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俞昌雄:时光隧道里的魔术师

2013-04-25 09: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在成千上万的诗人当中,我与汤养宗先生认识较早,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读他的作品。汤养宗曾写过许许多多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物,小到一粒盐,大到一头象,看得到、摸得着,我们避开了,他却有了令人为之惊奇的发现。他写“月亮”,月亮是清白的;写“水果”,水果可以载入史册;写“母亲”,天上会掉下眼泪;写“桃花”,这世间便只有春色。他不是生活的歌者,更像是时光隧道里的魔术师。他的身上分布着通达四方的无数条道路,有着秘密的法宝,那是他的技艺与刀法。他可以隐匿,也可以分身,他时刻存储着光环四射的念想,也有着无法估量的对生活的爱。
  
  纵观诗人近几年来写下的作品,读者可以发现,他已不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海碰子,也不是跨世纪初的炼金术士,他不淘浪,不穿墙,只躲于县城一角,与自己及世相对话,时而脱离肉身,时而穿越时空,这么做时却显得异常平静,因为庸常中那些有与无他已心知肚明,他有自己的让与不让,并运行于一个诗人的法则中。
  
  生活在汤养宗眼里,不论以何种形态出现,他看到的是心像,说出的却是世像。为人为文,汤养宗从不做作,服从身体,听命内心,生活赋予他的智性,在文字里一一有了见证。
  
  为此,他的文字是有根的,是重的,你可以一次拔起,却见泥土里另有须藤缠绕。
  
  我管写字叫看住,一只或者一群,会嘶鸣
  或者集体咆哮,树林喧响,松香飘荡
  当我写下汉字两字,就等于说到白云和大理石
  说到李白投水想捞上来的月亮
  ……
  现在我写下了祖国,我终于原形毕露
  汉字是我的祖国生出来的,一匹大象生出来的
  而生出汉字的祖国含义最狭隘与私自
  在它的关联域中只有一个字:纯
  纯种的纯。纯粹的纯。纯一的纯。其余的,全删
  ——《祖国》
  
  很多诗人都写过关于“祖国”的诗,有大气磅礴者,有高高在上者,也有份量轻些的,独自包在躯壳里。汤养宗眼里的“祖国”不是一个名词,它也盘根缠绕。汉字在诗中作为祖国的化身,除了无比纯净与不可侵犯,甚至高于地域,也高于血亲种族。他诗歌里的 “祖国”纯而斑斓,有时可以触摸,如若把手伸向象牙;有时又隐而不现,只露出大理石般的花纹。可以断定的是,汤养宗应属于那种善于捍卫和扩张的诗人,为了成为什么,他有时写得很专横,却值得信服。为此,他赢得了自由,并在自由中获得最高形式中归一的情感。
  
  我祖国的大江大河全部向东,选择向东,习惯向东
  七拐八拐,想着法子也要向东
  ……
  我有秘不宣人的掌纹,写着我的路径
  只有另一条大河,几乎垂直向下。澜沧江
  世界第九长河,亚洲第四长河,东南亚第一长河
  云南诗人雷平阳和于坚多次敬重地写到它。我曾坐汽车
  一路追去,心存狐疑,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
  终于泪水喷涌,望河兴叹
  后才知并不是这样。在境外,它立即梦醒般,犯错般,浪子般
  掉过头。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越南
  又一路向东。向东。向东。汇入在,南中国海
  ——《中国河流》
  
  汤养宗的视野是恢宏的,而他的胸襟竟也如此宽阔。写下《祖国》整整一年后,汤养宗又写下了《中国河流》。有人说,这是一首可以选择的诗,让它趋附于地理或者直接归类于风景。我并不这么看。同是诗人,我理解汤养宗生命里的河流有着怎样的精神形态,它有固守的路径,容易犯错,但还簇拥着一颗浪子般的心。中国的河流千千万万,“澜沧江”只是其中一支,可唯一并不意味着弱小,甚至成为诗歌中的歧义——在文字中,那无可阻挡的充满敬仰与感召的力量总是奔涌而来,带着神示般的暗示与牵引。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