用演凑时间可以从精神层面上通过审美活动理解时间以及时间节奏,虽然改变了时间的节奏,但是时间的自然性受到尊崇。而机械时间或是利用机械时间,是为了控制时间和消灭距离,是将人的主观性凌驾于时间的自然客观之上的一次暴动,是不尊崇自然律的主观性的一次策反。生命智力面对自然界的一次起义产生了科学。丹皮尔认为,“科学可以说是关于自然现象的有条理的认识,是对于表达自然现象的各种概念之间关系的理性研究。2” 丹皮尔所言只能说明科学应该只是对自然现象的认识,只能说明科学应该用理性服从自然律,并尊崇自然现象各种概念之间的关系,但是在生命开始拒绝危机,和寻求舒适时,认识机能以及智能服从的不是自然律,而是服从拒绝危机与寻求舒适的意识,科学打上了主观的烙印,成为相对于自然律的一种智能活动,在这种前提下,科学再也无法服务于自然现象的各个概念之间的关系,而是,科学服从人的主观性,并为人的数化本质所有。

    比如,“物理科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对于肉眼可见的天体运行一类自然现象的观察,可以追溯到人们用来增进自己生活的安全和舒适的粗笨器具的发明。3”显然,人的数化本质弥合了发现与发明的界限,产生的应用科学也就有了科技这个专属数化的名词。因为发明在发现的基础上,数化加速了生命机能对自然现象的认识与研究的利用,科技成了具有主观本质的工具。

    由伽利略开始,人类着手解决破天荒、第一次出现的认识能难题,一个非物质的、无展延的心灵何以能了解运动着的物质。“牛顿证明:物体靠相互引力而运动的假说已足以解释太阳系中一切庄严的运动。结果,就形成了物理学上的第一次大综合,虽然牛顿自己也指出万有引力的原因仍然不得而知。不过,他的门徒们,尤其是十八世纪的法国哲学家,却忽略了他的明智的谨慎精神,把牛顿的科学变成了机械论哲学。根据这个哲学,整个过去和未来,在理论上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而人也就变成了一架机器。4”当人的数化本质还冬眠在本能上并盖上了心灵的棉被,与其说是哲学破坏了科学的谨慎,还不如说是哲学惊动了冬眠的数化本能,因为仅从的角度而言,世界的色、声、热的世界,也是美、善、真的世界,更是丑、恶、假的世界。物质世界中运动的色、声、热物质微粒,与精神世界的美、善、真及其反面丑、恶、假存在着千丝万缕的数化关系。物质世界中的色、声、热物质微粒由人的认识机能决定,由理性研究而说明,同样也由人的理解而决定其科学外的——社会生活中的表达含义,而人在决定其文化表达时,完全基于美、善、真或丑、恶、假。科学不是因为谨慎而保留了它们之间的相对性,而是因为非物质世界是物理科学的大限,一旦哲学惊醒了冬眠的数化本能,物理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关系也苏醒,或者暴露出它们之间的本来面目。而在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中,计算——人的数化功能之一可以比科学技术更准确地计算出每一种发明对于生命的价值。也测量得出汽车、火车、轮船、飞机当然要比马车这些粗笨的器具舒适,也要比马车更能征服时间与距离。

    那么,“安全”与“舒适”再也不是科学的最高限目的。

    满足比安全与舒适更高愿望,科学已经做不到了,因为科学毕竟还要受到理性理解自然现象中各种概念之间的关系的制约,取缔这一制约的只有科技能够做得到,因为科技技术是理性的,科技目的是主观的,我们不能说电子资讯空间不是自然存在的,但我们也不能说克隆生命没有违背自然律。但是电子资讯空间与克隆技术这两个方面的含义远远大于生命的基本要求“安全”与“舒适”。

    电子时间与资讯时间产生的是更多的红利,它远比演凑时间、机械时间能够满足时间就是金钱这个等式,也更能符合数化时代的社会本质,也更能发挥社会的数化功能——不仅在物资上,而且还在精神上,以及社会的各个层面,实行利润最大化,因此,二十一世纪,数化支配下的电子时间与资讯时间,其实就是红利时间——人在社会各个层面上数化行为,要求时间产生红利。

