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邱正伦:我和自己早已分居

2018-07-24 08:2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邱正伦 阅读

邱正伦

邱正伦,男,汉族,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人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教育部艺术教育专家委员会成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华美学学会会员、国际美学学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学术部部长、西南大学中国当代城市美学研究中心主任、重庆市艺术美学学会会长、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四十九中感觉》、《手掌上的风景》、《冷兵器时代》、《重水时代》等多部诗集,出版《艺术美学》、《审美价值学》、《审美价值取向研究》、《审视现代艺术》、《艺术价值论》等十余部学术专著。2009年获重庆市政府文艺评论奖,2009年论文《从本土视角重塑当代艺术的国家形象》获得由文化部、中国文联、全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奖,《建构,必须从本土价值开始》获2012年中国文联第八届评论奖二等奖。

 


◎趁春天还没有结束


趁春天还没有结束
我悄悄地将一粒种子
运回到家乡,运回到大地中去
 
这粒种子在城市里掩埋得太久太深
表面覆盖着城市厚厚的灰尘,密不透风的病毒
不断地攻击种子的心脏,种子的呼吸微弱
生命危在旦夕
 
于是,我聆听种子最后的遗言
趁春天还没有结束,我要将它运送回家乡
运回到大地中去,在埋葬种子的地方
注定要长出茂密的春天

2011年07月31日

 

◎面对春花盛开


今年的春天
我只是对花开的消息充满兴趣
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百花盛开的景色十分迷人
空气尤为新鲜
紧靠着玉兰传递过来

同时包括樱花
它开在中国的花园里
怎么也没有战争的意味
并不像刻毒的宣传
不要把最美好的春天推向战争
让樱花开遍整个春天
花朵是大地的旗帜
但并不代表哪一种颜色

花开的时候拒绝党性阶级性
也不包括民族主义
樱花开在风和日丽的中国
它没宣告要回到日本
从这一点看上去
樱花更加可爱
更让有情人倾心
可以免去护照和签证
直接穿越伤心的太平洋
穿越寒冷的封锁
成为春天最友好的使者!

2015年03月11日

 

◎抬头见到树木


我每天在铺满马赛克的地球上行走
找不到曾经熟悉的土壤
加上干旱的季节,植物们纷纷退出地球的表面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遥远的时间
一座座熟悉的房屋被撤迁,无数的高楼拔地而起
天空被捅破无数的窟窿,千疮百孔的世界
从此难以复原

但无人感到危险,我们童年嬉戏的河流与水
今天已经变成了著名的品牌,饱含着添加剂
充满诗意的水只存在于童话之中
今天的水变成了一场又一场战争
诸如南沙群岛,水在子弹中泛着红光
在硝烟中变换着身份

今天起来跑步,忽然之间抬头看见树木
感到十分亲切,久违之后的树木
华盖如云,风声穿过密集的树叶
发出动听的音乐
一直绕梁不绝

2011年07月21日

 

◎在没有车辆经过的地方


在没有车辆经过的地方
我沿江散步
第一次听到水声
从大山的深处发出
平静而汹涌

听到的水声
拓宽了嘉陵江的河床
显出了包容的姿态
江面的波浪平缓
不会发生沉船事件
不会有奢华与寒碜的区别
要看是否风平浪静
是否江面会逐渐打开迷人的花朵
水声在花朵的身姿中摇曳
引人展开丰富的联想

比如花草沿着呼吸变换节奏
进一步带动肺活量
带动心情飞翔
这时你会忘记年龄
忘记所有繁华的世界
只有这从大山深处涌现的水声
平静、汹涌、真实

2015年06月07日

 

◎江边的大夫


今天下午
我在江边散步
看见一位大夫
用针管抽取江水

我问医生这是干嘛
医生顺着江风说话
嘉陵江病了

嘉陵江怎么病了
他说起唐朝的事情
在那时,三百里嘉陵
养育出吴道子
一代画圣
而今的嘉陵江
却抽不出一针管的干净水

我进一步追问
嘉陵江患了什么病
他接连说出一长串名称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尿酸
总之,嘉陵江病入膏肓

20160421

 

