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读杨献平《沙漠里的细水微光》

2016-05-09 09:1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蚌 阅读

  瀚海中的花朵
  ——读杨献平《沙漠里的细水微光》

  李蚌

  素洁的封面,与浓郁的风格相左。杨献平是炽热的、青色的,如军装的绿,如旗帜的红,少有平淡。他的行文完全是书生气象,《沙漠中的细水微光》的书名阅太漂亮,让人捂着封皮便会惹来片刻神思遐想。沙漠,自然是巴丹吉林——他工作过并视之为家园的根据地;细水微光,则荡漾着恍惚而微妙的人文情怀。二者相映成景、成趣,如一双粗砾的手指抚出柔美的琴音。

  商品化时代,浩渺人心也在丧失着水分,一名文艺工作者所做的,大约也像采集标本一样,将细水微光制作成螢螢图像。

  本书共为三辑:《沙漠纪》、《年代书》、《人物志》,把青春故事放在第一辑,背景、典故、春事近;第二为自画像;第三辑写别人。三项分类分别体现了作者的本色与特色:知性,内视与旁观都很清晰、客观,富有生活之气和精神质地。

  先说本色。不管杨献平承不承认,或者他自诩为出身绿林。但在我看来,杨献平身上的知性特点尤为显著,这与他大量阅读、勤于练笔、夯实基础、坐地飞行分不开的,年轻时打下的坚实基础,显而易见的天赐禀赋,浸淫于文学圈领风骚,在散文界独树一帜的见解和勇气,造就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读书,我是认真的,表现在不会拘于文本,渴望穿越到形式以外,读杨献平笔下的巴丹吉林沙漠,所感兴趣的仍然是一种游子的寄居状态,以及他会用怎样的方式展示地域与及其与之同在的“不同形态的个体”?是什么让他一次又一次行吟、唱诵、呐喊?美妙是否需要反复描述?痛苦不免再三申诉?是否通过循环往复达到了强调的效果?

  对此,我用的方式有点残酷:剥离。一本装祯精美的书如同玫瑰,狠狠地撕去花瓣。

  杨献平这本书籍的特点,主要有两个。

  第一,知性本色,文气纵横。文气显然是和作者知性的本色密切相连的,落笔成文、经纬文理,穿插文人吁叹。现实中的杨献平是一个澄明清亮的男子,具有坚定的世界观和为人处事的法则,在散文中却时常散发忧郁,缠绵悱恻如同近代知识分子情怀。我讶异他描写广袤的沙漠之旅,在“花朵之外”盛开“内在的果实”,在“弱水河”畔有“低语的风暴”。有时颇不服气,直想坐飞机去沙漠上空俯览一番,看看是否属实,疑心是妙笔生出的花儿朵朵。但在收获了奉送的良辰美景之后,却将之小心翼翼挪开,这是独属于他的华彩,不止是技艺,亦需要几分痴醉,心荡漾、人轻狂。

  第二,内省的深度与宽阔视野。这个小标题其实是向作者学来的。杨献平在多篇文艺评论中,喜用“向内的自由与向外的局限”、“人间烟火与素朴之心”等语句,不难看出他的创作立场与关注点,形成了系统的“杨氏理论”,那么反映在一己的作品中,列出第二辑《年代书》打开自己,第三辑《人物志》审视他人。在“打开”的同时注重挖掘深度,挟裹浓情;“遥望”他人却是端着平等姿态,窥见丰富多彩的人生。此笔法符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文明法则,他在处理谦卑与宽广、单薄与凝重、人文地理与历史演述、民间历史与现实关照等方面更是娴熟于胸。

  但美中不足是,本书中常有一些散落的碎片化的故事,但大都宛如昙花,难以捕捉。杨献平的巴丹吉林总是长满了漂亮的词藻。当我努力琢磨些窍门,读出些套路,熟稔了风格范儿,索性丢了书本,默默想一想瓶颈,寻出些破绽,不好说是文艺批评,却是对自我阅读的考量以及提升的要求。把一本书撕扯到只剩最后的两句话,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之中露出一朵色彩娇艳的花朵:一个人对走过的路、经历的人事如此眷恋,对世事有深刻见解与细微洞悉,才可能执着地进行书写和诗意表达。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5-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