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龚静染:落叶带上我的疼痛,轻得可以飞到空中

2018-06-12 09:5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龚静染 阅读

龚静染

龚静染,诗人、作家。著有《桥滩记》《浮华如盐》《昨日的边城》《我们的小城》等多部文学作品集,个人诗集《天生可怜》即将出版。四川乐山人,现居成都。

 

◎雨打浮萍


雨使劲地打着浮萍
打它们的脸
噼噼啪啪的耳光
又重又狠
像在抽打着我的童年
一万颗雨
都打在一张脸上
雨的牙齿四溅
浮萍被打得摇摇晃晃
那么小的脸
挨了一天一夜的暴打
眼睛和鼻子肿成了一团
而两只被打落的耳朵
沉到了水底

 

◎在噶玛寺


在噶玛寺我才见过蓝天
飞檐上的乌鸦见过的蓝天

在噶玛寺我才见过草地
辩经场上的虫子见过的草地

在噶玛寺我才见过溪水
山坡上的牦牛见过的溪水

蓝天、草地、溪水
我都见过 
随处可见
但都不是我在噶玛寺见过的

在扎曲河上游
海拔四千米的地方
有座庙叫噶玛寺
你能见到真正的
蓝天、草地、溪水

 

◎天黑前的鸟叫是能听懂的


天黑前的鸟叫
是能听懂的
但听懂了
你就会伤心
伤心自己也曾是
一只鸟
在前世的黄昏
急着回家
而总有一个人
在鸟叫中
听懂了天黑

 

◎冻


河被冻住了
跟两岸冻在了一起
跟岸上的飞鸟、牲畜冻在了一起
跟水边的鱼泡、芦苇冻在了一起
用最重的大锤  最尖利的铁锹
也砸不烂、撬不碎那些冻死的水骨头
但树木已许还是活的
庄稼的种子也可能是活的
却跟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在寒冷的冬天
一望无际的干枯弥漫到了河边
不  连河面也是干枯的
就像有过一场大火
烧掉了所有的波澜和涟漪
光秃秃的土地上只有翻卷的尘土
将牛羊的干粪刮到半空
并重重地打在冰面上 
但卵石里的火种还活着
沉渣里的幽灵还醒着
——只有冻
死死锁住了生的此岸

 

◎天生可怜


饿的时候就能写出诗
冷的时候
想哭的时候
发愁的时候也能
饿了的乌龟
落单的鸟
冻了一夜的狗
它们或许都是诗人
诗人天生可怜
诗会让那些饿的人
冷的人
想哭的人
和发愁的人
好受一点

 

◎春 眠


刚刚醒来
这个午觉真长
太阳很大
有颗苍蝇在玻璃上飞
羽翼吱吱响
但醒来跟它没有关系

楼下的清洁工
已经走了
我可以不用看那个
年老的人
但我曾经去想过他的
佝偻和工钱
甚至他的老家
那个我不知道的乡村

此时我应该发个呆
或者望一望
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河水在流动
树木发出了新芽
这都是在我睡着的时候
发生的事

又看到了路边的
房产推销员
还在不停跟客户游说
就是这个人
我一定在梦中遇到过他
衬衣很脏
领带一丝不苟
在春天里讨价还价

 

◎两 界


在河边
有人甩石子
扔烟头
撒尿
还有人
在河边亲吻
水面多出了两张
变形的嘴巴
而鱼独自游着
不想搭理
他们

 

◎砸


一阵风后
落叶重重在砸我
砸在头顶
双肩
和脚背
就像要把整个秋天
砸在身上
但落叶连一只蚂蚁
也不会砸伤
而蚂蚁也不会躲避
一片落叶

落叶不是在砸我
它轻得可以飞到空中
带上我的疼痛

 

◎爵士乐


一曲爵士乐
从远处传来
唱歌的人
端着红酒杯
扭着腰肢
性感的臀部
是献给黑夜的

我点燃了一支烟
把刚才的一切
献给了自己

 

◎法鼓山


第一次在那里听禅
庙宇是安静的
菩萨是安静的
拈花微笑是安静的
水池里的卵石也是安静的
在安静的中午
我们轻轻地嚼着
安静的米粒
远远望去的海湾是安静的
海上看不到一只船
翻滚的海浪
因钟声而静谧
而在大陆那边已近春节
人们在准备年货
回乡的人们匆匆忙忙
但听禅是安静的
我闭上眼睛
坐在法鼓山上
不再想起刚才的事情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6-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