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艾美奖得主基弗曾认为没人会喜欢《24小时》

2012-09-29 23:07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峥 阅读

艾美奖新科剧情类最佳男演员,全美国最著名的特工杰克·鲍尔

  他已经39岁了,经常看上去有些压抑,有些疲惫,然而在8月27日他捧起艾美奖的时候真的神采奕奕。他说:“这是我人生最好的时刻,感谢《24小时》”。然而,在外人看来,基弗·萨瑟兰应该恨他主演的《24小时》才是。他在过去五年间,每年都有10个月的时间每天工作14个小时,拿着枪,斜着眼睛看人,以一种超级无敌的严肃语气说话,用可能不正确,但是肯定不错误的方法来拯救这个世界,然而,他并没有表现过厌烦。

  他有一个出色又出名的老爸。

  他曾经是朱丽娅·罗伯茨的男人。

  他是世界上身价最高的电视剧演员。

  他主演了一部改变电视剧历史的剧集。

  在得到了电视剧界的所有奖项后,他终于赢得了艾美的认可。

关于家庭:我爸曾把屁股染黑

  记者:你小时候知道你母亲去哪儿了吗?

  基弗:我不太清楚她去哪儿了,她可能回了加拿大。

  记者:你跟父亲谈过他和简·方达的事儿吗?

  基弗:没有。

  记者:你有没有想像如果你和他谈这事,你们会说些什么?

  基弗:他可能会说:“我堕入爱河了”。我会理解这件事的。

  记者:你对你父亲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基弗:在我爸离婚前,我们家一点钱都没有(唐纳德以挥霍无度而闻名),他的裤子上有个洞,因为我妈很强悍,所以爸不好意思求她给补上,所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把自己的屁股涂黑,和裤子的颜色一样。当然,他不穿内裤,我也不喜欢穿内裤。

关于爱情:感谢朱丽娅·罗伯茨

  记者:你曾在1990年因为《异灵空间》(Flatliners)和朱丽娅·罗伯茨相识,1991年订婚,但最终她解除了婚约,你对这事怎么看?

  基弗:我赞赏朱丽娅看到我们是多么年轻多么傻,虽然是在即将结婚的最后一刻,虽然这件事很痛苦而且很困难,但是感谢上帝她看到了这件事。

  记者:你肯定有过很多不长久和认真的感情,你是不是不会忘记所有深刻的东西?

  基弗:我确实有过一些,但这并不是我的天性。我想我比这件事要浪漫得多。每次把一个女人带回家都是意料之外的事,并且想要和她建立某种联系。真的,其中有些我特别喜欢的。但我感觉我做过的所有事只是工作和睡觉。如果你只想做这些,你会过得不错。但是如果你希望和女人堕入爱河,你会碎成好几块,就是办不成这事儿。

关于个性:我太过自我专注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一个人生活?

  基弗:我想作为一个人我非常地苛刻,我喜欢事物呈现一种特定的样子,其中包括守时和整洁。我一直就不够灵活。我的意思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想要获得更多的灵活性。

  记者:无序会让人烦恼吗?

  基弗:有一次我和《24小时》剧组的人吃饭的时候,扮演米切尔的雷柯·阿里斯沃兹说:“他会整理他的地方,真好呀。”但是另一个人说:“他不是为你整理的,亲爱的,他总是这么整洁。”她说:“就是就是!”但是我觉得我们周围无秩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如果你能控制你家里的环境,你就这么做吧。

  记者:这种状态有些畸形。

  基弗:真的吗?(微笑)

  记者:你一个人生活得怎样?

  基弗:有时候我会自己走到某种境地,“我X”,这种境地是自私和自我专注,它是一件危险的事。这不是一种很聪明的生活方式,我不想这么生活。但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

关于喝酒:我现在从来不开车

  记者:你刚才说到了喝酒,听说你以前经常在酒吧打人。

  基弗:有一次一个家伙舔我老婆的脚,我有点失控了。我就是不停地打他,打他,打他,打他,“我他妈不停手,我不想让这家伙站起来。”事后我感觉很糟糕,我记得我想如果这么做事的话人生会太短的。

  记者:你以前因为喝酒有过麻烦,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基弗:我印象最深的倒不是我自己的事。1991年我和加里·奥德曼出去喝酒,他开车的时候被警察逮着了,警察让他戴着手铐跪在地上。他低着头,抬着眼睛对车里的我说:“好吧,或许下次我们只一起吃午餐好了。”这真是《酷手卢克》式的酷台词。我真喜欢和他一起出门,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关于《24小时》:根本没想到它能成功

  记者:听说你有过一段很困难的时期?

  基弗:我年轻的时候演过好几部卖座的影片,但是22岁的时候这一切突然停止了,到你30岁的时候无事可做——我是说没有我爱干的事,我就去搞牛仔竞技。

  记者:你看到《24小时》的时候是在想“这个剧本真了不起,我一定要拍它”吗?

  基弗:不是这样的,真的。我想:“这个剧本写得很聪明而且特别,所以观众不会爱看的,他们只爱看大傻电视剧。但他们会给我钱,同时没有人会看到拍成的剧”。

  我没有注意到电视剧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记者:刚开拍的时候你是什么状态?

  基弗:在我拍《24小时》的第一年里,我住在萨拉·杰西卡·帕克租的房子里,和还在奋力讨生活的演员比尔·赞恩(BillyZane)和小罗伯特·唐尼住在一起。有一天我们一起去俱乐部,我们每个人都穿着捂得严严实实的军用防水上衣,那是在洛杉矶的夏天。我们觉得穿成这样去看辣舞很有趣的。我们开始大笑,中途没有一个人把衣服脱了。“

  记者:《24小时》成功之后你有什么感觉?

  基弗:当《24小时》大获成功之后,人们开始说我“回归”这个啦,“复活”那个啦。

  在开始的时候我想“复什么他妈活?这他妈是什么意思?”你的大脑有时候不能让你理解你的麻烦是什么。后来我就一直没消停下来。

  记者:你一天会拍几页剧本?

  基弗:很多,从4页到8页。

  记者:你们拍戏很紧张?

  答:当然了,我们在拍《24小时》,也就是说24小时的戏,这相当于12部电影长片,我很惊讶在这样的步调下我们能拍得那么好。

  记者:说说下一季《24小时》吧。

  基弗:我演的鲍尔会成为一个“行尸走肉”,厌倦了周围不断的死亡。他处在生命的最低点,一些事将会发生,让他重新获得活力,他将从深深的黑暗中走出来。

  记者:你一定希望编剧把这个人物“杀”了吧,瞧他把你给累的?

  基弗:“别搞错,我喜欢做我的工作。”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