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胡适当大使不辱使命 过度劳累致心脏病复发

2014-11-14 09:13 来源:人民政协报 阅读

  1937年9月至1942年9月,胡适先是受命往欧美游说,接着便接任驻美大使,凭借其在国际间享有的声望,游说于英美等国,滔滔雄辩,震撼人心。正如《纽约时报》所说:“胡适的同胞很少能比胡适更宜于代表‘新旧两派’中国文化的精华。很少中国人能如此适于沟通中美两国的情形”,“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

  他“半路出家”,出任驻美大使,虽然全无外交经验,但凭借其学者风范和仁者品德,受到美国朝野的尊敬,顺利地完成外交使命。所以,人们赞誉他为“书生大使”。

  “宁可取消广播,不愿修改”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蒋介石希望在外交上能得到英美等国的同情和支持。于是,胡适受命以非正式使节的身份出访欧美,进行“国民外交”。

  胡适是国际上的知名学者,其在西方国家知识界的声望,恐怕很少有人能与之比肩,蒋介石让他去作“国民外交”,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9月8日,胡适乘船西上汉口,9月26日10时,胡适飞抵旧金山。午餐后,他便去大中华戏院发表讲演,题目是《算盘要打最如意的算盘,努力要作最大的努力》,表明他对抗日战争的清醒认识。9月29日,在联邦俱乐部发表题为《中国能赢吗?》的演说。30日,又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作午餐演说。接着,他又连夜草拟英语广播演说稿。可是,当稿子交予哥伦比亚电台时,电台却因稿中所批评美国中立政策措词太鲜明,而提出异议,并要求重新修改。胡适毫不妥协地回答:“宁可取消广播,不愿修改。”

  没想到,这一发火,电台反倒客气起来,答应仍照原稿演说。当晚,他在电台对全美作英语广播,婉转批评了绥靖主义。

  “我想总统阁下很快会以明快的眼光判断是非”

  到达华盛顿后,胡适和王正廷大使同去拜访罗斯福总统。罗斯福询问中国军队能否支持过冬?胡适予以肯定的答复,并动情地说:“中国需要美国的支持,我想总统阁下很快会以明快的眼光判断是非!”罗斯福理解胡适的心情,但是,当时美国所奉行中立主义的政策,确实使罗斯福难以做出选择。临别时,罗斯福只得紧紧握住胡适的手,嘱咐他不要着急,态度极为诚恳。

  胡适演讲、游说的努力,一直没有中断,及至第二年7月,他已走遍美国、加拿大各大城市,会见各方知名人士,揭露日本的侵华暴行,表明中国抗战的决心。胡适的演说活动,引起日本人的惊恐,时在日本的杨鸿烈给胡适写信说:“先生在美国一言一行,日本的报纸都详为揭载。日本人或以为先生故意诬蔑他们的皇军在我国施行暴力的假‘王道政治’;或以为先生善于为有组织的宣传,而同时政府又肯拨给巨万的宣传费,不似日本代表宣传技术既已拙劣,政府又过于小气,故使美国排日的空气甚为浓厚,云云。”

  “不如伸头一刀为爽快”

  1938年7月,胡适等刚刚到达巴黎,就收到纽约转来的电报,蒋介石敦请胡适出任驻美大使。行政院长孔祥熙和胡适的好友、驻法大使顾维钧及驻英大使郭泰祺相继来电,劝说他就任驻美大使。

  可是,胡适还是回电坚辞大使职,理由是“二十余年疏懒已惯,决不能任此外交要职”,他将回电交与朋友们看,遭到他们的一致反对,都认为国难当前,不应“推卸此事”。直至7月26日,他终于做出决定,在日记中写道:“半夜后始决定,此时恐无法辞卸;既不能辞,不如伸头一刀为爽快。故最后修改电文为接受此事。”

  9月17日,国民政府正式发布任命令:“驻美利坚国特命全权大使王正廷呈请辞职,王正廷准免本职。此令胡适为中华民国驻美利坚特命全权大使。”

  任大使后,他立即进入角色,开始其滔滔不绝的抗日演说。12月4日,他应邀在纽约摩尼俱乐部演讲,主题是:北美独立与中国抗日战争。在这里,他把中国的抗日战争与美国的独立战争并列相比,说美国的胜利曾得益于法国的援助和支持,今日中国的抗日战争,应同当年美国一样,也需要得到美国等友邦的援助。演说结束后,因过度劳顿,竟使胡适心脏病复发,险丧生命。

  “苦撑待变”

  胡适之前,国民政府已派陈光甫在美专事借款活动。在胡适和陈光甫的努力下,美国政府同意提供桐油贷款,总款额为2500万美元,至1940年3月,又促成滇锡贷款的签约。后来,胡适还与宋子文合作,促成美国向中国贷款一亿美元。

  1939年7月26日,美国政府宣布废止“美日商约”。胡适得此消息后对一些美国朋友说:“美国前次宣言废止‘美日商约’,确已挥动其最锋利武器,美国且可为和平与正义而利用其锋利无比之武器,以付诸日本。”

  从1941年春开始,美日间多次谈判,并达成临时协定草案。这个草案只要求日本从越南南部撤军,而却只字不提中国境内的日军,作为同等条件,美国要放松对日本的经济制裁。11月22日,美国务卿赫尔召见中、英、澳、荷四国大使,通报和说明美方草案。英、澳、荷大使并无异议,胡适当即表示反对,并且要求面见罗斯福总统,陈述阻止美日和谈草案的理由。恰在此时,英国首相丘吉尔给罗斯福发来电报,反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说:“中国如果崩溃,将大大增加英美的危机!”正是在这种内外努力之下,11月26日,美国决定撤销妥协方案。

  12月7日,胡适正在纽约演说,罗斯福打来电话,约他在白宫相见。来到白宫,罗斯福便开门见山地说:“胡适,那两个家伙(指日本外交官野村、来栖)方才离开这里,我把不能妥协的话坚定地告诉他们了,你可即刻电告蒋委员长。可是从此太平洋上随时有发生战事的可能。”胡适离开白宫刚到使馆,便接到罗斯福的电话,告诉他袭击珍珠港的消息。

  履任之初,胡适便提出“苦撑待变”的外交理念。1942年5月17日,他给翁文灏、王世杰去信说:“我在这4年多,总为诸兄说‘苦撑待变’一个意思。去年12月7日,世界果然变了。但现在还没有脱离吃苦的日子。还得咬牙苦撑,要撑过七八个月,总可以到转绿回黄的时节了。”

  张家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11-1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