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的新作8首

2012-09-28 13:0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生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生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这由尘世堆积出的无穷无尽的幻相
  是一道坚固的谜
  它在等待那有力量将它穿透的人
  更多的人,更多的生命被成功地挽留
  在这一侧的世界里
  它们成为了一棵新的草、一只新的蚂蚁
  一只新的蚯蚓、一条新的狗、一个新的人
  一个新的生命
  作为它们再一次,并最终成功地回到真理世界的一个新的契机
  
  如你一日的逝去
  
  除了死亡
  没有任何别的事物能将万物锻造成一面镜子
  除了这通往死亡的沿途的风光
  当我们看见了真理
  赋予万物以色彩,并以不同音调来命名
  当我们目睹一个人的死
  当我们看见一朵花的开放
  如你一日的逝去
  
  汶川大地震
  ——给GY
  
  我们从印度洋海啸说到最近发生的冰岛火山爆发与玉树地震
  我们谈起自然力的强大与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的渺小
  这些频繁的灾难是否是那唯一而确定的世界
  对这个不断膨胀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的人们有力而明确的警示与嘲讽?
  我们谈到我在2005年初写下的《相安无事的鱼》
  作为刚刚发生在万里之外的印度洋面上的一场巨大的灾难
  在平静的西子湖上激荡起的巨浪,因一种罕见的寒冷而凝固
  并得以穿越无数个我们回望的日日夜夜
  “印度洋海啸之后再也没有别的灾难了
  那是整个岛屿的灭顶之灾
  是宇宙最新的一次坍塌与毁灭
  没有任何生命得以赦免
  没有诺亚方舟
  或者,我们把那个岛屿之外的陆地作为神的世界许诺给我们的诺亚方舟
  如果我们继续着这洪水之上的漂流
  并为我们亲眼所见而吓得发抖
  如果我们战栗着,但没有读出怜悯与慈悲
  那么,一定会有新的洪流
  一定会有新的诺亚方舟
  或许,是更小的
  为一只蚂蚁更自如地驾驭”
  当我们说到离我们更近的汶川大地震时
  我们出现了不小的分歧
  你说自然力太强大了,它甚至不需要我们特别地去指出或揭示它
  在我们寄居的星球上的可考据的灾难中
  没有一种灾难大过直接造成恐龙灭绝的那次自然的变迁
  而相同的变迁将同样降临于我们
  那么,又将由哪一种生命的形式来说出这将降临于我们的新的变迁呢?
  你说,相对于天灾
  人祸更让人悲伤与愤怒
  你曾因此患上严重的忧郁症
  整夜整夜地失眠,以泪洗面
  你说,如果那块土地上的建筑
  严格落实了国家法律所明确的标准
  如果那个准确预测了这次灾难的预言者
  他的预言不是作为可能引发社会动荡的不和谐因素而被有效地屏蔽
  那么,这一场巨大的灾难或许就不会有如我们今天所见所知的惨烈
  “但人祸何曾不是天灾的一部分,并作为它的延伸
  譬如,原子弹
  这个人类新近发明出来可以毁灭我们自身无数次的怪物
  而我更愿意把它作为自然力的一部分。”
  你把我的微笑比作一种辩论术的胜利
  但辩论是不重要的,我说
  在第二天清晨,同样的微笑浮现在你的脸上
  你说你刚刚睡过了近两年最踏实的一个夜晚
  
  雾越来越浓密
  
  雾越来越浓密了
  宝石山顶那如中指般刺向天空的尖塔已经完全消失
  只有山的轮廓依稀可以辨认
  只有这时,我才发现又一个春天已住进了那将轻柔的枝条伸到我的窗前的柳树里
  我才发现春天已经住进了那些红色的、紫色的以及黄色的花瓣中
  只有这时,那群雀鸟才从一阵气流中获得力量
  就像我在童年时,听父亲讲述的故事中
  一张白纸剪裁成的鸟,被谁的嘴巴吹了口气
  便在湖面上,在一棵柳树与另一棵柳树之间穿梭
  有时,因为翅膀的拍打过于用力
  而冲出了视线,然后又折返
  如果雾再浓密一些
  如果雾能从夜那里获得启示与力量
  并将白色的边界推向我的眼睛
  我又会获得什么新的发现?
  当我说出,并写下“孤独”,并不意味着我真的看见了什么
  星辰们裹挟着远古的光芒
  先人的眼睛像极了黑色的宝石,深陷在黑色的眼眶中
  他们一言不发
  并没有说出我们所期待的启示或箴言
  
