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翟永明:评何小竹的《女巫之城》

2012-10-18 08:5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翟永明 阅读
  心想事成的女巫
  
  ——评何小竹的《女巫之城》
  
  翟永明
  
  读到何小竹的《女巫之城》,让我们好不高兴没活在圣女贞德的时代。中世纪过去了,至少现在成都市的“粉子”在读这本书时,都要对号入座:看自已是不是女巫。是女巫的如葵花女巫,就不免“殊为得意”暗地妖娆;不是女巫的都要看看《女巫之城》里的女巫,几款几式:气质,肤色,年龄,身材,总有一款自已是具备的吧?下次碰见何小竹就要质问他:“难道我就不是一个在成都上空飞着的,形形色色的,看不见或还没被你看见的女巫?”。
  
  据何小竹的书介绍:成都是一个女巫多发城市,邂逅的女人个个都是女巫。我想要能看到女巫的巫气,必定要有一双看得见女巫的眼睛。也就是说,他一定要有一双极端敏感的眼睛,“咔嚓咔嚓”地可以迅速调好焦距,对准光圈,在大脑皮层扫描出女巫的信息,并分辨出她们的气味,从而一举确认她是不是女巫。此外还要有一颗懂得和理解女巫的心,女巫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她们肯定一闻就知道坐在面前的是好人还是敌人。这也一定是中世纪就传下来的女巫的本事。作为诗人的何小竹,一定深知这点。所以他多次声称他是女性主义者,这也是他亲密接触女巫的一个接头暗号。
  
  何小竹是否是真正的女性主义者待考,但他的确是一个知道去欣赏和弄懂女人的男人。在这本书中,何小竹精心设计但又似乎是无意制造了一个在现实和非现实中穿梭着的女性世界(女巫世界),这些女巫(其实就是这座被称为美女城中的时尚女人)就象《聊斋志异》里的精怪,昼伏夜出。她们潜伏在夜色中,随霓虹灯和高架桥的增长而增长。
  
  从某个方面说,在这个日益繁华,高速变化的城市中,她们代表了商业加文化的强势中效益最大化的配置体系。
  
  我们居住的欲望城市里,女巫虽千变万化,天上飞,水上飘,可大可小,可隐可现,但却又现实地存在于人群之中。何小竹给了我们一个女巫解码的线索:“女巫就是这么一种群体,她们的身体与常人无异,但她们的想法却总是异于常人”。何小竹笔下的女巫,一样要“穿衣吃饭”,不同的只是她们的“迷人之处”:她们要不就是有一顶与众不同的帽子(区别于难看的扫帚),要不就有隐身术(比古代女巫有福了),身体可大可小(视自已的心情而定),除此之外,女巫的巫就巫在她的心。这也许是代表了男人对女人的幻想: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个隐身女巫,那是他对女人所一直存有的神秘感或如诱惑力这样的东西(所谓巫性)的向往。从前的男人害怕女巫,想必是害怕她们真的有什么魔法,使出来也就乖乖咙个冬。现在男人和女人应该说是互相了解甚深了,女巫无非也就是有点“想法”的女人而已。何小竹总结得很好:异想天开但不迷失方向。有个德国女巫也曾说过:每天只坏“一点点”。所以,敬请放心,但愿男人女人们大家都有个好胃口。
  
  何小竹的小说原本就爱在现实和幻想中来回移动(从《潘金莲回忆录》开始),这一次更是虚实交替,进出自由。书中关于女巫的奇想幻觉就象文字世界中引丝向上的风筝,飘飘扬扬,时隐时现。如中医所言:“令小儿张口仰视,可以泄内热”。同时也协助白日梦患者(心猿意马)建立与男性集体无意识(偷窥心理)之间的联系。何小竹的文字又向来通透,轻逸,有种向上生长的感觉,用来描写一个现实中的女巫国正合适。小说中的日常琐事和怪异细节一样的被他描述得分寸自如,行云流水,让我不断地想起他最爱用的一个口头语:“舒服”。
  
  最后,顺便说一句:前两天我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她正准备搞一个数字游戏软件的脚本。她考虑了两个脚本,一个是三星堆出土的那些纵目雕像。另一个你们猜是什么?就是何小竹的《女巫之城》。我一直没有告诉何小竹,为什么在读到莫小姐那篇时以为小说没完,是因为我姐姐姓莫,她以前写小说,现在她正着手搞成人动漫制作。我姐姐当然也不知道书里面有画成人漫画的莫小姐。更不知道有个老B也在钻研女巫软件。但是我想:30个饺子之后肯定还有些什么,它让我感到:我姐姐真的是女巫名单中年纪最大的女巫。而且,据我所知,她的确是个心想事成的女巫。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10-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