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阿雷基帕,马里奥·略萨的家

2018-01-10 09:16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陈河 阅读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1936-)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1936-)

被写进保罗·西蒙歌曲里的安第斯山山鹰

被写进保罗·西蒙歌曲里的安第斯山山鹰

略萨2000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比莫言略早几年,秘鲁民众也像中国民众人人知道莫言一样知道他的名字。当地导游对我说,阿雷基帕是略萨的家,他出身在这里。

去秘鲁旅游,通常的线路是去看马丘比丘、纳斯卡地画、的的喀喀高原湖。我在网上预订的时候,看到有好些个线路,时间通常一个礼拜。我想既然去了,就多玩几天吧,就选了一个十二天的线路。多出的五天要去什么地方,我也没有加以细查。之后,我和太太就飞往了利马,每一程都有地陪导游专车接送。按照计划,我们游览了印加帝国古都库斯科,消失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高原明珠的的喀喀湖。七天之后,著名的景点都看了,就像去北京旅游的人爬了长城看了故宫吃过了烤鸭,应该心满意足了。然而,十二天的行程还有五天没开始,这让我有点吃不准,这接下来五天还有些什么东西好看的呢?

离开的的喀喀湖所在的普诺城之后,车子就往高山上慢慢爬行。这让我暗暗叫苦。因为的的喀喀湖的海拔高度已经是3812米,我们正受高原反应之苦。导游让我们喝古柯树叶茶,说里面有可卡因可缓解高原反应。每个旅馆都有古柯叶子供应,我们喝了好多杯,头痛还是如期而至,走几步台阶都要喘上好几口气。好在我们这些天已经略有适应,勉强支撑着,但是现在车子又继续往高山走。我仔细看着公路上的海拔标志,很快上到四千米以上,有个地方到了4950米。我太太开始头痛,导游名字叫伊莲娜,是个好心的人。她拿出了酒精,擦在我太太脑门上,缓解头痛。我看到高原的风景越来越壮观,这里是安第斯山脉的高处,雪山开始出现,我的兴致高了起来,这就像去北京看长城看故宫的人看到了长白山的积雪,真是意外的奖赏呢。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在安第斯山脉的脊背上行走。在一个巨大的峡谷里,有一个小城市,可以看到远方的火山。导游说1991年火山曾经苏醒过,火山灰摧毁了教堂的一部分,现在还没修复。离开了这个小城市后我们前往了colca 大峡谷里一个叫Cruz del Condor的地方,观看翱翔在峡谷里的安第斯神鹰,美国歌手保罗·西蒙有首《山鹰之歌》唱的就是它们。据说这种大鹰是专吃尸体的,每天要飞到阿根廷海边去吃海狮海豹的胎盘。之后,我们便去往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城市Arequipa。这个城市的名字我一直拼读不出来,也没打算去记住它。车子开始从高处往下开,一直围着几座火山转。我和导游伊莲娜聊着天,她是个皮肤黝黑的印加后裔姑娘。说真的,我对秘鲁的知识很少,比较明确的就是知道大作家马里奥·略萨出生在秘鲁。略萨2000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比莫言略早几年,秘鲁民众也像中国民众人人知道莫言一样知道他的名字。我一到利马就和接我的司机聊起略萨。到了马丘比丘之后,当地导游对我说平时住在欧洲的略萨最近在秘鲁,一周前还来过马丘比丘。这下我又和伊莲娜说起略萨的事。伊莲娜对我说,阿雷基帕是略萨的家,他出身在这里。

“你说什么,伊莲娜,你说略萨出生在这个城市?”我说。

“是啊,阿雷基帕是略萨的故乡。他出生在这里,还在这里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说。

这是一个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情况,Arequipa,现在我终于能读出你的名字了——阿雷基帕,而且我知道了你原来是秘鲁第二大城市。在接下来一个多小时车程里,我和导游热切地聊着这个城市,听她介绍这个城市。因为它和略萨的关系,我产生了浓厚兴趣,而且感觉到,当时我在预订线路之所以多选了几天经过这里并不是偶然的,可能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暗中吸引我去看看马里奥·略萨遥远的家。

