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珞珈诗派诗歌作品专辑(卷二)

2019-11-29 10:0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珞珈诗派

本期推出珞珈诗派(卷二)10人:梅朵、吴投文、余海岁、李强、吴根友、陈建军、荣光启、陈卫、汪晓清、卢絮。谢谢诗人陈勇组稿。

 

梅朵的诗

梅朵

梅朵,教师,纪录片导演,毕业于武汉大学和法国蒙田大学,现居法国,任教于蒙田大学。

◎汉语课

“张开嘴的时候,同学们,
请意识到它特别的形状,
让发出的声音
像数学的天空里奇妙的音符。”
 
我一边听你发音一边回想----黎明,
坐在窗边的小学生大声朗读,
深蓝的长庚星落到手心,
对她眨眨眼又顺着路灯爬回天空。

一只只古老的乌龟从粉笔下爬出,
缓慢地走,表情神秘;
停在半空的笔尖,迟疑地落在白纸上,
模仿着龟奇异的舞蹈。
长风丽日,初春的空气,
窗外飘过长江与黄河。
 
我在把这伟大的语言
搓成细细的绳索,
让撒野的双腿在上面跳芭蕾。

◎故乡大雪

故乡的土啊
你是否从稻谷金黄的梦中醒来
披上雪花的薄被
让疲惫的植物在白色的穹顶里
低诉寒冬的威力
 
你是否在晨昏升起炊烟
让她的头发在风里松散
她逐渐衰老的身体是一根落日的拐杖
在大地上慢慢移动
最后一缕光辉和钥匙一起
钻开小屋
在幽暗的房间点燃一团
心头的火光
 
窗外大雪纷飞
每一片雪花都是不曾寄出
再也不会寄出的书信
降落,无声无息

◎傍晚

傍晚悠长,
夕阳被小溪带走,
教堂的钟一遍遍撞向村庄,
然后又远离它。
面包店走出最后一位客人,
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瞥见钟楼底下,
秋千上的女孩荡漾的身影高过树顶,
那飞逝的感觉如白马过隙。
溪边的枯树,或者荒芜,
被她的笑声赶到街角,
此刻,正落在他的身上。

◎葡萄园

教堂顶楼的大钟
摇晃着秋日的芬芳
饱含蜜汁的葡萄
流进它们皮肤的是金色的夕阳

星光倾覆在果园之上窃窃私语
仿佛在向这些黝黑的果树
传授圆满的秘密
我在粗粝的树脚坐下
心中说不出的话
鼓胀在逐渐深邃的红色里
那些慢慢枯瘪的葡萄
仿佛被风吹干、永不消融的痛悔
向着灿烂的黄昏低垂
 
收获前的最后时光
甜度在不断加深
临终,把一生浓缩成一粒
微小的、绝对的
蜜意

◎理想
 
扫地、炖汤、备课
教会孩子们唱一支歌
让玻璃一尘不染
——比起我那远大的理想来
我每天能做的事竟如此微小
可以忽略不计
打碎的镜子难以重圆
然而每一块碎片
都闪烁着整个太阳的光芒
让我惭愧,也让我温暖

◎我想和你谈谈孤独与衰老

今晚,我想和你谈谈孤独与衰老。
如果没有风夜色温和,
你是否愿意跨过森林与小河,
来到我的家门口,
那时间之外的敲门声
会把我从昏睡中吵醒,
我会披上大衣踩着晚露去拉开木门,
为你递上温柔的脸,
摩挲你冻僵的手背。
春夜依旧寒冷,腐叶和着春泥,
星星从空中悬吊下来,
为你照亮花园的小径。
我将把你带到壁炉边,
沏上东方的红茶,
伴着我们的交谈,
木柴噼里啪啦的声音显得很美妙,
虽然,我们谈着孤独与衰老。

◎无题

在两次暴风雨的空隙间,
风不再动摇,天空干净,
没有一点声音。
也许世间的热血都流进了枫叶,
纯粹的蓝调飞进了天堂。
我没有悲伤,
睁着眼睛,
置身梦的梦境。
这样,
“在下一次风暴来临之前,
我获得了宁静。”

