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茨维塔耶娃《约会》一诗的翻译,三种语言比较

2019-02-28 09:2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俄)叶卡捷琳娜 阅读

“我赋予我的爱于你”
——茨维塔耶娃《约会》一诗的翻译,三种语言的比较

(俄)Ermakova Ekaterina

(俄)Ermakova Ekaterina

Doubt thou the stars are fire;
Doubt that the sun doth move;
Doubt truth to be a liar;
But never doubt I love.

W.  Shakespeare[1]

...переводчик становится сам причастен той великой творческой минуте
художника, в которую родилось его произведение.
Константин Аксаков[2]

 
(一)何谓翻译

我非常同意俄罗斯著名翻译家Lyubimov的看法:“翻译是一种艺术”。[3]按照他的理解,文学译文准确(不是逐字的正确)只可以给读者机会,以深入到作家的思想与感觉的世界,而这种文学译文的准确,不是任意发挥,并不歪曲原作的意思。Lyubimov认为翻译艺术的准则是:如果作家和翻译家没有最深刻的心灵感应的话,译文就不可能达到与原作的高度相似性。[4]意思就是说,如果翻译家对他翻译的作品或翻译的作家没有那么强烈的兴趣,他不想要深刻了解作家的内心的话,他就不可能感悟到作家的真正的感觉与语言的美丽,因而也不会把对那位异国作家的热爱传递给读者。

王家新曾说:“对我而言,他们(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斯塔姆、帕斯捷尔纳克、茨维塔耶娃)都是我所热爱和崇敬的诗人。只不过茨维塔耶娃对我更亲近,有一种我能切身感受到的亲密性。另外,她有一种更令人惊异的语言的爆发力,我猜布罗茨基所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读到这些话的时候,我能理解王家新和这些俄国作家的关系,他们真的是心灵相通,意气相投的精神密友。

诗人茨维塔耶娃

诗人茨维塔耶娃


(二)茨维塔耶娃关于哈姆雷特的一组诗

茨维塔耶娃创作的研究者都注意到她的“哈姆雷特”组诗。所有她有关哈姆雷特的诗歌都是于1923年在布拉格创作的,但并非同时出现。关于哈姆雷特的最明显的文本联想体现在《哈姆雷特与良心的对话》和《约会》中。在《约会》中能看到,根据莎士比亚的来源,奥菲丽娅抱着芸香花出现,这是悲伤和悔恨的象征。A. A. Saakyants和L. A. Mnukhin注意到茨维塔耶娃对哈姆雷特和奥菲丽娅之间冲突的特殊解释:“茨维塔耶娃就像任何主要艺术家一样,在世界文化的主流中创造,她把人类塑造的伟大形象转移到她诗意的‘国度’,按自己的方式重新解释这些形象”。[5]在茨维塔耶娃的诗歌中,男性的观点是外围的,而女性的观点处在中心。关于这种观点的变化,A. A. Saakyants提出:“看来,莎士比亚的具有不知疲倦的思想和良心的哈姆雷特应该接近茨维塔耶娃的灵魂,但是一切都是有两端。失去理智的抒情女主角奥菲丽娅恍然大悟,并开始鄙视这个拒绝生命之爱的‘厌恶女人者’”。[6]根据茨维塔耶娃的解释,与哈姆雷特相反,奥菲丽娅是一个对生活有整体感知的典范,其形象充满了许多抒情特质。

在这个循环的诗歌中有一个有趣的特征。奥菲丽娅,似乎以对话为目标,但事实证明没有对话者,对话者变成了样子,一个表达的理由。另一方面,哈姆雷特并没有回应奥菲丽娅的激情,这导致了悲惨的冷酷的心和沉默的主题。

茨维塔耶娃与帕斯捷尔纳克

茨维塔耶娃与帕斯捷尔纳克

(三)几种翻译方法比较:茨维塔耶娃的“约会”

