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重庆江津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9-12-11 08: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重庆江津诗群13人:余真、黄海子、李看蒙、施迎合、戎子、杨治春、钟平、任正铭、胡安超、张德良、蒋勇、彭继东、杨平。

 

余真的诗

余真

余真,生于一九九八年圣诞日,重庆江津人。诗歌见于全国各种刊物,获大江南北青年诗人奖、《诗刊》陈子昂青年诗人奖。出版个人诗集《小叶榕》。

◎花园

玫瑰是黑色的
草地白得
有些虚弱
我们的快乐像
浅的绒毛
孤独
一章一章翻过去
梦想们
在没有忧愁
磨损的秋千上
一只蝴蝶在远处
一动不动
看我
我忘了它的颜色
它是一种点缀
只代表一种理解

◎苹果

我和我的妹妹将父亲的爱合理分割
就像白色保鲜盒里的两半苹果
我知道这个甜分有失公允,黛青和藕粉
分裂得有失公允的苹果它尽力了
我知道这把前锋后钝,分离他们婚姻的
刻板菜刀它尽力了。我这一生所有的完美
和所有的缺憾,它们尽力了
我未领教的人生,未宽恕的痛苦
它们早已竭尽全力。我早已深知我
就是我正丧失的一切。每当我记忆
我认为我将刻骨铭心,我就在自我欺瞒
就像我始终无法回忆那个当时认为
永生难忘的夜晚,我的母亲她像风中的火苗
她就这样消失得无声无息,我以为我
深晓其中的细节……不是。不是。她
就像保鲜盒里氧化的那一半苹果,
我知道她过往新鲜、清脆,清甜得像
童年里的槐树。那棵槐树不是具体的,
苹果也不是。它既不是你用来蒙混的意象
也不是你牙齿所造成的深深凹陷。

◎一天

月亮久看生厌
一直在我的头顶
我与它不分亲疏
像死亡对我的恭候
无人问津的天空
它久违而熟悉
我在它的身下,诗它
就在那久违中伫立
步履松散得
像每一棵垂柳的发带
我习惯着有诗的时辰
诗它有着
无人撰写的孤独,我有着
无从表达的孤独
不知倦意的河流磨着
我坚硬的鬓角

◎码头

晚风带来的凉意,就像我赤脚
踏进长堰镇的河水里。
深不见底的河水一部分盖着泥土
一部分摩挲着我的脚背。

两岸水草茂盛,石头小小的深坑拥护着小小
的螃蟹。石头的岸上
螃蟹的壳,你湿了的脚印,浅滩上洗衣粉
和肥皂的泡沫。光滑的石头
和有青苔的石头,都被轻佻地摸着。

那被污染过的绿色的江水,也是那么动人。
我青春时这里还是一个寂静的码头
货船们因为哀愁而脚步沉沉
船长脸上有深深的波澜,他提脚搁在岸上
看到破烂的屋棚,灯光暗沉的天际

看到它们站在深不见底的河水里
俯瞰着他空虚逐渐没有轮廓的脚印。

◎午餐后

在沙发上,想着没有开封的书
也许明天也不会打开
这是它的命运。也许没有我
它还在锃亮的书架上任冷光地砖
折射它的面目。很多时候我感觉它
原始得像一截木桩,被拉锯
宛如陷入恶口的沙丁鱼
而我也在命运里扮演着它
读完了一位迥异的诗,我在想
诚实、勇敢,一些正派的狡黠的形容
它们算不算才华的一部分
我想到那些敢于枯萎的花朵
我想到早夭的爱,我想到一个砧板上
摘了兔子的胃已成母亲的诗人
她写诗的时候多么仁慈,她
爱你的时候动用的古旧的傲慢……

 

黄海子的诗

黄海子

黄海子,原名黄伟。重庆江津李市人,重庆作协会员。在《中国诗歌》《中国诗人》《诗潮》《草堂》《诗词》《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法制报》等报刊发表作品。

