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卢辉:再远的星星都会回家

2018-06-13 08: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卢辉 阅读

卢辉

卢辉,60后诗人,诗评人,媒体人,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三明学院兼职教授,编著《中国好诗歌》。著有诗集《卢辉诗选》、《红色的碎片》、《七层纱》、《纸上的月亮》、《看得见的宽》及诗论集《诗歌的见证与辩解》。诗歌、诗论散见境内外各大刊物和年度选本。获得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第五届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奖、《江南》杂志“奔马奖”、首届石竹风诗歌奖(主奖)、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等,现居三明。

 

◎岁月很小,月亮很大


我在一张废旧的报纸上
为一阵突如其来的灵感做记号
灵感走在有字的地方
要特别的小心
因为岁月很轻,很薄
稍有不慎
一轮明月松间照。照报纸
照家事国事
照沉船,照一个人上岸,照几家欢乐几家愁
那么多的铅字围观我
岁月很小
月亮很大

 

◎挂月亮


月亮人家
人家月亮
这样一个来回
按上古的光年,就象有人咳嗽一声
不是有人被绊倒
就是有人被照亮
野花也一样

很多人都说:月亮挂天上
从小到大
挂月亮的绳子
我一次都没找到,年复一年
我的父母走了:月亮
我都不好意思
挂出

 

◎这座城,看起来都像是光影


凡是在街市,被夜色包裹着的
灯光,被一场大雨洗涤的
墙角。有人还在路上
有人不预备伞
此时此刻,色彩驳杂的阳台变得遥不可及

积水是幸福的
这个城市的每一盏灯,需要水的照应
不时有车从水上经过
溅起的水声,远处的犬吠,听起来
都像是光影

临街的铺,临街的艳丽
都在各自的窗户之内,营造另一盏灯
穿城而过的河水都到了该去的地方
桥的护栏,包括斜坡
一直占据在这座城市的
中央

 

◎万佛朝南


万佛朝南
一双木制的耳朵
我的耳,都在侧耳听着:阳光已经打开
嘴巴张开,我最想看见的人
双眼圆润,眉毛开道,连我的神龛都打开了

族人早早把贡品摆上,脱光衣服的鸡
向死而生的猪,小麦是碎了身的
小面人,我摆上去的只有一小点
就在佛的唇角
微微一笑

蒙佛看得起,巴掌大的地方
香的脚,火的衣,眼里的尘
都住了下来
我落脚有方:双腿下跪,掌心朝上
瓦房的顶端,有我的一条
缝隙

 

◎没看见一条河


阴山村,整条街都很直
代表树是完整的,灯是亮的
公鸡会打鸣,云很低,钟不报时
对联满街都是

炊烟出了门
没有旱烟的日子像哑巴
吃了酸梅还挂果

有几个人上路,草垛堆得老高
犬吠放在炕上听
窗门有风不自吹

 

◎从天堂往下看


把自己安在机翼上
底下我不敢触摸,雪
一触即发的冷

天山,在我的座位底下
我测算着
我与雪之间的坡度

往下,我
绝对服从金属,一块坚硬的阳光
一个丰满起来的翅膀
抖了几下

空姐若无其事
在天山的上面
推来一车咖啡
我装在金属的噪音里
被很多甜甜的点心
挡住视线

 

◎低下,再低下


好好陪芦花睡觉又能怎样?它已经够路边
够悬崖了,我们干嘛还把它割掉,烧掉
一颗头­都不剩

它多有腰姿,多么婀娜
你可以抱着它睡一晚,睡一生
包括白白的花须
白白的夜光

多么清爽,多么撩人,到了轻风入芦花
只要我们肯把头低下,再低下

 

◎再远的星星都会回家


很多次来到海滩
因为亏欠浪花,想象到的
火焰

海风,一阵紧似一阵
我的脚插入水中
天空是可以摸的,随便抓一把星星

把星星撒在滩涂,有很多的鱼网
一只船挨着一只船
像你
刚到岸上

 

◎被看见的美


用清水洗豆,豆子是圆的
豆子是可以看见的
有一下子被看见的美
坚硬的美被看见
是一种幸福

我一时还不想把水倒掉
不想让豆子变软
一颗颗的豆子
相拥在一起,这种的时光是很大的
不用你来比较
不用你来
喊叫

 

◎我不知道那些旧掉的时间


我不知道那些旧掉的时间
是在哪片叶子上,像来年的芽尖
那么高的
悬崖

鸟,比较适合飞或不飞
那些隐居人,都在固定的粮食里,一日三餐
我在树影之下,我翻看一本书
比如天色,比如鸟鸣

完整的时间、零碎的时间
包括水、沙漏
似是而非的哗然,我看见一座古桥
底下的水
没人插足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6-1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