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邱华栋:姜明长篇小说《寻根》阅读笔记

2013-05-22 08:5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邱华栋 阅读

  城乡巨变与诗意的文化追挽
  ——姜明长篇小说《寻根》阅读笔记

  邱华栋

姜明长篇小说《寻根》

  没有料到姜明捧出了这么一部好作品。老实说,起初我也就是随便翻翻,不想一翻就陷了进去,且越读越欢喜,越读越为老朋友姜明感到高兴,我想说的是,这本出版于岁末的新书,应该算是2012年度全国长篇小说的一个很不错的、值得重视的成果,它在一些文学应该表现的领域的涉猎和探索,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和执著的文化诉求。小说在讲好了一个优美的故事的同时,还带领读者走进了奇幻的民间文化丛林。我看出了姜明的野心,他是想溯源中国的传统文化、民间文化,并以一己之薄力,为文化的保护和传承鼓与呼,可以说是用意良苦、胆大心细。古往今来如此立意的名篇佳作可以车载斗量;而姜明的贡献在于,他将对文化的追挽和忧思,置放于现今中国这样一个城市与乡村正在发生历史性巨变的重要关节点,借变革之快捷、之巨大、之彻底,衬托保护之必需、之迫切,之关键。姜明的高明在于,他不是一种苦大仇深似的控诉,而是深情款款的谈心,让人在获得愉快的审美体验之后,恍悟深意和禅机。

  长篇小说的大厦,首先是由语言的砖块垒就的。我先要说一下《寻根》的语言。语言好,作品才有感染力、穿透力,古人云“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就是这个道理。可以说,没有一位作家,不是苦心孤诣地经营自己的语言。但事实却是,并不是每一位作家都有独特的语言表达形式,或者说,并不是每一位作家都能拥有完美表达自己思想的文字技巧。很多作品有着深邃的思想内涵,但却少了富有魅力的文字表达,这样它就少了可以飞翔和超越的翅膀。《寻根》表达的是非常严肃的主题,但姜明却首先让作品飞扬起来,这得益于文字的修炼和妙用。《寻根》的叙述是沉静的,缓慢的,但文字却是明亮的,轻快的,换言之《寻根》的语言是极美的。有些语言,如果把它分行,其实就是诗歌;而通览全篇,不论情节如何变化,场景如何转换,那淡淡的诗意,那氤氲的芬芳,始终让人如同沐浴在森林里,呼吸的是草木精华,获得的是朗朗乾坤。《寻根》的语言有时极为俭省,近乎白描,动词担纲,活灵活现;有时则浓墨重彩,繁华复沓,工笔细摩,回音绕梁。语言服从于情节与细节,让人读起来舒服极了,如春风拂面般熨帖,又如白鹤亮翅般轻盈,偶尔还有些看似漫不经心的闲言碎笔,却如珍珠般明媚光洁。姜明能把语言用得这样潇洒,就算先不提《寻根》的思想价值,我想其文字技巧应该是风华宛然、光彩难掩的。

  再说小说的骨架——故事。《寻根》的故事并不复杂。一个美女在地震中神秘地失去了记忆,失去了籍贯、身份证明和亲朋好友。由此她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寻根,寻找未来。在成都平原广阔的城市和乡村出入穿梭,在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中浮沉和迷失,以白纸般的履历重构人生,经历苦痛、撕裂、重组和新生。在成熟的心智下,以婴儿般的目光见证着城乡土地的嬗变、农民市民的流转、经历着急剧变革的壮阔时代一个普通人物所有的迷茫、颤栗、欣悦和幸福。在寻找过程之中,个人的过往历史与浩大的土地上民族的文化记忆巧妙穿插,个人的前途命运与高歌猛进的城乡进程浑然一体,个人的生命密码与传统文化基因的流失和存续环环相扣……

  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寻根》是一本思考文化的书。失忆是痛苦的,但是就在主人公开始寻找记忆的那一刻起,她的凄迷身世,就被这个北纬30度上的古老城市所收容和安妥;在诗意的叙述中,波澜壮阔的城乡巨变,没有遮挡住主人公文化寻根、民俗传承的艰苦努力和美好追求。主人公的经历表明,个人的失忆,其实是无碍未来生活的,但是,文化的失传、失真呢?

