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我是如何成为先锋探索的文盲的

2012-09-28 10: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文盲 阅读

    先锋思想家文盲:我是如何成为先锋探索的文盲的
    (文盲图书《空白:在所有宇宙之外和之上》的前言)

    ——我是如何揭示在所有宇宙之外之上的空白和宇宙中构成无和构成宇宙的文盲子的
 
    我是谁?我是文盲?我为何是文盲?我是文盲子构成的?宇宙是由比“无”【这个“无”不是老子等人的哲学概念,而是比构成物质之最基本粒子还基本的超物单元】更基本的文盲子构成的?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我从不知道中开始探索一切的未知未智未值未能未物。也就是说,我知道得越多,就发现自己越无知越文盲。我在无知中洞悉一切已知,但我仍然不知道一切的未知未智未值未能未物。所以我文盲。

    我来自所有宇宙之外之上的空白,我来自空白中能变生“无”的文盲子。文盲子没有任何尺度,既没有任何质量,也没有任何能量,因为它比变生“弦”(10-33厘米,比质子还小十亿个十亿倍)的“无”还小,小到超级没有,它才是一切的最基本,一切的最基本是在任何尺度之外的,所以不可见(超测)。

    最小的构成“无”,最大的由“无”构成,从最小的“无”到最大的“无”,或者从最大的“无”到最小的“无”,这过程就包罗一切变生,这就是在所有宇宙之外之上的空白的盲力所产生的一切“统一”,一切的“统一”由无数个文盲单元这种过程组成,而一切的变生之真相都在空白的盲洞之额外维中,所以就变生所有宇宙的无中生有——文盲行动。

    文盲行动不只是生命的文盲本能,也是宇宙的文盲本能,更是盲洞和空白的文盲本能。我在不知道中揭示一切,我是怎么做到的?谁告诉我的?我不知道,反正这种揭示超过了一切的认智和能力。所以我不知道为何。

    我是怎么写出这些的?很多人都百思不解,他们很困惑。不但他们困惑不解,就连我自己也困惑不解。因为我也不知道。这就奇怪了!怎么可能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写出不知道的未知未智未值未能未物呢?!事实上,我正是在不知道中写出这些不知道的未知未智未值未能未物的!这明显已超过了任何已知和任何人为假设模型。我成了一个谜,文盲成了人类认知和认智及认能途上的一个巨大之谜。
   
    我这个谜,我揭示这些人类不可能探索得到的谜之后,我分别给了国内外的科学界的大牛,除了一部分精通先锋人文的先锋科学家热情洋溢地支持我的先锋探索难得可贵以外,其他的大多数科学大牛都不出声,怕一出声就说错话犯错(所以他们很谨慎),在这大多数不出声的人当中,于是只有少数人(二十多人)出于礼貌回复了我,有的说我不靠谱,因为我揭示的这些超过了任何知识背景;有的说他不知道如何评价,因为我没有依赖任何知识背景;有的说佩服我的先锋探索,但不知该怎么对待我的这些未知揭示,因为我远离了任何知识背景;有的说真不好意思,不能肯定我,因为我没有任何知识依赖,如肯定了我,就等于否定了他一生的努力。所以他们只能呵呵呵。不过,大多数人都会问我究竟是怎么思想出来和写出来的。我如实告诉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不相信:怎么可能呢?!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些是我文盲揭示出来的,因为除文盲之外,别人做不到。很显然,他们碰到了一个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未知者,他们碰到了他们以前从没遇见过的文盲,一个特别的文盲:用自己的无知揭示了人类的无知。所以让他们震惊,所以让他们不解,所以让他们困惑,所以让他们不可思议,让他们无从适应,让他们不习惯,让他们感到无知和陌生及恐惧——因为我让他们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若拒绝我,他们就等于在拒绝先锋探索的科学超越;若不拒绝我,他们不超越自己的话,就会在原地打转就会耗尽他们宝贵的一生(因为思维僵化定型的他们没法自动超越自己)。所以我这个麻烦让他们终于看见他们自己成了自己的无休止之头疼。

