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中国当代艺术疯狂马拉松”第一场文字实录

2012-09-28 04:01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邹跃进 黄专 冀鹏程 阅读


  2010年5月20日在中际论坛的会议现场将并行举办一次别开生面的中国当代艺术马拉松访谈的活动——“中国当代艺术疯狂马拉松”。从下午13点到傍晚17点不间断进行与中国当代艺术相关的访谈达5个小时,访谈实况由搜狐网实时直播。

  各位网友大家好!

  杜曦云: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好!今天现场地点是在北京的墙美术馆里边,今天下午举行的是“中国当代艺术疯狂马拉”访谈以及时时对话的节目,个节目是由搜狐文化艺术频道以及墙美术馆联合专门为中国当代艺术国际论坛量身打造的一个访谈活动,这个活动从下午一点一直的下午五点,总共持续四个小时,应该是三场对话,每一场对话由一个青年批评家对话三位嘉宾,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今天的第一场对话。 首先介绍一下疯狂马拉松,按说它是发端于2005年,2006年著名的建筑师库哈斯与英国画廊策展人的汉姆斯在临时画廊展开的疯狂马拉松活动,当时邀请62个文化界、政界、商界的领袖不断地展开一些话题进行讨论,整个当时的疯狂马拉松持续对话了24个小时,接下来疯狂马拉松应该是2009年由欧宁策划深圳香港艺术展,也是首先邀请了建筑师库哈斯和策展人汉姆斯,也邀请国内的一些人物,疯狂对话了八个小时,我我们今天下午对话三场由我来主持,我是杜曦云《艺术时代》主编,在座三位嘉宾美术馆馆长冀鹏程先生,黄专先生,中央美院导师邹跃进先生,后边大家看到有有九个牌,由嘉宾随意揭牌,每个牌子后面有一些话题,我们就这个话题来进行讨论,每一个话题大家要对谈25分钟,第一场是由我们四个人,第二场由王春辰来主持,第三场由何桂彦来主持,现在开始第一场,先从邹跃进老师,您来先揭牌。随意揭牌。

邹跃进


邹跃进

  邹跃进:从学术开始,逐渐形成了市场的效应

  邹跃进:我揭六。

  杜曦云:六,话题是中国当代艺术画作在拍卖市场拍的高价。中国当代艺术从七十年兴起比较艰难,大约什么时候中国当代艺术在拍卖场上让大多数人都比较瞩目的框架,之前一般类似于地下和半地下,都是西方美术馆在收,在拍卖场上发生高价好像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 邹跃进:应该说到希克,希克在中国起的作用很大。原因是由于他收藏了很多当代艺术,并且从九十年代开始,他又把它推到了一个国际的展示平台上,就是双年展,这也是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这应该是一个启动,可能后89张颂仁更早一些,他带来了希克,这种收藏家在中间起了推波助澜或者说使中国当代艺术走向高价位的境界,境地是有关系的。这是我的一个感觉。

  杜曦云:真正在拍卖场上拍的高价大约是什么时候?

  邹跃进:在2004年、2005年、2006年。

  杜曦云:首先是在中国大陆的拍卖场上拍的高价,还是在香港或者说是在欧洲和美国呢?

  邹跃进:真的不是特别没有太大的印象。

  黄专:05年张晓刚那个拍到八万是在纽约苏富比,那个时候大家开始关注这个事,价格到一百万,,我觉得大概真的开始关注高价位应该是从那个开始,接着就是刘小东的《三峡》,在国内的拍卖。

  邹跃进:2000多万。

  冀鹏程:在保利2300多万。

  杜曦云:俏江南的老总收藏了。在此之前,因为我知道,好像基本上89之后,当时方力钧那个大头已经被德国路德维希美术馆收藏,当时是十几万美元是不是?

  邹跃进:89年不可能,那时候几千块钱,王广义的作品就几千块钱。我说的是89年。

  杜曦云:我是指九十年代。

  邹跃进:九十年代当然价格慢慢高起来了,用美元计算。

  冀鹏程:王广义卖了一万人民币。

  邹跃进:当时给美术馆都是非常高的,五万人民币都是天文数字,相当于四千美金。

  黄专:分了三等,一等奖、文献降就是五万,二等奖就是三万,三等奖是一万。

  邹跃进:三等奖是非常好的作品,那是1992年。所以你说89年,有十多万美金,不可能。还跟后89有关系,就是双年展指出,到了西方去展出,这个开始在学术上关注很重要。导致了像希克这样的收藏家的参与,过去还有一个罗伯特,他就没有希。

  杜曦云:他收藏了吗?

  邹跃进:当然收藏了,还有红门画廊的布朗,这些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都是很重要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希克,如果要说中国当代艺术的价位,从这个过程来讲他是起着关键的作用的。

  杜曦云:前几天我遇到一个在瑞士的艺术家,在瑞士住了很多年,(王明军),包括他们在瑞士一直到2000年之后,基本上希克,瑞士知道他的人也不是很多,真正让希克在瑞士家喻户晓的,或者是他进入前一百强,都与他做麻将”那个展览有非常大的关系,如果不是那个展览,大家只是感觉这个人相貌奇特,一直在中国,但是这个人在瑞士本土的知名度是很低的。

  邹跃进:这里边有一个原因,他自己没有做展览之前是把艺术家推到威尼斯,这个很关键,威尼斯又有一种国际身份,像黄专在九十年代双年展“东方之路”,奥利瓦做的那个,开始考虑国际身份问题,也是那个东西刺激了他,所以这个东西都是有一个,如果说我们讲走向国际的过程,走向西方的过程实际上有一步、一步的脚印走出来,这里边逐渐扩大到市场,还是从学术开始的。逐渐形成了市场的效应。

  杜曦云: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是中国当代艺术家史无前例人数非常多,大家认为在这里面有希克,因为他们是好朋友,有希克的做局和推手。他对塞曼的影响有那么大吗?

  黄专:实际上讲国际艺术制度,我们从资本怎么来介入,这个过程很难分开,比如说93年张颂仁做后89的展览,和这个有什么关系,肯定有关系,张颂仁的身份是一个是一个画廊老板,也策划,希克的身份既是收藏家,也是政治家,他是驻华大使,我们要看到这样双重身份,他们都不是以一个单一的身份,画廊老板或者是一个经营者的身份,这样的一个身份,使得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国际,是同时进入两块系统,一个进入到所谓威尼斯的学术制度,就是艺术评判制度系统,同时又和西方的市场制度结合起来了。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可能在其它国家进入到国际的时候,这两个系统都是分开的。这是很现实的,我们现在叫推手也好,现在评价他们都不能简单地用一个标准,有的说是一种掠夺,或者是市场操纵,我觉得整个国际艺术制度就是这样的,很难去说对这样的人评价是利还是弊,整个西方以艺术制度,双年展为主轴的我也专门有过一个对话,这个制度实际上跟西方,我讲“革命时代”,就是五十年代、七十年代,这些双年展是跟画廊是绝对分开的,在某种程度上是反抗画廊,甚至美术馆的。到了八十年代以后,属于策划人时代以后。

  邹跃进:同时有市场的制度在里面。

  黄专:学术定位有这个背景。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