◎飞鸟

此刻
世界上正飞着两种飞鸟---

成千上万的铁鸟
用坚硬的铁爪紧抓大地
身体里流动着黑血
喷出刺鼻的毒气  互相紧随

它们的上空,飞过另一种鸟
黝黑,翅膀是有温度的羽毛
它飞得尤其缓慢
像一阵专心的沉思
从隧道口我的面前滑过
一声微弱的哀鸣
淹没在铁鸟神经质的叫声里

我担心它是否能活到黄昏来临
当所有的钢铁之翅停歇下来
当所有的枪声进入短暂的沉默
在深深喘息的黑夜中央
它是否还能自由地飞翔

◎空叶的歌唱

我记得那一天我枯干了,
在阳光下,
在你瓜熟蒂落之时。
我变成了几片空叶,
层层相叠,
在风中回忆曾呵护的果实。
 
在整个秋天,
我固执地保存着我的形状——
时间僵住的舞蹈,
秋风吹散的芬芳,
枯萎,低垂。
 
却轻盈,
随时可以放弃。
 
或者被镰刀砍落,
做炉火中的秸秆,
或者做画家笔下---
秋田上依然歌唱的家伙。
 
因为邂逅,
更加真实。

◎走进大海

我走进大海
像爱上了一个人
温暖和冰冷
同时涌进皮肤
它让我无边无际啊
又让我只是沧海一粟

 

吴投文的诗

吴投文

吴投文,1968年出生,湖南郴州人。在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发表论文与评论一百五十余篇,出版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和学术专著《沈从文的生命诗学》《百年新诗经典解读》等,有诗歌入选上百个重要选本。

◎归故园辞

夜色开始变得稠浓,有一朵一朵的星星出现
我对于暗夜的芬芳怀着新奇的颤抖
从一条小径摸索着穿过橘园
永乐江傍着我的脚踝流过,我听见哗哗的声音

我坐在江边的草垛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安寂
风从河面上吹来暗处的涌动
我想起小弟潜伏在水底,送走一个秋天
水草摇晃着惊雷,被母亲唤回岸上

后来,我见过天上巨大的恒星
里面有一条枯干的河流和密布的渔网
祖先们都已经失踪,他们变得渺小
我与岁月和解,带来神秘的咒辞

我坐在黑暗中的永乐江边
像诀别的尽头有一个更深的宇宙
我已经失去我的悲悯和仇恨
当我站起身,河水突然向着我倒流……

◎江囗洲

我站在江囗洲桥上,四周都是空旷
河面上的风似乎从童年的瓦罐里吹来
那只蟋蟀已经逃走,它的叫声
却没有喑哑,还在江中的沙洲回响

我放眼望去,沙洲上枯草苍茫
阳光在草尖上跳跃,又一次次低伏
一道河水踏着鹅卵石把沙洲分开
几只水鸟从空中飞过,像刹那的忧伤

那是我童年的乐园,时常在梦中出现
同伴们赤裸着追逐,在河水中嬉戏
脊背上是阳光的铜色,胯下有游鱼穿过
直到暮色把我们唤回母亲的怀抱

当我迟疑着转身,风景突然凝固
河水喧哗着把我的背影淹没
从此我是谁?我听到一个声音
在我的心里呼唤着,又渐渐消遁

◎己亥春日游木子山记

每次回乡,我都要到木子山转悠转悠
这是我的一个心结,无法回避
人到中年,并非万事收结
凡尘中有喧嚣,需要静下来休憩

春日晴好,又逢春节的欣悦
我推开窗扉,木子山就在一河之隔
永乐江像一匹绢缎,闪烁着温煦的光泽
我突然激动,觉醒在万物新的秩序中

当我再一次来到这里,林中静寂
偶尔听到几声鸟鸣,像虚幻的远景
空山中到处交舞着春阳的光焰
脚下的腐叶隐隐透出岁月的暗影

是的,我一个人面对一座空山的记忆
我的童年是孤单的,在夏天的夜晚
和荧火虫捉迷藏,把星星往高处驱赶
在永乐江的沙洲里翻筋斗,悬在空中

木子山在对面看着我,把树冠缓缓压低
和我一起流泪,和我一起在欢乐中
保持沉默,把目光延伸到我的远方
当我成为一个游子,远方跟着我的眷恋

我徘徊在木子山中幽深的小径上
恍惚间听见几声蟋蟀的鸣叫
空山顿时旋转着天空蓝色的穹顶
风在林中踩着灌木丛沙沙沙的步履

◎父亲和母亲

在写到父亲和母亲的时候,我的词语
已经枯竭。我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也是全部,当我从外地归来
他们总是隐隐地激动,拘谨地笑着

