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黄侃曾多次挖苦辱骂胡适,50岁时饮酒过度离世

2019-12-09 10:4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黄侃

黄侃是近代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师从章太炎,也是傅斯年的老师,曾先后在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前身)等学府任教,经、史、子、集几乎无所不通,尤其在音韵、文字和训诂方面有着精深的造诣,被誉为“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

说起黄侃,可能很多人想到的不是他的才学和成就,而是他的坏脾气,这一点,胡适体验最为深刻,他曾多次被黄侃挖苦、辱骂。一次宴会上,胡适大谈墨学,黄侃听着很不顺耳,他跳起来说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账王八蛋!”胡适甚为尴尬。黄侃又接着说:“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账王八!”胡适正想发作,黄侃却笑着说:“我不过是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子?我不是骂你,聊试之耳。”胡适听后气得说不出话来。而周作人在谈及他的这位大师兄时也说:“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他的脾气乖僻,和他的学问成正比例,说起有些事情来,着实令人不敢恭维。”

黄侃在中央大学任教时,学校规定师生进出必需佩戴校徽,而黄侃却偏偏不戴,门卫将他拦下,索要名片,他一本正经地说:“我本人就是名片,你把我拿去吧!”最后还是校长出面调解、道歉才算了事。

还有一次,那是一个下雨天,其他教授都穿着胶鞋来学校,唯独黄侃穿着一双土制皮木钉鞋。课后天晴,黄侃换上便鞋,将钉鞋用报纸包上夹着欲出校门。新来的门卫不认识黄侃,见他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长衫(当时中央大学的知名教授大多西装革履,汽车进出),土里土气,又夹带一包东西,疑似小偷,便上前盘问,还要检查他的纸包。黄侃一句话不说,放下纸包就走,从此不再进中央大学的校门。系主任见黄侃连续多日未到校,以为他病了,便前去探望。谁知黄侃闭口不言,系主任不知其中缘故,只得向校长报告。校长亲自登门,再三询问,黄侃才说:“学校贵在尊师,连教师的一双钉鞋也要检查,形同搜身,成何体统?”校长再三道歉,还托名流相劝,但黄侃就是不愿再回去上课。

因为黄侃脾气大、爱骂人,行为放荡不羁,给世人留下了“狂狷,孤傲,疯子,桀骜不驯,不拘小节,性情乖张,特立独行”的不好印象,而事实上,黄侃在治学方面非常认真、严谨。他所治经、史、语言文字诸书皆反复校对数十遍,熟悉到能随口举出具体的篇、页、行数,即便如此,他依然不轻易为文。他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黄侃还经常教育学生,中国学问犹如仰山铸铜,煮海为盐,终无止境。作为一个学者,当日日有所知,也当日日有所不知,不可动辄曰我今天有所发明,沾沾自喜,其实那所谓发明,未必是发明。

黄侃有一句经典名言:五十之前不著书。这句话半个世纪后还在武汉大学校园内广为流传,成为他治学严谨的证明。1935年10月6日,黄侃因饮酒过度,出现胃血管破裂,于两日后不幸离世,这一年他正好50岁。虽然黄侃生前未曾出版过任何著作,但他死后仍被学界公认为国学大师,或许这便是大家对他最大的尊敬和肯定。

来源:羊城晚报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