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湖州诗群专辑:雪青马、陈雨吟、邵小书、林燕如、章琼、张蕴昭

2017-03-31 09: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湖州诗群专辑:雪青马、陈雨吟、邵小书、林燕如、章琼、张蕴昭

  湖州自古以来是一座诗城。新诗百年也出了许多诗人,其中现代诗人沈尹默、朱渭深、徐迟、江岳浪等,五十年代开始写诗的诗人李苏卿、李广德、沈泽宜、茹菇等,六、七十年代开始写诗的诗人北岛、章得益、杨炼等等。这次展示的诗人作品,只是湖州诗人的一部分,他们大多数居住在湖州,也有客居在外地工作。

  专辑作者:胡桑、呆呆、潘新安、陈美霞、屠国平、施新方、安静、徐峰、小雅、伊果、徐惠林、简芯、钦克宏、沈成华、戴国华、石人、赵俊、柳思、茶人、潘丽星、王昌忠、周江鸿、舟颜、 王伟卫、雪青马、陈雨吟、邵小书、林燕如、章琼、张蕴昭、山贤、伏枥斋、沈健、吴艺、朱敏、俞玉梁、王海霞、沁芳、周麟、郑天枝、沈秋伟、江南潜夫、舒航、大毛、胡加平、杨 柳、张明儿、曹丽黎、潘无依、箫风、柯平、梁晓明、沈苇、汪剑钊、王寅、三远、姜海舟、阿波、沈方、周江林、潘维、李浔。

  雪青马的诗
  
  雨中的蚕
  
  在江南,蚕季也正好是雨季
  雨中的蚕,从芝麻黑点到孵化出世
  然后进食,蜕皮,进食,蜕皮
  日夜蚕食雨水般鲜嫩的桑叶和春光
  然后白胖胖地仰天长啸,做瑜伽
  然后排队上山,把一辈子吃的都吐出来
  编织一个个作茧自缚的成语或故事
  然后羽化,双飞,愉快地交尾
  然后向世界交出短暂又丰富的一生
  雨中的蚕,此刻正在蚕食桑叶
  (它们互不干涉又互相问候)
  窗外沙沙的雨声是对它们进食声的模仿与放大
  一片桑叶可以中间开花,也可从边缘下口
  它们的口器细小而锋利
  女儿说,“这些是六龄蚕,再过几天就可以吐丝了”
  我从汽修厂或卫生院的墙角,有一次也从乡下桑田
  采回一把把香甜的桑叶,耐心喂养它们
  看它们一次次换上崭新的校服
  从一粒被动的卵,到一只主动的茧
  雨中的蚕,急切而又从容地赶赴轮回的喜悦
  而江南高悬的雨季,才悄悄走完一半
  
  陈雨吟的诗
  
  冠名大师
  
  大铜门下侧卧着热得几乎脱了层皮的老黄狗
  榨汁机下的汗腺泪腺混浊发酵
  焦躁不安的来回滚动
  
  兰花指、野合的动感文字
  冠名权威的神灵下凡
  文学大师的粗鄙比拟
  
  低媚   抽干了露水的眼
  困顿、贪婪、颓废以及某一自我赎罪
  僵化的小人头依旧360度打着招呼?
  比机器更加亲切
  塞壬女妖则邀请低头忙碌的小人
  加入新海洋的旅途
  
  镶嵌着金丝边礼盒
  粉笔沫包裹着霉变的教鞭
  搅拌调色盘中浑沌的灵魂
  
  砰……
  
  大师自带盒饭
  怪诞的熟米粒
  沉默后高喊无罪
  
  邵小书的诗
  
  在雨季
  
  微弱的灯火来自河对岸的另一个国度
  同样来自那里的风
  纠缠着它以外的事物
  河水灌溉了我年轻又粘稠的身体
  
  在所有爱过我的人中
  我只想念你
  我们曾经像两块石头
  相互磨砺,变圆润,两败俱伤
  
  往事虚浮地排列在黑暗中
  我们取出生命的鳞片
  也无法割裂身体和过往
  你说“想念一个人,
  是想念自己心里最易碎的部分”
  
  所以你给我种下软糯的核
  在雨季
  潮湿和肿胀始终包裹着它
  
  林燕如的诗
  
  桃花记
  
  桃枝斜逸,在南山晚来的风中
  露着天然的色相
  一个人盘膝
  眉心安静,袖中生香
  
  沉寂已久的寺庙
  突然有了敲钟人,梵音在半山
  乘着打开的花瓣
  和蜜蜂嗡嗡声一起下坠
  
  多少人正赶往高处
  一地花影将迷了谁的手指
  谁又能见色明心
  在与花的对视中保有尺度
  
  我的骨子已被定性为桃花
  修行尚浅的人请悄悄绕过
  你有宠爱必有辜负
  我自己转世,自己开过今生
  让一切,只当寻常
  
  章琼的诗
  
  卡廖斯特罗
  
  我用睫毛捆扎春的雾水
  读懂一个闯荡意大利江湖的名字
  而后来,以一口流油的菜谱高唱沉默
  为我缔造古陶器的盛宴
  摆满一桌豆芽苗圃,鱼和羊肉
  与落满星星的土地同时颤抖
  解读赤道与北极的溶解点
  
  在地狱门前你来使诈
  试图赢得资格,缴械众生的爱戴
  
  我惧怕打一小盹,恐龙
  就会躲进障眼法的缝隙
  再睁开一只右眼 ,你——
  卡廖斯特罗!旅居太湖南岸
  在公园的后背墙体投宿、寄存
  惊怒了周围蚂蚁的聚众淫乱
  提出抗议时,夜渡的航船
  淹没橹浆的口水声,僵硬器官
  
  早该宣判:卡廖斯特罗终身监禁
  
  张蕴昭的诗
  
  肌体零件在耗损
  
  我一直忌讳“老”字
  岁月的镜子毫不留情地照着
  随时显露苍老的迹象
  于无声处皱纹在我脸上划出印痕
  风霜也跟着凑趣
  把白色染上我曾经的乌丝
  
  还能捂住这个“老”字吗?
  激情、灵感像贪睡的懒猫
  肌体的零件在钟摆的贯性中耗损
  
  已成为一段朽木
  自己还想分割出一些朴素的木质
  像文字一样铺在纸上
  依然婉约成诗行
  啊!朽木搁不多久就会腐烂
  
  赞美夕阳的歌无论怎样动听
  天总要暗下来
  得设法让朽木移到阳光下
  腐烂可以缓刑
  风吹草动像千万根手指摆动
  我依靠遒劲的青草
  转一转方向滚向阳光地带
  
  从每圈年轮中挤出一些液汁
  灌进我的笔在纸上挪步
  竭尽全力让我再亲亲诗歌
  闭着眼不看窗外提速的火车滑过铁轨
  只顾手中提神的笔专心地在纸上耕耘
  淡化失眠、老年斑、病态、孤寂
  贴着钞针轻轻喘息
  
  此刻解读炊烟飘移的细节
  风吹无影  雨打无痕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3-3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