1923年茨维塔耶娃是在捷克流亡。远处,分离,痛苦,爱,死这些都是当时诗歌的主题。此外,茨维塔耶娃的哈姆雷特组诗的中心主题是爱情激情的主题。与家乡隔绝,理解她的艺术家灵魂伴侣的缺席,给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所以她与许多朋友和熟人进行了积极的通信。在这个时期,对茨维塔耶娃最重要的人之一是帕斯捷尔纳克,他们直到1923年冬天还保持通信,然后突然停下来。茨维塔耶娃担心很多,这从她的那段时期的作品中能看出来。她给A.V. Bakhrakh的信中坦承:“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对我来说是‘圣徒’,这是我所有的希望,超越地球边缘的天空,他是尚未到来的东西,他是将来。”[7]

她与帕斯捷尔纳克在另一个世界约会的梦想在“约会” 一诗中得以表达。对茨维塔耶娃来说,与帕斯捷尔纳克的约会是在高空的约会,去那里的时候,她要带来最有价值的行李 ——诗意。关注生命之后联系这样的主题,与地上结合不可能性有关,与在生命束缚中的罪有关。所以茨维塔耶娃在写给里尔克(R.M. Rilke)的信上说:“我爱鲍里斯……像只爱从来没见过的人一样(早就离去或者那些还没有来到的人)。”[8]

现在应该转到比较两个英文翻译(E. Feinstein的和I. Shambat的)与原文。然后我们看看王家新的翻译为汉语的诗歌有什么特点。

I'll be late for the meeting
we arranged. When I arrive, my hair
will be grey. Yes, I suppose I grabbed
at Spring. And you set your hopes much too high.

 (E. Feinstein)

 

On the appointed meeting
I'll be late. I will come gray
Having taken spring with me.
You appointed him up high!

(I. Shambat)


На назначенное свиданье
Опоздаю. Весну в придачу
Захвативши — приду седая.
Ты его высоко назначил!

首先,应该指出这两个译文跟原文有什么差异。虽然E. Feinstein在这个四行诗节有两处奇怪的差异,但对我来说,她的译文跟茨维塔耶娃的原诗一样给读者强烈的感受。I. Shambat的译文虽然非常接近原文,但是诗歌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茨维塔耶娃的气质,激情。只是我不太理解为什么E. Feinstein在第三行加上“Yes, I suppose…”,所以我认为I. Shambat的这一句更好,更接近原文。我也不太理解为什么E. Feinstein在最后行中把“его”(“它”,指“约会”)代替“your hopes”,这首诗的主题就是在“另一个世界”的约会,所以茨维塔耶娃在原文用这种比喻“你预定的约会太高”,意思也就是约会被预定了那么晚。这首诗讲述了抒情人物在生活中必然性的分离,而他们的精神在永恒性中一定统一。[9]而且第一诗节的最后行和第四诗节的第三行互相响应:

I set my love upon you. Much too high.
(E. Feinstein)
I have loved you highly, highly,
(I. Shambat)
Я тебя высоко любила:

在这一行贯注了很深刻的感觉,每个翻译家会感觉到,所以他们会试图按自己的方式表达诗人的意思。但是对我来说,我认为王家新的中文翻译比英文翻译更让人感动:

我赋予我的爱于你:它太高了。

虽然王家新改变了原文和英文的这一行,但是我认为诗歌什么都不失去,相反,它变得更好,更深刻了。而且,以上说过的是第一诗节的最后一行和第四诗节的第三行互相响应,如果我们看一下中文翻译,这真的是这样:

在春天,而你赋予的希望也太高了。

俄罗斯诗学有很多艺术表达力的手段,所以这种句子的形成和互相响应就是艺术表达力的手段之一。不知道王家新是不是有意在这样做,但是他的这种翻译方法把俄语的美丽表达得很突出。

继续分析这首歌,应该提到茨维塔耶娃用的是很复杂的词汇与句法。即使对俄罗斯人,她的诗歌也可能比较难懂,所以无怪翻译家会犯错误。

I shall walk with this bitterness for years
across mountains or town squares equally,
(Ophelia didn't flinch at rue!) I'll walk
on souls and on hands without shuddering.

(E. Feinstein)

 
I will walk for years - to bitter mercury
Did not go Ophelia's taste!
I will walk through mountains - and deserts,
I will walk through souls - and hands.

