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吴向阳诗选

2014-12-30 09:0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吴向阳 阅读

吴向阳

  吴向阳,1965年生于四川省自贡市,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当过大学教师和电视台记者,目前供职于重庆出版社。出版有诗集《时间是我的敌人》。

  岁末,在达县
  
  岁末,在达县
  友人来访,谈起从前
  流水多年依旧,市民几番搬迁
  他的容颜感激,明亮
  
  他说起邻里和睦,物价稳中有降
  说起那年头兵荒马乱,个个想出人头地
  朋友们遍布四川
  甚至更远
  
  在古代,这里兵家必争,战火不断
  一些人投笔从戎,当了英雄
  剩下的当了侠客
  个个都是好汉
  
  岁末,在达县
  气温一降再降。友人:珍重,再见
  我要独自守着通川河
  想想丰收,想想明年
  
  穿过
  
  我要穿过澧水
  回到如饥似渴的童年
  穿过重庆,回到祖国
  穿过年龄,回到
  成都的云和雨
  
  我要像钉子一样穿过厚厚的中年
  然后在东边看见日出
  西边看见妖娆
  
  我要穿过比写作更加坚硬的广州城
  在钢铁的海珠桥,拉住
  珠江的手,告诉她
  她其实是我前世的新娘
  
  我要穿过你,回到我
  穿过花朵细瘦的乳房,回到寂寞
  我曾经有好多寂寞阿
  如今一无所有
  
  进入一个城市像进入一棵树
  
  进入一个城市像进入一棵树
  我从它的根须开始
  去拜访它的每一圈年轮
  抚摩它的每一个细枝末节
  
  我要顺着它的汁液
  走遍它的大街小巷
  向它的人民点头致意
  让男人成为我的兄弟
  女人成为我的情人
  
  我要在里面居住
  学习着把阳光作为自己的早餐
  直到全身爬满精美的木纹
  
  重庆以东
  
  重庆以东,往少年的方向
  注定会越过脱发、炎症和失眠
  在某一个路口,用衣带装回
  大把大把的尖叫的秋天
  
  但我带不走长沙,或者湘潭
  这些用砖石砌成的名词里
  大街小巷,人来车往
  我找不到词义
  
  何况,那是在10年前
  那时我年轻,而且
  消瘦
  
  以广州的方式怀念重庆
  
  广州,我走不进你的身体
  你身体的大街小巷像我简陋的女友
  我是被她漏过的一句碑文
  我只能活在她的阅读里
  
  我是被重庆吹皱的一块生铁
  幸福太远了,我扛不住
  我路过广州,就像路过她的身体
  广州只是她送给我眼睛的一滴
  细小的感伤
  
  阿梅
  
  柔软的细节顺着手指
  翻弄西街,翻到我爱上人间的那一页
  那时我想,我应该和谁流落到广州
  谈谈哲学,谈谈恋爱呢
  
  阿梅,现在大家都羞于说出
  恋爱这个词
  
  要不,我们就回到天上去吧
  回到那些清高的日子
  顺便看看人间的暮色苍茫
  
  把一年从时间里拿走
  
  把一年从时间里拿走
  就像把上游从河流上拿走
  
  把一天交给一个城市
  交给24楼的一次了望
  然后你说
  把24楼拿走
  把城市拿走
  
  把一天从一年里拿走
  就像从翅膀里把飞翔拿走
  
  就像把呼吸从肺里拿走
  把居住从房子里拿走
  
  就像我们涂改一个写错的字
  徒然留下
  更大的疤痕
  
  奔跑着的秋天
  
  我把自己扛在肩上
  我要去拜访情敌、失眠
  和奔跑着的秋天
  
  我还要去拜访哭泣
  如果你是哭泣
  我就只能是你的眼泪
  
  我要去拜访我的仇人
  和他如花似玉的女儿
  我要谦卑地交出
  我的热爱和倾听
  
  我要去拜访我过去的某一天
  告诉它,我多么想
  回到它那里
  
  然后,我要谦卑地
  交出整个自己
  
  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
  把自己完好地
  放下
  
  谁都有过38岁
  
  我应该在我的年龄长出锯齿前
  返回自己的身体
  
  昨天。中午。这些关于时间的词汇
  更靠近我。它们甚至无法
  改变我日益坚硬的花纹
  
  没有了天空。没有
  
  美丽的生活总是太短
  当我想叛变年龄的时候
  我发现38岁
  并不在可以叛变的仇人中间
  
  身体的房间
  
  我一直想邀请你来我的身体里同住
  我平常喜欢蜷缩在我的静脉里
  我可以把左心房或者右心室腾给你
  
  你会发现我这里别无长物
  除了满手的爱情和一脸的雀斑
  就是存放在小血管里的年龄
  
  我想邀请你来,来我的身体里同住
  你可以在我的身体里四处走走
  问一问偏远的院落如何风吹草低
  一次的路过又如何被十个年头稀释
  
  好好想想吧,来我的身体里
  你只需要答应,在你搬走的哪一天
  关好你住过的房门
  
  阅读卡瓦菲
  
  我们,不,是你
  要从落在纸上的墨迹里逃离
  逃离哲学,和伟大的诗歌
  
  一天就够了,不,不够
  因为你要点亮那些黑夜
  
  亮点,再亮点。那些噩梦才会来
  那些美貌的噩梦才会恋恋不舍地来
  
  你,我,和被浪费的写作
  你,我,和我们年龄上的一片叶子
  
  这样的一天,死于下午四点
  和刻意的阅读。但我还是不能
  在你的名字上
  刻下清秀的花纹
  
  艳遇
  
  我需要这些女人
  来为我破碎的江山
  断句
  
  这些凌乱的身体
  像我凌乱的写作
  我的破碎
  需要些血气来滋养
  
  她们是我身体的东北
  是我边疆的一条大河
  是我写坏的一首诗
  
  她们是我肺中的阴影
  我需要她们,不时地
  把我拉回到生活里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