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第三任丈夫是画家张仃 传奇女诗人灰娃自述出版

2012-09-28 09:50 来源:北京青年报 阅读

  《我额头青枝绿叶:灰娃自述》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1日,“灰娃自述及诗歌创作研讨会”在社科院文学所举办。屠岸、谢冕、叶廷芳、钱理群等众多文学界人士与会,共同表达了对这位传奇女诗人的敬意。

  诗人灰娃,1927年生于陕西临潼。12岁的她离开故乡——八百里秦川腹地的一个村庄,于1939年到了延安,就学于“儿童艺术学园”,受惠于艾青、萧军、张仃等人的指点。1946年跟随部队转战晋冀鲁豫地区。两年多后身染重病,先后在南京、北京住院治疗。解放后,灰娃进入北京大学俄语系学习。1960年到北京编译社工作。

  这位曾经人人喜欢的“八路军的公主”,经历过三次传奇婚姻:1950年在朝鲜战场失去了新婚丈夫、一位23岁的青年军官,遗留一子;后于1964年与社科院历史所军旅出身的学人白天结合,灰娃在“文革”浩劫中失去了敬如师长的第二任丈夫。“文革”之前,罹患精神分裂症。1972年开始写诗。上世纪八十年代与画家张仃走到一起,直至2010年张仃的生命画上休止符。

  当天的研讨会上,就灰娃的诗歌创作,屠岸称,灰娃本来无意成为诗人,但正是诗歌,让灰娃在黑暗的王国中找到了自救之道,濒临崩溃的精神得到了修复,诗坛由此诞生了一位独具特色的女诗人。谢冕强调,灰娃曾泅渡无边的黑暗和苦难,但诗行里满是光明和乌托邦似的平等。

  钱理群称,正是灰娃的诗,让他意识到“人在,人活着,就有希望,普通百姓的生活是不朽的”,而灰娃个人对美的坚持,让他感怀“越是面临人性的危机,越是对人性保存希望”。牛汉书面发言中称,读灰娃的诗和读别人的不一样,这和经历、精神、人格有关,“我尚不能完全摆脱诗界的影响,但灰娃独立于诗界之外,是完全自由的。”

  邵燕祥称,灰娃的诗,可以看作是她“一个人的心灵史”,折射了一个时代,苦难的岁月,普通人的命运。一方面,是足以导致一个敏感的人精神分裂的矛盾和折磨;一方面,是“为人类尊严拼死(的)抵抗”。

  《灰娃自述》责任编辑王培元称,编辑灰娃自述,让他思考青年知识分子与时代的关系。“无论是叱咤一时的风云人物,还是默默无闻的芸芸众生,都难以逃脱命运的拨弄。个人永远不过是沧海一粟,在时代的演进播荡中,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现实而存在。在历史巨变或漫长岁月的迁流之中,人类的个体,常常承载着由此而来的悲喜和伤痛。当个人的历史成为社会史的一部分,私人记忆与公众记忆重合的时候,个人史的抒写,私人回忆的辑录,就显示出重大的意义和无法取代的价值。” (朱玲)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