进入了这个城市,到处郁郁葱葱,看得见远处的雪山融雪下来一条河流。阿雷基帕位于5825米高的埃尔米蒂斯和6075米高的查查尼峰火山的影子下面。埃尔米蒂斯是座活火山,最近的一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喷发过,下一次什么时候喷发谁都不知道。我知道了它是一座用火山石头建造的城市,号称白色的城市,城里有一个著名的圣·卡特琳娜修道院和圣殿白色大教堂,还有在6228米高的安帕托峰顶上找到的少女木乃伊博物馆。我们住在一个法国人开的旅馆。我很快就向他了解略萨的情况,他给了我略萨在城内武器广场的图书馆和他故居博物馆的地址。之后,我和太太便开始向市中心走去。这个城市完全是西班牙风格,几乎看不到古印加帝国的痕迹。到了市中心的武器广场(秘鲁的城市广场几乎都叫武器广场),正好看见这里在举行升旗仪式,非常热闹。我看过南美作家小说里常常写到广场上的集会:军政府独裁者,挂着绶带的地方社会名流,妓女出身的妇女代表。我眼前所见的场面让我联想起那些描写,心里觉得很可乐呢。

我最初接触略萨的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书架里有一本《绿房子》是一九八三年出版的,定价2.45元。那个时候拉美魔幻文学已经在中国开始了爆炸性影响,最流行的就是马尔克斯、博尔赫斯和略萨。马尔克斯和博尔赫斯的书我后来读的很多,但略萨的却没有好好读。《绿房子》我只读了一章,就没有读下去。十年之前《收获》杂志要发表我的第一个长篇《致命的远行》时,责任编辑王彪电话里和我谈稿子的修改事宜,指出我写的故事太散,说除非是略萨才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写。这以后我注意过要好好读读略萨,可时光流逝,我还是没有读他的书。前些年买了他的《胡莉娅姨妈和作家》,看了几页,还是没找到自己喜欢的感觉,就插到了书架里。但是我虽然没有读他的书,照样可以说是喜欢他。卡尔维诺说过一段话,说自己喜欢这个喜欢那个,因为他们的书是那么的好。他最后说到喜欢一个女作家,但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读过她的作品,光是凭她的名声和存在,他就可以喜欢她了。卡尔维诺这句话正好可以为我解围。

(一)略萨图书馆与冰山少女

在武器广场上,我向好几个人打听略萨图书馆的位置,他们指出的方向都相反,害得我来回跑了好几趟,最后终于找到了它。烈日当头。因为是周末,图书馆的大门紧闭。但是浅蓝色的墙上挂着的略萨图书馆牌子证明了略萨的存在。我在门口拍了照,平时不爱照相,这回却照了好多张。图书馆周末闭馆让我很遗憾,但是我还有机会,可以去另一个地方看他的故居博物馆。上午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得抓紧在市中心参观一下。在看了圣殿大教堂和圣·卡特琳娜修道院之后,我们去看少女胡安妮塔木乃伊博物馆。

关于冰山少女木乃伊的发现有个很魔幻的故事。说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俯瞰着阿雷基帕城的两座火山中的一座突然冒出了白烟,那可不是袅袅炊烟,而是致命的硫黄烟,人们忧心忡忡看着火山,谁知道这个火山会不会大爆发,像当年的意大利维苏尔火山一样,把阿雷基帕变成又一个庞贝城呢?那火山接着开始喷出了火山灰,慢慢地喷,但始终是克制的,火山灰随着北方的风没有落到城市里,而是落到了它后边那一座6228米高的安帕托山峰上。之后,火山又恢复了平静,沉睡了下去。而这个时候,山那边的放牧驼羊的山民看到了被喷了火山灰之后的雪山山顶融化了一部分,还看到山上现出一条小径的痕迹。消息传到美国籍的考古学者雷哈德耳朵里,他认为这一条从山顶通下来小径十分蹊跷,可能是古印加国人的通道。他组织了一支考古队,登上了六千多米的山峰去看个究竟。上去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五百多年前的一批少女活人祭祀的木乃伊墓穴。她们刚从冰雪里被火山灰融出,个个像睡着一样美丽。这些美丽的少女,都是从千百公里之外的库斯科过来的,都是大贵族家的子弟,经筛选出来自愿祭献给最高的太阳神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