我也拘谨地笑着,心中怀着愧疚
他们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
我的全部在他们的生活之外,就像
门前的水井,他们提上来浅浅的一桶

当我出生,父亲从田地里匆匆赶来
他抱起我,看到另一个自己
在人间哭喊,他也是拘谨地笑着
母亲在皱纹里笑着,笑中有泪

当我蹒跚学步,他们在田地里劳作
当我长大,独自到远方去求学
他们在田地里直起腰来,目送我走远
当收到我的来信,他们拘谨地笑着

现在我和他们坐在火炉前交谈
说到未来生活的安排,他们露出
满意的表情,而在不经意间谈到死亡
他们低头看着火苗,拘谨地笑着

我也始终在这人间拘谨地笑着
有时掩饰着在心里哭泣,却笑着
这是父亲和母亲留给我的胎记
我只有无言,向大地深深地鞠躬

◎故乡书 

现在我坐在书房里,心绪已经平静
灯光照在书页上,像新鲜的果汁
我想到故乡阳光下的果木
春天抽出新芽,秋天亮出果实

我发出轻微的感喟,向书中的人物
祈求,让我走得更远一些
走到故乡的果实中去;给我留下一首诗
在诗中唤回母亲的青春和我的背影

我想起母亲的嘱咐,感到隐隐的忧虑
把灯光扭暗,在灯影里沉思
书中的人物拥向我,给我安慰
父亲站在暗处,他是书中的另一个人物

我知道,我在重复父亲和母亲的命运
他们走在祖先的脚印里,重复着
一头耕牛的命运。我终将走到他们的对面
田野摊开在我的书桌上,成为书中的一个隐秘

是的,我将转换到另一种生活
为书中的人物哭泣着,送走他们的灵柩
是的,故乡将成为我心中的一个传奇
使我痛苦,也使我的幸福更多一些

◎一个人在途上

在疾行的高铁上,窗外是虚晃的远景
我读但丁的《神曲》,内心是一个地狱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有人愤怒
春天使大地轻微地震颤
旅客们在血水里沸腾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靠近地狱的边缘
在一个无名小站,近处坟墓森森
播音员预告,高铁将停驶六个小时
足以在但丁的地狱逛到天亮
旅客们抹醒昏睡的脸庞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被地狱的火焰炙烤
但丁阴郁地站在自己的墓碑上
他说:我悲伤,庆幸世界被毁灭
旅客们大笑,朝他喷去果汁
他又说:庆幸我有一部神圣的喜剧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没有行囊
只有一部边角破损的《神曲》
旅客们多么快乐,朝向窗外歌唱
但丁嗫嚅着,缓慢加热地狱中的大火