◎悲伤
    
那个叫陈家湾的地方越来越空
少年一个接一个地走了
老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去

以前长满稻谷麦苗的梯田山坡
已被野菊花占领
每一根田坎,小径
皆被野草夷为了平地

天空还飘着的云
像白色巨大的伤疤
又像是被丢弃的塑料薄膜
一会东,一会西地飘

行走在陈家湾的土地上
一条流浪的野狗
对着空旷的原野
空洞洞地叫了几声


站在陈家湾的土地上,也喊了几声

◎雨夜
  
夜熟睡的时候
我才听见雨声

远处的灯光像我的眼睛
一直盯着夜空

雨,朝着地面
朝着某个能盛下它冰冷的地方

它拒绝一切坚硬的东西
把一块铁皮敲打出生锈的声音

伸出手
我试图接纳一些
风,吹弯了我的手臂

◎我的秋天
 
我总是心疼我的秋天
天空寂寞着大雁
几点雁叫,叫落了叶片

秋天的原野上
野菊花竭力地施展
山头上孤零零的电线塔
趁夜晚点亮一些星光
像清晨的露珠闪着微寒

远处的潮水
筑起单调的白色的墙
一次一次阻击往前的岸
我的秋天,悬挂在岸崖上
一只飞鸟,衔一口秋风落在桅杆

我的秋天啊
从北往南不停地奔跑
累了的秋天,倒进了我的怀

◎雪



我幻想有一场雪
在某个夜晚突然就覆盖了大地

那些被雪压住的野草上
跳跃出一些声音
像夜的星光,孤独而安静

门外那树腊梅
被雪晶莹出淡淡的香
像窗棂里散出的灯光

雪轻盈地飘、旋转、舞动
像孩子雪白的舞鞋,在舞台上
幻出一片洁白的光影

村庄、城市
以及起伏的山峦,蜿蜒的河流
在光影里,安静肃穆

簌簌,簌簌
这细小而宏大的天籁
是诞生一切想象的从容

雪泛出的光啊
是打开黑暗的钥匙

拉开房门
看见白天有指向的路
都延伸在记忆里

远方和眼前,一片光亮
目光所及的屋子
安放着淡然与安宁

◎老井

太阳升起的时候
老井里有一轮太阳
月亮起来的时候
老井里也有一汪月亮

我们趴在井边
看那些散开的光亮
听他们彼此碰撞的声响

老井在我的老家
井边有株祖辈栽的杨柳
杨柳偶尔也看看井里的日出日落
像我偶尔抬头看看城外的天空

 

李看蒙的诗

李看蒙

李看蒙,重庆江津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草堂》《中国诗歌》《长江丛刊》《诗潮》《山东文学》《朔风》《中国诗人》《诗词》等刊物。

◎十月辞

从东门,还是北门出入
风怕面壁,有时门如衣服
吹与不吹差不多
我们同时要经过秋的安检
石头停在南门
看看你就知道出租车
告诉我出入的方式有四道门
其余省油灯的门
我看不出它们开着
风变多叶植物,我承认
风变凶器,我也承认
风转危为安,同时缩回树中
植物在建筑里活出金色
我携带金色,我没有掌控力
无人问我,你安全吗

◎十二月辞

这一条古老街道,我走过后给你
风也是,吹过后给你
你尽管把衣服看成幽灵
雪花里的石头,我不是搂住不放
怕放出来露了影子
我知道,石头的影子也是石头
我的父亲用它套过马车
不是所有的雪都让它
明亮而又寒凉
我猛然想到,父亲坐上去
我试过上面的温度
他走后一直黏在我手上
我想,雪在这一刻落下是对的
我保全的那几只麻雀
是不是像孩提时的兄妹
把最后的雪想像成一些米粒

◎转换

这山上的风说来就来,不用借
小叶松,紫杜鹃,银杏树
水杉涌向我们的时候
石凳,石椅,石屋各有一部经书
佛在身后静坐
我们需要如此用力,佛不需要
佛在静等我靠近
再靠近,像靠近内心
在真武殿,我静默地站立
咒语解除,流血止住,兵器遁形
像白云堆在上面
水稻野,湖泊,舍身崖互相转换
群山,横岗山互相转换
像要撞进我足踝

