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刘震云:我不生产幽默,我只是生活的搬运工

2012-08-27 19:27 来源:燕赵都市报 阅读

    从《手机》、《一地鸡毛》、《我叫刘跃进》到计划年内上映的《温故 1942》,这些均改编自作家刘震云同名小说的影视作品,在影视市场上为观众熟知的同时,也使刘震云成为知名度颇高的作家。去年,刘震云凭借《一句顶一万句》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更使他在当代中国文坛上备受瞩目。日前,其新书《我不是潘金莲》面世,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

  一个作家有着不比明星差的名气,对此刘震云觉得“应该”,“因为这个名气它首先不起源于我”:李白的名气比梁朝伟的大,曹雪芹的名气比梁朝伟的也大,他虚构的人物也比梁朝伟有名,像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它的传播范围比梁朝伟和刘嘉玲要广泛得多,这和媒体也特别有关系。近日,刘震云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谈及对作家名气的看法,并聊到新书、文学、幽默等诸多话题。

  本报记者崔哲

  1

  “我是人性观察者”

  “刘震云是一位对现实有敏感,并有勇气和胆量来反映现实的作家。”在《我不是潘金莲》新书首发式上,长江出版传媒集团北京图书中心总编辑安波舜评价说,现在这些作家已经无力书写这个时代,“像刘震云这样的作家已经不多。”

  面对这样的评价,刘震云说,公众对待作者和对待其他公众人物是不一样的,他们很善意,因为他们知道你是书生,很客气。他觉得,这里面有个对现实的认识问题。“如果你只是直面时代现实,你永远写不出好的小说。还要直面另外的现实,直面现实下面的另一套思维逻辑,比如要直面个人利益,也要了解集团利益。一个族群要生活好,要求特别的简单,把最基本的做好,里面的道理很玄妙。”他举例称,比如我在《温故一九四二》中直面的是,旱灾死了三百多人,比奥斯维辛集中营死的人还多。但是,被饿死的人的后代对死亡的态度是忘记。我从中找到了一个民族活着的幽默的秘笈。”

  对于如何衡量一个作家,刘震云有着自己的看法:好作家的标准不仅是个好作家,这只是个基础,他还应该是个哲学家。“《一句顶一万句》该感动的地方,不同年龄层的人都感动了,该喜欢的都喜欢了。老詹、老汪的故事大家都感动。社会外在的变化很快,但人性的变化很慢,这个慢带给我们温暖,我想《我不是潘金莲》也应该是这样。”“我不是社会观察者,我是人性观察者”,作为一名作家,刘震云这样给自己定位和评价。

  2

  文学比现实还要真实

  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女主人公李雪莲为生二胎而假离婚,还莫名背上潘金莲的恶名。为证明之前的离婚是假的,更要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而走上告状路——从镇里告到县里、市里,甚至误打误撞到了北京,最终把法院庭长、院长、县长乃至市长一举拖下马……

  据出版方透露,《我不是潘金莲》本应该在两年前出版,之所以推迟到现在,用安波舜的话说是“感觉这个书写得太好了,太有冲击力了,我们要把它放出来的话,那刘老师的《一句顶一万句》能否评上茅盾文学奖很难说。”《我不是潘金莲》中,前面是两篇十几万字的序言,正文只有三千多字,但这部分却是刘震云花时间最长的。刘震云觉得,在小说结构上,《我不是潘金莲》比《一句顶一万句》要进步。对于这种独特的小说结构,评论家张颐武曾说:“这个故事的正文能获鲁迅文学奖,把前面的序言拿走能获茅盾文学奖,分开得奖。”刘震云表示,这个说法我很喜欢。

  文学评论家雷达曾说,《我不是潘金莲》写出了“中国官员的生态,包含着极为尖锐的对现实的干预”。但刘震云并没有把这些官员写成绝对意义上的坏人,可以说小说中“所有的官员,没有一个坏人,他们还试图帮助她(李雪莲)”。对于这其中的把握,刘震云说,“如果说写社会、写官场、写民生,如果你写是一团漆黑,写的是贪官污吏,如果是贪官污吏压迫李雪莲,这个是新闻的任务,是媒体的任务。为什么文学显得比现实还要真实?明明知道这个故事是虚构,为什么觉得比现实还真实?因为它揭露、披露、揭示了生活背后的逻辑,这个逻辑有时候比真相更接近这个实践的本质。”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