◎立夏书

春装脱去之后,植物蓬勃地生长
绿阴中有银狐闪过,带走两只眼的潮湿
布谷鸟有一天的好心情,咕咕咕咕
雷声送来芳菲的气味,田宅格外宽敞

第五日生王瓜,开满葫芦的花萼
人间有苦寒,有血瘀的气节
赶在暑热之前消渴,饮下一钵凉水
归心也如箭簇,过江去就是梓乡

父老站在鲜荷上,张开脾胃里的桑蚕
对着一栏牛羊打三两喷嚏,流二两口水
阿嚏阿嚏,阿弟笑槐花的屁股像圆房
小满端来一碗灌浆的麦黄,阿嚏——

◎屈原日

常在河边走,峨冠博带
江流鼓荡着音乐吹向我
五月,我的身体渐渐变轻
嶙峋的草木掩住我的脚印

诅咒我的人在朝堂里宴饮
江山打着饱嗝,真好!真好!
我长笑,报以一个喷嚏
世间从此无我,剑在匣中呜鸣

离骚如何,天问又如何?
我掀开一江水的清波又如何?
郢之远,黍之悲,国有殇
且忍住哭,泪水是空的

而我长笑,归去也,归去也——
清风里有我的魂,流水上有我的坟

◎大暑日

阿宫山的夏日空荡荡的
草木弯向阳光的漩涡
蝉声把菜园的青翠涂得更深
天空高过父亲的尖顶斗笠

屋檐下的瓦罐盛满凉水
老蒲扇插在墙壁的缝隙里
小黄狗偶尔吠一声尾巴
一只蜥蜴露出赤脚的惊悚

我坐在门槛上等母亲回来
穿堂风送来隐隐的睡意
河水从远处吹来悲伤
一点点变得虚空

◎霜降之诗

离霜降还有十二天,早行也好
银河里有孤舟,我却是青睐高铁
行到日暮的时候,还有三千里杜甫
此去有多远?挥一手凉风的悒郁

且行且停住,裹紧身体里的寒凉
歌也罢,吟也罢,哭也罢
秋风吹不尽,不尽长江滚滚来
在水边照我的面孔,被大风扑倒在地

不如登高吧,李白的酒葫芦在我怀里
酒葫芦却是空的,天上是空的
地上也是空的,我只有埋葬寂寞
李白哭着,我擦去他手腕上的霜迹

 

余海岁的诗

余海岁

余海岁,号南乡子,出生于皖南徽州。世界著名岩土力学家,诗人,牛津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现任世界百强名校英国利兹大学终身常务副校长。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副校长。在《诗刊》《诗选刊》《诗潮》和 《大河诗刊》等发表过诗词作品。著有个人诗词集《心相忆》(现代教育出版社)和《天涯梦回》(作家出版社)。2011年入选世界名人录。

◎图宾根

五月的图宾根
荷尔德林的故乡吟
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终点

从这出发,走向黑格尔的历史:
历史是一堆灰烬,但
灰烬深处有余温

也是在这,张枣最终丢失了
留在镜中的凄美回响: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致牛顿

都说,你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那个震古烁今的科学巨人。你来了
于是,一切变为光明

你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在真理的大海边
玩耍的孩子,时而拾到几片美丽的贝壳
并为之欢欣雀跃

是个有朦胧月色的夜晚,你曾回忆
坐在花园里,看到一个苹果从树上轻轻掉落
这神奇的一幕,引你深思,继而发现了
宇宙间的万有引力定律

从此,人类有了飞向太空、登陆星球的希望

三百多年后。我,一个力学家
多次流连忘返于你的故园,时常徘徊
在那棵苍老的苹果树下。穿越历史的天空
我沉思着,不禁想捡起掉落在
地上的一个苹果

弯腰捡起时,感觉很沉……

◎暮色挡不住你的眼

寒风浩荡。二月的河静静地流
斜阳以风的加速度,滑落深山

孤单的背影,从你瞳仁的弧度出发
越过山岭,渐渐走向辽远

呼啸移不动你的影,吹乱了你的发
暮色挡不住你的眼。今晚无月……

伫立在风中,目光点亮
那个背影依依模糊的方向

◎牛津印象

泰晤士河与查威尔河在此交汇
霍金故里,一个牛车涉水的渡口
每块石头都流淌着故事

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艾略特的荒原,王尔德的快乐王子
托尔金的魔戒,怀尔斯的费马猜想……

还有吹过雪莱的西风轮回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博德利图书馆的尖顶,直指苍穹
走在街上,踩着历史的鼓点起落
瞬间,仿佛挥霍了千年

