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雨田:序杨剑横诗集《流浪在江南》

2020-10-12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雨田 阅读

漂泊在江南的乡愁
——序杨剑横诗集《流浪在江南》

雨田

雨田

雨田,当代诗人。1956年生于四川绵阳,中学毕业后到军队服兵役。1972年开始诗歌创作,1985年创办净地青年诗社,主编《净地》诗报。20世纪80年代以后,以其独立的意义写作成为巴蜀现代诗群中的重要诗人。1992年加盟非非主义,为后非非写作代表诗人之一。已出诗集《秋天里的独白》、《最后的花朵与纯洁的诗》、《雪地中的回忆》、《雨田长诗选集》、《乌鸦帝国》、《纪念:乌鸦与雪》等。诗作入选国内外200多种选本,部分诗作译成多国文字。曾获台湾创世纪40年诗歌奖,刘丽安诗歌奖、四川文学奖等,代表作品有《麦地》(长诗)、《国家的阴影》(组诗)等。现为沙汀文学艺术院常务副院长、西南科技大学文学与艺术学院客座副教授、四川绵阳师范学院副教授、四川省绵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四川绵阳。

诗人杨剑横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谦虚、低调的君子。近些年来,他阳光、率真,行医在江南的杭州,但他骨子里总是透射着一种诗人的气质。说真的,在这样一个不断错位、人性与兽性纠结的时代,还保持着心境高远,对诗歌的敬畏,真是实在难得的。

在和杨剑横交流时,我知道他幼年生活在川北故乡的盐亭乡村。他虽然后来到了城市读书、工作、生活,可是在他诗歌的书写中,总是展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心灵的回乡之路,以点燃他因漂泊在异乡,又沉浸在黑夜里的孤独灵魂。

几次翻阅《流浪在江南》的诗稿,我发现杨剑横没有盲目地模仿外国诗歌流派的写作手法和当今诗坛一批所谓的“口水诗”语言的写作痕迹,这说明他是在用自己的诗歌语言和自己的表达写属于他自己内心的东西,而这种纯粹的自由性,个人思想性的写作,真实而具体,没有什么精神上的束缚。而我想说的是,在表达方式上和思想上,杨剑横的这部《流浪在江南》诗集是值得肯定和赞许的。

也许在杨剑横的记忆里,西湖、千岛湖、灵隐寺、秦淮河、中山陵、大运河与乡村女、孤儿、石匠、补鞋匠、乞丐、流浪猫等为切入点,以一个流浪者的心境营造着属于他自己的诗意空间。或者说这些记忆本身就是他的一种深度和深邃的思念与痛苦,谁又说这些诗篇没有包含着作者自己的思想与灵魂呢。

杨剑横是一位有想法的诗人,他的诗歌具有耐读的“正能量”和耐品的时空穿透力。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鲁迅故里读鲁迅》《醉忆西湖》《品西湖龙井茶》《花开正当时》《地球病了》等作品,看起来基本是一个广泛而带有普遍意义的题材,许多古今中外的诗人都抒写过,其中不乏有些经典名篇。但要写好这类大家熟悉题材的诗却实不容易,很容易雷同、重复或公式化、概念化,因此缺乏诗歌的生命力。我在阅读杨剑横的这些作品是,发现他的观察力和写作的经验是丰富的,他的这些诗歌语言清新脱俗,意境与情为一炉,有血有骨的诗句凝重与清丽兼得,显得较有特色,令人赏心悦目。

我想,在今天的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下,在更为复杂的现实生活里,我们获得的更复杂的经验,当然需要我们采取多样的语言策略和表现手法来协调其语言与诗歌之间的关系,使之对称于更复杂的现实和人性。“黑暗的社会,破帽遮颜过闹市/罪恶的制度迫害,躲进小楼成一统/胸怀天下苍生,只将/瘦弱的身躯埋进厚重的书堆/拯救灵魂,复活思想/觉醒世人/一声声雄狮呐喊,威震五湖四海/一部狂人日记,点燃时代沸点/一支辛辣的秃笔,戳进腐烂的心脏/横眉冷对,力扫枯枝败叶/新青年的流动/冲破世俗与黑暗”(《鲁迅故里读鲁迅》),这样一种恍如隔世的追问,以“冲破世俗与黑暗”的蓦然呈现,获得了诗意的存在感。我认为杨剑横这些有骨感的诗句,拓宽了诗人自己的内心世界。

“在一堆堆杂草之后/玉米棒子亮出生命的清爽/当她饱满润滑的乳房/弥漫泥土的芳香/田野里的安静/成为最具诱惑的一种激情”(《山村女人》);“我们在树下的山坡上放声歌唱/背兜里装满昨晚上的雨声/我们的家园,土路弯弯,坡坡坎坎/穿越一山又一山/父亲常常奔波在路上/母亲挑着希望的担子/背着来年的丰收在田野/家园后面有座大山/山顶栽种西边的云彩/她说:夜晚的月儿弯弯/像我割麦的镰刀/砍下的树,插在天上”(《那时》),读着这些朴实的诗句,我不能不说杨剑横真的是一位用生命的真实体验来叙事的现实主义抒情的诗人,他的那种思绪的情怀里,隐藏着一种诗人本色的淡淡的忧伤。

说实话,一个诗人想要替另一个诗人总结他以往的写作经验是比较困难的。我们清楚,任何个人化的写作经验,都是难以用某种具像的逻辑思维来进行评说的。

杨剑横这些年漂泊在江南,特立独行。他的这部《流浪在江南》诗集,有不少是写乡村题材的诗。他除了以描写故乡川西北丘陵的山川地貌,江河溪流和风土人情外,还写到了岷江、大凉山和神奇的九寨。无论是家乡的静林幽谷中的布谷鸟声,还是父亲母亲的艰辛耕耘;无论是山村女人以及变老的旧宅,还是乡村平凡的日常生活,都能在他的笔下化为动人的诗章。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浪漫的千岛湖,西湖的残荷,杭州的秋雨之夜,故乡的音符,还有母亲在小河边的捣衣声……这一幅幅自然的美景,给生活在工业化乌烟瘴气中的我们,带来了一种诗意一般的令人神往的气

读杨剑横的诗,令我想到了他的乡愁情节。事实上,每个漂泊在异乡的人都会有思乡的本能。他写过《幽深的小巷》,便他在诗中只是一个旁观者。其实杨剑横许多写乡村的诗都有特色,那是他挥洒汗水,用生命换来的切身感受,譬如:

这个地方就是我伊甸园
冷了在院子里晒太阳热了在树荫下乘凉
听听我的小伙伴黑熊打呼噜的声音(《我要回乡下》)

吞噬一片片夕阳,残阳如血
我没有抽刀断水的力气,流水是砍不断的愁
千愁万绪也理不断(《迷茫与彷徨》)

这是我难得读到如此细致描绘乡村生活的场景和另一种富有哲理性特色的诗句。其实杨剑横写作的题材十分广泛,有表达人生体验的(如《流浪在江南》等),预示人类命运的(如《地球病了》等),探讨自然与人的(如《旧屋》《家园》《大山上放歌》《水井》等)。他的这些作品中难免的有些悲观,表现出某种惶惑与迷茫,但总的说起来,他的诗歌基调是积极而又乐观的。

因此我想说,乡愁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我也眷恋着这样的主题。作为文朋诗友,我真的愿意看到杨剑横保留着原属于他自己的那份真实,用悟性去完成对诗歌语言的突破。

这也许是我们共同的期待罢了。

2018年8月11日于沈家村

0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