◎像核弹头一样廋的诗歌


最近,我的诗歌很瘦
瘦得像一枚核弹头
它穿越的速度很快
快得像一个忘怀的人

实际上今天的人都很健忘
健忘得最要命的就是诗人
诗人忘记了自己
也忘记了诗人的命运
忘记一朵花朵绽开的时间
忘记了黑夜是在太阳死亡之后
也忘记了太阳诞辰黑夜
忘记了黑夜的翅膀
正朝着死亡飞去
这就是诗歌很廋的原因

2015年02月06日

 

◎我用大地来敲打雨点

今天,我用大地
来敲打雨点
整个大地千疮百孔
雨点特别坚硬
里面形成更为坚硬的霾
像肾结石,比肾结石还要坚硬的阴影

死亡在举行盛大的集会
要么从高空坠落,好比逝世的飞机
只看见从跑道上起飞
然后停留在云端
停留在看不见的时间低谷

这时雨点更加密集
像横飞过来的子弹
穿越生命的防护栏
森林和草地一同倒下
没有留下任何一个生命的哨兵
大地多么可怜
遍身留下雨点深深的伤口
无法痊愈!

2015年03月26日

 

◎城市以暴发户的方式增长


今天
刚从日本回来
一路樱花相送
东京的城市静若处子
这时,我发现
祖国的城市
以暴发户的方式增长
表情极端夸张

整座城市身穿西装
系着领带
涂满口红
招摇过市
缺少应有的温柔
缺少清澈的水流过身边
缺少鲜花逐渐打开的风雅

就在城市开口说话的一瞬间
我突然看到城市满口金牙
正在咀嚼纸币,打着饱嗝
四周弥漫雾霾的天气

此刻,无法说些什么
只感到肠胃不舒服
真的无法述说什么!

2015年04月26日

 

◎被拆迁的房子


被拆迁的房子,个子瘦小
没有屋檐和瞭望江水的窗子
只有拆迁户在查看和清点最后的记忆

被拆迁的房子,村庄的呼吸急促
这里很快将出现高楼大厦,防盗门重重叠叠
钢筋水泥代替花草树木疯狂地生长
水从钢铁和塑料管中流出
散发出工业时代最致命的气息

被拆迁的房子,残存几朵小小的野花
包括主人最后一撇的眼神。拆迁户正在规划
新楼房的装修,一定要符合信息时代的风格
包括生病的方式,就餐的方式
以及野花的开放都必须符合后现代的风格
这时,病毒的指数和罂粟花开得同样灿烂

2011年07月31日

 

◎我和我自己


我比自己醒得早些
我早就醒了
自己还在睡觉

我和自己早已分居
自己还不知道
还自以为是

我起早贪黑
自己却无能为力
吃我穿我用我出卖我的一生


我为了自己
立项目搞工程拿文凭
肯蒙拐骗,自己却依然是一副穷酸样
时时发出自己的日子莫法过了

其实我被自己骗了
或者我骗了自己
自己的理想很大
却时刻赖在床上躺着中枪
我依然原谅自己
原谅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我早已经起床了
自己还在做梦
梦见生活十分美好
我却一点都不知道

我和自己已经反目成仇
自己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

2018年02月18日

 

◎我一写字就要天下大乱


我一写字就要天下大乱
我不停地写
天下就不停地乱
直到乱成一锅粥
让写好字的餐桌弥漫战争的硝烟

轻一点说
我写字肯定会
招致好心人的批评
一批评就会有灵感袭来
犹如春花袭人

比如有朋友大批特批
太乱太乱太乱了
会不会写字
批判一言击中
我确实不会写字了
我只会写天下大乱
不会写天下大治

老实交代
我写字的时候
让所有的偏旁都靠边站
这就是偏旁本身的地位
并不源于我一向的偏见
或者种族歧视

还有朋友含蓄地问我
兄弟最近心情怎样
我的回答一言九鼎
心情好极了
在偏旁消失的地方
我成为自己的国王

笔剑所到之处
写字的人尸骸遍地
寸草不生,刀枪林立的世界
我将立地成佛

2018年03月04日

 

