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海上:沉沦与觉悟的重奏(10首)

2017-07-13 08: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海上 阅读

●生命,捕及与替嬗

A、时光的锈斑归纳在地平线上
阶梯在推移 离开了
鳞次栉比的邂逅

B、基督黑影从伞松上浮掠
这曾是人声鼎沸的古都
每年在马车拉着寒冬的蜡烛
把十一月压成
两道车辙
鸽群遮天蔽日
修女的热量
形成
真实的思绪

马车在邮局后门加重了包袱
踉踉跄跄的头巾
飘扬起森林的群青
追赶头巾的娘儿们
跟着夕阳走进
酒吧
筋疲力尽的爵士乐
骤然转入淫响
蜡烛一支支死灭……

C、基督的十字星在眼睛后面
看到一个个黑色的脑门

D、头巾和暮色一起沦落
最后有成批的驿鸟
带来漫长的死寂

锈斑和晨露表现视野缤纷
湿漉漉的头巾
被一支猎枪挑起朝霞
孟冬日豁然凸现
马车已越过地平线

E、食欲使城门大开
沦陷的墙等待拯救
农民们送来大批菜鲜与粮食
走过饥肠
连人带马陷入
渊泽……

F、在赴宴的名单上
娘儿们都有施主
被千万只蜡烛化妆的魔术箱里
鸽子和它的蛋卵
滚满了葱油
鸡尾酒疏通了堵塞野心的
内脏
每种器官分享着亢奋

G、古都的寒冬
系着无人认领的头巾
打着饱嗝
色迷迷地掀起娘儿们的裙裾
从十一月至翌年正月
蜡烛将一只接一只地诞生或死灭
赤身露体流着暖柔的血
衬托基督出没无常的
身影

●垂死的抒情和挣扎

就如这一副天生的惊愕
咖啡晕眩于饱和状态
杯子全部的面容
只留下巨大的口
方糖哽住了热气
女士们的耳朵拎着耳环
贴住男声的墙
她们的七孔撕裂了陲口
脖子上升着
绞出一声声惊喊

最后只留一条裤衩在我腿上
盐粒撒满地毯
这架绝望中的钢琴
发生音乐史上罕见的惨笑
它的发音器
不仅限于几根即断的钢绳
它的腿和肚脐
甚至于奇异的分娩口
都为我的抒情 发出
全世界五花八门的噪音
并摹仿了我痛苦内脏因饥馑而
领会的沼泽般的腐败声
液态的泥
和固态的岩
惟妙惟肖地撞击出一片
死前的休止

大批水源在它的腹部漫过
沿着它那逗人喜爱的小腿汨汨
渗入无法清扫的地面

一次次焚烧后的服饰
像是认真导演过的黑蝴蝶
喧宾夺主地
献给各位
被某种个性囚禁的观众
可怜的皇后丢失了风度
僵直的腿中央
抒情的血口失去韧带……

观众席上的咖啡都激动得
泼向钢琴

●人性的隐异

别的人类喂饱了天狼星
咬住了地球的
猴尾(这色情的玩艺)
疼痛的共振辐射
引来陨灭性的彗星
赤道的皮带
被一只巨手揪断
地球的小腹
围着鲸鱼

小腹以下出现死亡三角
失控的原欲
召唤着万年之外的阳具

地球将由两种人类争夺
一种是三角洲的海民
一种是内陆的山民
前者是见过天狼的宇宙人
后者是堪称霸王的猴人

地球与宇宙失散不知几万年

●结论:不要轻易出击

狩猎在你的心谷
两次雨季被打中
追捕受惊
的人参
云彩受伤坠落在加速
的脉博中
这已经是吃腻的猎物了
人参逃出尘世间
脱胎换骨地
在你的脚下与昆虫相蛰

闪念的弧光从手尖滑过
猎枪狂吠起来
打落一些绝望的
声响
和你仇视的光环
雨季频临绝种
猎枪双目失明
爬满昆虫……

●时间最后的地点

那是阳光的一部份
深入泥土
抠出一阵阵白雾
十二月渐渐在雾的嬗变中
清晰起来
五官清秀并很悠闲
十二月坐落在整个城市的
外围 沿着河道
摆开它多余的五脏和四肢
河水很清 处于低温的水花
挥动着许多阳光的斑点
那正是一部分
成为饵食的阳光
岸上的垂钓人坚守住了寂静
就在芒草婷婷的一方
躺着一具十二月的胳膊
寒颤使风向
迅速展现
两岸的整体
十二月
雏菊枯于城市中央
随着情侣们分手
掉在某些地方
或被蹂躏
那也是阳光的一部份
黎明的蕊
被中午的瓣紧紧拥护
某一瞬时
离开了母本
但阳光永远是首领
它归顺阳光
就如十二月的气候
摹拟出阳光的
变异
通过阳光的深入和渗透
列入这个虚无的时间
至今
还没有具体物种时间
已被排列出十二个节气
并十二个与阳光同姓的月份

