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杨献平:如你此刻睡去的嘴唇和哀愁(十四首)

2016-04-25 09:4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杨献平 阅读

  在故乡的城市给你写诗
  
  洗个澡,给你写一首诗
  水珠还在灵魂里。河北邢台天蓝多了
  这个夜晚我有点舒心
  就像刚刚亲过我的那些水
  一小时前吃过的食物,素、淡、微辣
  
  现在我躺下,像一只脱皮的蛇
  猎人打伤过多次的狼
  很多年前我在这座城市游荡
  路灯下有一百块钱,已经拆掉的长途汽车站
  有一个常年袒胸露乳的妇女
  青春是一只蛐蛐,怎么叫都不如汽笛响亮
  
  这个夜晚无比干净,我好像对你说过
  这一生所爱的人,有一些已经沉默
  你,你们还在,尽管幸福一定不会淹没悲伤
  可我知道,一滴水于我是暴力拯救
  亲人,请用一支香烟,一把灰烬累加
  
  此刻我赤身裸体,努力从内部挖出月光
  故乡的城市尘土满面
  下车时候,我和司机讨论梦想
  他说:钱最现实。和同车的一位姑娘
  说到秩序、文明、竭泽而渔、空了的煤矿铁矿
  她笑笑,说,这没啥,再不好也是咱家乡
  
  我在后座上叹息。如同此刻
  一个人的房间,安静得只有两张床
  我把自己亮出来,用诗歌
  对你说:恨更能摧毁,在这个年代
  爱深度躲藏。如同以往,我又感到悲伤
  使劲拍自己胸脯,还有这一地的念想与灯光
  
  悲歌
  
  高铁再快,还是高铁,还要在地上走
  就像我从北京来,未必就是皇帝和他的亲人
  一只太阳在光中奔跑
  有一个人,他用短信说:
  代问候老母亲!她是我们在尘世
  为数不多的亲人。一时间我眼眶豁口
  还有一个,好像喝了酒
  有另一种口吻,告诉我这一路
  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事实上我喜欢在钢铁上
  人总是自我安慰,身高一米五以上
  就要自命不凡。南去的田野上冬麦陈列
  伟大的北方盛产烟囱
  也盛产悲歌。车到霸州东
  从车窗、月台,我看到阔大的田野
  只有一座孤坟和它的墓碑
  
  是的,我回家看望老母亲
  她叫曹桃妮。在那座名唤莲花谷的村庄
  四十年前生下了我
  如今她老得只剩下牙床
  犹如我父亲埋身的山岗
  想到这些我就浑身颤抖
  指甲嵌入手心,膝盖顶住胸口
  
  尽管如此也不能停止,就像这列火车
  我骨子里的大雪,梦境的沙子和废铁
  向南的道路,古老的大地身经万劫
  到处都在挥霍,辽阔平原上
  唯有一堆野火和一只飞鸟
  亲爱的人们,我愿意如此观看
  如上苍与河流,如你此刻睡去的嘴唇和哀愁
  
  臆想之诗
  
  你在,肯定是另外一个样子
  或景象。你在我身边如受惊的水滴
  兔子约见灰狼。其实这只是一种臆想
  亲爱的人相互提防
  在这个年代,最好的往往夜风独自凉
  最坏的穿厅过堂
  
  连续几个夜晚我都莫名悲伤
  似乎一个绣花的人,在缝补心脏
  它原本完好,比正常还正常
  我在台阶上栽种月光
  在房间布置青纱帐
  大地需要太多的种子
  一群蒿草在尘世抱团站岗
  
  你在,灯光一定原地遁逃
  沙发是别人的,地板喜欢嗵嗵出声
  有一种舞蹈不是肢体
  心要放进诗歌,肉身突破边疆
  旧有的水防止咳嗽
  新打开的,一定布满玫瑰和玉石的碎响
  
  可这仍旧是臆想,恬不知耻
  又针尖顽强。今夜我再次跌入概念的围墙
  多么狭隘,还富有自私和狂妄
  你真在,我一定是另外一个样子
  即使风遇到风,珍珠出自鲸鱼的背部和绝望
  
  夜宿偶记
  
  隔壁有声音。陌生人,请给这夜晚
  以女声。男人必须有所动作
  这本身没什么问题
  问题是我在隔壁,你们当然不会在意
  此刻,世界是你们的
  以此可相比我抽掉的香烟
  激烈的肉身,悲哀的灰烬
  
