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孟繁华:后先锋时代的先锋写作

2012-09-28 17:26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孟繁华 阅读

  看到杜冰冰《序类之关于》这个书名,没有人会想到它是一部小说,但它确实是一部小说。但这又不是我们通常理解或阅读的那类小说,它有鲜明的先锋文学气质,没有连贯的情节,也没有贯穿性的人物,现实与虚构交织,理性与荒诞并存。表面的凌乱和碎片化,犹如行走在没有方位的荒原夜晚,慌乱不安中既无迹可循又迫不及待。小说杂糅了先锋文学的多种元素,隐喻、意识流、精神分析、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等多种表现形式。因此,要全面地破译《序类之关于》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应该承认,这是一部精心构筑的长篇小说。它表面的没有章法或有意为之的叙事迷障,并没有淹没叙事者的现实关怀。

  西西与向东是两个艺术家,但他们的艺术怪异得令人匪夷所思:他们用特制的布料包扎天安门、中南海、景山和所有能包扎的东西,接着再做关于拆的行为,然后创作了轰动一时的《表情》并获了大奖。这个作品就是拍下社会各类各阶层男人阴茎的不同状态,他们认为那是有表情有语言的东西。于是他们被认为是行为艺术、装置艺术、地景艺术、影像等跨媒艺术家。这些怪异的行为在八九十年代曾风靡一时。这一对曾被称为艺术界“神雕侠侣”的情人突然有一天发生了情变:当西西从香山行为艺术现场返回家里时,她被向东告知“不爱她了”,他爱上了一个男人。然后小说突然转向“底层叙事”,民工讨薪、静坐示威、街头斗殴、结伙抢劫,社会上五行八作各色人等粉墨登场。一度出现的主角名曰“玻璃美人”,这是一个欲望符号,是这个欲望使世界完全改变了模样。当然,令人不安的不止是抽象的符号化,还有生活更具体的事物:敌敌畏泡的鱼干、含有甲醛的毒蜜枣、残留农药超标的蔬菜水果、巨毒“无公害”蔬菜、“瘦肉精”饲养出的瘦肉型猪肉、喂避孕药的黄鳝、用牛血兑洗衣粉做成的鲜嫩“鸭血”……各种诈骗,到处陷阱,没了秩序,没了章法。更为离奇的是,西西被母亲告知,男人要灭绝所有的女人:“关于灭绝女人的做法一些男人是持不同意见的,他们认为奴役女性比灭绝女性更好,但最终以压倒多数占了上风的男人认为,目前正因为女人的发展威胁到了男人生存,占有了本应属于男人的资源。还有一种说法:灭绝女性是为防女性掌权,把男人从委靡状态中拯救出来。”这是一种空前绝后的荒诞。读到这里,我们才明晰起来,《序类之关于》是关于序类的思考:秩序改变了,现代性带来的混乱同样令人触目惊心。现代化带来了巨大的物的丰盈,带来了部分人的舒适、便捷和好心情;但作家对“现代”没有边界的发展,对不可收拾的“现代”后果的忧心忡忡,表达了她坚决的批判和抵制。

  如是看来,《序类之关于》就不简单了:当杜冰冰重返先锋文学的时候,与上世纪80年代先锋文学的诉求是完全不同的。80年代,文学与政治的胶着关系一直困扰着我们,正面触及的困难几乎没有办法超越。先锋文学成功地通过形式的意识形态突围,终于打破了文学与政治纠缠不休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80年代的先锋文学不只是对欧美强势文学的致敬,同时也有改变本土文学状况的策略性因素在里面。但是,到了杜冰冰这里,或者说在后先锋时代,中国的社会状况发生了极大变化。改革开放30年在取得伟大成就的同时,在创造了新的历史的同时,也无形中书写了另外一种历史,这就是混杂的、迷乱的、与狼共舞没有方向感的心灵史。这个现实是《序类之关于》产生的生活依据和背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序类之关于》在形式上是浪漫主义的,但在内容上却与现实主义有血缘关系。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小说中的迷乱、荒诞和貌似混杂的章法,恰恰是生活的真实反映。杜冰冰对音乐、美术以及影视等良好的艺术素养,也使她具有了良好的“先锋性”的文字感觉和表述能力,而她对现实关怀的内心诉求,更是我们乐于看到并支持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