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来信

莫言贾平凹阿来迟子建刘震云毕飞宇,带你抵达文学的故乡

2020-07-27 10:10 来源:上观新闻 阅读

莫言贾平凹阿来迟子建刘震云毕飞宇,带你抵达文学的故乡

莫言笔下四季变幻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描写的山势连绵的秦岭商州,阿来讲述川西嘉绒风格各异的地形地貌,黑龙江流过迟子建的冰雪北国,黄河穿越刘震云的延津世界,毕飞宇的故乡是水盈盈的河网、黄灿灿的菜花……作家就是当代说书人。那么,作家的故事谁来讲述?

2016年夏天开始,系列纪录片《文学的故乡》总导演张同道带领团队跟随上述六位作家来到他们的故乡,记录下他们文学作品诞生的地方。7月20日至26日,《文学的故乡》在央视纪录频道(CCTV-9)播出,为中国当代文学存像。纪录片同名《文学的故乡访谈录》由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推出。该书主编、纪录片总导演张同道说:“《文学的故乡》是作家的故乡,他们把生活的故乡变成文学的故乡。《文学的故乡》更是所有人的故乡,期待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文学故乡。”

故乡的风景是人物活动的真实舞台

“作家的故乡并不仅仅是指父母之邦,而是指作家在那里度过了童年,乃至青年时期的地方。这地方有母亲生你时流出的血,这地方埋葬着你的祖先,这地方是你的‘血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如此谈及自己的故乡山东省高密县平安庄。它是高密县城东北方向一片低洼之地。“秋天是望不到边的高粱地,夏天到处都是青纱帐。冬天漫漫的荒原,一眼看不到边的雪。”此时此地的高密东北乡不再是《红高粱》里面带有传奇色彩的艺术背景,而是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在此长大、写下第一个短篇的真实环境。从红高粱、黄小麦、绿玉米到一整片苍茫的原野,它们与莫言遥遥相望,见证彼此的变化。

作家们对脚下的土地都有难以割舍的浓厚情感,出生于黑龙江省漠河县的迟子建谈及,“我生命和文学的根就是冰雪根芽。”她的故乡在冰雪北国,面朝冰封的黑龙江和松花江,那里有一大片白桦林,还有茫茫无垠的雪下原野。迟子建曾说,“我笔下的人物出场的时候,他背后像驮着一架山。”对她来说,漠河也是她自己背负的大地山河。迟子建回到北极村,一见白桦林便情不自禁地躺在雪地上,全然忘了零下40摄氏度的极寒天气,“我觉得很亲切,有这样的鸡犬相闻之音,这就是我的乡音。炊烟也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好像在对我轻轻地诉说,北极村的女儿回来了,回家了。”

还有贾平凹的秦岭深处的棣花镇,刘震云的河南延津县,阿来和他的嘉绒,毕飞宇和他的苏北水乡。“最珍贵的正是现场捕捉的真实。”张同道阐释他的初衷,“开始时,我带着小说寻找文字背后的土地。结束时,我捧着泥土品味小说背后的意蕴。”

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文学的故乡

现为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主任的张同道曾是地道的“文艺青年”,“读完文学博士开始转行,后来就一直‘外行冒充内行’,在纪录片领域‘混日子’,一晃20多年了。但我相信,每个热爱文学的人都不会彻底把文学忘掉。”

文风大气凶悍、生活中淳朴温和的莫言,既有东北人的坦率真诚、又有小女子细腻善良的迟子建,带着自然的淳朴和智慧的阿来,生活和艺术融为一体的贾平凹,用语表达清晰有力的毕飞宇,集才华与幽默于一体的刘震云,往日只能通过他们的文字来猜测了解的作家们,在纪录片中就像是大家的乡亲邻居,带观众走进他们生活的故乡,聊聊作品诞生的心路历程。

“从老庄出来的一个作者,当他走的地方越来越多,他会深刻地认识到,从一个村庄看世界,和从世界看一个村庄,写出的是两个不同的村庄,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当然,当你越过认识的层面,到达人性的深处,又会发现老庄的每一个人,和世界上所有人,都有相同的心理经历。这种痛苦挣扎的过程,发生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刘震云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2011年获茅盾文学奖,他却说,“书里人物说的那些话,比你说的话要深刻得多,最重要的是他们说的还是家常话。”

访谈过程中,作家们把这些年的体会和感悟“掏”了出来,贾平凹直言父亲的遭遇带给他的影响,但他依然和故乡难以割舍,“一生都是在秦岭,生在秦岭,长在秦岭,工作生活在西安,也是秦岭山下,所以和秦岭的关系是没办法割裂的。”

通过纪录片和访谈录,张同道希望观者都能找到自己的文学梦:“文学是大家的,如果你有一个文学的梦,就意味着你就有了诗和远方,就有自己的精神源泉和心灵家园。”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