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重庆大足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9-12-12 09: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重庆大足诗群7人:李墨、吴维、毛焦火辣、海烟、王永平、红线女、赵历法。

 

李墨的诗

李墨

李墨,本名李瑛。曾有作品在《诗刊》《星星》《散文诗》《诗潮》《诗林》《绿风》《世界诗人》《作家视野》《现代华文诗歌报》《诗歌》《重庆诗歌年鉴》《通途》《大风》《彝良文学》《成都晚报》等报刊上发表,有作品入选《网络诗歌精选》《新诗排行榜》《新诗金蝶回放》《新世纪十年诗歌蓝本》等多种选本,已出版个人诗集《流云中天》《隐忍的镜像》《山高水长》,诗合集《三人坊》,长篇小说《韦君靖》(合著)。《大足文艺》主编,《大风》诗刊副理事长。

 
◎面对春天,我已忘词
 
立春,雨水,惊蛰
面对春天,我已忘词
 
花朵争先恐后
绿草尽献芳姿
 
百鸟争鸣万物勃发的景象
像善解民意的两会
 
绚丽的中国梦
指日可待只争朝夕

◎盛夏,我委身一朵青莲

滚滚红尘,抹不开
那一朵云。躲不了
那一场暴,避不掉
那一滴泪。趁雾岚未散
酣梦未醒,盛夏
我委身一朵青莲。
叶脉的路径幽微隐秘
从不探问英雄出处。
清净、空寂、慈悲
敲响晨钟暮鼓。
清风、明月、星辰
皈依极乐永恒。
因果一个冷寂的笑
轮回前世今生的缘

◎初秋,开始张望
 
站在初秋,回望
那一场持续的暴雨
和疯狂的雷电
那一浪窒息的高温
和焦渴的干旱
那一片鼓噪的蝉嘶
和孤独的浓荫
这一切忍耐毅力
努力克制
蜻蜓的轻佻
荷花的妖娆
 
站在初秋,开始张望
果实圆润,胀满红晕
喜悦像高远湛蓝的天空
散发出神秘的馨香
梦想成为现实
亢奋得彻夜难眠

◎立冬那天,我再次想起牛羊
 
一句轻飘飘的话
像一个气泡
从你口中吐出
还是把我濒临绝望的伤感
震撼
像得道高僧
超然 淡定 空濛
 
在这个时代
除了欲望
还是欲望
除了浮躁
还是浮躁
万众俯首
彻彻底底的唯物主义
 
孔子说
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
我对“不知死焉知生”
更是茫然
怎会理解
大道无形
回头是岸
 
如果说拿得起
是一种能力
放得下
未必是另一种智慧
大多数与我一样
苟活人世
 
万事皆有缘
肤发授之于父母
痛惜珍爱生命
世事无常
血脉连绵不断
立冬那天
我默默为牛羊垂泪
 
◎塔
 
就让它耸立在山间
或庙堂
雷打不动
雪压不垮
有风  听铃铛轻摇
有雨  看虫鸟呢喃
镇妖  压邪  驱魔
似一种道听途说
需要仰视
还有高僧大德
圆寂的归宿
如果立于潮头
昭示一种指引
我还是喜欢
把它列入一道风景
妆点江山画图

 

吴维的诗

吴维

吴维,原名吴洪华。著有诗集《一晃而过》《云歌》。

◎西园,冬日的某个下午

他们远离喧嚣,把春天粘贴在墙上
缺席的阳光在山外涂抹蜜浆
 
银杏遍体金黄,扇叶翩跹
铺就一条金色的道路
 
席地而坐。他们喝茶  下棋  谈诗
不再长大或变老
 
我来回走动,随手涂鸦
鸟鸣隐隐约约,篱笆外鸡犬嬉戏
 
等待。炊烟升起
黄昏把盛装的黎明点燃

◎她们愉快地演绎我的未来

她们在我必经的广场上,抬腿
转身,扬臂,沉气,缓慢而优雅
亮剑,舞扇,吊嗓,沾水为墨

秋风吹艳菊花的笑靥,她们
推车提篮,含饴弄孙
坦然迎接凛冽的冬天

◎深夜,听见婴儿的哭声
    
无所顾忌的哇哇声划破夜的寂静
虫鸣蛙叫适时呼应,此消彼长

蓝色的天幕上,星星眨着眼
拽出我浑浊枯竭的一滴泪

我有呼吸停止十秒的旋晕
什么时候,能再次高歌一曲

风雨路上遗忘了人世之初
天籁乐音

◎看见他,就看到我的过去

小小的他,走在长长队伍的前列
下垂的双臂,紧紧抱着黑纱里的年轻女人
低沉的哀乐盖过围观人群的叹息议论
冰凉的秋雨,凋零的落英,无根的浮萍
从此,将独自行走独自奔跑独自面对
从此,失意落魄功成名就独自悲喜
他低垂着头,木讷机械地移动着脚步
冷冷的空气传递着他的悲凄,我知道
从此,他的亲友会加倍爱他疼他
我还知道,从此,他的世界再也不会完整
再深的爱,再好的家,再多的欢乐
也不能弥补失去娘亲的遗憾

◎料峭春寒,花苞悄然孕育
 
远看,就是一丛无叶无生息的残枝枯木
只是所有的枝条,一律朝向天空
春回大地,温暖
并未随之降临,但风
每天都在变化,雨也一场缓于一场
陶醉于满树繁花的璀璨和瑰丽时
的世人,有谁注意过它们面对
恶劣的抗争和努力,有谁知晓它们的坚持
现在,只要你上前,近一点,再近一点
就会看见拽紧香气的小乳蕾
密密麻麻挺立于朝向天空的枝条之上
有点骄傲,有点羞涩

