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巴力:资本艺术

2012-09-07 17: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巴力 阅读

    中国当代艺术经过近三十年的充足沐浴,先后经历了三个成长阶段。

    1979年—1989年。模仿、重复、实验,形成中国当代艺术的感性时期。社会资本介入,开始显现资本艺术的雏形。

    1989年—2008 年。艺术品市场异常活跃,买卖关系成为这一时期的标准,驱动来源:以国外资本为主,并迅速的转变为,西方意识形态主导下的商业利益化入侵。

    2008年至今,经过前两个阶段的洗礼,中国当代艺术进入一个至关重要的理性时期。

    时至今日,中国社会已基本完成了“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战略决策,而这些“一部分人”在明确的产业经营攻略下,相继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和资本运营的全过程。令人深感遗憾的是,庞大的社会资本集团,在这期间,却始终未将中国当代艺术品作为资本介入的产业目标,尽管也有极少数投资人,试探性的进行了牵强的投入,但参与特性多为短线投资,最终,分别以普遍存在的边缘观望文化的心态,草草收场。     

    国外资本进入中国,多以集团化和家族企业化的形式,垄断性的控制了绝大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甚至,从容的左右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理念及枢纽神经。他们按西方社会惯有的价值观,拆解了中国文化的意识形态,以资本的绝对优势,轻易地稀释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表述规律,“效果显著”的再现了文化价值观的首场正面挑衅,并富有戏剧性的促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前所未有的“繁荣”。于此同时,由于明确的文化、商业利益,他们斥巨资,采取了强大的宣传、推广攻势,在削弱中国文化本质的瞬间,孵化了一批虔诚的当代文化傀儡,而这些特殊的异类,在西方资本的诱惑和控制下,恭敬地出卖了个体奴性的文化灵魂,贪婪的屈服、妥协于资本话语和计谋的陷阱当中。资本操纵方更以策略性的诱导,支配、怂恿了艺术群体异常亢奋的热情,准确无误的隔离了文化个体的原有堡垒,迫使那些“饱经风霜”和“意志坚强”的中国“艺术家”,在当代艺术创新的最佳拐点,悲剧性的扮演了文化奴隶的角色。因目的明确,资本控制功能,像高效能的机器,竟不加掩饰的开始消解,原本并不明确的当代集体文化意识,它以凶猛的蚕食行为,快速的侵吞了虚设的文化防线。文化尊严,在这一刻被致命的任人洗劫、宰割。之后,经过资本理念的利己手段,再次将大量产生于资本控制下的劣质“艺术品”,重新贩卖和扶持到中国当代文化的意识形态舞台,并毫无悬念的俘获、刺激了那些,掌握社会巨额资本的旁观机会主义者贪婪、心切的欲望。他们趁机掀开了当代中国艺术全新开放、发展的大幕,真实的上演了一次又一次震动世界的“视觉艺术盛宴”,甚至由此造就了若干个在西方资本奴役下,成长起来的独具个性色彩的“艺术家”,因昏庸的奴相本性,这些所谓的“艺术家”,以“卓越的艺术成就”,夹杂着癫狂的病态意识,集体沦落为西方资本控制下的当代社会形态的文化蛀虫。

    2008年底,金融危机不期而遇,它在动荡不堪的同时,也出乎意料的暂缓了西方资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进一步吞噬和入侵,尽管之前,曾经被动的遭受了极端的蹂躏,但也幸运的在一个被全然包围及轰然坍塌的资本废墟上,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在略带失落的集体反省中,恍惚的觉察到了那场,看似温和的文化入侵,惨烈的一面。遂通过于西方资本,阴霾未尽的文化对峙间隙,重新开始认识当代艺术的根本,并坦诚的质疑了那段意识形态较量,直接失衡的“辉煌战果”。

    匡然,中国文化依然存在的精神理念,以夯实的抵御能力,避开了西方资本的全面浩劫,当代的中国,再次以清醒、开放的视角,经传统与当代贯穿的文化脉络,谨慎的找回了尚存的文化依据。在继续履行艺术创新使命的同时,需要明确地阐明思考的方向:(1)如何摆脱对西方艺术的过分依赖。(2)如何摆脱西方资本垄断经营的尴尬局面。(3)如何确立中国本土艺术的独立性。(4)如何确立中国当代艺术的创新与发展。(5)如何明确当代意识形态与西方艺术观念之间的矛盾冲突。(6)如何确保、建立资本与艺术的公正体系及合理分配机制。

    无论卑怯,还是伤感。但在丰饶的沃土之间,仍有许多深具中国文化烙印特性的艺术家,在错落有致的文化心房,不离不弃的坚守着文化精神的天性,他们在东方智慧和灵性思想的环绕下,游历于艺术的田野之上,自信且不卑,稳固且不懈的描绘着东方文化的生命田野,或亦田野生命的绚烂与多彩。

    佩斯来了,尤仑斯也来了,它们都还在。

    我们也在,在观望?观望什么?我们还在等?等待什么?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