时间的健康关键

    进入数化时代,时间的健康意义其实没有实质性保障,或者说相对于人类之为人类的科目的,健康已成为一个理想的词汇。人类经历了自然时间、演凑性时间、机械时间、电子时间、资讯时间直至时间可以为人提供红利,自然时间自然被人文时间包围。也就是说,时间在钟表中走动,要比时间在心理时钟中行走要显得次要一些,时间在心理呐喊,要比时间在时钟中嘀哒要令人激动得多。

    温森特·梵高守候阿尔的时候,他发现无根的时间,和股股蓝色胶汁在一起冲向星空。阿尔是一个闷热的地方,梵高感觉到,它的色、声、光、热,无法集中在一个事物上,哪怕是集中在一个柠檬上也好,任何一种东西,无法代表自身,并且,时间在土地上跳荡,一片炽白,这一点出乎整个夏天和向日葵的意外,纷呈不堪的色彩再也不可能像诚实的“梵高黄”一样能安慰一个守候的心灵。直至《阿尔的星空》这一幅画诞生,梵高还是没有明白自己离开巴黎的理由。巴黎怎么了?阿尔怎么了?梵高原本想用阿尔的色彩填补巴黎馈赠给他的空白,但是直至他生命的三十七年头,城市和大自然在色彩与时间上都没有让他富裕一次。对于梵高或是任何人,夜晚是真实的,夜晚也是诚实的,夜晚宽容,更能让人守候与期待。《阿尔的星空》虽然撕破了内心世界,但是从裂隙中吐出的却是类似于高烧的时间——她带动一个视周边的一切,去接济比阿姆斯特丹,或者比巴黎更大的地方——星空中更大的需要。

    在这幅艺术品中,时间占领了地图上的三个支点,时间却拆除了生命中的三个窗口,我们姑且说这三个窗口显示的是不同年龄段的风景,但是无法回避与时间的邂逅。不过这次邂逅是在高烧中,我们无法断言这种高烧类似于西尔维娅·普拉斯的《高烧108度》,但是同样,心灵的健康关键与时间的健康关键都集中在社会生活中。西尔维娅·普拉斯的高烧直至赤裸身体甚至器官,温森特·梵高的高烧则感染了星空。我们无法计算艺术境界心灵感应的份量,但是我们也无法廓解切断艺术境界与社会生活的真切联系。这两位艺术家一位是画家,一位是诗人,一个生活在十九世纪,一个生活在二十世纪,时间上的差距构成了情感上的落差以及审美悬位,一个生活在具有优雅高贵传统的荷兰和巴黎,一个生活在直步现代的美国,同样的社会以及不同的文化背景制造了相同的遭遇。

    我们应该清楚,二人相同的遭遇并不源自于爱情什么的,那只是故事与以及社会显象的部分,而更为内在的实质是具有共时性的人类历史将人推上感性主义潮头后,人类无法理性地理解自然时间与人文时间存在的不同性质,或者人类刻意改造了时间的自然属性。安恬无息的时间,由“嘀哒节奏”,“音乐节奏”变成了“波音公司节奏”、“电子全息节奏”,仅在“波音公司节奏”中,人就再也看不到时间的散步姿态、休闲款式以及天空的平静与蔚蓝。

