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宫津大辅对话栗宪庭:艺术收藏比金钱宝贵

2012-09-05 11:36 来源:新京报 阅读

  宫津大辅 1963年生于东京,职业是广告公司职员,18年来,他用零用钱进行收藏,包括手绘、油画、录像、装置、行为艺术与观念艺术

  栗宪庭 197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推出“伤痕美术”、“乡土美术”和具有现代主义倾向的“星星美展”等

  黄庭坚的《砥柱铭》拍出4.368亿,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拍出7906万港元……近两年艺术品市场爆出的天价数字看得我们心惊肉跳,收藏似乎越来越成为财富阶层才能享受的特权。但,这绝非意味着工薪阶层便从此与艺术品绝缘。日本工薪族藏家宫津大辅便创造了一个用零用钱收藏艺术品的传奇。近日,接着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未来展”之机,这一全球著名的工薪族收藏家宫津大辅展开一次北京行。除了讲座外,还与中国当代艺术推手栗宪庭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

  鉴赏标准

  升值涨价对内心是种谎言

  宫津大辅:我喜欢当代艺术,是因为通过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可以看到社会的同时性。而通过我的收藏,可以把我要对社会的看法想法,随着这个艺术家作品让其他人了解到。而且收藏同年代的艺术家作品,可以有很多交流。我喜欢毕加索、凡·高,可人家已经不在了。反过来,如果我收藏同年代成长的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买回家以后,我觉得有一段岁月可能和这个作品联系在一起。这比金钱更宝贵,可以把这些画当成自己的日记或者是生命留存一直保留下来了。

  栗宪庭:你最开始收藏时要不要研究艺术家?要不要看日本整个艺术界对这位艺术家的评价,还是靠自己的喜欢?

  宫津大辅:我到现在为止,收藏的第一个选择要素就是自己喜欢还是讨厌。在这个基础上会遵循自己本身内心喜好来做这个收藏选择。将来会不会变成有名的画家,会不会升值,会不会涨价,这些因素对内心来讲是一种谎言,我一般不会考虑。

  类似我在收藏蔡国强、杨福东时,他们都非常年轻,而且他们所进行的创作是其他人都没有涉猎的。但我看到后,觉得非常有趣,他们也具有独创性,所以就把他们创作的作品收藏了。

  栗宪庭:此前也有人问过我:你选择艺术的标准是什么。我说,感动我的。这是很重要的。我们和这些艺术家生活在同一个时代,那种能感动你、激励你的艺术非常真诚、非常真实。当时,我们杂志编辑会有意见分歧,一些老的编辑会认为当代艺术作品不好,但我觉得好。那时我就在想,一件艺术品为什么会有争议。其实最终不是艺术品本身,而是你用什么来看待它。也就是说中国处于价值观很动荡的时代,这样一个价值体系发生变化的时候,却往往能出真正具有强烈感动人的东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