(I. Shambat)

 
Буду годы идти — не дрогнул
Вкус Офелии к горькой руте!
Через горы идти — и стогны,
Через души идти — и руки.

在原文中,句子应该这样分开:
“Буду годы идти”;“не дрогнул/
Вкус Офелии к горькой руте!”/
“Через горы идти — и стогны,/
Через души идти — и руки.”

那现在看E. Feinstein怎么翻译:
“I shall walk with this bitterness for years/
across mountains or town squares equally,”/
“ (Ophelia didn't flinch at rue!)”“ I'll walk/
on souls and on hands without shuddering.”
我认为这位翻译家的译文真的很巧妙,但是为什么她作那么奇怪的变化:“without shuddering”?

原文第二节的第三行,如果按字面翻译成中文:“奥菲丽娅对芸香花的苦味不动摇”(意思是尽管多长时间过去,但是奥菲丽娅还不拒绝留给自己苦味的芸香花);而王家新译为“奥菲丽娅不曾畏缩于后悔!”这是他依据于E. Feinstein的英译。E. Feinstein的英译中只有“rue”,但是按原文字面应该翻译为“bitter rue”。这种修饰语“горький/ bitter/ 苦”在茨维塔耶娃的诗歌中经常被运用,女诗人给这词赋予了苦痛的感觉。[10]在英语中“rue”指芸香,但也有后悔、忏悔的意思。所以王家新在他的译文中不用比喻,但也很强烈表达了这个意思(“(奥菲丽娅不曾畏缩于后悔!)”)。这个解决方案不错,因为对普通读者,真的很难懂莎士比亚作品中隐含的这个双关语典故和复杂的隐喻。至于I. Shambat的这个四行诗节的译文,我不分析,因为在这里有很重要的意思错误,所有的人能看得清楚。

在第三诗节,所有的翻译都很好,当然每位翻译家用自己的方式,但是他们都差不多一样。在第一行中原文有“大地”一词,我们知道这次可能有几个不一样的解释。对我来说,茨维塔耶娃给这词赋予“生命”,意思就是每个人在这世界(反之亦然 – 在下泉)会生活很久。

Living on. As the earth continues.
(E. Feinstein)

The earth will live for long!
(I. Shambat)

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
(王家新)

Землю долго прожить!

帕斯捷尔纳克预订的“约会”太高了,所以在这之前他们俩还需要“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王家新为什么会把“大地”翻译为“泥土”,可能因为这在中文中更具体,更有一种生命血肉的感觉。实际上,他这一句译文(“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在中文中给人的感觉更强烈,也更好。虽然每位翻译家从不一样的角度来解决翻译问题,但是王家新这样翻译更为出色。

那么,现在还应该比较最后四行诗节。首先看一下前两行:

She gulped at love, and filled her mouth
with silt. A shaft of light on metal!

(E. Feinstein)

That which quaffing passion, only
Filled with mud! - On the stone, with shaft!

(I. Shambat)

Той,  что страсти хлебнув, лишь ила
Нахлебалась! — Снопом на щебень!

 

她吞咽着爱,充填她的嘴
以淤泥。一把金属之上光的斧柄!

(王家新)

两位英文翻译家用“gulp”与“quaff”来传达原文“хлебнув”一词。词义上的微细差别在这里比较重要,因为在原文中“хлебнув”一词有中性的或可能消极的微细差别,但是不如说“quaff”(畅饮,痛饮)有积极的意思。王家新译文中的“吞咽”一词跟原文很合适,也很强烈。然后,茨维塔耶娃用很难懂的比喻:“Снопом на щебень!”我很长时间尝试理解这个句子有什么意思。我理解为“一束光线变成碎石”,意思就是奥菲丽娅的爱和希望变成灰烬。所以,对E. Feinstein的翻译来说,我发现这个问题:为什么她去掉了“щебень”(“碎石”),因为比喻也被丢失了。她翻译为“A shaft of light on metal!”(王家新的译文“一把金属之上光的斧柄!”是依据她的这种英译,但在中文中很有力量)。至于I. Shambat的英译,他逐字地翻译,因此句子也丢失了原文的意思。

最后,现在应该说关于最后一句诗行:

In the sky arrange my burial.
(E. Feinstein)

In the sky I have myself kept.
(I. Shambat)

Я себя схоронила в небе!