  姜明的狡黠就在这里。他用一个简单、轻松,但是充满悬念的故事,把读者吸引进去,然后使用了大量充满隐喻和象征意味的道具、情节、人物、场景,在帮读者追问和解答主人公个人命运的同时,让读者领略传统文化、民间文化的魅力,感知现代社会对传统文化、民间文化的剥蚀和追挽。隐喻和象征,全书比比皆是,比如说书中经常出现的“寻根”,到底是指主人公追寻自己的记忆,还是指主人公失忆前对中国民间文化的溯源?比如说那一面核桃木盒子盛装的镜子,究竟映出的是今天的使用者的脸庞,还是古代女书一去不回的镜像?比如白鹤村那有上百年历史的老院子和500年历史的古井,代言的究竟是陈腐的、没落的旧日时光,还是悠久的、芬芳的古老文化?比如说理县迷宫般易进难出却存续千年的桃坪羌寨,究竟是封闭保守、偏安一隅的落后堡垒,还是巧夺天工、自成格局的“大地的华表”?比如说毁于民族战争战火、涅槃于现今中国的台儿庄,它那簇新的外表是否可以真正复活一个昌明古城的文化DNA?最重要的主人公本人,她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她是民间文化访问者,还是城乡变革的推动者?她是地震的受害者,还是“两岸同源”的中国文化的受益者?她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当代美女,还是一个骨子里都是唐风宋韵的古代穿越女?……这一本读起来无比轻松的书,掩卷深思时,读者似乎可以有太多的疑窦需要破译。

  知识作为小说的配料,可以成为小说有趣的作料。姜明在书中放了很多有意思的民间文化的作料,这方面他有着非常精彩的表述,比如对羌族的民歌会、祭山会、释比作法等场景,都作了照相般写真的叙述,我们可以通过他的文字还原现场,身临其境。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过的最详实的关于这几类场景的描写。他写得很好,很精细,写的不是说明文,是融有自己感情和感悟的真性情文章。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对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姜明做出了自己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的最大贡献。这得益于作为记者的姜明多次深入羌族聚集地的采访和积累。当然姜明可能也有点“私心”,他跟我讲过,他们这个“姜”姓,就是羌族的后裔,“羊的儿子是羌,羊的女儿就是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好像是在给自己的家族“修史”。

  另外《寻根》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大量四川元素、成都元素的涌现,比如宽窄巷子呀,琴台路啊,五朵金花啊,密布字里行间,总让人想起李劼人和巴金的作品。据姜明介绍,琴台路和宽窄巷子距离巴金的慧园很近,而三圣乡的五朵金花就在李劼人故居后面。这当然是一种巧合,但这似乎又是一种必然,在大师们生活过的土地上,在现今这样高速工业化、城镇化的时代背景下,“死水微澜”之后,新的“大波”必然骇浪喧天,记录当下,描绘新“家”,启迪未来,新一代的作家责无旁贷。

  总的来看,《寻根》这本有着重大时代背景、满怀文化担当使命、充满浓郁成都地域风情的作品,故事性很强,画面感十足,很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在我看来,也很有可能成为四川或者成都的一张新的文化名片。如果外地读者能过通过阅读这部作品认识四川、走进四川,进一步了解和喜欢四川,并且能够心怀文化,有所颖悟,我想,这应该是作者最期望看到的事情吧。在此,我也希望对姜明他们这套丛书的组织者,成都市文联表达谢意。“大地民生”,这个品牌足够响亮,希望能够坚持做下去,比如,我所就职的刊物就有个广告词,“人民大地,文学无疆”,意思也差不多,让我们共勉!

  顺便说明一下,20多年前,我和姜明都是中学生里的文学爱好者,我在西北新疆,他在西南四川,隔着几千里的距离,共同的爱好让我们鸿雁传书,惺惺相惜。由于种种原因,姜明有很长时间没有进行文学创作,最近两年他终于又回归文学,他是一个多面手,在中长篇小说、诗歌、评论和散文方面,都有了一些可喜的收获,我特别高兴。就在我写这篇小文的前夕,传来了他的诗集《万物生长》获得了第七届四川文学奖的消息。我为姜明的成就感到骄傲,我也为四川文坛冒出的这一匹黑马感到高兴,在这里我也特别想跟姜明说:好兄弟,希望你能够坚持写下去,能够成为全国文坛的黑马,到那时,我在北京为你喝彩,给你庆功!

  (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原载《文学自由谈》2013年2月号)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5-2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