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陈东东:秋天我写得更多一些

2018-11-07 09:3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东东 阅读

只言片语来自写作

文 / 陈东东

陈东东

陈东东(1961-)作家,诗人。现居深圳和上海。八十年代初在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期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包括诗集《夏之书·解禁书》《导游图》、诗文本《流水》和随笔集《黑镜子》《只言片语来自写作》等。他是当代中国的一位代表性诗人,早期诗作讲究纯净的音乐性和意象性,后来诗风渐趋奇崛、冷艳,融合了古典诗学的敷陈和现代主义的寓言,围绕都市主义展开其分析性,颇具世界文学的视野和抱负。他的写作不仅直接包容着诗歌,而且由于对具体本文操作所持的严肃态度,写作在其内部具有了一种自我缩减的功能,最终被压缩成阅读意义上的诗歌,创造着汉语现代诗歌的阅读,也创造着汉语现代诗歌的本质。他又是中国当代诗歌生活的重要参与者,曾创办和主编民间诗刊,担任民间诗歌奖评委,组织民间诗会、诗歌节活动等。


1

文物

我拉开抽屉,去挖掘埋入纸张和黑暗的过时话语。在一张卡片上,我意外地读到了九年前匆忙写下的提要:来往信件;银钱用途;见闻和感叹;猥亵、阴郁、幻想的曙光初照的线描画;情人月经周期和记号;虚假的书;空洞的诗;枯萎的花……


2

一首诗

接近抽屉底部(那是另一个文化层),一首距今十八年的原始诗篇被我发现。它有一个朴素的标题,它使用一种我现在已感陌生的歌唱的语调,它显露出来的品质、格调、趣味、梦想和激情是我在最近写下的诗篇里未能捕捉和把握的……它早已不是我的诗篇了,就像一只飞鸟早已不再是一枚蛋卵。重要的是,它向我重现了写作的初衷。


3

光景中的写作

秋天我写得更多一些。心境,其实是光景影响书写。上海的好天气集中在秋天,特别是这个季候的上午,安静、明澈,这既是状态又是氛围,笔尖在白纸上可以像航空公司的喷气式飞机在晴空里划一条漫长的弧线。


4

欲望

对身体的欲望。只要躯干而不要她的头脑和容颜。但能够做到的,现在还只是在九曲桥凭栏(庞德:湖中游的鱼/甚至没衣服),用手臂紧搂她发烫的腰。欲望并不会就此满足,阅读的欲望正在转变成书写的欲望,完成一组足以获取这身躯的诗篇。


5

短句集

[飞翔]在速度中转换。完成节奏。

[两种随笔]《枕草子》和《思想录》。

[海滩]肉的风笛。

[旅行]曾经履历。被回忆说出。用想象重临。

[废墟]革命先于我们,掀开了王朝的铁冠和头盖骨。

[日记]麋鹿(四不像)、素材、流动、虚构及孤注一掷。

[写作]语言的炼金术。


6

练习

但我更愿意把诗歌写作比喻为演奏。诗人即一个语言演奏者。我相信,每个诗人最终只会有一次最高意义的演奏。而为了那次演奏,你得要进行多少次练习?我寄希望于一次真正的演奏,所以我反复练习。反复练习,使得同一首诗、同一种语态、同一个句子、同一个词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写。


7

工作

没有一种职业是值得欣赏的,但每一种工作都同样美好。工作意味着为了人的生存和生活心甘情愿地付出劳动。我想,最适合我的工作(虽然并不是最令我愉快的工作)是写作。写作令我早早地进入了所谓的工作状态。那是一种内心状态,一种“用心”度过此生的企图和可能性。


8

生活

它扩展开来,像湖上的波澜。激发它的写作是投入湖心的那枚石子。


9

语法和表达

我有过一次拍“纪录片”的经验。但那一定是最粗浅的“纪录片”。一个朋友为了带一盘家常录像给他远在德国的妻子,让我摄下他和他才刚刚会说话的小儿子在上海家中的一些镜头。用一台小录像机,我拍的是朋友和小儿子在一起玩耍和亲呢,朋友如何逗着小儿子吃东西,如何哄着小儿子睡觉,当然还有一些小儿子的特别节目——喊爸爸妈妈、敬礼和做鬼脸等等。我没有看到过那盘拍好的带子上的影像,不过我知道拍完以后它也就告完成了,即使(应该说肯定)它是凌乱不堪的,它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后期剪辑和制作。它像是一个按原样呈现一段日常生活时光的真切纪录,但其实并不是。它是对一些日常生活时光的选取和拼接,尽管(可能和肯定)它语无伦次,却正好说出了那个远在德国的妻子和母亲想要获悉的内容。那个观看录像的人也知道,我那位朋友和他的小儿子在上海的日子,不会是录像带上的那个样子,不过她会喜欢那盘录像带所告诉她的。那样的影像对她构成了意义。真正可以被称作“纪录片”的东西,一定需要较为繁复的制作过程,远为高超的技艺和对事物更为特别的认知。然而,一次最粗浅的“纪录片”拍摄,已经让人能够猜测何谓“纪录片”了。“纪录片”实际上并不纪录什么,而只是要说出些什么,揭示些什么,赋予些什么。对一个拍“纪录片”的人而言,镜头不是眼睛是语法,片子则是他的表达,是他表达的一个纪录。那份纪录,只在拍片人想象的、预料的和选中的观看者那里才显现出表达的确切含义。


10

风景明信片

过去,出门旅行前,我会准备一些明信片,贴上邮票,写上收信人的地址、姓名,甚至干脆把信的内容也填上。旅途见到邮筒,我就用这种事先收拾好的东西喂它。这样的明信片或许可以是我的某类短诗的一个比喻。——它们似乎寄自风景地,其实却出于一个没见过风景的城里人临行时的幻想。对于我,风景不是一种现实,而是一种超现实。这不仅因为风景是被所谓诗情赋予的景观,是被发现的、梦见过的景观,它并不实在,只是被想象力落实,这还因为,在上海,想象力也无法把大块的水泥变成风景。风景在上海是纯粹的幻想。在风景之中写出风景,是对风景更深刻的享用,它出于对风景的占有之心;而在上海一间“看不见风景的房间”里歌唱风景,则是出于对风景的热爱,是对幻想的充分肯定。我认为,幻想类似宗教激情。我诗歌中的风景正好来自这样的激情。


来源:诗歌岛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1-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