在天空之上是我的葬礼。
(王家新)

这一行真的很强有力,悲痛并崇高。E. Feinstein和王家新的译文都很确切地表达作者的意思。比较起来,王家新用的“是”比E. Feinstein的“arrange”(“安排”)更为直接。

最后,应该提出每种翻译方式的特点。E. Feinstein当然是很有经验的熟练的翻译家,她的翻译比I. Shambat的更精巧,她更深刻地理解茨维塔耶娃的诗意与感觉世界。I. Shambat还比较年轻,可能还不够有经验,他的翻译看上去正确,但是有的时候太字面上的了。根据Lyubimov的看法,翻译家需要避免太逐字的翻译。对中文翻译来说,王家新很深刻地理解茨维塔耶娃的“痛苦的天才”,[11]他不仅成为茨维塔耶娃作品的忠实译者,而且还能“在汉语中‘替她(茨维塔耶娃)写诗”,[12]把茨维塔耶娃创作的气质和天才传到汉语中,让中国读者欣赏,这就是他这首译作在中国广受欢迎和称赞的原因。当然每种语言不一样,每位翻译家按自己的方式理解别的艺术家,所以每种译文不同,在我看来,优秀的译文是作者和翻译家创作的有机结合。按照我在文前引用的阿克萨科夫的话来说,在优秀的译文中,“.....译者自己也参与了他的作品诞生的艺术家的伟大的创作时刻。”

 

《新年问候:茨维塔耶娃诗选》/王家新译

《新年问候:茨维塔耶娃诗选》/王家新译


(四)小结

准备写这篇小文章,我试图了解如何能评估其他人的工作。我自己还没有那么多地从事翻译,但是我有了那样的经验,帮助我理解翻译是多么繁重艰苦的过程,它要求翻译家所有的精神和集中的力量。在这里我尝试了解翻译家如何选择一些词(比如如果有很难懂的比喻)或为什么有的时候会改变原文的句子。每个人都能判断,但如果试图自己去翻译,就能理解这种工作怎么难,需要很多关注和自己的创造能力。有多少翻译是不可能阅读的:有些是难以理解的,有些是无聊的,而其他的与原文完全无关。那么,如何运用中庸之道,将作者的原创性,作者语言和文化的特征与译者自己的结合起来呢?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问题。每个作家,评论家和翻译者都有自己的观点,与其他观点不尽相同,真理可能存在于每一个而不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培养Lyubimov所讲的“平衡感”(“sense of proportion”),以及积累生活经验和翻译经验。没有实践,就不可能发展所谓的“平衡感”,这意味着能够在“忠实”与“创造”之间形成一种张力,能否找到中庸之道成为每位翻译者的真正任务。

注释:

[1] 引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怀疑星星是火;/怀疑太阳移动;/怀疑真相是骗子;/但永远不要怀疑我爱。”

[2] “......那种译者自己也参与了他的作品诞生的艺术家的伟大的创作时刻。”(阿克萨科夫)。

[3] Lyubimov, N.M. (1982). Translation is an Art. Moscow: Soviet Russia. [Rus], 第5页。

[4] 引自同上,第126页。

[5] Zhatkin, D. N., & Kruglova, T. S. Shakespeare’s Theme in the Works of M. I. Tsvetaeva. University proceedings, Volga region. [Rus], 第78页。

[6] 引自同上,第79页。

[7] Zhatkin, D. N., & Kruglova, T. S. Shakespeare’s Theme in the Works of M. I. Tsvetaeva. University proceedings, Volga region. [Rus], 第81页。

[8] 引自同上,第82页。

[9] Aizenshtein, E. (2000). Sonata without music. Plays of words and meanings in the book by M. Tsvetaeva "After Russia". [Rus]