◎预订

坐在土丘,端详瓦屋,它们低下头
秧鸡在水稻田整理羽毛
端详云,云也低下来
但没有施舍
雨,做了他乡游客

端详母亲,她已低到自己的膝盖
母亲用过的香脐子
我也用过
我要用到骨头干涩
这不计后果止痛

风里的事物,每一刻都在变化脸谱
这个下午
我唯有端详内心
眼前一片阴影
像要预订它持久的生

◎背包客

书信刚到。秋天来自长江对岸
还是最后那嗳气的一笔
你问我喜欢什么花
蓝色,粉红色花中的断肠人已经远去
我能够记住的玉有破损
铜锣山低头走路
我每一次低头的地方
都有一个渡口
渡船靠近,越来越旧
多么揪心的颤栗
最先从船舱出来的是一个背包客
背包像镜前花
刚从骨头长出来

 

施迎合的诗

施迎合

施迎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江津区作协副主席;迄今已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民族文学》《啄木鸟》《散文选刊》《青海湖》《星星》《草堂》《诗潮》《国家人文地理》台湾《葡萄园》等百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500余件,有作品获奖,收入《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2012中国诗歌年鉴》《2015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2017、2018《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版)等年度选本,著有散文集《秋雨中的追寻》等。

◎石林沉思

是石笋,还是一尊尊站立的魂灵
亿万年太久
斑驳岁月的刀锋之上
豁然亮出一片坚韧的心

硬,是石头天生的本质
山石擎举的莽莽森林
高不过阿诗玛美丽高贵的身躯

一个时代的“金花”谢了
悠扬的百灵依然婉转
放歌在不倒的石林

◎行走“走马岗”

我不是古时行走的“马”
用不着强挺着瘦弱的骨脊,驮着
沉重的货物,喘着粗气
一步一步跋涉、穿行在那条
布满青苔、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

我不是“马”,但我能想象
当时车马来往穿梭的繁盛景象
商贾、力夫摇晃的身影
重叠成古驿道上的奇异风景
串联起漫妙的成都和重口味的重庆
一座形似奔马的普通山岗
因此真正有了以马命名的名字

“一脚踏三县”的名声还在
“识相不识相,难过走马岗”的民谚已远
此刻,我真想做一匹行走千里的马
把我的印记烙在那条蜿蜒的青石板上
化为“走马岗”上不败的桃花

◎在茶馆听走马民间故事

一壶走马味道的茶
浸泡在浓浓的民间说唱里

盖碗茶的茶水像水中的莲花开着
说书人手中折扇一摇
那茶水就轻灵地浮动开来
好听的故事就从缕缕飘散的香气中
荡漾出走马原乡独有的味

山歌故事,野史裨文
浓缩在“讲圣谕”的经典里
不说好戏连台,一段绘声绘色的
走马故事,竟让所有的心
泛滥开一树树结满粉红情调的花蕾

抑扬顿挫,故事萌芽在肥硕的乡野
沉淀在原汁原味的茶水里
只需品上小小的一口
缠绵的乡愁,就注定与我难解难分

◎大海子

大海子没有海,大海子
是黔西北一个小小的山寨
寨子黑亮不带海洋蓝蓝的肤色
寨子天生就是贵州高原的模样

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大海子
我的祖先们或许知道,父辈或许知道
要不,他们生要选择这里
到天堂,也要把漂泊的魂灵安放在这里

兴许,很多年以前,这里就是海
那延绵的青山就是海起伏的涛浪
那金黄的玉米地就是海泛起的波光
那黄土层里埋藏的块块乌金呵
就是大海沉淀的稀世宝藏……

而我,也想潜入深深的大海
像海藻伸展开长满触须的臂膀
紧紧抱住大海子,偎依着故乡
任奔涌的泪水,亮起明月的灯盏

◎凤凰古城

一个美丽的地方
孕育了一座美丽的城
一座美丽的边城
镶嵌在绿水漂染的湘西

风尘在后
青石板路上跳跃着重重叠叠的惊喜
街畔老店里的吆喝很诱人
让我一不小心
便陷进了湘妹子的美色里

城墙上了些年纪
朱红廊柱上依稀可见当年的印记
穿过门洞的官道迂回曲折
走在上面
顿时令我想起那支姓曾的湘军

古城百姓可不管那些陈年旧事
憧憧古宅庭院里尽是
逢春疯长的现代传奇
我想沈从文如果健在
他笔下描绘的边城
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未到边城
我能猜想到她的美丽
走进边城
翩跹我瞳仁里的
是凤凰展开的斑斓彩翼