    时间属性变易再也无法保障社会和时间是健康的。人们对于时间自然必性的认识并尊重,成为时间健康的关键。因为我们首先知道,时间本身不具备人文性质。

    就赋予时间人文性、社会性而言,我们可以认为大都市是不同的节奏时间的堆砌,大城市也就是各种时间节奏的组合。人的生物意图以及文化和后来主宰人类的政治赋予人更多的社会性,城市围绕这个核心开始堆砌时间,堆砌的结果是一个城市成为政治、文化、技术、经济中心,也就是说,一个大都会就成了各种时间节奏的集合体。显然是从大都市的形成开始,人们已经觉察到了人文明间夺走了许多属于人自身的东西,比如个人空间、独立性、个性,甚至人性。与此同时,大都会生活展示的不是人性,展示的却是社会性。大都会形成与完备的过程中,人开始想从社会性中夺回个性与独立,个我与独立成为召唤,因为大同的大都市性格破坏了个人性因素与超个人性因素之间所建立起来的均等。同时导致个体开始抵御一种社会技术组织对个性的降低与磨蚀。“大都会性格的心理基础包含在强烈剌激的紧张之中,这种紧张产生于内部和外部剌激快速而持续的变化。人是一种能够有所辨别的生物。瞬间印象和持续印象之间的差异性会剌激他的心理。永久的印象、彼此间只有细微差异的印象,来自于规则与习惯并显现有规则的与习惯性的对照印象——所有这些与快速转换的影像、瞬间一瞥怪的中断或突如其来的意外感相比,可以说较难使人意识到。这些都是大都市所创造的心理状态。街道纵横,经济、职业和社会生活发展的速度与多样性,表明了城市在精神生活的感性基础上与小镇、乡村生活有着深刻的对比。城市要求人们作为敏锐的生物应当具有多种多样的不同意识,而乡村生活并没有如此的要求。在乡村,生活的节奏与感性的精神形象更缓慢地、更惯常性地、更平坦地流溢出来。正是在这种关系中,都市精神生活的世故特点变得可以理解——这正好与更深刻地立足于感觉与情感关系的城镇生活形成对比。5”对比之形而下是对生活状态的辨识与选择,对比的形而上呈现的却是异化文化。虽然这里的异化不以任何一方为标准,但是体现在人性上,与生活状态一样,产生以资选择的可能。文化异化虽不致保留、弘扬,或是抛弃,但是“对比”就是不可多得的结局。

    大都市性格甚至可能导致社会性的异化!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自然主义对社会性的命题发生含义以及立场上的差异,如果以自然主义无法回避的社会性为原点(当然这不可能是社会性的原点),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一个座标上展开了斗争,满足个体要求的人性工作,与建筑符合政治人性的理想,其实都是从不同立场争夺人性,前者是在完成个体独立性的前提下将人性与资本利益统一起来,后者是将人性社会化,服务于政治策略。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中,人们看到的是资本主义的准备得稍为早了一点的胜利姿态,一是目前拥“资本主义”标号的国家占据多数;二是“为人性的独立与完善的工作”这个国家文化基调得到了哲学的拥戴。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用国家意识形态统合人的个性,强调社会性大于人性、集体大于个体,整个将个性社会化成了社会主义的人文策略与意识形态工作的首要目的。在同一个座标上各自输出自己的社会理想,我们看到,社会主义理论在目前还没有受到大都市病态性格启发的情况下,资本主义国家已经着手解决城市性格对人的影响,并且资本主义的国家策略已经考虑大都市性格、城市规划与个体、人性化的哲学关系,并且以国家策略中的文化、科技力量削弱大都市性格。

    美国是一个可资分析的例子。生命个体是美国的文化、策略的中心,但是它还不能纳入到美国以外的更大范围来检验,在国际关系中,美国国家价值的种种表现显然削弱了“生命个体中心论”,这一点虽不能证明“生命个体中心论”暗藏虚伪本质,但是有一点是真实的,即“生命中心”残存有国家价值砝码、国家尊严标志,在这种状态下,生命反过来保障国家价值的筹码。

    美国虽然从大都市性格中最先受到启发,并极力建立新的生命文化原则,但是他们努力建筑的生命文化原则还是没有摆脱数化的左右,因此从他们的国际行为中人们看不到他们的生命文化原则中拥有和平、恬淡、安谧、蔚蓝、和谐、共处的田园精神。与期待恰恰相反的是,他们用政治与数化的方法,把一种紧张的,由红利时间弹拨的节奏注入到世界各地,即使是二十世纪末期还一直保持自然时间节奏,把时间当作蕾丝的一些亚洲非洲国家,也开始在红利时间节奏中抽搐、颤栗。

