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梁元诗五首

2014-04-17 08:3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梁元 阅读

梁元

  梁元:旅美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赴美国留学。曾辍笔多年,直到二零零六年重新拾笔。作品散见于诸多刊物和诗选集,著有诗集《四月的墙下》、《时间的乡愁》、《原始角落》、《沉默的颜色》、《抵达季节》、《太阳车轮》六种。现居美国南加州。

  隐忍
  
  一个小小的发言在心里
  小得近乎卑微
  但具有不可撼动的勇气
  随时准备说出
  但总是悄悄咽了下去
  
  嘴上永远是平静的港湾
  无论是扬帆还是收帆的船只
  无论是在哗响的浪的舌尖
  身体上下起伏的冲浪者
  你看见了,也听见了
  但是什么也没说
  
  只管在岸挺立礁石
  在沙滩审视自己的时间
  对照星空的银河
  孤独着,但是被盈满着
  
  虽然沉默得一片苍白
  但在沉默的内部
  哪怕一抹灯光的金黄
  也能牵动夏天的蜜桃
  连接秋天草垛上的南瓜
  
  一生可以只是一粒沙
  也可以散发成一个宇宙
  那在心里准备的发言
  已经操练了许多次
  但是始终没有说出
  天空的隐忍如此
  大地的隐忍也如此
  
  树桩上的月亮
  
  月亮在树桩上站定
  像一只报晓的雄鸡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天没有亮,树被砍倒
  无言的空洞是如此苍白
  
  当调整心情,再一眼望过去
  你也许会说,马蹄莲的心语
  是那么楚楚动人
  抚慰了失去枝叶的痛苦
  有时,虚拟并非失真
  你感知,你便存在
  你诠释,你便种植美丽
  
  如果曾努力相向
  请想象一次触心的交谈
  在月下的人生展开
  启齿的双方
  可以是月亮和树桩
  可以是你和另一个人
  也可以只是你自己
  
  月亮不在水中,而在树桩
  这样的景象被一根蜡烛点燃
  月光的烛火不会被风吹灭
  纵然生活总在显示粗暴的砍伐
  也会有温馨的疗伤
  你偶尔的一瞥
  也能窥到银白的希望
  
  一棵受虐的树,捂着伤痛
  轻轻地喊道:月亮,月亮
  于是,月亮就来了
  这样的事情,你不能说不曾发生
  目睹那样亲密的拥抱
  你忍不住要说
  月亮是树桩新长出的花苞
  
  在车里看海上落日
  
  你只能在心里
  与血红的落日跳一曲华尔兹
  当然,你的舞步跟不上她的舞步
  转圈的时候你跌入黑夜
  无法体味那优美的弧线
  如何在遥远的异乡完成一个圆
  
  圆舞的旋转推动更大的旋转
  但此时你无法转动自己
  你脚踩油门,手握方向盘
  这也是一个优美的圆
  海杯的气泡令你陶醉
  你经过大海日落
  在更大的旋转面前
  你体态眩晕,辨不清方向
  海浪发声,竖着万千舌头
  
  有多少人走入海中
  体验海上落日
  放怀迎接生命的圆满
  那平稳不惊的风彩
  为了一个舒缓的舞步
  为给时光划上绚丽的句号
  
  你渴望进入那通红的洞穴
  烧尽身上的污垢尘烟
  紧随新的一天的日出
  再度出生,活出不同的意义
  
  下意识
  
  下楼的倾听
  其范围并不止于厅堂
  你能否听出
  沙发客人留下的余温?
  离开的还会不会再来?
  
  你一恍惚
  门就被轻轻推开
  你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就证明离别只是一个错觉
  虽经旁证,仍是一个错觉
  
  黄昏似乎只适合下楼
  这不仅是一种下意识动作
  也是体力和精力涣散
  对理想支撑生出的疲惫
  虽然并不高,只有两层楼
  
  利用结构性冬暖夏凉
  你冬天居楼上,夏天居楼下
  但是今年冬天你不再形而上
  而是迫不及待要向下
  即使已经在桌下,在沙发下
  你仍然感到下得不够
  
  我们都有地鼠的本能
  知道日子到了
  从哪里来的
  就该回到哪里去了
  
  一旦下意识已定
  木栏光滑的楼梯
  就成了光阴旋转的螺旋桨
  将冬天从楼上
  一直旋转到楼下
  
  秘密
  
  藏在舌下的秘密
  也许到了最后一刻都未打开
  也许过于猝然,来不及说出
  也许已锁了那么多年
  锁已生锈,而钥匙欲哭无泪
  
  海水翻卷起书页
  水上的历史无论打开或关闭
  都与时光的钟声有关
  冬夜的杏仁汤
  留不住天堂一曲挽歌
  
  我们都在路上
  披着林间黑色的山影
  天上的莲蓉月饼与我们无关
  夜晚来得太早
  而怀念总是显得太迟
  
  我们从绘画看见冰川期
  从音乐听出奔跑的阳光
  如果眸子能保持火种
  星星的火堆就会在远方燃烧
  
  沥青小路蜿蜒
  弯弯的钩子抓住离歌
  深夜的车声之后
  窗内响起瓷片的破碎声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