  反对
  
  车过庆春路建国路口,玻璃幕墙的大屏幕上
  一个着三点式的西方女子剧烈地扭动着身体
  并唱着或喊着
  尖利而高亢的声音被阻隔在幕墙的内部
  如果我仅仅在这一刻经过
  如果她没有惊扰到二十年前那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
  那么,这样的画面就不会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一丝的痕迹
  就像我们的眼睛掠过的更多被遗忘的事物
  那时,他刚从千岛湖畔的一个小山村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
  他显然被这样的画面吓住了
  他的眼睛中充满了他在幼年时,一个人被他的同伴引向,并站在悬崖边时的恐惧与茫然
  但他很快就适应了,并不再因这样的画面而困扰
  并把它作为这个时代最强势的文明的一部分
  那是消费主义、物质至上的,非克制的
  我甚至以为它们作为对我们身体深处的古板但更为久远的文明的反对
  而在时间的深处获得了持久的正当性
  但仅仅是二十年,又一次新的反对已然完成
  虽然这种物欲的文明依旧强势
  但我已然知道,强势并非作为它在时间中获得持续性与正当性的凭据
  
  真实是什么
  
  一对青涩的异国小情侣
  他们相互凝视的眼神让我羞怯
  或许,还有一种不真实的疑惑
  是虚幻的吧!
  一个不再相信任何童话的人
  是一个长大了的,还是一个衰败的人?
  或者说,真实是什么?
  那些因我们这样与那样的懦弱所导致的
  生命中美好事物的丧失
  那些丧失的,是否都是不真实的?
  甚至作为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的证据?
  是失败的啊!
  那个丧失了勇气的人
  那个节节败退的人
  那个不再有足够的力量来与生命中的美好相认的人
  那个绝望的人
  只有这将多数人捕获的绝望才是真实的吗?
  哦,这多数者的暴政!
  而一群蚂蚁面对由秋天枯黄的树叶堆积成的崇山峻岭时的哀怨
  与星辰们低垂的目光随我们寄居的星球表面的凹凸而微微起伏
  它们之间,哪一种事物更接近于真实呢?
  我想起了多年前读到的
  由一个女同性恋者写下的一篇凄美的文字
  那同样由肉体与灵魂双重的牵引而迸发出的,但因作为少数者的体验
  而遭到了普遍的质疑,甚至谴责的情感
  她在绝望中的坚持
  或许,她的坚持正因绝望而获得了动人心魄的力量
  或许,真实只是在我们克服了自身的偏狭时
  那得以向我们显现的裂缝之中的辽阔,那无边无际
  
  直到有一天
  
  在更年轻的时候,我曾以为爱情会永恒
  就像,我曾以为我能永远年轻一样
  在更年轻的时候,我曾把清晨树丛深处一声雀鸟的啼鸣
  与一群乌鸦的翅膀在天空中划出的低低而倾斜的弧线
  作为一种永恒的形式
  随后的,那些否定与新生,那些由孤独与欢愉编织而成的时光是漫长的
  直到有一天,我们试着,并终于理解了
  爱并非作为一种情欲,甚至并非作为你与单个事物的连接与束缚
  而是对至真至美的那永恒的激情与热爱
  直到有一天,我们终于理解了每一次生命
  都是我们向那圆满之地的再一次出发
  直到有一天,我们终于理解了
  清晨树丛中一声雀鸟的啼鸣与一对对黑色的翅膀在天空中留下的那些光滑而破碎的圆弧
  都是真理从那空无中发出的召唤
  
  同船渡
  
  “百年修得同船渡”
  那么,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修得相视一笑
  却永不相忘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