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永恒的镜头艺术:关于徐福生镜头里的巴金

2012-09-29 23:09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思和 阅读
 前几天我出差在外,徐福生先生的摄影展在徐汇区艺术馆举行开幕仪式的时候,我无法前去参加。回到家来,却看见了徐先生送来的精美画册,画册的名也叫做《纪念巴金——徐福生镜头里的巴金》,我翻阅着,品赏着光线柔和、黑白与彩色双重主调的巴金人头像,心情渐渐地沉入到思念与感激之中。我为我没有能够出席摄影展的开幕式感到庆幸,因为这些充满了恍惚的、细微的回忆和思绪的感觉,是无法在热闹的场合体会出来的,只有在这样昏黄的灯下和安静的夜晚,独自面对了巴老的晚年风采,才觉得有许多话可以倾吐出来。

    巴老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上海市巴金文学研究会为纪念这一天的到来,与上海各界联合举办了各种公益性的纪念活动。徐福生先生的摄影展也是其中一个合作项目。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工作,巴老精神风范被越来越多的普通读者所了解、继承和发扬。徐福生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长期担任上海《文学报》摄影记者,在各种文艺节活动中,为许多中国当代作家摄下了宝贵的镜头。他的人物摄影讲究光线、镜头、构图,迅速抓住人物神态最美好最动人的一瞬间,为人们留下了生动的当代文坛影像资料。他的作品极为丰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显示出珍贵的价值。我在主编《上海文学》杂志期间,每当需要配载作家照片时,总是想到徐福生先生的收藏,也总是能在他的摄影资料里找到最满意的作家头像。而徐福生先生也始终把摄影看作他对文学事业的爱好的见证,不是把他的摄影视为奇货可居的商品,所以我们一直合作得非常愉快。这次他的巴金摄影画册的出版,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多了一本巴金资料的收藏,而是保存了许多我个人的回忆。

    徐福生先生在为文化名流照相时,抱有一种对文学事业和摄影艺术的深深热爱,对文化名流抱有一种深深尊敬。有了这样的信念和态度,使他的作品成为摄影者与被摄影者之间感情交流的载体。他的照片里反映的人物感情饱满,神态安详,摄影者的爱戴之心和被摄影者的信任之态,都极为传神地流露在他的作品里。我们从画册里看到他为巴金先生所拍摄的影像里,都充满了这样的艺术精神。作为封面的那张头像设于1995年(33页),巴老的精神非常张扬,他的神情是舒展的,喷发的,脸上开启的笑容处于最饱满的瞬间,他晚年的眼睛有些微肿,但努力地张大着,他晚年的嘴有些瘪,但那唇、牙的生动关系中,仿佛感觉到巴老的声音正在一字一字地倾吐出来。那时候巴老的心情是舒畅的,《再思录》已经完成出版,正打算用口述的形式来写他的《三思录》,是巴老晚年最有自信心的一刻。现在永远地留在镜头里了。

    熟悉巴老的人都知道,巴老不喜欢摄影,所以,他青年时代的影像资料极少,中年时代大多数外事活动中留下的公务照片,没有特意拍摄的艺术人头像。到了晚年,他一头潇洒的银发,高亮饱满的额头,常常来者不拒地留在了各种来访者的相机里。但是,他还是不喜欢拍照的,并不总是能够自觉配合摄影者而作秀。尤其是他的比较陈旧的秀琅架眼镜,总是下垂,他的眼睛也总是下垂,摄影者很难获得他精神的一刻。我曾经注意到,巴老在公众场合与人合影时多半是眼皮下垂,不能正视镜头。而在平时说话时,他很随便地向你一瞥,眼睛却炯炯有神。我面对老人说话时,多次感受过这目光背后的睿智、真诚和会心的信任,但这种神态却很少能留在镜头里。而这次我在徐福生摄下的镜头里,如摄于1990年的一组镜头(第14、15页)、摄于1992年的一组镜头(第18、19页)、摄于1998年的特写(第31页),都找到了极好的人物神态。尤其是摄于1998年的那张,这可以说是巴老生命的最后阶段的少数几张好照片之一。巴老的眼光极为平静,诚恳,嘴唇微动,像是吐露最后的祝福,向他所爱的世界告别。

    徐福生先生第一次为巴老拍照是在1987年。巴老在虹桥机场上,准备登机重返家乡成都,这是巴老晚年完成《随想录》后的一件私人生活中的大事。当时巴老腿骨折未痊愈,基本是靠轮椅行走,但身体尚健,神采尤丰。徐福生留下了那张在机场下车时的群像,巴老在下垂的眼镜架后两眼是那样的兴奋,精神是那样的亢奋,与我们平时见到的在客厅里或者医院里的巴老影像,神采似乎是判若两人。但屈指一算,毕竟已经是快二十年了。生命流逝的过程就是那么严酷地印刻在这些影像资料里。另外一张巴老的公务活动照是摄于1995年的出席中国作协第四届主席团九次会议。那次会议是在上海举行的,也是巴老最后一次履行他担任的作协主席的职能。当时他因骨折疏松久病在医院,为了参加这次会议,他特意穿上了医院里的硬背心,硬是强扶病体被送到会场,我们从这一组照片看到巴老是如何从汽车到轮椅,艰难地进入会场。他坐在中央,左面是陪伴他的女儿李小林。他事先准备好了发言,但只讲了一个开头,就把稿子移交给了身边王蒙代他念完。而就是这次短短的一个会议,回去以后,巴老的血压等一下子极不正常,休养了很久才恢复过来。

    徐福生先生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巴老的宝贵镜头,几乎每一个镜头里都有珍贵的回忆。为此,我对这本画册充满了内心的感激,为巴老,也为自己。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