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楚子:俄罗斯饿死茨维塔耶娃四岁女儿,所以我写诗

2020-06-07 16:1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楚子 阅读

楚子

楚子,80后,湖北黄石人,2015年习诗,作品散见于网络及私人选本里。

我写诗……

因为我醒着,所以我写诗。
因为我还未找到与之匹配的政治学。
因我是一个人,不是医生、律师、官员、或厨子。
所以我写诗。
因我要清洗动物残渣的内脏。
因为我未能死得彻底,活得崭新。
因黑洞定律的失效,
所以我写诗。
因夜班白班出租车司机让出行更困难。
因为我一直说谎,不说谎就会流血。
因月亮从此和地球的命运一样,不能逃离。
所以我写诗。
我人在国外心在国内,
因俄罗斯饿死茨维塔耶娃四岁的女儿,
所以我写诗。
我写诗而找不到路径,我活着挡住了阳光。
向微小的事物致歉,向量子宇宙。
我醒着,很少写诗。

2019.12.14

零号标题

写完一首诗,会不会失常?
与尼采、荷尔德林一样。人世是一种魔怔。
诗不写,它仍在空气中徘徊,在所有的细胞里。
房间有狗忠诚的味道。
空气为想象注入吗啡,所有人胆战心惊。
最致命往往最安全。
天国不算美好,神魔共舞。
但丁从地狱出来,那是世界的起源。
死亡也许成了唯一的诗。
活着,缺乏神性的勇气。
杨键写《哭庙》,替所有人完成对黑色的回应。
想象袭击梦想,也就那样,没有绝望。
你因见识过树叶的沙沙而完成对佛陀的理解。
在一个尼采式的诅咒里。
狗的毛发拼命掉落。
不是别的,声音的极致,情感等同背叛。
那么多人完成了,凭什么你成功?
那么多写作,都是对虚无现场的一次次解构。
语言在自身灰烬里重燃。
病魔出现了,因我们还不够被称为人。
在爱的拯救里。

2020.5.9

诗意

用时间熬制的一碗粥,清寡、无味。
诗意就是那本来的样子。

2019-2020

遗骨

你仍在修改你自己,沧海中的遗珠。
但仅仅修改是不够的,你必须取回自己的遗骨。

2019.11.14

清晨

一夜未眠,数着星辰。天亮时传来鸟鸣声。
很惊讶它们如此欢快,像穿过了夜。
我不知道夜色中能否有安息,
不知道一整夜的熬制后,清晨是否是那一碗粥。
通天的洁白,连神明也是白的。
以什么确定一种日出?
而声声的啼鸣,让人忘记烦恼。
记得小时候走在村头的菜地,另一头总会有一个
妈妈,即使不是你的,即使没有回应。

2020.2.29

又写母亲

是夜,是一阵悲风吹向人世。
无人确定剩下的日子,这恐怖的牢。
街上看不到人了,也许有人倒在了灯下。
灯色发黄,映照出慈悲之心。
母亲又给我送菜了,隔着铁门,谁的窘迫。
日落成为过程,仍有微弱的光。
母亲苍老因为不曾放下一个人世。
我们共同的人世。

2020.3.5

人世的动摇声

突来的晴天。
妻子在家,两个外甥和女儿。
拥有的童年是密藏的,散发的香来自泥土。
(如今不是了。)
许多年前,就有一条河沟。
横穿村庄,大人一锄头就挖掉了泥巴捏成的堤坝。
而母亲还在菜园子里,雨衣还未送去。
完满的时刻,生命的色泽。
我只能不断从这里回忆起快乐的来历。
客厅沙发上,三人疯打成一团。
眼泪是这个人世的动摇声,只一次就够了。

2020.4.4

最终还是没有留下它。
醉酒回来,在小区它摇尾乞怜。
仿佛这是它最好的运气,
仿佛我只能怀有内疚。
我将它带了回来,裹上毯子。
黑夜里它偎在墙角。
酒后的麻痹,仍能感知你我的距离。
而上午出门,它又始终没有上车。
对我咆哮,对我畏惧。
并在行驶中跳出,翻滚。
倔强又怪异的脾气,是命运使然。
我加速逃离了现场。
并在之后偷偷返回,它阳光下的睡姿。
在另一人身后。

2020.4.24

错误

更严肃了,一些日子来临。
屋外狂风大作,吹暗了本就不明亮的街。
在眼睛,酸涩的水,歧义的内容,
拳头击穿铁壁,浑浊的老年斑,更可怜了。
阳台上衣群做着梦,为思念的准确。
一场清晰的较量将我们打回原形。
“噔噔噔”、“噔噔噔”……
上来,又下去了。
始终留出月球的位置,用以回应自身的
黑暗。
光明的源头,在那里,意义被赋予,
灵魂的纸片。

2020.5.8

学校之后

*

在某一天,经过学校时,我停了下来。
为一种不能回头的坠落?
铁门紧闭,铁栅栏重新翻修,
没人驻足观望。
所谓的老师各自飞舞,有的也许已离去。
这是一种领悟,为迟来的
真理。
孩子在地上摸爬,掀起的尘土足够微小。
细雨迟迟不来,因为已够了。
这是疫灾后的哪一次,学校的空荡,
总有些人要为劫后余生而不够彻底的生活
承受些什么。
花草已嵌入泥土,鸟雀属于突来的飞。
阳光一明一灭,这感人肺腑的语言,它已不屑
去说。

*

写诗为某种遗憾。
高墙起伏于学校,清晨我们来开会。
犯哮喘的狗尾随,身躯逐渐庞大。
我们戏称它被感染了,这轻佻的语言它不懂。
(时间缩成一团,为纠缠的刺。
洞穿的部位,是星辰的来源。
皇冠置于山顶,一些人优先抵达。
另一些就在山腰破落的古刹里安生。
记忆的指南针,回到天才的少年。
一些不光彩的事被抬出,以身体独有的特征。)

2020.5.9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