纵横万里,方知,天涯踏遍
也未能走出,它的影子

◎岁末

今年的岁末,是个星光之夜
记得去年,寒流涌动,雪落满山

星雪之间,只隔一段长河。吹着两岸的风
流尽三百六十五个落日

今夜,借着星光,我要记取那一弧电闪雷鸣
细数那一水的波澜起伏

◎杜甫草堂

山河断裂,沙鸥孤飞。泪水洒落的
浣花溪,不废芬芳万古流

相隔千年,独自徘徊在草堂。八月的风
依然无休止地吹。卷起茅草,穿过世纪……

擦亮锈蚀斑斑的古时光。恍惚间
唐朝的天空汹涌而至

◎梦境

这个梦境,朦胧中仿佛
有所期待,却不知它
要延伸的方向和边界

枫叶萧萧的黑夜里
顺其山梁,放飞自己
 
就像芦花,顺着风
落在溪水上,不知飘向
哪束泪水闪烁的时光

◎惊蛰

上天,以雷鸣电闪之势
惊醒冬眠于地下的动物

因为播种,闹钟催醒着
春眠不觉晓的人间

动物侧身,挥霍一个冬季
人类梦醒,划破一夜星空

电闪雷鸣,是天定无常
响铃闹钟,属人为自设

烟花三月,举杯对影。物是人非……

◎双十二

都说,八十三年前的
这一天,华清宫的枪声
震惊了历史的螺旋

此刻,站在五间厅外
我已闻不到硝烟。我所看到的
只是,游客们用手指
在当年的弹孔上
摩出的圆滑
与反光

◎风之痕

空气受热。膨胀、变轻
继而向上飘浮
周遭的冷空气
乘虚而入,顺势横流

高升的空气,冷却、变重
再跌落……如此循环往复

世间,因而万象丛生:
沉浮、摇曳、波澜……呼啸
和颤抖。而且,无所不在
源远流长

 

李强的诗

李强

李强,男,生于1962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汉大学党委书记。1979年读大学时恋上新诗,历时40年,痴心未改。出版诗集《感受秋天》、《萤火虫》、《山高水长》、《潮水来了》,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刊物发表诗作数百首。

◎湖北

曰荆曰楚
坐北朝南
西边有武当,住着神仙
东边有大别,开满杜鹃
膝下有个养命的儿子
打小唤作江汉平原

曰风曰骚
地灵人杰
昭君北去
屈原南行
一个民族的背影
往事越千年
依稀故园
哪座高山
哪条流水
陪了他们最后一程

曰黄鹤楼
放过崔颢
放过李白吧
壮士去矣
一鞭直渡清河洛
还我大好河山
书生来过
唤起工农千百万
敢教星火燎原

曰湖北
此地处洞庭湖以北
故名湖北

◎车过中山公园

你谈天文
谈到神秘的大佛
我谈地理
谈到拆迁之难
当时天色尚早
我们谈兴正浓
不时哈哈一笑

当时光阴未老
你丰腴的妹妹
危坐,浅笑
尚未踏上逃亡之路
尚未经历煎熬

◎流浪地球

胎儿使劲踢妈妈
踢醒了妈妈

走吧,妈妈
走得远远地
这个男人不爱你了

嗯,小天使
你真聪明
你爸爸脾气是变坏了
可是离开家
我们去哪里呀

去另一个星系
找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更年轻
脾气更好
更爱我们

哦,走吧
要走多久呀,宝贝

2500年
或者长一点
或者短一点

◎有多少春天比春天更远

有多少水   
不到100度就沸腾了   
有多少蓓蕾   
没有想清楚就绽放了   
惊蛰无所事事   
清明一头迷雾   
杜鹃放逐杜鹃   
有多少春天   
比春天更远       

有多少心愿未了   
有多少心愿   
始终没成为心愿   
谁在月光下下网   
捞起白花花鳞片       

在春天   
多少人心事重重   
行色匆匆   
多少人始终   
不肯谈论春天       

◎埃及,埃及

一棵松   
高贵的地中海松   
生长在非洲的东北部       

这一边   
红海、阿拉伯半岛   
半黄半蓝   
那一边   
撒哈拉大沙漠   
无际无边       

它有蓬松漂亮的树冠   
顶着地中海   
这蔚蓝色星球   
蔚蓝色头巾      

树干挺拔   
根系发达   
分别系住了沉甸甸的   
苏丹、埃塞俄比亚   
刚果、卢旺达   
坦桑尼亚、赞比亚、乌干达      

◎邂逅挹翠湖

从天而降   
从羊肠小道归队   
从枯枝烂叶丛中突围   
大部队来了   
大部队会师   
在茨坪   
在挹翠湖        

比绿更绿   
比青更青   
比翠更翠   
让诗人无奈
理屈而词穷   
挹翠湖   
郁郁葱葱   
五百里井冈山   
最灵秀最乖巧的小女儿   
挹翠湖       

