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中国实力女诗人10人展·宇向

2018-11-26 10:3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宇向 阅读

宇向

宇向,生于20世纪70年代。著有《宇向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我几乎看到滚滚尘埃》(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美国Zephyr出版社,翻译:Fiona Sze-Lorrain)、《向他们涌来》(重庆大学出版社)、《女巫师》(中国青年出版社)、《阳光照在需要它的地方》(台湾秀威出版社)、《口袋里的诗》(山东文艺出版社)、《其他的事情》(法国Caractères出版社,翻译:Chantal Chen-Andro)等。

 

◎葬圣彼得


遗骨在他们身上
他们在挖
往深里挖
往宽里挖
似乎不是埋第一任教宗
而是,在埋
一堆又一堆泥土
流着泪他们本该
站在空旷下
而遗骨在身上
他们便得以挖
不停地
往深里挖
往宽里挖

他们要熄灭的大海
远远地向他们涌来

2013. 8 .20

 

◎每一个真正的人


每一个真正的人
都是立在这星球上
由神的起重机
在魔鬼的深度里             
垒起的高楼大厦

魔鬼袒露的秘密
有着一种向上的诉求
而从N层到底层
每一层都宅住一个神
每个房间都降下了
神的小孩

每一个真正的人
都渴望高高站起
在恰当的地方
他召唤和哀嚎的剪影
是月下孤狼
刺向闪电的剪影

每一个真正的人
都渴望先知般
截获神的字条
饮下第一滴雨
在清晨最早的阳光中
一层一层醒来
(像一条被光捋顺的蛇)

并在漆黑的夜里
最高的和那最低的呈同一水平

2013.10.2

 

◎劈柴


去劈
长满眼睛的树
去劈
满身伤疤的树
劈那个按照自己的形象
创造它们的主
树的主
去劈
主身上的眼睛
去劈
主的伤疤
它们立在自己的墩上
等待着起泡的手
抡斧头
干净利落

2014.2. 6

 

◎在产房


血腥的阳光里
我张嘴把你吞下
把亲吻,耳光
吞进去
把交媾中的身体撕开
把混沌的骨肉吞下去
把勃起,吮吸
吞下去
情话也无从投递
和另一个人散步的背影
再没有街灯照亮
就像蜗牛把鼻涕虫吞下
根须钳入悬崖缝隙
《金刚经》把齐奥朗吞下
《神谕女士》吞下《神谕之夜》
鲁尔褔吞下巴拉莫吞下巴列霍
蜈蚣吞下三角钢琴,于是
千万根指头呀
吞了巴赫
独裁者吞下了殖民地
在产房
多合理的理由呀
我吞下你

2014. 2. 6

 

◎老且霾


健身器材的木椅上
坐着两个老人
老到没了性别
眯细着眼睛
暖洋洋
晒着霾中的太阳
霾还很年轻
老人已老了很久
不认识霾
向来,他们听凭太阳
不能直视的太阳和斜太阳
黑太阳
橘子太阳和典狱长太阳
向来
他们眯着眼睛
他们心系太阳
似乎,唯如此
才拥有最后的
一丝光线的尊严

2014. 1. 16

 

◎你走后,我家徒四壁


我的家曾是一座坟
堆满死人的书
我读书,是给他们
狂热地,给他们
直到你循声而来
把这里栽成一朵巨大的花
那时,你身无分文,心为圣徒
还信着我的神
你在此点燃炊烟。筑建农园
研墨。浇灌。放牧。旋风般撕碎猎豹……
那时,诗行是噬咬着的
上一行成为下一行紧紧地
不能分开
那时,你无名,我便爱着空旷
像爱着濒死人的心,以为我是你
那时,仅仅一次,就能道尽终生
 
如今,诗行保持绝妙的平行
我衣袖尽空,跟别人没两样

2012.8

 

◎2011,水平线


一旦登高
心就坠向大地
或投身于水
此时,上空,下水
太阳自两个方向
灼伤我,如同两种宗教
落单的白鹭在头顶
转一圈,又一圈
鸟在树林里
莫名地哀号
飞虫们念着经
参差不齐里是私下的虔诚
日日夜夜不间断
永远都在,你看不见
摸不到的地方
荧屏闪着亮雪花
山和树的倒影打着马赛克
这水不大,可它可以    
一整个日子归我,单个的一个
它不是名水,有隐性的博爱
机缘要我遇它,就像
某种细微的难以抚触的在我的一生里
某种我的某一段脉搏只跳动它的事物
突然
一条鱼跃起,一块石子落下
波纹是一样的
动静是一样的
 
2011.8

 

◎圣洁的一面


为了让更多的阳光进来
整个上午我都在擦洗一块玻璃

我把它擦得很干净
干净得好像没有玻璃,好像只剩下空气

过后我陷进沙发里
欣赏那一方块充足的阳光

一只苍蝇飞出去,撞在上面
一只苍蝇想飞进来,撞在上面
一些苍蝇想飞进飞出,它们撞在上面

窗台上几只苍蝇
扭动着身子在阳光中盲目地挣扎

我想我的生活和这些苍蝇的生活没有多大区别
我一直幻想朝向圣洁的一面

2001.11.18

 

◎月亮


夜晚的天空布满了月亮
只有一个月亮是明亮的
而我的月亮一定不是那个明亮的
我的月亮改变着那一个的形状
让它由圆变弯再由弯变圆
有时,它遮蔽它
它的四周就发出毛茸茸的光
像一圈无助的婴儿的手

2001.11.13

 

◎我的房子


我有一扇门,用于提示:
当心!
你也许会迷路。
这是我的房子,狭长的
走廊,一张有风景的桌子。
一棵橘树。一块煤。
走廊一侧是由书垒成的,
写书的人有的死了,有的
太老了,已经不再让人
感到危险。
我有一把椅子,有时
它会消失,如果你有诚心,
能将头脑中其它事物
擦去,就会在我的眼中
摸到它。
我有一本《佩德罗·巴拉莫》,
里面夹着一缕等待清洗的
头发。我有孤独而
稳定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房子。如果
你碰巧走进来,一定不是为了
我所唠叨的这些。
你和我的房子
没有牵连,你只是
到我这儿来

2000.6.12


短评1则

在对个人经验的有效挖掘中抵达了世界的广阔、丰富,独具“狠劲”和某种独特的温柔使其文本在当下的诗界卓尔不群。其作品释放出的是真实世界和语言呼吸的合谋共振,幽微之处,亦即其简畅之处,某种建基于‘绝望’的爱既维护了世界的真实,又使其得到坚定的提升。(哑石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1-2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