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翟永明:九十九间半

2012-11-30 11:0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翟永明 阅读

    偶然在一本书中看到:南京有一最大的清代私人民居——清代著名文人,藏书家甘熙的故居,俗称九十九间半。大约取其住宅的间数,因为按当时的皇家规矩,民间住宅不得与王族勋戚相匹敌。也许当时的限制便是一百间,而甘熙深谋远虑,不敢妄僭,因此取其九十九间半也许便是此意。据说这座旧宅最能反映江南民居的特点。

    到南京后,很想前去看看,于是便问南京的朋友,意外的是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于是又问甘熙,居然也都不知道甘熙为何人。我就开始揶揄朋友不懂国学,其实我在读这篇文章之前,也都不知道甘熙为何人。说起来对他的祖先甘罗倒还有几分知晓,从小谈到的一些书上常说甘罗十三拜相,大人们也都常用这一人小志大的故事来鼓励我们。至于甘罗的后人,三国演义中的折冲将军甘宁,那也是男孩们才能记得的人物。我对甘熙故居的兴趣,全在于那九十九间半的晚清建筑。我很想看看那一万多平方米中的九十九间半的房子是怎样变化有致,建筑布局是怎样跌宕起伏,6组多进层叠的穿堂庭院,是怎样沟通过九十九间半房屋和其中30多处天井,以形成这南京城里最大和最完整的古建筑群。

    直到临走的那一天,我们还没有打听到甘熙故居的详细地址。有四个地方供我们去寻找:一说是在夫子庙附近;又一说是在钟山旁边;还有说在某个大家都不会相信的地方;最确切的地址是南捕厅十五号。书上这样标明的,但又几乎无人知道南捕厅在什么地方。一位朋友劝我们别去找了,他说:肯定不怎么样,要不为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你这一说,我就觉得这九十九间半更好了,就更不甘心了。好在朋友朱文在多方打听之下,终于弄清楚了地点,于是他带着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赶赴至南捕厅。

    走进一条小巷,在一个安静和古朴的红漆铁钉大门边,我们看见了南京民俗博物馆的牌子。购票入内后,二进院中的文人书斋馆就设在原来的轿厅,即宾客下轿主人迎客之地。如今这里是陈列室,展出一些与南京有关的民间工艺品和一些民俗物品。二进院中的偏院写有"请勿入内"的字样,我伸头进去看了看。偏院中设有花坛,栽植着一些玉兰、海棠等花木。旁边有一座二层小楼,红漆木栏,轻盈通透,不知是不是书中介绍的聚贤楼。甘熙曾在聚贤楼里与同辈学者商议收集乡土文献,并在此著作《建康实录》和《白下琐言》等地方志书。

    再往里面走,就到了第三进的大厅,这大厅是过去甘熙接待宾客,商讨大事的地方。大厅开间宽阔,通体透敞,设计颇为大气。梁枋与格扇门上都有木雕,刻有种种花鸟虫兽,山水人物。从偏院的一个小门望进去,是一个不到5平方米的小中庭,现已废弃,堆放着些青瓦,可以遥想当初这一小块庭院。却也是充溢着氤氲声影,咫尺之间也有着分毫析厘的审美意趣的。

    当我们直走进大厅后的院子时,不禁又吃了一惊。原来这里却已成了一个大杂院,住了许多居民在此。看见我们进来,都以警惕的目光盯着我们,院子里乱七八糟的堆放着杂物,四处牵着晾衣物的绳索。早已找不着书中描述的曲廊回环、庭院幽深的感觉,只有周围高耸平直的灰白色的火山墙,尚能找到江南民居的些许影子。

    我在院子的四周都去看了看,九十九间半的结构复杂得像座迷宫。院套院的布局和传统的围合方式,在这一组一组的实空间中,又经营出许多虚空间。从一条窄得只能走一个人的小巷进去,曲里拐弯的,却是通问一个单独的中庭。可能只为采光而设,也可能只是一种形式感。墙和房子严密地围合着这实和虚的两块空间,在这里,实和虚都具有最大的私密性。一如我们以往所理解的格扇的推开和关闭、墙内墙外的窥视和交流、庭院对光线和风水的容纳与占据。正如白居易在《白苹洲五亭记》中曾说:“大凡地有胜境,得人而后发;人有心匠,得物而后开。境心相遇,固有时耶?”当我们站在这座已不具有完整实体的空间里,在寂静和冥然中体会"庭院深深深几许"和"灯火下楼台"那“境心相遇”时宽如天地的境界。这种境界表达了时间和空间中可见和不可见的部分。

    一座房子是一个介于形式和生活之间的地点;一座房子也是一个空间中站立的人的形体。在趋向上,它符合中国建筑文化的封闭的形式。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11-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