 

戎子的诗

戎子

戎子,本名袁军,重庆市江津区作协理事,《几江》诗刊副主编。诗歌散见《星星》《草堂》《诗潮》《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等报刊。有诗获奖并入选多部诗文集。

◎休止符

我在内室的衣帽间撕下
小丑的面具,让一张苍白的脸
出现在众人回避的化妆间
褪去厚重的外衫,面带常色
而另一个他,比较张狂
他眼睛里,疯癫的求生的蓝色
比海洋更深邃
钢琴声一直在贯穿,不知名的红橡树
被帷幕掀开的第二个场景
逐一上台的表演者
形象各一,我是散场后笑料的清洁工
等待,最后的谢幕
那个唱颂着圣诞的歌者,三次返回舞台
躬身,一万个迟到的祝福
“我被停滞的休叹号
埋没
丑陋之后,我的面具,我的疼痛
这唯一的常态——”

◎粉刺

每加重一层填色,你手里的画笔
便加重一些悲哀

更多的呼吸,色差慢慢被填充
形象的宫殿,那些金子的线条

在扭曲,在张扬,在无端呻吟
一幅图腾的牙齿,是画笔中最闪光的狼族

流放的子宫,孕育的草甸
那个轻浮的写意者

让切入肌肤的红,更加浓厚
我手里的颜料更沉了一点

女人是我唯一表达的主题
背后的灰白都是刻意的涂抹

◎荒诞不经

我从哪里进入的这座城市,蒙面
比别人来得更仓促一些
夜晚衬托的脸,抽象而荒诞
城市是一个巨大的墓园
许多过客来了又去,手持白百合
骑马的先知,被刻在碑林上
“这里曾经:美酒,咖啡,脂粉,鲜花……
这里曾经:流浪,血腥,匕首,绞架……”
移动中马匹成为伟大的吊线木偶
剧情如高耸的钟摆,发出哒哒的蹄声
广场呈弧形,散开一群疯狂的人
我涉及其中。弃马的
堂吉诃德
你的铠甲,是我梦寐以求的逃生道具。

◎斗篷之诗

雨声渐缓,我在黑色的河流
撕开一张网

岸上的观望人,站在倒影里
水是轻挑的抚摸者

不是一个景致留下一个人
是一个人陷入了分不开的粉画中

我们都在雨下避难,在行道树下
审视,那些孤单的祈祷

就像喜欢深海无遮掩的蓝光
就像披肩上纳班迪安的围巾

完整的云朵还在
我确认完整的身体还在

包围,上帝编制的裙摆,我还在
仓促的行径中,手上的花香被丢弃

◎风

画布中许多色彩的地方,都有
吹开的拂动。可能
带来些什么具体的,比如
落叶,水流,灯盏,暗沙,月影……
我是立在悬崖的你们看见的羊
战栗。
白的瀑布一泻千里,水渍
让静下来的
面孔,像躲避的结局
偶尔还有摇晃的梵声

 

杨治春的诗

杨治春

杨治春,《几江》诗刊副主编,《也是文学》报执行主编,在《中国诗歌》《草堂诗刊》《诗潮》《散文诗世界》《诗歌周刊》等杂志和网络平台发表诗歌、散文、随笔300余篇(首),出版个人诗集《相思如雪》。

◎问菊

她正收集寒风和冰雪
流泻的时光
在她额上,仔细地画弧

我们在旷野上交谈
我感到羞愧的是
拿红尘事,打扰一朵菊花

幸好,夜幕盖下来
寒气退去,陶潜掌中烛
给我阴影的空间

我把真正想问的
卡在喉咙,用无关紧要的话题
遮掩到天明

◎身体里的那片雪

蜇居身体的白
无菊无梅。无悔!

