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巩俐:对我来说爱情仍是第一位

2012-09-28 23:02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林 阅读

现身广州出席某代言活动接受独家专访,新片生活好莱坞,一个都不能少

  ■记者手记

  采访巩天后那天时间非常紧张,她拍完喜临门床垫的广告后,经纪人只给了30分钟专访时间。我怀疑如此短时间内,她能不能回答完我近20个问题,于是我在采访时不由自主加快了速度,我惊讶她也以相应的速度进行了回应,总体呈现出来的效果让我满意到激动。柯林·法瑞尔说他被巩俐的气场给震慑,而在我面前的她就像一个干练又让人亲近的大姐姐,或许她又把能量藏在某个角落,就像《七龙珠》中的悟空是不会让敌人通过探测器知道她的能量大小的。采访前,巩俐不仅主动邀请摄影记者去更好的拍摄场地,采访中也几乎不回避任何问题,特别是我支支吾吾问她的爱情观时,她却不经思考地答道“爱情对我来讲是第一位”

  时,我真的被这个女人的真性情给震动。整个访谈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巩俐多次谈到能量、储存和释放,自然地扶着我肩膀合影时她是如此亲切,能量被她强悍的内力给压抑,或许只有在电影摄影机前,她超级赛亚人一般的气场才会完全爆发,那一刻的到来是看戏人的福气。

爱情在我的生命中仍然排名第一,生活和工作都在这后面

  勇闯好莱坞

  在那个环境中,你绝对不能胆怯

  新京报:你在去好莱坞前英文据说也不是特别好,但你在电影中的对白确实很流利,你是怎么做到的。

  巩俐:我觉得要胆子大一点,坚持训练也必不可少。不可否认,因为我有好的训练机会,去拍电影旁边都是美国人、欧洲人,日常生活都要说,当然我还有三个专业的英语老师,这个帮助非常大,当然要我在电影里把英语说出花腔来,我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

  新京报:前几天我的同事刚刚访问过迈克尔·曼,他说巩俐是全世界最出色最美丽的5名女演员之一,那你觉得另外4名是谁?说说你欣赏的女演员。

  巩俐:不只5名吧,哈哈。

  我喜欢很多演员,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是我最欣赏的两名男演员。全世界优秀女演员也很多,迈克尔·曼真的是很能夸人,我要谢谢他。

  新京报:《迈阿密风云》主角柯林·法瑞尔曾说,他被你的气场给震慑住了,有点害怕,你对他的印象又如何?

  巩俐:害怕?没有吧。第一次见他是在洛杉矶,和导演迈克尔·曼在一起。他是一个很有能量的演员,见面前我看过他所有的电影,做了充足的准备。

  柯林·法瑞尔的表演现场发挥很好,很多片中他的华彩演出都归于他良好的现场发挥,可以想像他是个多危险的演员了,所以我需要足够的能量和气场去面对他。另外我要说,包括他在内的剧组员工,都对我非常宽容,容忍我语言沟通的不足,一个女演员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内不会胆怯,充满着自信,表演上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新京报:这两年你和三个不同风格的好莱坞导演合作,哪个导演和你碰出的火花最多?

  巩俐:罗伯·马歇尔,作为西方人可能拍一个亚洲人的故事他会有一些局限,但他看亚洲人的眼光有些不同,可以让我在表演上充分发挥,我的能量可以尽可能释放,这个戏结束之后我感觉自己没拍够,没过足瘾。我拍完最后一个镜头离开剧组时,他说“我在现场不能没有你”,我和他默契度相当高;《迈阿密风云》对我挑战很大,这个是非常外国式的电影,你能想像一个世代生活在古巴的中国人的心态吗?什么东西都要学,从洗钱、开枪、开飞机、开快艇到跳舞,我要了解卧底警察是怎样,我要知道贩毒分子是什么样,连续8个月都在学习和拍摄中,我觉得自己改变很大,观念上有很多变化,我在迈克尔·曼身上学到很多学校和生活中没有的东西,不仅是电影方面,我甚至觉得我的人生都因此有了一些改变,因为迈克尔·曼和你的立场是完全不一样的。《沉默羔羊前传》是个阴暗的电影,当时我要迅速从古巴英语转变为正统英式英语,甚至坐姿都有改变,电影比较静态,很多心理上眼神上的表演。我觉得出去看看、学学非常好。我是非常享受这个好莱坞过程的。

  突然爆发之前在储存能量,现在时机到了

  新京报:你在结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沉寂,作品很少,但这两年你一下子拍了三部好莱坞电影、还有《满城尽带黄金甲》,是觉得又准备好了吗?

  巩俐:我在储存我的能量,没有好的电影,我不会去拍,现在也是一样,如果接下来的剧本不令人满意,我依旧会开始休息。我不想浪费我的能量,不能硬性规定自己一年要拍两部、三部。结婚后的那段时间,挑选剧本比较苛刻,于是就尝试和没有剧本的王家卫合作,因为他有很疯狂的一面,我想去看看他疯狂到什么地步。和孙周合作,是因为他有自己特殊的一面,我想学习,这是一个学习的机会,边学习边储存自己的能量。

  新京报:这两年在好莱坞的突然发力是计划已久,还是某一两件事情的发生,让你突然就想通了?

