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2017攀枝花诗会征稿作品选登之一

2017-07-06 08:5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相关阅读:2017攀枝花诗会征稿

自2017攀枝花诗会征稿活动开始以来,应者云集,参与踊跃。从即日起,《攀枝花文学院》微信号将不定期推出征稿作品选,以飨广大读者。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为保证诗会征稿的公正性和保密性,我们对选登的诗作进行了匿名处理;同时,被刊登的作品只为欣赏之用,最终的入围作品将在征稿截止后经专家评审产生。

征稿作品选1号

蝴 蝶 兰

哦,我有好色之心
花园偌大,花草茂盛
我一身的疲惫都要停顿下来
驱赶沾衣的灰烬。那一刻
时光像极了菩萨。你
用短短的茎杆撑起花瓣
似乎欲飞,似乎又
收拢了翅翼

我平静下内心的潮汐
你那么夺目,有着繁华的粉彩
叶子上栖息的流光一直辐射
扇面的空气,很快在风中幽咽
——这是哪一点突如其来的哀伤
使我猛然记起遥远的过去
凋敝的云丛中旋转的青春

不能魔怔太久。美好用来辜负时
敌意会驻扎。我继续前行的路途
请尽量别开荆棘
我已是临近暮色的中年
只能倾听吉祥的花语

请原谅我把移栽的花钵挪动
空气流通,我跪伏下来
如果园丁不来,我将睡去得久一点

征稿作品选2号

凤 凰 曲

埋下离别之苦的凤凰木
也会埋下一颗颗拱破黎明的
一次又一次相聚的种子
比如红色的花萼反卷,但
决不杂沓,比如瓣柄细长,却
从不在风中摇晃雨水的纤柔
那引我于繁复蝉鸣的,不仅有
向晚的灯火与奔走的星辰
不仅有如歌的慢板与稍作停歇的
吟唱:“叶如飞凰之羽兮,
花若丹凤之冠……”对我来说
你是我另一个更为宽广的
身躯与世界,是另一个我的
汹涌大河光泽的无边倒影
哦,凤凰木,请为我们黑夜中的
一双儿女再起个新名吧:
一个叫影树,一个叫红楹

征稿作品选3号

以一个梨子的形式存在

花半开,词半阙
而我已微醺

梨花盛开,无非就是
一场初恋般的雪
想下就下
无非就是
床前的明月光
为宋词红袖添香
无非就是枝头上
那平平仄仄的闪电
和暴力学的美
无处安放

梨花的美,我不敢肯定,
是形而上学的,抽象的
没有危险的

梨花的笑,我不敢保证
是发自内心的,纯洁的
不带一把小刀的

为了爱情不过早地死去
我把泪藏在泪里,把伤疤结在伤疤上
然后以一个梨子的形式存在

也许酸涩,也许硬梆梆的
请原谅,我一生就这么点脾气

征稿作品选4号

插在篮子里的樱花

以为,应该插进罐里
却插在篮子里。满满的篮
密密、点点、红红、火火
从二〇一六,一步跨到
二〇一七,这是遭遇的季节
这空空的墙壁,就是为此而留着

寒风吹过。篮子边
泥香已旧。三只罐
把昨日的火,藏在身上
内心空空、空空、空空
响着空空的呜嗡声
麻雀叽叽喳喳的鸣叫里
混着扑扑的翅声。嗡嗡的蜜蜂
是去,还是回
篮里的花朵,映红了大半个画面
从左下角,一枝簇放的樱花
又伸进画面来。此时
北京路的樱花,亦刚刚开放

征稿作品选5号

二月的梅花绝句

与十二月的恩赐有关。与一月的雨雪
二月的阳光与烟火有关
你不曾带走的诗句,幸福一样和春天回到川北
这时候我还在山中。遥远的问候
像一阵风,像一场没有开始的电影
你写好了开场白,写好了其中的离合聚散
峰回路转和柳暗花明
我看见自己,和剧中那个彻夜不眠的人
悲伤的昨日和幽暗的背影极其相似
因为你的美艳与孤独,我爱上了沉默
爱上了这乍暖还寒的二月,以及二月之后
妖娆的春天

征稿作品选6号

突然打开的桃花

这么多年,尽管我一直写到桃花
写她蓓蕾初放,妖娆遍地,直到成为流水上的一抹胭脂
但我仍是惧怕与她相遇
像我惧怕遇见爱恨交织甜蜜而且芬芳的故人
手执桃扇,顾盼流芳,内心的招数变换不定
有时,我甚至想哪怕遇见的只是一枚落花
就像书信中不可避免的病句,我至少也可以藉着
她的心痛和寂寞让泪水汹涌一次
那样,活在这个春天里该是多么幸福与奢侈
但是今天早上突然打开的桃花,还是像所有的秘密一样
最终都被说了出来。原来所有绝命的爱情都不过如此
生活与谎言都不过如此

征稿作品选7号

萝  藦

来处清风。凝眸的一刻
绿衣翻飞——
这是另一种蝴蝶,翅膀过处
有多少触目惊心
不得动弹

它们戴了草木的帽子
伸展的枝干怀了秘密
若遇到小心思的鸟兽,不可作蛰伏状
清凉的叶,晃动深藏的药香
云彩会化作雨滴
来接应这尘世安静的灵魂

满目苍翠。我惊讶于它有椭圆的果实
似乎不得饱满,才可证得周全
而这人世间大把的病痛沉疴,它都想出手
即使换过一种身份,成粉末,成干藤,成白色的汁液
它都会随喊随到……

我游荡于无止境的人世,拒绝过一剂又一剂良方
对萝藦这样的眼前之物
从未有过偏心

这由不得我
虚弱存世,奄奄一息
不肯承认草木本有救赎之力

征稿作品选8号

九瓣玉兰

冬天一过,玉兰
把身子紧了紧,准备
忍着枝干,那健康的
枯燥。准备在风调雨顺
开始时,尽快将白夜
滋长。

如此,她的秘密不会
蕴藏太久。缝隙里,
激情正在进行,颤栗
没了叶子的遮挡。

她微微张开的嘴唇
招来了风的拥抱,
被吻过的地方,泪水
取代了沉默。

打开一半,一朵一朵
相互张望,但不会
随口说,这将是一片
皑皑的雪,最后,
未见皱纹便坠落地上;
这将是玉生树上,没有
瑕疵斑驳;风过处,
听不到碰撞的声音,
更难遇花瓣破碎。

远处,即使樱花如潮,
即使头顶有云端之上的
白雾,于玉兰交来的
相貌和她半醒中的呼吸,
那些都是消失的事物或者
低微的陪衬。

征稿作品选9号

桃 花

桃花是药
倒进爱情的杯盏比相思还苦
人面桃花的女子早已凋零

我打开贞元十二年
春天扑面而来
那个叫绛娘的女子站在河边
脸上的桃花随波逐流

我合上书页
千万只蝴蝶成为标本
一千二百年前的那个春天百花凋敝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7-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