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张哮:新聊斋六篇(短篇)

2012-09-29 20: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张哮 阅读

\

张哮像
 

背靠背

  三十年前一个夏天的夜晚,从外地来的C君住进了市里的一家小旅店中,小旅店一切都还让他感到满意,正如这座陌生的城市给他的第一印象一样的好。
  
    服务员给他提来泡茶的开水后,又交代了几句话就回值班室去了。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夜晚从窗外吹进来的凉风让他感到非常惬意,他粗粗的洗漱了一下,就开始泡起了自己从江南带来的龙井茶。他喝了几口茶,便来到窗前,想看一看这座城市的夜色。
  
    夏天夜里的街道上,一股股清凉的风吹拂着地上的落叶,他见到零星的人在街上慢步,有一女子推着婴儿,微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和素色的带浅绿的裙子,他顿时被那样的景色给迷住了。他望着那绿色裙子和婴儿天真烂漫笑容慢慢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这时,他有喝了一口茶,发觉味道有所变化,更有一种清新的感觉从心里升起。
  
    因为在那个年代里,几乎就没有电视和什么乱糟糟地娱乐活动,所以他就打算早点休息。当他把一切都收拾停当后,就想躺在床上呆一会就睡觉。就在他刚一躺下来,眼睛一闭准备睡觉时,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背靠背”。他顿时感到毛骨耸然。这一来,把他对这座城市那种感觉彻底赶跑了。他不知如何是好,想再试试,其结果一样,他不得不去找服务员了。服务员了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说没有什么,是你自己心里作用罢了。当服务员走后,他又躺在床上,那种“背靠背”的声音有响起来了,感觉声音比起刚才更低沉,更让人感到恐怖。他再也无法忍受了,就去找服务员换房,但无论如何服务员就是不给换,最后把守门的人也喊来,说是把房间拆了也要找到原因。这样一帮人就都来到他所住的那间房里,当他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结果时,另一个看热闹的客人说把床翻过来再看看,免得他再找话说。于是,几个有人就一起动手把床翻了过来,其结果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发现一具女尸整背对着床被绑在那里,(在翻开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一个影子一下就飞出了窗外)令人感到非常恐惧,后来有人报了警,然后来了很多警察,做那些常规的事情。他也不敢在那个小旅馆住下来,去了不远的另一家旅店。
  
    在另一家小旅店安顿好后,感觉好多了,但还是不忘检查了床底下,他不想再听到类似的恐怖声音。他静下来一想自己竟然在无意之中自己给一桩谋杀案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也许早晚有一天凶手会被捕、法办,想到这些他才安心地躺在了这个城市的一角,舒展自己受惊的身心。

    这时,已是深夜,月光如水从窗外照进他的房间里,他感觉到自己正慢慢地远离刚才那床底下尸体味道。

2007.03.14竹风堂

还钱

  这天黄昏,他听过那个看相人的话后就一直精神恍惚,茶饭不思。那个看相的人告诉他在某年某月中午十二点死亡会降临到他头上,他背负着这无形的包袱后感受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
  
    夜晚刚刚降临,他无心做任何事情,于是胡乱对付一点东西进肚后,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想着那个看相人的话。这个时候他感觉到命运冰冷的刀锋快要割断他的咽喉,让他及恐惧又无助。他努力地回忆起他所做过的一切有害别人的事情和说过伤害别人的话来,思来相去,他总觉得即使做过很多错事,也不至于死期这么快就要来临。后来,他最终做出一个决定,第二天把自己不是很多的积蓄取出来,然后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一是如果在途中或是在那喜欢的地方让死神捉去的话,他也就心安理得了。其二是如果因为这次旅行能够摆脱死神的纠缠那就更好,说明自己命不该绝。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他才安静下来,慢慢地睡去。
  
