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胡适晚年批红与版本问题

2012-09-28 16:12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曹立波 阅读

\

\

第七十四回文字比较表 

  在我熟悉的“红学同好”当中,同辈学友宋广波先生是非常勤奋的一位。尤其是在“胡适与红学”这一课题研究方面,倾注了很大的精力,也不断地推出新的成果。近几年,他先后出版《胡适红学年谱》、《胡适红学研究资料全编》、《胡适与红学》等书,其中前两种已再版重印。最近,他又推出《胡适批红集》。相隔六年时间,就有同一专题的四部书问世,实不多见。而且据我所知,他此间还出版了《丁文江年谱》等书籍。他的勤奋执着,他的精诚专一,他的甘于寂寞而潜心治学的精神,他的积极将孤本资料“以公同好”的襟怀,对我们同代人是富有影响力的。

  宋广波先生编校和撰写“胡适与红学”方面的著作,我常常作为案头必备的工具书来读。如,在撰写《红学六十年版本探究的进程》一文时,《胡适红学年谱》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于今年10月出版的《胡适批红集》,封面用的是胡适的大幅照片,封底辅以胡适的手记,加上别致的书皮,增加了历史感和含蓄美。我重点翻阅了胡适有关《红楼梦》版本批注的影印件。下面,举例说明《胡适批红集》中,有关《红楼梦》版本方面的心得。

  关于“庚辰本”,胡适曾在1933年借得徐星署藏本,并写了《跋乾隆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并于1月22日在书后写了题记:“此是过录乾隆庚辰定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生平所见为第二最古本石头记。民国廿二年一月廿二日胡适敬记。”(《胡适红学年谱》,第269-270页)

  二十多年后,当身居海外的胡适拿到1955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出版的“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时,将甲戌本、戚序本的文字,与之仔细勘对。

  1、关于回目

  他先拿自藏的甲戌本,与庚辰本校对。对照庚辰本上第一至十回的总目,第一回上方写有“甲戌本”三个字,在第八回回目的左上方画一条曲线,意在此本有一至八回。

  在第十一至二十回总目上,胡适在十三和十六回上方各画一条曲线,写有“甲戌本”三字,意在此本有十三至十六回。在第十七回回目的右上方写道:“十七至十八”(对应“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十九回无目”。

  在第六十至七十回总目上,写有“缺六四”和“缺六七”。并在庚辰本原文写的“内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小字旁加了红笔圈点。

  在第七十一至八十回总目上,写有“八十回无目”。胡适对庚辰本回目的主要问题都做了认真的考察。

  2、关于抄配

  在这一庚辰本第六十四回首页,胡适加红笔眉批:“庚辰本缺此回。此回与六十七回都是用所谓己卯本抄补的两回来抄配的。”接着,在六十四回的末尾用同样的红笔写道:“此回是配补的。”在此本第六十七回末尾另起一页“石头记六十七回终按乾隆年间抄本武裕菴补抄”的一行字旁边,胡适写道:

  《书录》6页“过录乾隆己卯(1759)冬月脂砚斋四阅评本石头记”。

  “残抄本,存第一至二十,三十一至四十,六十一至七十回;内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系抄配。第六十七回后题云,‘石头记第六十七回终,按乾隆年间抄本,武裕菴补抄。”

  适之记一九六一、五、十一。

  此处胡适所云“书录”,当指一粟编著的《红楼梦书录》。胡适没有见过己卯本,直至1961年有关己卯本的信息,他还只能通过间接的渠道了解。   3、关于异文

  第一回“遂易名为情僧”(《胡适批红集》,第91页),庚辰本僧字旁添加一“录”字,胡适在其上眉批道:“甲戌本无。”此回,“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菊英”,胡适在“菊英”旁加两个圈点,上方眉批道:“甲戌本作‘英莲’。”此后的三处“菊英”旁,胡适都加了圈点。(《胡适批红集》,第93-94页)

  第五回接近尾声处,庚辰本写警幻仙姑的教诲:“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胡适在“留”和“委”之间用方括号画出,旁写一“置”字,又在此句上方眉批道:“甲戌无。”笔者查甲戌本,此处作:“谨勤有用的工夫,置身于经济之道”。(《胡适批红集》,第99页)

  4、关于脱文

  拿戚序本与庚辰本对照,将戚序本的脱文指出。如在第十一回倒数第三页b面,胡适黑笔眉批道:“戚序大小字两本都脱‘这个症候……(至)贾母说’廿四字。”在庚辰本上这24个字是:“这个症候遇着这样大节不添病,就有好大的指望了。贾母说。”(《胡适批红集》,第114页)

  与之相反,庚辰本上有脱文的地方,也具体指出。如第十九回第二页a面,“有个小书房”和“内曾挂着一轴美人”之间有约5个字的空缺,还有“向那里自然”与“那美人”之间有约20个字的空缺。胡适在此页红笔眉批道:“戚本已无空缺处了。看平伯《红楼梦研究》195—196。”(《胡适批红集》,第116页)

  庚辰本有大量脱文处,胡适照戚序本和甲戌本加以指出。第二十八回第九页b面,“云儿”的酒令之后,庚辰本有半面空缺。胡适的红笔眉批写道:“此下残缺五行。戚本(大字本)此下有143字。甲戌本此下有十二行,文字与戚本有小异同。”(《胡适批红集》,第124页)

  针对庚辰本第二十八回的大段脱文,陶洙校抄的庚辰本(北师本),以及陶洙校补的己卯本(国图原件),都在此补充了155字。这段文字,在依从甲戌本补录时,还参考了戚序本。(见曹立波《红楼梦版本与文本》,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135页书影1)

  5、关于校改

  庚辰本七十回后的文字有许多错乱之处,而甲戌本(包括胡适没有看到的己卯本)已缺失,当时的八十回本只有戚序本可资参考。在庚辰本第七十四回结尾空白处,胡适的红笔回后批写道:“用戚本校。可见戚本的底本是一个很好的写本。适之一九六一、六、廿一”(《胡适批红集》,第161页)在这一回的倒数第二页b面,胡适用红笔做了许多圈点和涂改,又在眉批中写道:“戚本校”,以及“尤氏道,你是状元榜眼,古今第一才子!我们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惜春道”。(《胡适批红集》,第160页)由此可见,胡适照戚序本对庚辰本的七十回之后的错乱文字做了一些校订。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