◎请允许我写一首较长的诗歌


请允许我在夏天来临的时候
写一首较长的诗歌
否则夜长梦多
不要先确定主题
随意就好

在每一个路口
黑夜在深深地聚集
堵住我们的嘴巴
呼吸极度困难
写一首诗日子会好过一点
至少能够度过今夜

写下满天星斗
即便是月黑风高
我也要这样写作
因为我们惧怕黑夜
惧怕只有睡眠的夜晚
自由隔着黑夜漫长的栅栏
总是无法穿越

写一首长诗就能度过黑夜的长度
在驱赶黑夜的时候
诗歌是一条鞭子
抽打黑夜,直到黑夜结束

然后一直向东
到太阳升起的地方用餐
享受诗意的生活

2017年07月05日

 

◎给我一首诗的时间


我走进呼伦贝尔大草原
来到亚洲第一湿地
我的遍身长满白桦林
栈道将湿地推得忽远忽近
忽高忽低,赞美与叹息随着清澈的根河蜿蜒
风吹动我遍身的枝条,花朵随风摇曳
有人说到格桑花,情境更加动人
只有在呼伦贝尔,才可以享受夏天里的春天
那位格桑花的少女
正好身穿短裙,短裙里开满窗子
四面的格桑花越开越多
这一切美不胜收的时候
导游催得太紧
这首正在写作的诗歌还没有题目
格桑花少女迎着风回答
请给我一首诗的时间

2017年08月12日

 

◎呼伦贝尔你变瘦了


今年的夏天
我的信仰在内蒙
在呼伦贝尔大草原

可是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
一切正在改变,整个天空烤焦了
四处布满相同的标语
比草原更加茂密,草原正在空前收缩
牛羊也高呼漂亮的口号

一切都在明目张胆地掠夺
草原无处藏身,沙砾扬起灰尘
美好的视野不断向天边褪去
散落的牛羊嘴唇紧靠往日的记忆
水越来越遥远

呼伦贝尔
你真的瘦了
你的夏季不再吹拂凉风
冬季的雪花不再飘落
你的马头琴不再属于草原
仅仅在纸币的摩擦声中重复响起!

2017年08月12日

 

◎蜜蜂与我们争夺采花


我在巴厘岛度假
顺便过情人节和春节
情人的热情高出阿贡火山
我用印度洋的海水也无法浇灭

在离开重庆的时候
落雪封锁机场
在到达巴厘岛的时候
这里的玫瑰花开放如盛夏
此刻,阿贡火山与情人再次爆发
喷出新的日出

春节的异国情调充满惊奇
公鸡的叫声赛过喜剧演员的倾心表演
这不是背叛,而是故乡的向南延伸
取来一瓢印度洋的蓝与满目的锦绣
让蓝天白云在情人的手心穿行
让她的面庞和玫瑰花一起开放
不要高声喧哗,一切都在情人涯逗留
蜜蜂与我们同时采摘甜蜜的果实
椰子里隐藏宇宙的秘密
随处打开,不仅吸吮甜蜜的乳汁
我们也一起吸取快乐的教训

走还是留下来
这要看阿贡火山的官方网站
否则前途无量

20180216

 

◎在成都火车站接受安检


今天早晨
我在成都北站接受安检
漂亮女生用她的玉手
将我从上到下抚摸了一遍
我感觉十分惬意
希望她尽职尽责
将收身进行到底

她没有这样
让我的快乐刚开始便宣告结束
我此时心生贪恋
重新走向安检
但命运多舛
第二次我被迫接受同性的检查
他的手刚伸过来
我的身体马上出现抽搐

于是,我开始反省
中学老师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他讲明了著名的化学原理
同性相排斥
异性相吸引

2011年06月21日

 

◎让我讲述一只鸟的故事


让我讲述一只鸟的故事
这只鸟从天空而来
带着太阳的火焰和天空的深蓝
穿越层层雾霾
这只鸟终于返回地面
返回到它曾经出发的地方

这只来自天空的鸟
爱国心切,它要给养育过它的大地
带回天空的馈赠
火种、雨水和一飞冲天的成功经验

同时,最让它倾心的是要给自己的同类
讲述自由飞翔的历程
讲述翅膀扇动天空的喜悦
讲述思想抵达的高度
讲述太阳鸟的无限光荣

可是大地一片沉默
鸟的同类早已加入了鸡鸭的行列
全部的精力用来觅食
发出富有的饱嗝
反过来讲述谋生的手段
早已忘记翅膀里的天空
重点是占地为王
全面发展经济,做到留有余粮
并对这只来自天空的鸟不以为然
偶尔表示同情,飞翔的鸟身体消瘦
徒有思想没有财富不行
不如与鸡鸭为伍,偶尔扑腾翅膀
用喙啄食大地,丰衣足食
心宽体胖,或者成为鹦鹉
在都市的鸟笼里模仿主人的唱腔
接受慷慨者的豢养,或者选择告密
成为最时髦的配音演员
何苦要一飞冲天,追求无限的虚无