    第二天,他起了个早,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再换了套最喜欢的衣服,吃过早饭,然后就奔银行去了。他取出所有的钱,感觉到尽管不多但还是沉甸甸的。刚走到离家不是很远的桥头时,看见那里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那里乞讨。走上前去才知道,老人家的老伴患重病无钱治疗,所以才出来乞求好心的人帮助她。这时他想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不如把这钱都给了老人家,她至少能对付一阵。于是,他把刚去得的前都给老人家,老人家说收下可以,但必须要他留下地址,将来要还给他这位好心人。在老人家的再三要求下,他还是留下了地址。心想反正她也见不到我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然后,自己慢慢回到家中,想走不了,就不走了,要看看死亡会怎样光顾他,于是。他过着以往的那种日子,不同的是感觉心里异常轻松、自在起来,这是他从没有过的体验。
  
    转眼死神光顾的时间就到了,那天起来,他就在想干脆我就躺在床上,看死亡怎么来临。离十二点正还有一分钟的时候,有人在敲门,他一直不开,想反正都要死了就任它去吧。谁知道,敲门声越来越大,没有办法静静地去面对死亡是件很不舒服的事情,就起身来开门,刚一开门出去,见到那个他给予过帮助过的老人家时,刚好十二点。这个时候他所居住的年久失修的老屋的房梁正好砸下来掉到那刚才所躺的床上。

    这时候他惊呆了,那个老人家说我是来还钱的。于是,当老人家把钱放在他手里后就告辞走了。而他从死神那里逃脱后,去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快乐,而是握住钱的手感觉到很沉很沉。

2006.11.07竹风堂

未婚夫

    离姐姐要去会姐夫的时间越来越临近,可妹妹看见朝夕相处的姐姐望着墙上那幅姐姐所绘的姐夫的画像发呆,落日西沉,余辉从窗户照进屋内的墙上,那幅姐夫的画像似乎活了起来,在召唤美丽的姐姐去相会。
  
    姐妹二人倍受父母疼爱,可转眼到了婚嫁之时,姐姐始终都不动声色。有一天,她告诉唯一的妹妹,说她出了一直不愿嫁人的真正原因。那是在一年前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看见了自己的未婚夫,在梦里他们非常的恩爱。她是个篤信因缘的人,总相信有一天她会和她的未婚夫相见。于是深谙绘画的她,就把梦中的未婚夫画了下来,挂于墙上,整天看着他,希望相见的一天早日到来。这一天终于来了,她昨天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与她相约于第二天晚七时,在市中心的一个公园门口见面,她从早晨起床起,就显得特别高兴,并细心打扮着自己,其实她就是不化妆也是美丽动人。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第一次让她感觉到时间如此的缓慢,她早早地吃过晚饭,等待约会时间来临。
  
    该出发的时间终于到了,这是七十年代中期,她骑着一辆漂亮的凤凰女车,身着一件素色连衣裙,举止幽雅迷人。她到了公园门口,大约过了近半个钟点还不见梦中的未婚夫的出现,她并没有失望的半点表情。这时她看见不远处围着一堆人在那里,出于好奇,她走过去看了看,只见地下躺着一个被刚才的一个车祸压死的男子,当她仔细看了看,才惊奇的发现,他死去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她梦中的未婚夫,这时她眼前一黑,差一点倒下。她不知道是怎样骑车回到家来的,对此她并没有告诉妹妹,只说是他也许因故没能来赴约。
  
    自从那次她的未婚夫赴约时遭遇车祸后,妹妹发现她整日里,茶饭不思,对着墙上那幅姐姐梦中的情人发呆。过了没多久,她就一病不起,命归黄泉了。
  
    妹妹和家人把她火化后,将其骨灰存放在殡仪馆中,妹妹放置好姐姐骨灰合,就同家人一同回家。在半路上,妹妹突然觉得刚才放置姐姐骨灰合的旁边上相邻的那个骨灰合上的一个男子的照片非常面熟,于是她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家里,打开挂有姐姐所绘梦中姐夫画像的房间,顿时惊呆了,那幅画和姐姐相邻的骨灰合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这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堂姐告诉我的发生在这座城市的真实故事。学佛后,我终于能理解缘分和因果是多么的不可思意,就如她生前不能和未婚夫相遇,死后却还是要在一起。正是头顶三尺有神明,种什么样的种子就会自然结什么果,这似乎是在告诉人们,因果不虚,自作自受的自然法则。

2005.06.29竹风堂

赊肉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