  多么对立的统一,简单才是万物真谛
  我对此也葆有兴趣
  如林中麋鹿,春天和她的小腹
  并说:这是生命原动力
  很多人反对。我还说,谁反对这条天理
  就像石头对石头,蜜蜂蛰疼花和蜜
  
  不过,好像有点可惜
  女声哼呀不足十秒,就他妈的万籁俱寂
  作为局外人,一点也不感到可惜
  后来是水,实在干燥得无趣
  我笑笑,声音藏在眼角皱纹里
  再后来是鼾声,刺耳、扑鼻、没有意义
  
  夜晚就是欲望拆卸欲望
  又在睡眠中卷土重来。人从人的身体
  读出愉悦。以生体验死
  以爱和互助,以短暂抵抗乌有
  就像我在夜晚写下此诗
  意犹未尽,早起再补上最后几句
  
  关于母亲的饥饿记忆
  
  我母亲曹桃妮,1946年生
  娘家在五里外石盆村。姥爷经常把
  糟糠挂在梁头上。那时候大姨妈已经出嫁
  大舅二舅同一天娶了媳妇
  次日清早,两个舅妈分别死在两张土炕上
  母亲和小姨妈待字草房
  姥爷不在时,姊妹俩凳子摞凳子
  摔得鼻子出血,为从糟糠中摘除饥饿
  
  十四岁背着行李卷,一口铁锅
  从武安步行山西。沿途都是乌鸦
  饿死的人随意摆放,鹰和鹞子是小康主义者
  有一天他们走到一棵柿子树下
  姥姥疼,是一条毒蛇
  再后来她一病不起。爷爷奶奶
  不失时机,用五斗小米,给他们儿子娶了婆娘
  
  我出生那天,母亲说她梦见门墩上有两面旗
  一面红,一面黄,还有几个字
  可不认识。忽然间我就穿上了花衣服
  我左看右看,还学人家唱戏
  老军蛋找我玩,我心急,随手把一块馒头
  丢到草窝。还没转过身去
  一个巴掌响起:再糟蹋吃的,我就剥了你的皮
  
  这显然是陈年旧事,转述者
  是我母亲,她一再强调:在这个村子咱过得不好
  大炼钢铁没多久,你满炕书的爷爷
  眼睛瞎了。起先,他和奶奶住在别村
  等到祖奶奶被一口棺材
  吞到土里才回来。文化大革命、破四旧
  书被抄走。你出生没几年包产到户
  人都想着自己的。水少,谁家人多势力大
  能浇。连续三年庄稼歉收
  你饿得好比蚂蚱,脸像黄菜叶
  一阵风,就能飞到对面山上
  
  离别赋之三
  
  斟酒者,请放下微醉和乱语
  我在旁边看,一杯酒所能的
  一颗心未必。一个人所想的
  其他人大多不然。一双筷子碰来碰去
  杯盏响,怎奈这瞬间夜晚
  
  乌鸦飞绝,忍相看、唏嘘
  你我都在变老。此去必定经年
  在北京,一隅的房间,左邻右舍
  楼上楼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可我已经能从脚步声分辨
  从咳嗽和叹息当中,迅速挖出每一张脸
  
  离别是常态,一如汤匙和碗
  如你我,酒醉后,睡一觉恍若一梦
  人生原本清晰,只是这时候带有毒素
  我的想法不够奢侈
  离别之后还能相见
  告别之时抱抱双肩
  
  你们之中肯定有我最爱的
  寡淡的,四个月没说过十句话的
  见面安如泰山的。而更多的让我抓心挠肝
  还有那么一个,总是喃喃叫出名字之后
  疼得叫自己可怜。更多的在此刻列队整齐
  兄弟,请抱抱腰肢;姐妹,摸摸头发和指尖
  
  早起者
  
  每早六点,开窗还是黑夜
  但也可以叫做黎明。此刻你一定呼吸均匀
  也一定没有做梦
  不似我,睁开眼睛就觉得无望
  世间如此多的事情
  唯有爱上,才使得内心潮动、明暗不定
  
  窗外的窗户大都黑着。甚至黑得有点反常
  我总觉得昨晚每个睡下的人
  一定心有所想。如我坚持许久的失眠
  如这世界不动声色的嘈杂
  每时每刻的痛不欲生和漫长忧伤
  
