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汪峰新作“身世坎坷”被批摇滚迎合市场很委屈

2012-09-28 09:07 来源:长江日报 阅读

\

  “音乐才子”汪峰也当作家了。昨日,其处女作《晚安,北京》正式面世。这本书包括3个部分,有杂文,有诗歌,甚至还有小说,全面展示了他在音乐才能之外的文学才华。

  新书中,汪峰发表了自己的长篇小说处女作《晚安,北京》,写了一个名叫王凡的年轻人在上世纪末一天中的离奇经历。汪峰说:“这本书真实地表达了我对爱、对生活、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想这已经足够,这也是我能最终完成这篇小说的根源和动力。”

  汪峰在《跋》中说,这个小说的故事形成于1996年,曾经有一位导演,想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而且找到了投资,而投资人要找香港某著名影星饰演女一号“芳芳”,但是该女星片酬过高,投资人又不愿追加投资,电影的事情就搁下了。所以,汪峰准备把故事写成一部小说。他1996年冬天开始动笔,结果中间一直为音乐奔忙,一度耽搁了下来。直到2001年,汪峰录完了专辑《花火》,地摊上已经出现了以《晚安,北京》为书名的小说,他才重新拾起了笔,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小说完成了。

  汪峰表示:“我想通过一个故事,写出整个上世纪90年代初到90年代末,我那个年龄的年轻人(包括我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如果说小说的主人公王凡身上有我自己的影子,那也主要是心理基础和对社会的看法方面的,他的性格、行为方式和经历并不是我的。小说里的戏剧冲突最后所要表达的悲剧性实际上就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的结局。”

  摇滚歌手凭啥不能写《我爱你中国》?

  面对过于迎合市场、不够摇滚的批评之声,汪峰在新书中用《怒放的笔记》表达了自己对于音乐的思考。

  汪峰认为,如果把摇滚乐作为一种产业,它可以说是娱乐的一部分,但是它的更大功能是建立每个人更强大的心理基础,给精神层面带来更大的快乐。摇滚乐有它自己必须坚持的东西,首先就是你的世界观和你的态度的不妥协性,我只说我发自内心的东西,说自己想说的。

  为了表明自己的不妥协,汪峰拿《我爱你中国》这首歌作为例子。此前,很多人根本没法想象一个自我标榜为摇滚歌手的人,竟然写了这么一首歌,而且从前就有一首这样的歌,名字还一样,再而且,这首新歌确实不是在批判、在反社会,就是在说“我爱你中国”。汪峰说:“但是一定不要忘了,这首歌里包含的那种心酸和伤感。《我爱你中国》这首歌就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挑战。这是我的国家,我凭什么就不能写?”

  《飞得更高》恰好赶上“神六”升空

  汪峰为更多人知晓是从《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开始的。对此,汪峰对此似乎觉得很“无辜”:“很多人觉得我写《飞得更高》是在迎合市场,迎合社会,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没办法,很多事儿都让这首歌赶上了”。

  汪峰很幽默地写道:“《飞得更高》是2004年出来的,一出来就受到很大的欢迎,但是眼看着热劲要过去了吧,结果赶上了‘神六’升空,这首歌被国家选上了;在你觉得总该过去了的时候,又接上了奥运会,这首歌又选上了。这首歌在奥运会前就开始用,奥运会当年肯定也在用,余温又一年,再加上《怒放的生命》,前后这么一算,五六年过去了。”

  汪峰表示,在我的每张专辑里,这样的作品也就占个20%,主要是别的形式的歌曲。我想问一下,如果说国家选用的是《有意思吗》,你是不是就觉得我特摇滚?我觉得,问我摇不摇滚的人自己就没有理解摇滚乐是怎么回事。(记者欧阳春艳)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