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王小慧:用镜头定义女人

2012-09-29 23:56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许珍 阅读

\

王小慧在其作品前

    很多人知道王小慧都源自她那本《我的视觉日记——旅德生活15年》。这本书在国内再版二十多次,至今依然畅销。真情的讲述、鲜活的影像令很多读者动容。此前,没有一位艺术家是以这样的方式走进人们的视野。在平遥,她是镁光灯追逐的焦点。被媒体追逐的她笑容灿烂,优雅依旧,礼貌,但又率性十足。在媒体的包围圈中,记者难得地专访到了王小慧。

  记者对话王小慧:

  “我的创作跟生命相关”

  广州日报:您过去拍花、拍女人、拍风景,但您此次参展的作品大部分都是观念性的作品,和您以前的作品相比风格差别非常大。您怎么看待这种差别?

  王小慧:回顾我20年的摄影历程,变化非常非常大。过去,从“视觉日记”那种完全纪实的、完全自我记录的日记式的拍摄到现在这样先有观念再去拍摄,是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和我的人生、我思考和关注的问题有关。

  我一直关注的都是和女人有关的题材,这次展览的主题“定义女人”,有些作品完全是最新的,是上个月才拍的,是在策展人博雅珊上海的家里拍的。两人撞出火花来,然后很快就拍出了这组作品。有很多象征意义和隐喻意义,要很仔细地去琢磨它。并不是看表面的只是个漂亮女孩子,这个和时装时尚摄影完全不是一回事。还有一组作品是去年的作品叫“粉面桃花”、“失落的天使”和这个有点像,但也不太一样,是很梦幻的,很超现实的一些东西。而且有很多象征意义,比如说,她为什么涂成粉面,和传统的很多东西有关系,比如说年轻、美丽、羞怯、诱惑,很多都和欲望有关系。比如《上海花园》中有一幅作品女孩提着鞋走,她为什么那么珍惜她的鞋等等,都有很多深意。

  广州日报:那您是否能简单诠释一下您的这些最新作品?

  王小慧:其实解释摄影作品不是好的一件事。一个摄影家应该靠观众自己去解读或评论家去理解。而且一个作品往往是多义的。比如说,海报上的那张照片,一个女孩蹲在地上,下雨了,她把一双新的绣花鞋拿在手里放在旁边,为什么她不穿着鞋走泥路,我们骂一个不贞洁的女人“破鞋”,鞋在中国文化里的意义很复杂,这里面有很多的象征性在里面。

  《我的视觉日记》将出青春版

  广州日报:您过去的专业是建筑,又做了20年的摄影,走过这20年的摄影道路,能不能回顾一下从创作题材到创作理念的变化?

  王小慧:我的创作都和我的生命有关,和我自己的人生经历有关。做建筑师时,我拍了很多建筑和风景。那时还是业余爱好,后来出国时就拍了很多国外的纪实性的作品。再往后,我出了车祸以后,又拍了很多记录自己在病床上的作品。因为当时我丈夫在车祸中去世了。也就是我叫做“视觉日记”的东西。再后来,我开始慢慢发掘更深层次的东西,开始表现了,不光是记录,比如表现“自我解脱”系列,“人际关系”系列、“洗去血迹”系列等等,这些都和我当时的生命有关。再往后发展,我想看过我的书《我的视觉日记》都会有了解。现在马上要出一个青春版,专门给年轻人看的。

 不寻常的生活 不一样的女人

  1987年,从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王小慧和丈夫俞霖一起获得了去德国公派留学的机会。在外人眼中,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著名学府受过最好的教育,在德国,深受业界赏识,事业上即将比翼双飞。然而,就在此时,她却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劫难。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她的爱人,她也受到重创,卧病在床,直到半年后才康复。而摄影成了她的灵魂以及面对一切生活变故的一个出口。

  不寻常的生活经历和女人的自觉使她的作品几乎全部和女人有关。此次参展的“王小慧:定义女人”则像是为此前20年的创作做了一个总结。其实,这次已经是王小慧第三次光顾平遥国际摄影节了。2002年,她来平遥摄影展当颁奖嘉宾,2005年,她带着名为“花之灵性”的一组作品参展。她戏称为“非常性感的花。”

  这一次,在“定义女人”中,我们看到一个不同的王小慧。这次的展览由几个系列组成,从“自我解脱系列”、 “红孩子”、“我的前世今生系列”、“上海女孩系列”、“粉面桃花系列”、“失落的天使系列”,到最近才完成的“上海花园系列”,这些照片都和女性主题息息相关。

  一场车祸让她失去最亲的人,而事后漫长的康复过程也让她的生命产生了蜕变。她用相机记录了那些难熬的岁月,拍摄了一个处于危难中的人眼中的世界。“我的时间都是按分钟算的,拼命在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生命太好了,太短暂了,所以只能争朝夕。许多事情你根本预想不到的,比如说我丈夫10分钟前还跟我一块唱歌,10分钟以后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亲历这种事情让人感到生命实在太脆弱,太不堪一击了。”

  丈夫去世改变人生

  广州日报:当年您先生俞霖在车祸中突然去世,对您的影响有多大?

  王小慧:我觉得那次车祸对我的人生经历当然是个非常重大的转折点。可以说在那之后我的整个人生发生改变。人生态度、人生观都改变了。可能对一个人来说,不希望经受那么多的苦难。但是,对我的艺术来说,可能是让我进步和飞跃的一个关键点。

  广州日报:您说的人生态度改变怎么理解?

  王小慧:比如说珍惜生命,要放弃很多不必要的东西,要放弃很多欲望,对金钱、名利的欲望。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广州日报:您下一步还有什么创作设想?

  王小慧:我的打算很多,但真正能实现的非常有限。我觉得一个艺术家要是没有想法他的艺术就枯竭了,艺术生涯就走到头了。艺术家的创造力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像毕加索、贝多芬这样的到死还有创作力的艺术家很少见的。但是一个人的艺术生活要保持的话,必须排除很多干扰,这就是我刚才说为什么要珍惜生命的原因。

  广州日报:您能否算得出来一年当中您会去多少地方?

  王小慧:算不出来,不过我的日程表有点像空中小姐。

  广州日报:这20年一直都是保持着这样的创作激情吗?

  王小慧:对。所以我这个人是天生的艺术家,没办法做别的。要让我做重复性的工作我就不行。

  广州日报:很多人看了《旅德生活15年》那本书后都很关心您现在的感情状态,能透露吗?

  王小慧:我是没时间给感情,挺不好的,也对不起自己,但是没办法。我觉得我只要不病倒的话,就停不下来。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