  我洗脸、刷牙,在凉水的脸部使劲拍打
  我发觉我早已老了,如一块浸水的废铁
  锈蚀是必然的。人生就是丰润和脱落的全过程
  当我端起一杯开水,热气蒸腾
  一个声音在内部响起
  简单的人,请收回你的舌头和口腔
  
  天光徐徐,这凶猛的力量
  在喊人类起床。站在五楼的栏杆上
  建筑大都形如深渊,我向右错开一米
  在一盆吊兰旁边,忽然心安
  在黎明,还在安睡的人
  请给我一根绳索,早起如我者
  自跳三下,摘下旭日,万千山川
  
  迷惘之诗
  
  黑纽扣位列第三,手第四
  不喜欢如此这般,算得了人之常情
  可常情不外乎人心
  一次两次,三次以后
  若要从头再来,还需要另一只手
  
  还需要一只螳螂,一只黄雀
  其实弹弓不在我手里
  我手空空,空空如风洞
  好久了,天昏昏,星群在别人头顶
  为此我感到悲伤
  为此我把自己比喻成一支凌空的灰烬
  
  此刻无人迹,雪等到心里还没落下
  小人儿,西风拍窗的意思
  是散开的臆想,帘子和两米远的体温
  敲键盘、喝口水,失眠卷土重来
  再准备三根红嘴香烟
  什么可以做牙齿,还有一只充满攻击性的蝎子
  
  有些疼是暗中的,有些喊叫只震动自己
  多年我不曾触摸对面的衣衫
  解开火焰,惶惑、独自、伤感最易点燃
  我从窗户投出一本书
  好像没有回音。如果今夜没有黎明
  请给我退热去疼,如果此刻你已经睡去
  在独立花园,我只好请上帝向你代致晚安
  
  流年赋
  ——写在一年行将过去之时
  
  恍若深海,恍若沉船之上安静的腐朽
  珍宝、穿梭的鱼群,巨鲸骸骨
  海藻如履。哦,一个人面对往事竟然如此波澜
  壮阔是国家的事。时间如桅杆
  孤单征程起伏的是群体性摩擦和自我消耗
  
  群岛之中我最小。事实上我一直在陆地
  生于北方,草木群山。流窜西北多年
  在巴丹吉林沙漠抱臂弹指,风吹荒凉之­
  尘土作镜,前些年迁徙西南,一个人总把自己丢在闹市
  夜晚,前楼听后楼,高跟鞋敲呀敲
  床板也响,众人原本只是相互听看,不肯抱团
  
  冬天深到海底,我晕眩,每当它行将就木之时
  就是一年。一年好比一条船板,过去就抽掉
  也似乎是一根肋骨,迫使后背一再向前
  陆地多么温暖!背后的大海,飓风乃诸神盛宴
  窗前如深渊。事实上,我一直向下,以陨石,以火焰
  
  端坐或沉睡我总是感到颠簸
  人在年份中孤筏重洋,无尽之水,彼岸只忠于侥幸者
  我想做飞掠的海鸥,轻浮灰尘
  可上帝只允许人为一枚扁舟,孤立之帆
  哦,深海,沉船,庞大妖娆,无尽下潜
  而人生如此惊悚,面对流年我满目悲怆
  越来越佝偻。一个人,众人,作为祭品,时间照单全收
  
  时间献词
  
  请笑纳这一年,吐出骸骨
  流在嘴边的爱情,请给我一杯苦酒
  一只板栗,一个小人儿和她脖子上的枣木坠子
  请爱我!时间,我在你的刀刃下
  苍老。一年一年,一年就是一根别针
  在生命册页上,请铭记,请以沉默代替言语
  
  事实上,我已身心俱疲
  我胸口的十字,只是告诉你我还是上帝的子民
  四周都是卑贱亡灵。请以手指为我扯下嘴唇上的干皮
  请告诉黑夜奔跑的孩子
  前面没有陷阱。请通知傻乎乎的、我爱的人
  
  请原谅,光阴,我只是其中一粒
  蚕豆般大小。绝对不是神,而是神不弃的罪人
  我贪恋这世界,如同贪恋肉身
  我心有余悸,针尖和麦芒,蝴蝶与暴雨
  
  需要再次说,我老了,亲人越来越少
  像自己把自己弄丢了,在哪里也找不到
  请给我以食盐,以水,以热血
  以孝、爱,请将这一年从我胸腔里摘走
  请斩钉截铁,请将新的流年再次赋予脂粉和红晕
  