大暑过了   
立秋近了   
水杨梅开花   
开在小女儿鬓角   
粉粉的、柔柔的   
多么芬芳
芬芳了诗人的呼吸与记忆

◎寻玉记

黄沙漫漫   
四顾苍茫   
只见通灵宝玉   
不见怡红院公子

白杨、青柳、芦苇荡   
燕子高高低低   
黄昏不肯离去   
分不清是黛玉   
还是宝钗   
是袭人   
还是睛雯

◎当园丁谈起果实

高雄   
台中   
桃园   
台北   
当春风八百里   
当园丁谈起果实

当水手谈起灯塔   
黄历谈起好日子   
曹雪芹谈起红楼梦   
老狼谈起同桌的你   
微笑谈起皱纹   
眼泪谈起咸的结晶体   
李敖谈起胡茵梦   
大S谈起小

当台风过境   
当地震余波未平   
当园丁谈起果实   
当一束光   
照亮了彼此

◎当骆宾王谈起王勃

当旌旗换作酒旗   
狼毫换作羊毫   
慨当以慷换作低酌浅唱   
逃亡换作溺亡   
当骆宾王谈起王勃   
谁知道表情如何   
究竟说了些什么

当女皇震怒   
宰相惶恐   
当千古绝唱   
嘹亮了盛唐   
当物是人非    
一支芦苇摇曳   
当王勃依旧王勃   
骆宾王   
不再骆宾王

◎老岳父说过的一句话

陈爷爷,上来   
上来吃我的鸡鸡;

老岳父活了88岁   
说了多少话   
这个30年的老女婿   
只记住了这句话

这个老男人   
年少一身泥水   
青壮一管墨水   
老了一口酒水   
这个老男人   
又帅气又率性   
先遗传给了我妻子   
再遗传给了我儿子

那是20多年前某一个   
阳光充足的午后   
老岳父不太老   
老女婿没有老   
花白头发的陈爷爷   
一口气爬上五楼   
一把抱起惊慌失措   
胖乎乎的小家伙   
亲了又亲

 

吴根友的诗

吴根友

吴根友,武汉大学哲学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哲学学院,获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称号。出版著作十余种。

◎新夸父逐日

你我都在过的日子
很像海滩上的一粒沙子
细小而连绵的日子
形成岁月,形成时代
形成巨大的人类历史
不仅你我,不仅英雄
甚至是伟大的圣王
在茫茫的沙滩里
也消失了他们的足迹

有时我们爱的誓言
很像沙滩上竖起的纪念碑
有时我们事业的志向
很像沙滩上建起的城堡
还有我们的友谊与友情
更像沙滩上的一串串脚印
日子,细小而柔软的日子
常常吞噬了我们的美好

我深深地爱着、珍惜着
这细小柔软如沙的日子
突然觉得自己要学习
我们神话中逐日的夸父
要用爱
填满每一个日子
用韧劲
在每个日子里修建誓言
用自己的脚
与日子竞走
在日子把我放倒的
花草絪蕴的小路尽头
或许是一块
不大不小的礁石
矗立于海岸
凝望着大海

◎把自己想像成一支箭

对比特立尔、埃森的凉夏
武汉的炎热忽然不能承受

渐感倦怠的生活情绪
因为直面了抗争不幸的爷孙
精神注射了一支强心剂

屈原李白杜甫,一切
射穿人们记忆的伟大名字
在我耳边汇成天籁
为恒星的死亡与诞生伴奏

办公室里,我独自凭吊
生命的刹那生灭灭生
把自己想像成一支箭

◎秋天里的变奏曲

梧桐黄银杏黃
给秋的珞珈
以金色的温暖
与温柔的怀抱
如果你心情正好
每一片飘落的黄叶
都好像散落的诗行
怎么读都有意味

只是“我的镜头不说谎”
将落叶书写的宁静之美
延展到恶臭与种种不堪
狭小又可怜的惬意
像秋风吹落片片银杏
满地都是黄金色的叹息
好在一枝又一枝
伸向天空的银杏
支撑起我对蓝天的信仰