  巩俐: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时机的问题,现在中国开放已到了一定的程度,很多外国人知道了原来中国是这样的,和其他人想像的中国完全不一样,地球成了一个“村子”,慢慢地好莱坞的编剧也写了很多亚洲的事,很多亚洲人在美国的事,其实我在美国就发现周围很多中国人,这样慢慢地才会有适合中国女演员的剧本。

  之前我就收到过很多好莱坞的剧本,大多是花瓶,一会儿死了、一会儿获救了、一会儿又很惨,这些角色我一点兴趣没有。

  新京报:有一段时间你在香港发展,和周星驰合作了《唐伯虎点秋香》、《赌圣》等电影,不知道你对这段喜剧生涯怎么看?好像在你电影经历中显得有些另类(资料中说你最喜欢的作品是《唐伯虎点秋香》)。

  巩俐:我觉得当时没有认真对待很可惜,应该放开去做才对。我去拍的时候,张艺谋导演还跟我说,你就当和他们一起玩嘛。但我当时说自己不适应那个环境,不是一个好演员,他劝说,你应该放开,他们怎么演你就怎么演。如果现在我再次去拍,会真的玩起来,再不会用当时的方式,周星驰他们是另外的表现方式,如果我用他们的方式或许比他们还好。

  我说最喜欢《唐伯虎点秋香》,是因为我很遗憾没有拍好,所以才喜欢。

  新京报:下一部电影你好像是和蒂姆·波顿、吉姆·凯瑞合作《信不信由你》,难道真的是喜剧片了?

  巩俐:这个计划已经拖到明年,从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不完全是喜剧片,应该是探索片,很多人把吉姆当成喜剧演员,其实他演技不错,有很多黑色幽默的地方。当然,我希望和蒂姆·波顿合作,他很会利用优秀演员,一个好导演应该是会利用演员的,而不是去浪费他。

  批评张艺谋?

  我觉得不是批评,而是一些看法

  新京报:张艺谋毫无疑问是你电影生涯中最重要的导演,近几年他拍了《英雄》、《十面埋伏》,票房高,但口碑差,你与他合作多年,肯定有不一样的看法?

  巩俐:张艺谋的说法是他以前就喜欢武侠的书,我也知道他以前一直在看,男人都有武侠情结。他拍这种东西,可能有一面是迎合市场需要,不过一个导演太迎合市场需要,就会失去自己的风格,反而出现不好的结局。迎合市场涉及到投资收回的元素,可能不能缺少,但如果完全迎合就没有自我了,演员也会没有自我。

  我认为,迎合市场应该占20%吧,80%还是应该找回自己。

  新京报:这次合作《满城尽带黄金甲》,你感觉和上几部武侠片有什么变化吗?

  巩俐:我觉得有很大的改变,《黄金甲》是艺术和商业的东西结合得非常好。属于他的特点:色彩、音乐、讲故事的方法都没有丢掉。《黄金甲》这个故事应该很特别,当然我还是希望大家去电影院检验这次张艺谋的作品,之前媒体的报道都只是猜测。

  新京报:陈凯歌也是你合作较多的导演,但《无极》似乎颠覆了很多他以往给人的印象,你看过《无极》吗?

  巩俐:我看了《无极》。我觉得就像刚才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尝试,陈凯歌没有拍过那样的戏,之前他的戏都是很严肃的,他想尝试一个不同的方向,他当然可以去尝试,无所谓失败和成功。之后会发觉我可能不适合,但在成功或失败中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相信他自己静下心来看自己片子的时候,会知道什么地方是好的,什么地方是不好的。

  就像我拍《唐伯虎点秋香》,我觉得这是不成功的,很遗憾,这个表演方法是不对的,我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一样闹呢?拍喜剧片很不容易,让观众在电影院真诚地开怀大笑而不是被胳肢地笑,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新京报:《满城尽带黄金甲》第一次发布会时,我发现张艺谋在说完为何要拍这部电影后,你好像流泪了,你是否真的很有感触?

  巩俐:不,真的没有。(有照片为证啊),那是灯光的问题,不然你问他(指摄影记者)。当时那个灯光很刺眼,我都看不清楚台下是谁,谁提问的我也不知道。

  新京报:我去过《满城尽带黄金甲》探班,在现场我发现你和张艺谋的关系就像铁哥们,只有你才会大声跟他开玩笑,批评他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们之前的合作也是这样的吗?

  巩俐:我开玩笑了吗?哈哈,我可能还是会挑一些场合,如果比较严肃的场面,我不会在他面前乱说话,会很沉默地把握角色,如果比较轻松的戏可能会说一些笑话,让气氛变得融洽一点。

  新京报:我看到你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说你批评张艺谋“你怎么又做回摄影了,你的故事哪里去了”,你真的这么说过吗?如果是真的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回应的?