  新年献诗
  
  晨曦裂开,水藻存在的砝码
  岩石尽入流水。相互致敬的人心神疲惫
  河边花草终年青春
  手执虬枝趟过者,捡到一地碎银
  
  昨夜我和上帝一起度过
  他派遣了苹果和红枣,还有人体的香味和曲线
  我明白这是一年最后一天
  亦第一次天光乍现,两个年轮交错如犬牙
  如绳索这头和那头,食指触摸的暗处花瓣
  
  黎明我又一个好的睡眠,全依仗心安
  手机总是显示时间,好像追伐
  人总是与消逝刀兵相见
  信神者,钱包、酒水、欲念是最卑鄙的
  它以物质之身,消耗日渐稀少的天空和鱼群
  
  好在我又按时醒来,并借着白昼
  祝福,上帝每一个子民,包括围困的苦与伤悲
  其实我心如沉水,洗过往事的泥沙
  我从峡谷再次攀上另一座高岗
  茅草齐身,惊奔之狐,黑蚂蚁列队奔袭
  我长出一口气,按住胸口
  以虔诚的心碎,以野花的寂静与卑微
  
  作诗有赠诗人鹏程
  
  兄弟,这一夜我忽然落泪
  你我都有心伤。十年前我开始提防苍老
  和绝望。你沉默、优雅,还比我俊朗
  我只是一个北来西往,又转身向南的过客
  不似你,从黄河到长江
  陆地深处黄尘无光,大海之滨咸腥味浸润胸腔
  
  一个人总是孤独,两个人则是孤独的内部边疆
  这一夜我在故乡的城市
  有你的电话,祝福到了我年迈的老娘
  人世间我们以露水为爱,用草芥作为花床
  贫苦的人蒹霞苍苍,相拥的兄弟白露为霜
  
  很多年我不曾,泪水里有太多的星光
  我总是嬉闹,抵抗你知道的那些他杀和自戕
  每一天的人生都在凌迟
  诗歌,请用语词打击、深藏
  用韵律刮骨,用岩石及其风化部分
  兄弟,请捧起一把狂沙
  在近身楼台,在咫尺以远
  来他个寸断柔肠,一如骑士和他失踪的新娘
  
  作诗以赠诗人彦山
  
  请关闭午夜,放进月光及其爱人
  兄弟,往事和此时并无两样
  夜是胎衣,不安了,你就躲进去
  这世界原本不怎么好玩
  这夜晚,一定充斥着苍凉与无端
  
  你我多年,以江湖磨刀
  又在俗世中卷刃。想象是一匹瘦马
  可谁总甩着皮鞭
  有人在寂寥之处红着双眼
  镜片挡住的,心未必看不见
  于此不安中你我不如大笑三声
  用一杯酒杀戮明天
  用三五诗句,推心置腹三百年
  
  我似乎可以触摸
  你的肋骨,有一种跳动
  热血如江河,不去管它沧桑流变
  当太阳以神的速度,月之弓弦在林中拉圆
  请以一根鹰羽,给远方说
  相识的人不爱烈酒,悲伤的孩子需要肚兜
  
  你我老大不小了,内心有花粉
  有蜜、土豆、巉岩之草
  请安静,苍苍人世花开急骤
  辽阔疆场风吹荒火
  请以刀锋之光授人以柄
  请以猛狮之鬃吹化积雪
  
  诗赠诗人牛红旗>
  
  兄弟二三,再五六,似乎足够
  也不尽然。西海固人称旱塬
  风吹三千尺,黄土抓鼻梁
  蒿草独占泉溪,牛头挂黄金
  莽苍之地常出豪杰,亦多折柳望月之徒
  若在中世纪,最近的清朝末年
  你不是一个混蛋,就是仗义疏财小诸侯
  
  久以兄长论,北京之晤
  显然上天有眼。红旗此名多歧义
  如流言。好在男儿以热血为马
  情义仗剑。江湖深,多细腰,也多肝胆
  鹰隼常凌空。掠地接天者
  检阅尘土,烟火深邃,苍天澄碧斑斓
  
  长夜饮酒,弹铗者,歌声击打
  且以泪滴叫明月。以相拥、空人间
  你我胸有利器,心却如麦芒蝴蝶
  君子有爱,请伐骨以为梦境与道徒
  请给自己三分醉意
  马在南山,群山与大水茫茫浩瀚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4-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