●门的难题

从岁月的门外减去自己
直至今天
这件事显得棘手
因而我绕着岁月日夜叩喊
门的声音
来自体内的某个致命
的程序
门内或门外
至今是谜  是魔术 是
一场被告与被告
之间的辩护
我将败诉或获胜
任何一方的我都会走进
那个天衣无缝的铁皮房
自己增加自己
而没有减少痛楚
永远走不出门外
现在我坚信
岁月浑浊得很
门的存在
是生命之前的考证
生!不由己

●大地上的计量方式

天空已作为礼物
屋脊接受一页铺展的白天
感动的心
将有一阵多云的候鸟
在屋与星之间
出现一种特殊的景象
就这样使汹涌的泪
浸透读完的白天
翌日已隐隐绰绰地露出
孟冬日的上空

仍然是同一礼品
系着白鸽下的彩带
一个远景在
迎接心头的候鸟
它们的世界语
已译出
天空的 穆斯林式的戒忌
这种仪式
会出现更多罕见的处女
每一束目光蠕动着火焾
景色更纯洁
更无法接受她们的手

又是一个光明的祈盼
心灵将意识到
来自幻觉的爆炸声
审美
毕竟要毁于一旦

处女会分散于四季
孟冬日
突然寂静得充满回忆
礼品
失去处女的目光
碎落在黄昏
漫天纸屑
和漫天大风

候鸟飞出远景上
最后的植物影
屋脊下的女人
不断朝我们揺揺头
避之不及……

●沉睡者

那是森林的狗在
追索着那种残骸
微笑着的或永久的诧异
已繁殖出僻静
的红菌

蚂蚁出入的七孔
意识到生前的面部被人遗忘
于是
恢复了生命始初
每一种机遇
最多的孔与洞中
住着生死不分的笑容

那是永久的面部
不断由阳光复制的赝品

在眼睛还没创世之前
暗红的幼蛹
由空气搬运着……

●沉沦与觉悟的重奏

世界局部地隐退
地方色彩
的浓雾在无辜的子民们刚搭成
的茅屋中自由进出
终于和抛弃过的事物相遇了
伤心的屋基又回潮
虫类复辟在墙上
在没有世界观的地面上

地方色彩和不堪回首
的荒凉
也正是局部地随着巨变而
凸现
我陌生的睡过了头
充分利用太阳的松驰
养育自己的昏迷
我在地方色彩的浓雾中
脱光了衣物
皮肤隆起大片红斑
真正的昏迷不醒
产生了潮湿的地面

过于陌生是要
停止呼吸的
往事聚散无常的区域内
世界正减少着
茅屋从气候的盘算中贫寒起来
墙上的影子
隐退得更迅速
更无踪
这是爬虫们期待的场合
一分钟也不该
沉睡

虫类在探测我的气息
它们更小心
更野心
没有任何世界观念的氛围
让我振作
或者消灭他们
疼疼痒痒的知觉
可能隐退了
一个爬虫的近景
遮住了全部目光

太阳彻底地融化成液态
我被蒙上黑布
灵魂的爪痕布满一生
它的全部财产
遭到洗劫
大片黄昏的污染源
改变了我的皮肤
最后的发现
停留在世界无人认领的
器官上
浓雾也是黑黑的
黑黑的星座令人痛恨

●初夜起风

编年的脊椎向曾经的血
游去。弯曲断裂
出现晚霞旁的空矇
下沉在
太阳出没的四方
离开磁场上的风向

风向再度迷失

夜向更暗的气流迷失
高原浴血而亮

风向渐渐失踪

断裂的是失血过多的荒原
和淤血枯积的编年
文字之间出现了黄昏似的徬徨
封底
被一座坟似的棕色
浑沌地安排着初夜
风向看不清……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7-1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