    我在文盲状态下揭示这些,我在文盲状态下写出这些,是用文盲语言这种高度抽象的文盲本能来揭示的。表面上看,我写的这些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很玄乎,但是从相关领域的最前沿来仔细一看或深层思索,又会发现我揭示的这些里面窝藏着惊世骇俗的发现和洞见。显然,我的这些未知揭示,已远远超过了目前所有的科学发现(证据)。所以,人们无法接受这些惊世骇俗的文盲揭示也是无比正常的。所以,我理解别人对我文盲揭示的各种反应。因为我揭示的都是人们无法知晓的未知这种盲知。所以,人们只能在已知中夸夸其谈和如鱼得水及欺世盗名。

    我揭示的这些盲见,不是解释,也不是陈述,而是超过了解释和陈述,由于人们从没见过,所以我无法解释,也无法陈述,我只能文盲揭示。所以就显得非常奇怪和无比谬悖,但事实又确是如此!连我自己都受不了这种文盲事实!

    虽然我是在我不知道的文盲本能下揭示出这些怪诞奇妙的自然原本,但我对科学(特别是当前最前沿的先锋科学)的文盲钻探和文盲灵悟,特别是在先锋科学的先锋思想层面,要远高于众多顶级先锋科学家的技术层面。这不是我自夸和狂妄,我只是如实面对自己的已知和未知,和任何其他人都不一样,人们总能从我身上发现我和任何其他人都不相同的特别差异——文盲差异(文盲个性)是多么的不同。能和任何其他人都不同是需要特别的能力的,所有和别人都不同的人都深深明白这一点:凸显自己就是为了要和别人不一样。这才是生命存在的真正痕迹。

    我没有任何门户陋习和陋见,我完全敞开自己,我是空洞的,我从小就是如此。比如说,我能从M-理论网络中疯狂吸收成长养分,但我也能从中发现它在更高层次的有限性,当然,它的局限也绝不是圈量子引力阵营里所攻击的那些。同样,我也能从圈量子引力论中疯狂吸取成长营养。当然,我更能从广义相对论、测不准原理、暴胀理论、全息理论、额外维理论、黑洞理论、熵原理、非交换几何、扭量理论、自旋泡沫论、多元宇宙(平行宇宙)等原理理论中吸取我想要的成长营养,但我也能从这些原理理论模型中发现它们在更高层次的有限性。这些原理理论的有限性和片面性也绝不是一般专业人士看到的那些。这些伟大的理论思想的局限不是在技术层面,而是在更高层次的非凡超原理这种盲原理(超越假设原理)方面。可惜,没有宇宙灵气和宇宙悟性的人,根本就认识不到根本就看不懂根本就思索不明白我的文盲行动之文盲揭示。很遗憾,他们的思维已被已知模型和假设模型以及自己模型禁锢死了,显得苍白无力,他们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奋斗了一辈子,在生命的尽头才发现自己一生的努力原来等于零,这不能不说是个天大的悲哀。事实就是如此。     以上这些理论和思想(包括霍金的霍金辐射和他的无边界设想),不但是人类目前非常重要并影响人类进程的伟大科学思想,而且也是我非常喜欢的科学思想。呵呵,如实讲,我学习它们的目的,除了向它们致敬之外,最主要的而是想试图超越它们。我这样说,人们肯定会觉得我是神经病大脑进水!其实我并不狂妄,也没有神经病大脑也没进水。因为科学探索的目的和宗旨,就是为了进步,要想有新的进步,就必须得超越。其实,我一直在等待别人来越越,和超越我,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人类对自己有限的无限连接和传承,就是生命的有限张力之无限延伸。当然是每个人的方式也各不相同,这就是进步和超越的探索本质。后浪必须推前浪,不想超越别人的人是不会有非凡成就的。只有这样想,才是一个探索者最基本的态度。而做不做得到,这就是探索者究竟有多大的能力问题。超越是一种动力。探索者必须得正视超越和不断超越。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