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这是一个过渡的时代

2012-09-29 01:24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王寅 洪兵 阅读

\

    迈克尔·维特兹是《费城问询报》第18个普利策新闻奖获奖者,也可能是最后一个(王寅/图)

  “自由对记者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品”  
  
  由于香港浸会大学普利策新闻奖得主新闻工作坊的日程安排得很满,对《费城问询报》记者迈克尔·维特兹(Michael Vitez)的采访只能在早餐时间进行。

  迈克尔·维特兹一大早就穿着汗衫、短裤,在校园附近的街道上跑步。只要有时间,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会跑步锻炼。迈克尔·维特兹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人,即使在香港期间,仍然及时更新博客,不忘通报自己的行踪。

  1997年,迈克尔·维特兹以系列报道《最后的抉择》获得普利策解释性报道奖,迈克尔·维特兹把目光对准五位即将去世的病人,从五个不同的方面,写了五篇报道。“我是主流报纸中第一个真正连续报道科技类题材的记者。这篇报道在今天来看也是很好的,但是不会获奖。”迈克尔说。

  获普利策奖之后,有些报纸打电话邀请迈克尔加盟,但是家在费城的他不想搬家,不想改变。“普利策奖对我生活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没有让我更富有,也没有让我更出名,但确实给了我更多自由,十年的时间里让我有自由做我想做的新闻,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作为记者,自由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品。”

  2006年11月,迈克尔·维特兹出版了得意之作《洛奇的故事》,迈克尔·维特兹负责文章,图片由他的同事、普利策摄影奖获得者汤姆·格拉立许完成。他们选择了费城美术馆作为背景,史泰龙在30年前荣获奥斯卡奖的影片《洛奇》中的主人公就是在这里跑上台阶。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费城美术馆的台阶上,访问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并为他们拍照。

  自1985年以来,迈克尔·维特兹一直为《费城问询报》工作,他刚到的时候,报社记者有500人左右,1989年它的采编人员总数到了空前的721人。随着报社的所有权被财团控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减薪、裁员、压缩成本,现在《费城问询报》的记者不到330人。

  《费城问询报》是美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日报之一,排位第三。它的崛起始于1970年代,从1975年到1990年,报纸共获得17项普利策奖,迈克尔是这个报社第18个获奖者,在他之后,报社再也没有人得过这个奖。《时代》周刊曾经将《费城问询报》列为美国十佳日报。《费城问询报》在1980年代获得的声誉,到今天几乎全部消失。

  《费城问询报》最初由爱伦博格家族控股。1969年奈特公司接手控制报社,1974年以后,奈特公司与里德公司合并成奈特里德报业集团公司,是美国第二大报业集团。2006年6月,奈特里德报业集团公司被竞争对手麦克拉奇公司收购,《费城问询报》名列奈特里德报业集团公司旗下盈利能力最差的12份报纸之一。2006年6月29日,《费城问询报》被转卖给了费城媒体股份公司,这是一个费城地区商人的集团。新的所有人计划花费500万美元投入广告和推广,以提高《费城问询报》的影响力和读者数量。被收购之后,《费城问询报》的亏损比预期的还要大,主要是由于全国性广告上的亏损,于是在2007年1月中削减了71个采编人员。2007年8月21日,费城媒体股份公司宣布出售《费城问询报》大楼。新东家承诺五年内不再出售该报,并承诺明年年初会招募新的记者。对此,迈克尔·维特兹表示怀疑:商人毕竟是商人。

 首先付钱让最优秀的记者离开  
  
  南方周末:财团控股报社以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迈克尔·维特兹:1970年代,在奈特里德的管理和经营中,主席和总裁是不同的,前者代表着生意方面的领导,而总裁却来自报业,这形成了一种紧张与平衡的状态,这是一种成功的模式。而在1990年代,这种制衡状态消失了,不管是主席还是总裁都来自投资方,结果他们就不断裁员,我们在压力下勒紧腰带,我们最根本的东西都被毁掉了,奈特里德太过分了。我曾经和一个香港记者谈过,他也有同感,我们都觉得资本要求利润的力量太强大了,就像皮带紧紧地勒着你。

  南方周末:人数缩减,成本下降,媒体的品质有没有具体的变化?

  迈克尔·维特兹:有三个方面的变化:一是人员流失。要缩减成本时,就必须裁员。首先付钱让最优秀的记者离开,由于他们的经历和才干,他们很快能在《纽约时报》这样的报纸找到新工作。其次要裁减年轻人,去年我们解聘了71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二是我们以前在国内国外都有分社,国外分社分布在北京、莫斯科、伦敦等六个城市,但现在国外的分社已经没有了。国内的分社分布在纽约、芝加哥、休斯顿、华盛顿等城市,在华盛顿的分社我们只有一个记者。

  三是由于网络经济,2000年,我们的分类广告收入是1.8亿美元,而现在只有1.7亿。

  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记者,但我们依然做得很好,只是比起以前和我们应有的成绩来说稍微差一些。我们现在有新的主页,有网络版。我们的营销专家乐观地认为我们原来流失的可以补回来。我希望他们说的是真的。

  南方周末:《华盛顿邮报》的知名记者联名写信表示反对默多克的收购,贵报是不是也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迈克尔·维特兹:内部没有什么抗议。有些新入职的员工退休金都被冻结了。以我自己来说,《费城问询报》的报酬不错,公司支付健康保险,但从明年开始,终止支付退休金,我在《问询报》工作22年,如果我再工作下去,以后我就没有退休金了。作为记者,我们的收入虽然不能让我们高高在上,起码还能过比较体面的生活,这也是我们做好自己工作的一个必要条件。

  南方周末:对资本的进入和控制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迈克尔·维特兹:总体来说,美国还存在由家族控股的老式报纸,仍存在好的新闻业,虽然不像以前,也不像我所理解的新闻业所应达到的理想状态,但还是很不错的。包括《纽约时报》这样的全国性大报,也包括社区的报纸,仍由家族控制。从总的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大致趋势。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很难说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应对,这是一个过渡的时代。

  南方周末:你认为《费城问询报》是美国新闻业黄金时代的杰出代表吗?

  迈克尔·维特兹:是的。当我进入《费城问询报》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纽约时报》相当于哈佛大学,《华盛顿邮报》相当于耶鲁大学,《费城问询报》差不多是普林斯顿大学,报社里拥有最好的记者,我们的理念是任何事都有可能,我们可以做任何事,去任何地方,最好的事就是我们总是能够在内部得到提升,如果你想到外国去做报社的通讯员,报道亚洲或是非洲,那是非常棒的,人人都有机会。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在问询报的经历是世界性的。

  目前对报纸来说,制作篇幅短、写作速度快的文章的确很重要,但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有价值的深度报道。如果按照缩减开支,舍弃新闻业优秀传统的做法,那么新闻业只能往一个方向去,所有的文章全都变成一种很短小的报道。这样比较可恶。

  (顾文君、沈亦文、王晓静对本文亦有帮助)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