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张幼仪: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

2017-11-03 08:29 来源:书房记 阅读

张幼仪,在1922年,让大半个中国人都认识了她,只因为她虽然不愿意,却依然成为了民国以来新式离婚的第一人。

当然,这一切,都拜她夫君所赐。

张幼仪留下的照片很少,但就那一张照片看她,大气端庄,目光沉静,这样的女子,宜家宜室,本该被丈夫疼惜呵护一辈子。可是,她接受的是一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更因为,她的丈夫是那位激情重于责任,永远像火一样追求“唯一灵魂之伴侣”的诗人徐志摩。

张幼仪与徐志摩

张幼仪与徐志摩

她与徐志摩的这长婚姻,从一开始就有着后天难以弥补的“先天不足”。

说到底,她不过是徐志摩反抗被安排命运的牺牲品而已。接受她,就意味着接受旧式婚姻,接受家庭的安排,这与他崇尚的自由恋爱相悖,所以,刚结婚,他就宣称“我要成为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子”。他果然做到了,在新婚之夜就让张幼仪梦都没来得及做就枯萎了。

而张幼仪,也因为徐志摩,与林徽因、陆小曼的命运纠缠在一起,成为了民国女子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在最初,想必她对这段未存谋面的婚姻,但已经听说过家人对才子徐志摩的介绍,加之对家里长辈的信任,她的内心对这段婚姻,充满了期待。她想,或许不能没有“画眉深浅入时无”的深情,也可能还没有“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浪漫,但总可以做到彼此相敬如宾吧?

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是,未来夫君对她的厌弃,是被迫从接受这个包办婚姻开始。他看她的照片,略微扫过一眼,就下了定论:“乡下土包子。”之后,这个“土包子”的印象,就在她身上落下了印记。

面对她,他的眼睛从是从她头顶飘过,投向远方。他怨她,但是他没想过,作为婚姻的另一方,她也同样有承担有付出。彼时,她亦是16、17岁的花样女子,是一个女子最梦幻最美好的年华。有时候,经不住猜想,如果包办婚姻的对象是林徽因,因为徐志摩对包办婚姻本身的反感厌恶,还有“跟着感觉走”寻找“灵魂之伴侣”的天性,所以,结局恐怕也比张幼仪好不了多少。诗人的自我与任性可见一斑。

她怎么会是“土包子”?祖父为清朝知县,父亲则是上海宝山县巨富。而大哥张君励是励志社首脑之一,政界风云人物,是《中华民国宪法》的主要起草人之一,被称为“民国宪法之父”,同时又是著名的哲学家。 二哥张嘉璈曾任中央银行总裁、铁道部长。在20世纪初期,张家绝对算是声势显赫的望族。

她也同样接受现代教育,12岁时入读江苏省立女子师范学校。

其实,仔细想想,如果张幼仪身世平常,又怎么能入了徐家的法眼?婚姻,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何况对于张家徐家这样的望族?

张幼仪也是知书达理的女子,年仅16岁即嫁入徐家那样的名门,如果行为举止不够端庄,言谈不够得体,估计也很难得公婆欢心。但从公婆对张幼仪的支持上看,她显然是深得人心的。

与君两决绝,相忘于江湖

结婚后,张幼仪很快怀孕生子。而自认完成了传宗接代任务的徐志摩,他却迫不及待地离家去北京求学,之后赴美留学。在哪里他遇到了命中的“女神”林徽因。他疯狂地迷恋上了她,丝毫不顾忌自己有妻有子的身份。

在英国沙士顿小镇的情形,后来张幼仪都有详细的描述。可能是徐志摩不想与她单独相对,她刚去,徐志摩就邀请了一位中国留学生郭虞裳同住。此时,张幼仪怀孕了,当她怀着一丝期待与喜悦想告诉徐志摩这个消息时,听到的却是他要跟她离婚,让她打掉孩子。当时流产风险很大,但徐志摩却冷漠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

之后,徐志摩就突然从张幼仪的生活中消失了。衣服,书籍都还在,甚至眼镜还放在翻开的书页上,但人却再没有出现。而感到蹊跷异常的郭虞裳,在几日后的清晨拧着行李,吃完早餐后翩然而去,丢下怀孕的张幼仪。

不用想也知道此时的张幼仪面对多么糟糕的境况,她原本视为依靠的丈夫对她选择毫无征兆地消失,而她语言不通,经济拮据,环境不熟,她还怀着孕。

恨,也是要有时间与精力的,而张幼仪连恨的时间与精力都没有,她不仅为她自己,还要为她未出生的孩子在孤独无援的异国他乡谋生路。

亲情往往永远是一个人最后的温暖与底气。她写信给自己在法国留学的二哥和在德国留学的七弟。在二哥跟七弟的帮助下,她先去了法国,之后又去了德国柏林,并于1912年顺利生下了次子彼得。

生下孩子刚一个月,徐志摩很快地追到柏林,目的很明确:让张幼仪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片刻都不能等。

张幼仪凝视丈夫热切的眼睛,那份迫不及待地热切,不是为孩子,更不是为她,而是为了摆脱他们,去寻找他人生的“自由”与“灵魂伴侣”,没有过多纠缠,执笔签字。

有人的傲气外露,以为是骨气,而真正的风骨却是刻在骨头藏在血肉里的,张幼仪自然是后者。也罢,那就离吧。这样没有爱,没有温暖,随时可能被置之于荒漠的婚姻,不要也罢。从今往后,与君两决绝,相忘于江湖。

而此时获得自由身的徐志摩,带着难以言喻的激情去追求林徽因,却不料,林徽因却随梁思成悄然回国,不久即嫁作他人妇。

即使是备胎,也要修炼成女神的样子

陆小曼在徐志摩去世后,很快地萎靡了,凋零了;而张幼仪却在丈夫逼她离婚,痛失爱子后,猛然醒悟,原来人生,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

或许孩子真的是上天给夫妻的礼物,当他感到自己不受欢迎时,他会选择离去。

从未得到过父亲关怀的彼得,来不及长大,在3岁时死于腹膜炎,离开他们,重返天国。张幼仪痛不欲生,幼子的早逝,成为她心灵一生的阴影:他的到来,无法让她获取丈夫的欢心,更没有成为父母幸福的期待。几乎从来没有获得过父爱,而即使母爱也是极其有限的。因为张幼仪忙于学习,所以,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频频称自己肚子疼的彼得还是被忽略了。最后,积重难返。

在从柏林回国的列车上,窗外有大片生机勃勃的绿色田野,然而,手捧幼子骨灰盒的张幼仪没有心情欣赏窗外的风光。她的脸上,始终是平静的,那是一种心如死水的宁静。

隔着近百年的时光,让我们回望岁月,张幼仪在那趟列车上,对自己从前的惶恐畏惧、期望能依靠丈夫的岁月,一去不复返。张幼仪后来自己也承认,她的人生是从柏林回来后被分成了两段。

伤痛使人清醒。婚姻破碎,怀抱幼子骨灰,张幼仪开始想从前的种种的,什么都怕,怕丈夫遗弃,怕离婚,结果,尽管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却还是被命运狠狠地摔到了谷底,陷入无边的深渊与泥淖里。她死过一次,然后重生,整个世界在她面前都变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1-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