一点浅浅雪,怎能覆盖光阴

偷三两片残红
足以点旺怀中炉火

在酒下,所有的事物
都是寒水

融出天地广阔,只余背影

回忆成就一汪消逝水
她的歌声,越来越嘹亮

低头,沉默。哪怕搅拌千年泪
也只能,熬出一滴药

让镜片痊愈
重获光明的眼睛,看清这人间

被省略的。一无所有的白

◎重庆印象

重庆的故事
源于一场山水的爱恋
经常爬山的女人
腿部结实,在解放碑、磁器口、南滨路
像倒立在地的观音千手
紧紧粘着行人的目光

习惯弄潮的男人
在麻辣的烟雾中
赤膊,划拳
仰脖,喝酒

他们谈情说爱
坐轻轨穿过楼房
在74米高的6层立交上拥抱
在5公里长的隧道接吻

重庆的女人喝惯了烈酒
她们不嫁红酒满屋的豪门
她们只坐在雾中
手搭在男人油腻的肩上
听江涛和笛鸣
把一天的光阴,浪费在夕阳上

◎明月书

海中出浴的脸庞
丰腴如玉

水的凝脂
被风带走一丝,咸咸的

圆的旁边,都是烘托
或明或暗的事物,仿如鲛人泪

你瘦一点,在时光过去的时候
刚好举起山岗上的酒杯

你知道,人间自有虹霓
多少风驰电掣的激情

只剩一片白
只余,我陪你的天空

◎荆棘鸟

哦,理查德,为找寻一次痛苦
我把仅有的歌声留下
我最擅长的,是挑战一根刺!
你一败涂地
我的身体才是生长你的枝条
哦,理查德,那个臆想的麦卡洛
在黑夜,把你塑造得这么俊美
她夜莺的歌唱,试图与我应和
我最大的本事是飞翔
穿越德罗海达牧场的飞翔。所以
我愿意受你的蛊惑
我早已失去痛苦,就像这首诗的开头
“万物无可比拟。”
自离巢的那一刻
我就洗净胸脯,迎上你尖利的吻

 

钟平的诗

钟平

钟平,重庆江津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草堂》《诗潮》《中国诗歌》《中国诗人》《重庆文学》《中国青年报》《工人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报刊,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曾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等举办的比赛中获奖;2016年获鲲鹏文学奖。

◎少女如初

黄昏的到来要先于我
一把钥匙也先于我
趟进锁孔
窗外的橡树站成一组静物
而云朵也紧挨着云朵
她拿起笔
在日历的空白处写下
“少女如初”
回过头,那雪白的床单上
一朵梅
盛开得如此夺目

◎正轻轻触及

仿佛花期就要结束了,这里的夜晚像波浪一样
在风中翻滚,这里只有我
除了我,这里的水声都是透明的石头
 
梦像河水一样慢慢地涨了上来,漫过我的身体
那些调皮的浪花像我的童年朝我微笑
荒芜的涛声还在无尽的蔓延,我的梦沿着繁茂正轻轻触及
 
有时候,我会把夜晚当作诗句来推敲
把伏笔埋在子夜的路上,我多么希望能够和你相遇
我看见夜晚躺下了,只有时钟还在日子里醒着

◎练习册

云朵,如同羊群
踩着天空的
坚实,大海被酒鬼装进杯盏
在酒桌上,你们
谈那些支离破碎的生活
鱼,在水中游着
在一个巨大的陷阱里
迷恋自己的我
悲伤将力量聚集在一起谈和
故事里的逃犯
在新闻里复活
如我,月亮的影子
背着一座大山与血失去联系
与广寒宫结怨
在我们死亡的路上
风无尽的奔跑
象我的脚步和仪式

◎美好的一天

清晨,当我推开窗户
一滴露珠颤抖着
凝视中,我们如此接近
 
风顺着树叶的形状游动
鸟鸣托举起的浪花
滑出睡梦的跑道
 
生命在阳光中启航
幼小的秘密蠕动着
那时的我们,尚未出生

◎在人间

再往前走,群山退出视野
掀开秋天的织被
一个个小秘密动弹不得
它们的欲望缺少氧气
不远处的小溪潺潺流动
水银般在我耳边打闹嬉戏
停下脚步
眼前万物祥和,谛听黄昏
落日,饮下这群山之美
众神降临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