 

毛焦火辣的诗

毛焦火辣

毛焦火辣,本名向阳。生于重庆巫溪,现居重庆大足。偶尔写诗。

◎中年以后

我们把日子过得极简
如同窗外的梧桐过滤掉雨水和蒙尘
只留下单纯的叶片,和叶片的
正反两面。我们不再向别人形容
我们所遇到的那些事物
只有忽略越来越多,如同窗外的梧桐
风不来,它就懒得动一下
如同我送给你的黄杨木梳
被你悄悄地,遗弃在了箱底

◎银杏树之歌

那些金黄的蝴蝶簇拥枝头
风来时,枝条摇曳
它们有微颤的慌乱
秋深了,那个在西湖大道问路的女孩
是否找到她的城堡
热烈有时也是荒凉的
枝头迟迟不愿离去的蝴蝶
仍然从我的身体里,纷纷飞出

◎老马

我要在诗中向你描述一匹马
我不描述这匹马从梦境里跑出
不描述,它奔腾一生,以及
奔腾的最后坍塌——冲着落日的方向
前腿缓慢跪向大地,庞大的身躯
侧倒,不击起一丝尘土和轰鸣
我只想描述它眼角被风吹干的两滴泪痕
像是在对我说: 兄弟
我与你曾一同来到过这人世

◎星空下

塔楼兵力空虚
壕沟,吊桥,火炮
无人把守
夜空星光闪耀
这旷野上孤独的城堡,笼罩于
一片幽蓝之光
一个坐在暗影中的人
比黑暗更深
他说巴士底,我甘愿被困
放弃暴动和越狱

◎雪

我多次写到过雪。它们总是
准确下在: 远方,施家坪,父亲的坟头
冬至后寒气上升,我总是想起
小薇的胃痛,粟米,过冬的棉衣
这些年,我不再写雪。我看见
一场雪越下越大,向我逼近
你过见没有: 一个人在一夜间须发皆白
尽管,你见过漫天飞雪,从一片荒原穿过

 

海烟的诗

海烟

海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创作员,鲁迅文学院首届西南青年作家班学员。参加十二届全国散文诗笔会,获得台湾第八届叶红诗歌奖,著有诗集《烟雨红尘》《原来可以这样爱你》《零点的远方》《单行道》。

◎仿佛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

除了眼前婴孩的纯真
远处的香樟树和天边最后的
几束日光
还有什么真实的东西,值得我
睁大双眼去注视
穿越一场梦境的旅行之后
我们终于忘了来时的路
以及那些义薄云天的爱情
小寒刚到,万物便笼罩在薄暮里
一场大雪倾盆而下
向远方伸出悲伤的双手
在生活的水面上
我和我的影子多么不完美
仿佛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
相互报以无奈的微笑

◎桂花落

月亮圆一次,桂花就落一次
他们相互爱,又相互远离
这不是秋天的罪责
一切逝去的时间,曾经有过的惊鸿
在月光下,成为一个不死的印记
这收割者的金色镰刀
铲向你八月的焦虑、不安
十月的抑郁症
在一块老旧的苔藓上
月光把秋天
分成了两个世界
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深不可测的内心
p含满你所有的清冷与虚无
今夜,如果你哭泣
你就是让我落泪的美人
被月光爱过的悲哀的遗物

◎星星的孩子

孩子,你停止了生长,永远沉默了
或者你的身体还在生长
而你却遗忘了优比熊、火火兔、布娃娃
你忘掉了整个世界
这个冷酷的世界你忘掉也好
它并不值得你无尽的留恋
只是你的父母,日日夜夜活在痛的煎熬里
请原谅他们的失语症
他们的控诉过于渺小,魔鬼的罪恶过于庞大
一场杀戳以后,你成为了星星的孩子
那里繁花似锦,仙乐飘飘
那里是理想国
祝福你!我亲爱的小孩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七日过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那不是平静
是一些喉咙被制度卡住
我们的声音,几度夭折
在这信任和良心缺失的时代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在这寒冷的世上
那些孩子,仍然裹着
布满窟窿的被毯
胆战心惊地活着,他们天真的眼睛
射出千万支疑问的利箭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多年以后
他们仍然高烧、疼痛、失语
他们仍然只有三岁时的身体
他们的不幸已经是很多人的不幸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我看见这座城市写满了离别

你站在阳光和青草之间
带着初夏的味道
仍旧保留的那个微笑
干净而明亮
那里的一切都闪烁着光泽
至今都在梦里挂满了露水
一支箫的中音,仿佛飘在天际的云边
是我不止一次听到的梵音
有那么一刻,我们脱离了人间
如同星辰和月光,一起漫步
最后透过泪水的霓虹
我看见这座城市写满了离别
一切都正从眼前消逝
它们或许很快回来,或永不再来

◎这一天,雨下着

现在,我绝不敢用一个虚构的词
遮蔽他真实的面目
我将每日看到,超出了我孤独的界限
有时我怀着忐忑,动用了千军万马
与体内的激流进行一场厮杀
有时又安静得难以辨认
这一天,我看到一场大雨决堤
计程车疾驰而去时
一棵树的表情
散落在时间的尽头
这一天我将用诗行将他记住
像民歌中十五的月亮
像一道白色的四月的闪电
这一天,雨下着
从未停息——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