◎马路与失忆

车来车往的干净马路
当场失忆岁末这场
正在上演的雪舞
只有树根边静凈的雪
能诉说人们喜悦的厚度

辉煌的城市灯火
高耸威武的建筑
能展示令人叹息的繁华
往往掩盖了黑色的历史
正如今日的南京、重庆
长崎、法兰克福、科隆
谁能拣到二战时的弹片

历史的真相
在通行的正史里
正如马路关于
这场雪的失忆
口述、稗官、札记
总称为野史中的故事
仿佛树根旁的积雪
能诉说这场雪
真实的降水量
正如幸存的慰安妇
能告诉那场战争的
兽性与残酷

◎立春颂

循着腊梅的香味
从小寒到大寒
寻觅你的足迹
枝头红梅的花蕾
有几朵含羞耳语
好像报告你来了

其实你一直没走
在我事业的季里
忙碌如香花百草
次第随日月盛开
你来我在春天里
你去心里是春天

我用春天的心情
迎接己亥之新春

◎渡口简史

我们最早的渡口
其实在你我家附近
的小河边,然后
才是望不到头的大河边
再然后就是黄河
长江的沿岸
到后来就是全世界的
各个大海的海湾

车站与空港
丰富了渡囗的内涵
卫星、航天飞机
开启了天津与天渡
靠岸一词也将变成
到站或到港
太空茫茫,宇宙无限
人类走向深空的
第一个渡口
将是哪颗恒星的行星呢

◎请太阳讲个天籁的故事

一直以来还将继续
大地给我们讲述着
一个千年不灭的神话
所有的草木
都扎根于深深的土壤
因而我们所有的人
所有的民族
都是扎根于故乡或故土

如果地球是棵参天大树
它扎根的地方也是土壤?
你可以说太阳怀抱着地球呢
那谁又抱着太阳呢?
都知道银河不是河
太阳不是银河中的水滴
但银河是动的
太阳是动的
地球也是动的
你我都是活的动的
究竟谁为谁而动
谁能说个究竟?

我们请太阳来讲个故事
我们请银河来讲个故事
我们改编乌龟驮地的故事
我们导演环环相扣的故事
我们重思关于根的故事

再深的根也穿不透土壤
但根不只是与土壤为邻
弥漫的水与氮磷钾元素
正如大地上你我一样的
芸芸众生,让土壤成为土壤
落叶无数落红纷纷
年复一年春风秋雨
一切都在土壤里环抱
我们都扎根于环抱
而环抱也在环抱之中

◎一个人的中秋

故乡在故土流浪
故人在他乡谋生
明月朗现或隐藏
中秋都会高悬于
故乡湛兰的天空
故人思念的心中
流寓他乡我的诗行
散菊香之清淡
发桂花之浓郁

◎如果你能接受微信

推窗忽见明月
觉得辜负了你的皎洁
想起古人月下的忧伤
我更同情你的孤寂
在我窗前,在他窗前
在不看十六月亮人的窗前
除了李白曾经相邀
今夜谁与你共在
哎,如果你也能接受微信
我把这首小诗发给你

◎莱茵河始终是醒着的

不要以为你起得很早
有人根本没睡
不是说因为时差的缘故
或者大的车站与机场中的行人
我是说下榻宾馆的床边
凌晨五点左右的莱茵河没睡
长长的驳船从河上
匀速快速的行过
上下游方向交错而行
十分钟不到
又有一船长长的货船
向下游匀速且快速的驶过

我在酣睡时
萊茵河始终是醒着的
不是说对岸如星云般的灯光
也不是这宾馆柜前的服务员
不息的河水
夜里静静行驶的货船
船上的舵手与水手
是醒着的,
稍远铁路上奔驰的列车
与车上的驾驶员是醒着的

不要以为自己起得很早
河流分叉的航标灯整夜没睡
天上看得见看不见的星星
你我知道与不知道
的行业哨兵
甚至是执班的大雁
都不曾睡去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