让我继续讲述这只鸟的故事
它现在饿得要命,天空雾霾笼罩
它的翅膀被封锁,它想最后一搏
坚持在钢筋水泥的路面上
啄食生活,不怕磨破嘴皮
仍无力回天,在众目睽睽之中
让这只来自天空的鸟
现在要回到哪里?
有谁知道!

2016年05月25日

 

◎最近我不敢写诗

最近我不敢写诗
一写诗就会出现不明飞行物
包括很难以查明的空难
一切都随风而逝吧
平安是最忠实的诗神
永远守候
最无辜的人民

今春的桃树
花期闪烁暧昧
有的灿烂无比
花蕾里储备满满的火药
随时都会爆炸

受伤不仅是赏花的人
甚至天空和大地
都会炸毁

这时的桃花
把天空变得十分零乱与惨败
花瓣中浮现旧时的家园

2014年03月05日

 

◎作为诗人的邱正伦


作为诗人
邱正伦比我纯粹
比如执着热爱春天
热爱花开的时间

春天的时光开得很耀眼
也一点不碍事
让花蕾自然打开
不要参加太多的会议
否则这个春天就会烂掉
让我们无法走进玲珑的花瓣
领会春天的意义

所以我喜欢作为一名诗人的邱正伦
而不是为生活焦躁不安的我
很显然,我的生活远远比不上
为诗歌迷醉的邱正伦

早上起来,我一边晨跑
邱正伦一边吟诗
背诵一些唐宋的经典诗篇也不错
但自己发誓不写古典诗词
更不投暴发户所好
为赋新词强说愁
做一篇诗词歌赋

再有,我每天负责接送儿子
然后督促儿子完成家庭作业
我的脾气暴躁,儿子劝我向诗人邱正伦学习
一起朗读经典,此刻内心的春天
就会灿若桃花,或许
这就是我和邱正伦的差距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
生活在这个无耻的时代
邱正伦依然热爱诗歌
并且一直坚持
我更多的时候为钱发愁
生活使我们俗气
作为诗人的邱正伦
迄今仍保持纯粹

2015年11月10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在东京赏花
随性登临富士山
蓝天白云,富士山正在等待
新的日出,遥想当年的今天
我的母亲正在分娩
红日停靠在富士山巅

同行的兄弟
私下做出决定
收购富士山
做成生日蛋糕
放在我的面前

老婆和儿子用太阳点燃蜡烛
随后春风得意
樱花在灿烂的时刻摇曳
生日快乐

此刻,春潮提议
把整个东京
打磨成一枚戒指
戴在无名指上
我欣然接受
直到一生!

2015年04月23日

 

◎我要和告别已久的诗歌亲热


我决定召开一次重要的新闻发布会
我要和告别已久的诗歌重逢
甚至当众和诗歌亲热
不管世界的目光多么轻蔑
不管风暴将纸币吹向哪一处密集的树叶
不管新版钞票何时发行
这一切我都不在乎

我主意已决
必须与诗歌重逢
甚至亲热,这样的表达一点都不过分
比如在冬天,诗歌就是雪中的碳火
它一点都不高贵
但是温暖,像情人的怀抱

也许,有人爱抢话题
说今天的热点是股市行情
股市飙升会带来血液奔腾
我依然不会动心
也不会为股市跳楼
如果非要跳楼,那就从诗歌的第一行
往上跳,直到诗歌燃成熊熊火焰

我要重新和诗歌热恋
虽然这个时代诗人的境况不好
那也不妨碍我与诗歌的蜜月
我和诗歌一起旅行
穿越汉语的丛丛风景
获得了爱情的词语长出翻飞的翅膀
从广阔的地平线出发
扶摇直上,发出满天花开的声音