    红利时间节奏可能体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吭哧吭哧的打桩机上,也可能体现在发展中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火车提速中咣郎咣郎车轮叩击的夜晚,那些高大的烟囱被红利时间逼得大口大口地呕吐浓烟,成群而疲损不堪的飞机被红利时间节奏追赶得空难四起,地球的外面上水土流失,山体滑坡,青山雄性不举,江河蜿蜒“筋挛”(要查对这个词),海洋锈迹斑斑。而在地球的内部,纵横深邃的矿道像一幅幅中了毒的肠胃,经常发生溃疡和穿孔以及瓦斯爆炸,在红利时间下,地球像一个捧腹的西施,但还得佝偻着腰飞跑。

    这一点正好与美国国家精神苏醒(自纽约的标志性建筑倒塌之后,美国进入精神苏醒状态)相反,发展中国家物质自觉,开始让位于精神苏醒,一些精神亢奋的发展中国家,物质自觉借助红利时间节奏的推动,制造国家发展的繁荣景象。在繁荣景象下,人造灾难与自然灾难频仍,我们不能不说这些灾难是红利时间的一些重节奏。

    利润最大化是一种数化逻辑,“时间就是金钱”无疑就是数化立场,人类行为无时无刻追求利润最大化,并且要从时间中榨出金币,榨出最多的金币,人类就开始守候时间的红利。进入电影院,一部电影值30元人民币,是影片质量卖30元,还是电影院里的90分钟卖30元,这个界限已经模糊,从购票、入场、欣赏电影一直到退场整个过程,影片质量与90分钟时间之间其实已经是互“介限”,对于看电影的人,二者价值已经互相介入。一件商品的价值与商品的使用时间的长短,时间的长短更为值钱,虽然我们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我们说买的是商品的质量,而其实呢,商品质是对使用时间长短的保障,质量相较于使用寿命,时间成了价值的中心。红灯区性计时消费,酒吧里的计时消费,网吧里的计时消费,消费条件与服务质量在攒集着时间的价值。条件构筑的时间消费进入审美活动,美同样远远不如时间值钱。因为消费的中心不是美,而是美这个条件下的时间。

    我们常听说,因为交通不便而误了某一商机,因此损失了一个亿,一个大型企业的流水线因故障停了一分钟,因此损失了两亿元,“时间就是金钱”这句格言也许由此诞生。商机价值是多少钱,个体行为是多少钱,集体行为值多少钱,价值早已经不在商机、个体、集体以及行为上,价值由时间帅领,价值成为时间的利润,价值成了时间的红利。如今精神活动也数化后,审美活动的价值也不再在情感的愉悦上,而是集中在审美与时间的异价键上,就一般地理解,审美与时间是异质的,在价值方面照理说也应该是异值的,但是数化成了不同种质的化合键后,美比时间便宜,二者产生异质性,美开始比时间低廉。

    这似乎没有什么道理好讲,这已经是事实。

    时代的以及整个人类的趋势——物质和精神的数化趋势,迫使人类的精神出卖自己的品质后,我们再来寻求时间健康的关键似乎没有多大意义了,而在人文时间上发生的变故再由物理时间来保保这种异质,我们无法用强化概念的形式,让人们区分什么是自然时间,什么是人文时间,人应该恪尊自然时间,律从自然律,来校正人们对时间的认识与理解。现在,时间已经完全被人文化了,甚至完全虢夺了时间的自然性质,时间应用化了,进而完全被数化,因此我们无法再从人的数化本质中,将时间的自然属性复原,何况,人的行为与时间行为是在一个异质面上产生深刻媾合的,而不是各自还能保持着自身的本质,那么,这里期时间康复只有等待人类重返健康。

    不过,下面,我们还得把人“当作健康人”,接着探究“时间的问题”。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