  巩俐:是的。我觉得这不是批评,而是一些看法。他的摄影和色彩一直是比较好的,但《英雄》和《十面埋伏》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的解释是《英雄》等片是尝试,尝试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没有尝试的话怎么知道自己是成功或失败的呢?现在这个片子出来后,才知道效果嘛。我没有刻意针对他说,没有当面跟他说,他怎么回应我还真是不知道。

  我的母亲

  “你下部电影会不会亮一点啊?”

  新京报:有个台湾影评人曾说,评价你的电影要两分法,一部分是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另一部分是非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后一部分似乎只有《漂亮妈妈》和《霸王别姬》得到过好评,好莱坞的拍片经历,会给你带来“第三部分”吗?

  巩俐:其实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好莱坞也差不多。

  只是说在角色方面选择面大,如果你喜欢、如果这是通过的,你什么人都可以尝试、可以挑战。但在亚洲拍戏,剧本上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有些你想演的会因为一些原因演不了。

  表演是我的工作嘛,每个演员都喜欢有不同的挑战,表演上有一种海阔天空的自由感。

  新京报:有人说你把重心放在好莱坞是想躲避国内媒体,特别是港台媒体对你过分的“关心”?

  巩俐:绝对没有,我不关心人们对我任何的关心,再多的说法我也不会太在乎的。去哪里工作都可以,内地、香港、美国,只是我希望自己有一个变化,不希望每次都是一样的。

  新京报:我听说你特别愿意跟母亲在一起,也想休息下来照顾她。你母亲现在还看你的电影作品吗?她有特别喜欢的吗?

  巩俐:当然看了,但没法去电影院看了,因为我妈妈82岁了,腿脚不利索。

  我会给她买DVD,但《艺伎回忆录》的碟没买好,有点黑,她当时说“什么黑乎乎的,一点也看不清”(笑),你知道,那张碟片又没有翻译成中文,中文字幕还看不清,所以她的评价便是不好看、不好看,还对我说“你下部电影会不会亮一点啊,可以看清楚一点?”

  我妈妈挺关心我的,经常问我英语学得怎么样,还提醒我如果拍戏太累就少拍点,哪一部电影最喜欢,她还真没说过,也不怎么表扬我哪部电影拍得好。

  电影之外

  我没有造型师,秀水街没什么不好

  新京报:有新闻说你很简朴,会去秀水街买衣服,是真的吗?

  巩俐:我哪里都去,哪好玩就去哪儿,大家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啊?那个地方说不定还能买到别地方没有的东西,秀水街没有什么不好。

  新京报:那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呢?

  巩俐:动物园?那里还有衣服可买啊,你告诉我才知道,下次有机会过去看看,哈哈。我觉得买些东西很有意思的,假名牌就算了,买一些好玩的小饰品送给朋友很好啊。

  新京报:你现在出席一些正式场合的礼服,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完全听造型师的?

  巩俐:我没有造型师,我一般看看杂志上的介绍,觉得哪件不错就去买,或者赞助商会给我一些,我没有特别的品牌的概念,我不是哪个牌子的死忠粉丝。

  新京报:你除了拍电影、广告等活动外,闲暇里会看一些电视剧、电影吗?

  巩俐:我挺喜欢看电视剧的,最近看的好几个女人演的,对,《离婚女人》,最后四个女主角都有个幸福的结局。

  那个电视剧不错,包括刘蓓在内的四个女演员都很好,当时电视台一天只放两集,把我急得只好去买DVD看。

  新京报:你曾经有一段让人瞩目的爱情,十几年过去了,爱情在你心目中还那么重要吗?

  巩俐:第一位,爱情在我的生命中仍然排名第一,生活和工作都在这后面。

  新京报:你现在还会为生活、事业设立目标吗?

  巩俐:我没有目标。没有计划没有目标也是一种目标,如果定太多目标全部实现后岂不是挺没劲的。

  新京报:你当演员20年了,说实话到现在你还享受这份工作吗,哪些东西让你保留这份感受?

  巩俐:其实这是一个挑战,一个人不可能没有工作,这是你谋生的事情,而且你也不可能脱离社会,我不会干别的,我只会演戏,我想把我的工作做到最好就行了。

  新京报:你这次回归令很多人都觉得,你现在的样子似乎也可以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你觉得什么时候是女人或是女演员最好的时光?

  巩俐:永远都是,每一段时光都是美好的,女演员有不同的阶段。我第一步就演一个有孩子的,19岁20岁的角色,从结婚演到有孩子,我一直是这样的表演,我以后也可以一直这样演下去。可能到了某一个阶段,你不再喜欢演那样的角色,也可能你想尝试另外的角色。演过了不适合你了,一个聪明的女演员会挑选适合自己的角色。

  (感谢张纤箴小姐对本次采访提供的帮助。)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