[10]Aizenshtein, E. (2000). Sonata without music. Plays of words and meanings in the book by M. Tsvetaeva "After Russia". [Rus]

[11] 王家新(2004):《披上你的光辉》。

[12]王家新:《茨维塔耶娃及其翻译》。

 

参考文献:

王家新:“披上你的光辉”,《取道斯德哥尔摩》,王家新 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7

王家新:“茨维塔耶娃及其翻译”,《黄昏或黎明的诗人》,王家新 著,花城出版社,2015

Aizenshtein, E. (2000). Sonata without music. Plays of words and meanings in the book by M. Tsvetaeva "After Russia". [Rus]

Goncharova, N.A. (2005). B. Pasternak in "Lyric Theater" of Marina Tsvetaeva.  Culture and text, 79-84. [Rus]

Lyubimov, N.M. (1982). Translation is an Art. Moscow: Soviet Russia. [Rus]

Zubova, L.V. (2017). The Language of the Poetry of Marina Tsvetaeva. Helicon Plus. [Rus]

Zhatkin, D. N., & Kruglova, T. S. Shakespeare’s Theme in the Works of M. I. Tsvetaeva. University proceedings, Volga region. [Rus]

Tsvetaeva, M. (1994). Collected Works in 7 volumes. Volume 2. [Rus]

Shambat, I. (2002). Marina Tsvetaeva. The Best of Marina Tsvetayeva.
URL: http://lib.ru/POEZIQ/CWETAEWA/sbornik_engl.txt_with-big-pictures.html#148

 
附录:


1. 俄语原诗

 

На назначенное свиданье
Опоздаю. Весну в придачу
Захвативши — приду седая.
Ты его высоко назначил!

Буду годы идти — не дрогнул
Вкус Офелии к горькой руте!
Через горы идти — и стогны,
Через души идти — и руки.

Землю долго прожить! Трущоба —
Кровь! и каждая капля — заводь.
Но всегда стороной ручьевой
Лик Офелии в горьких травах.

Той,  что страсти хлебнув, лишь ила
Нахлебалась! — Снопом на щебень!
Я тебя высоко любила:
Я себя схоронила в небе!


2. Elaine Feinstein的英译

 
Appointment

I'll be late for the meeting
we arranged. When I arrive, my hair
will be grey. Yes, I suppose I grabbed
at Spring. And you set your hopes much too high.

I shall walk with this bitterness for years
across mountains or town s quares equally,
(Ophelia didn't flinch at rue!) I'll walk
on souls and on hands without shuddering.

Living on. As the earth continues.
With blood in every thicket, every creek.
Even though Ophelia's face is waiting
between the grasses bordering every stream.

She gulped at love, and filled her mouth
with silt. A shaft of light on metal!
I set my love upon you. Much too high.
In the sky arrange my burial.


3. Ilya Shambat的英译

x x x

 
On the appointed meeting
I'll be late. I will come gray
Having taken spring with me.
You appointed him up high!

I will walk for years - to bitter mercury
Did not go Ophelia's taste!
I will walk through mountains - and deserts,
I will walk through souls - and hands.

The earth will live for long! Thicket -
Blood! And each droplet - creek.
But always with the stream's side
In bitter grass, Ophelia's look.

That which quaffing passion, only
Filled with mud! - On the stone, with shaft!
I have loved you highly, highly,
In the sky I have myself kept.


4. 王家新的中文译文


约会

我将迟到,为我们已约好的
相会,当我到达,我的头发将会变灰……
是的,我将被攫夺
在春天,而你赋予的希望也太高了。

我将带着这种苦痛行走,年复一年
穿越群山,或与之相等的广场,城镇 ,
(奥菲丽娅不曾畏缩于后悔!)我将行走
在灵魂和双手之上,勿需颤栗。

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
带着血,在每一道河湾,每一片灌木丛里。
甚至奥菲丽娅的脸仍在等待
在每一道溪流与伸向它的青草之间。

她吞咽着爱,充填她的嘴
以淤泥。一把金属之上光的斧柄!
我赋予我的爱于你,它太高了。
在天空之上是我的葬礼。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2-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