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丰子恺“护生”心得:残杀动植物养成残忍心

2013-06-09 10:51 来源:中国新闻网 阅读
  《护生画集》展览之中,深入文字和记忆,那个时代的丰子恺先生,也真真切切地丰盈起来。

  对于《护生画集》的蕴意,丰子恺常常强调,“护生”,是为 “护心” 。

  当年,在《护生画集》第一集序言中,马一浮先生写道:“护生者,护心也。”之后的炮火中,马老的序言付之一炬,但其文其语却被后来者珍视流传,到今日愈发光亮。

  丰子恺解释说,马老这句话,意思是 “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故曰‘护生者,护心也。’ ”

  正因如此,丰子恺的日常起居与书写画作,与“护生”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他的散文以及相交之人的讲述中,丰子恺的护生,不只是在笔头,还是生活的组成。

  为“猫的待遇”

  开家庭会议

  《护生画集》中所绘的动物,皆充满灵性,与人心息息相通。这般心境,若非与动物间有亲密情谊,一定无法体会。

  其中许多张作品,都出现了猫。《白象及其五子》、《小猫似小友凭肩看书画》、《小猫亲人》、《猫殉主》……

  猫,是与丰子恺最亲近的动物,亦是他一生中特别的朋友。他还有几张著名的照片,皆与小猫相伴,时而头顶,时而肩上,时而腿上,有趣极了。可见,那些画中的场景,皆源于他的生活。

  而李叔同也爱猫,据说当年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曾给家里发电报,电文中别的不问,唯独关心家中爱猫安否。丰子恺的父亲也爱猫,他曾经在文章里这样写道,“大家吃过夜饭,父亲……走到厅上来晚酌。桌上照例是一壶酒,一盖碗热豆腐干,一盆麻酱油,和一只老猫。父亲一边看书,一边用豆腐干下酒,时时摘下一粒豆腐干来喂老猫。”

  不知道是受了老师的影响,还是继承了家风,或是秉性使然,丰子恺也爱猫。在桐乡缘缘堂时,他一直在家中养猫,在杭州租屋定居,可爱的猫又出现在他们家中。迁入上海日月楼,养猫的传统依然保持。

  他曾说:“猫是男女老幼一切人民大家喜爱的动物。猫的可爱,可说是群众意见……猫的确能化岑寂为热闹,变枯燥为生趣,转懊恼为欢笑;能助人亲善,教人团结。”

  《白象及其五子》,画的便是丰子恺居住在杭州北山路时,爱猫白象与她的孩子们。

  杭州老先生易昭雪,亲见过白象,至今记忆犹新。

  易昭雪,就是丰子恺散文名篇《口中剿匪记》中记述的,因为他拔下17颗蛀牙而结下一生情谊的老牙医。今年,他91岁了。当年,丰子恺已五十岁,易昭雪才二十几岁,但因为拔牙的来往,忘年之交自然而生。从延安路到葛岭,每个礼拜天,易昭雪的牙科诊所准时关门歇业半天,他直奔丰子恺家里,唱戏、喝酒,看他画画。

  易昭雪说,丰先生特别爱白象,形容浑身雪白的它:“收电灯费的人看见了它,几乎忘记拿钞票,查户口的警察看见了它,也暂时不查了。”

  白象后来产下五子,三只雪白,两只斑花,令家人都十分疼爱。“每天一吟读书回家,或她的大姐陈宝教课回家,一坐倒,白象就跳到她们的膝上,老实不客气地睡了。她们不忍拒绝,就坐着不动,向人要茶,要水,要换鞋,要报看。有时工人不在身边,我同老妻就当听差,送茶,送水,送鞋,送报。我们是间接服侍白象。”

  可就是这样一只爱猫,有一天居然不见了。丰子恺焦急之中写了两张海报:“寻猫:敝处走失日月眼大白猫一只。如有仁人君子觅得送还,奉酬法币十万元。储款以待,决不食言……”

  但白象终于没能再回来。后来,丰子恺还写了一篇题为《白象》的文章刊登在《申报》上。文章发表后,许多读者都为丰子恺感到可惜,同时又你一只、我一只的送猫给丰子恺,而丰家也来者不拒,只只收养。

  每有客人来访,见这许多猫儿围在炭炉旁边睡觉,或用爪子洗脸,捉尾巴,厮打,互相舔面孔,都说“好玩!”“有趣!”。但猫也带来不少麻烦。猫一多,猫食必将增加。有时猫吃不饱,便在家中四处觅食,淘气异常,家中大大小小的失窃“案件”时有发生。丰家专门为此开会,探讨“猫的待遇问题”。会后,丰子恺决定,提高猫的膳食标准,每日买三千元猫鱼。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