在我和诗歌亲热的时候
世界会发生奇迹,你的眼界开阔
词语忙着梳妆打扮
忙着争风吃醋
忙着成为我的新娘
所有的高楼大厦在我面前都会变得矮小
只有树木和花朵不断上升
注定成为新的天空

请不要随意给我电话
包括你全是8的电话号码
金钱和美女当然迷人
但此刻我属于诗歌
请不要破坏我的雅兴
和我久别重逢的情人
有词语的存在我不会孤独
不会天寒地冻
诗歌的炉火会让整个冬天蒙羞
雪线在撤退
诗歌的大地丰收在望

2015年12月01日

 

◎请不要打搅我


请不要打搅我
你没看到我在和诗歌说情话吗
夜晚随着树叶密集来袭
只有诗的灯盏亮着

能够将黑夜焚毁的只有诗歌
或者是有诗歌的人
他们才能在黑夜里发亮
把太阳始终固定在温暖的位置

请不要打搅我
让我把这首诗写下去
即便你要拿走我身边的一切
包括对我行刑
取走我的生命
也请你等我把这首诗写完
诗歌是我们最后的活命
也是唯一可以抗疲劳的药剂
我们因此而精神焕发

如果这样
你就对得起我了
其他没什么紧要
只要我能够写诗
能够带走诗意
其他一切都可以给你

请不要在我写诗的时候打搅我
这样我们的关系才能得到缓和
这样你也才是真正的富足者
这样你才有资格说
我是中国诗人的朋友
这样才不会失格
这样我们才能战胜黑暗
这样我们才是真正有家的人

2015年12月01日

 

◎我准备发动一场战争来爱你


如果有必要
我准备发动一场战争来爱你
这就是我的表达
战争的规模可大可小
即便是特洛伊战争也不在乎
他们为的是海伦
多少都有些传说的成分
而你则是我的整个王国

那么我拿什么作为武器
整个花地上的玫瑰就是我为你
储备的全部弹药
你悉数拿去,注定击中你的心坎

有谁要踏入我的国土半步
我定叫他有去无回
只有我才是你真正的王者
你是我在爱的国土上培育的第一棵乔木
我为你准备了头顶的蓝天、白云
包括适度的风雨
土壤绝对是上好的

但绝不允许
任何入侵者踏入我们的领土
一旦有来犯之敌
注定是我为你打响第一枪
并且让子弹飞一会
让玫瑰安全地开放
谁要提出议和
我就用邓小平先生
曾经宣誓过的一句话
主权没有谈判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就是我全部的表达!

2016年01月03日

 

◎2016年的第一场雪


今天早上,天空和
我的心里下起了一场暴风雪
1000架飞机承受不了一朵雪花的压迫
躺在航空港进入白铁时代
而我却在雪地里张皇
一不小心丢失了我的妻儿
从此无处找寻

这是突然其来的寒冷
犹如白盔白甲的士兵
压断整个天空
我防不胜防,情绪
沿着相反的方向爆发
暴风雪把我埋在其中
让我燃烧另一种篝火
取暖或者偷生

此刻,2016年的第一场雪
紧靠着窗子飘零
封锁太阳燃烧的前额
寒冷进入我的每一根骨头
发生隐隐的疼痛
持续而美丽动人!

2016年01月23日

 

◎寒冷执政的时间不多了


这几天天空持续降雪
开始的时候人们惊喜
一早就出门堆积雪人
由于雪越落越大
堆雪人的信心百倍
以为雪人即将成为世界的主人
不断地制造寒冷执政的谣言
冰川纪即将来临
积雪封住了大地的喉咙

但我依然坚信
寒冷执政的时间不多了
虽然落雪还在进一步加深
天空在死亡,落雪持续发出核威胁
似乎要统治整个世界
但我仍然认为
寒冷执政是极其有限的
不管它来的时候多么暴戾
尖牙厉齿,普遍的腐败正在加深
其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不要饮弹自尽,
不要为落雪的疯狂自造战歌
堆雪人的事业做得再大
也注定要发生雪崩
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太阳已经出来
落雪注定死亡

2016年01月24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7-2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