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六位文化人访谈:你从吴冠中《狮子林》中看到了什么?

2019-05-31 10:0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很遗憾,从没有和吴冠中先生问过好,仅仅是远远的看过。

  一个曾经认真的和吴先生问过好的学长告诉我,吴先生去世前的三个多月时,去拜访了先生,临走前匆忙的拍照留念,同去的学长忘记关闪光灯,很是冒失,但先生笑着摆摆手说,没事儿,关掉就是,只是因为我眼睛比较疼,比较累。最终学长只留下了和先生的一张模糊的合影。

  吴先生上车前说,很累,抱歉得回家休息了。

  没想到三个月之后,竟传来了先生因病去世的消息,一代艺术大师离开了这个他深爱的世界。

  但关于吴冠中的艺术讨论从未停止过,这一次,是关于《狮子林》。

吴冠中 《狮子林》 镜心 设色纸本

吴冠中 《狮子林》 镜心 设色纸本
144×297cm 1988年作
中国嘉德2019年春拍
估价待询

  《狮子林》是吴冠中创作于1988年的一幅作品,所画的狮子林是苏州四大园林之一。吴冠中自己说《狮子林》是他创作抽象画的上马石,这幅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作过一幅《狮子林》,画面五分之四以上的面积表现的是石头,亦即点、线、面之抽象构成,是抽象画。我在石群之下边引入水与游鱼,石群高处嵌入廊与亭,一目了然,便是园林了。但将观众引入园林后,他们迷失于抽象世界,愿他们步入抽象美的欣赏领域。”

  但怎么才能欣赏到吴冠中所说的“抽象美”呢?

  “吴先生的画是不完全脱离原型的,他的作品中还是能够在生活中找到原型的影子,不至于你在欣赏的时候摸不着北,并没有堵塞你进入他内心深处的通道,哪怕是比较狭窄的,但也是通畅的。”多年之后,吴冠中的学生王怀庆再见到《狮子林》时说到。

  就像是吴冠中的法国老师苏尔雨皮就留给他的作业,从一个肥硕高大、后臀特别庞大、脖子长脑袋小的裸体女模特身上看到了什么?

  多年之后,吴冠中回到祖国,在苏州园林画太湖石的时候,想起了老师的教导,想起了太湖石和人体的关系,与亨利·摩尔的姻缘,果然他们赋予笔底的术湖石以生机,不是死石头。

  曾经受教于吴冠中的杜大恺说,吴先生的画很有启示性。那么今天,在《狮子林》前,中国嘉德拍卖也开启了一次这样的讨论:

  你从吴冠中《狮子林》中看到了什么?

  他们走访了郭淑珍、杜大恺、王怀庆、隈研吾、朱哲琴、奥雷·舍人等六个人,有建筑设计师、音乐家、艺术家,他们“看和听”到了六个不同的吴冠中。

  郭淑珍:92岁,高音歌唱家

  郭淑珍“看到”了吴冠中看世界的“眼睛”

  我看到《狮子林》里有十个眼睛,我觉得吴冠中先生就是想告诉我们要看这个世界,眼睛是很重要的。但“眼睛”不是很随意的画,而是先有思想和情感这样的意图下再去创作的,创作的过程可能花不了很多时间,很流畅的画出来了,但他思考的时间一定是足够的。

  杜大恺:76岁,水墨画家

  杜大恺在“看”吴冠中

  你看《狮子林》里甩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点很随意,但中间是有学问的,密度、趣味、方法等等形成的画面结果,今天看上去都很合理,尤其是色调的选择,红的、蓝的、绿的,都是非常讲究的。

  王怀庆:75岁,当代艺术家

  王怀庆在香港尖沙咀回忆吴冠中

  我在《狮子林》先读到的是吴先生对于线条的半控制性,在大的布局心里有底儿的情况下,画笔一半在自己手里,一半在老天爷手里,走到哪儿是哪儿,爱谁谁,自由度非常大,从而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艺术语言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创作方法。

  隈研吾:55岁,建筑师

  隈研吾看到了禅意

  对我而言,画面中有禅意。狮子林中的禅宗的韵味被描绘出来了,吴冠中先生把狮子林园林中大自然仿佛无人存在的极简被极好的用抽象的形态表现出来了。目前为止一个大家从未见到过的狮子林园林展现的世界,被吴冠中先生的画作展出出来了,让我对庭院也有了新的想法。

  朱哲琴:51岁,当代音乐家

  朱哲琴“听”到了歌声

  我觉得《狮子林》里最迷人的是这其实是吴先生内心的园林,并且把内心园林解读放大了,在艺术家的绘画里非常音乐化,点线面这三个重要元素之间的关系非常音乐化,尤其是线条这种起伏曲折在音律上的表现,画面中的点和颜色是把艺术家意象化的东西表现出来。作为一个音乐人,我觉得看到《狮子林》时很飞,很心跳。

  奥雷·舍人:48岁,建筑师

  奥雷·舍人“看”到了建筑中人与空间的互动

  我从《狮子林》中看到了节奏感和连贯性,我看到画家将一个景观创作成了无边无际的存在,同时我还看到了画家对于不同尺幅的把握,当你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你可以认为它很大也可以认为它很小,只有离近了才能看到画中的行人和其他建筑物的影子,这些都衬托了太湖石和整幅画的巨大尺幅。

  这就是吴冠中透过《狮子林》所给予当下的启示,吴冠中把我们引入到抽象世界中来,并教会我们怎么去欣赏这种抽象美。

  吴冠中告诉我们,抽象美不是毫无控制的情绪化抽象。

  “有些时候会有人把吴冠中和波洛克联系起来,觉得吴冠中晚年创作中有一定波洛克的影子,波洛克那种创作时的自由挥洒的状态,对吴先生是有借鉴性的,但吴冠中是一个完全独立的艺术家,是没有任何模仿的说法的。”杜大恺说到。

  王怀庆也提到吴冠中抽象画创作的与众不同,和他对于吴冠中抽象画的欣赏定位。

1989年吴冠中于巴黎蒙马特写生

1989年吴冠中于巴黎蒙马特写生

  “吴先生的路数和美术史上所说的抽象画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甚至说是两回事儿,因为吴先生的抽象既不是理性的哲学化的,也不是那种把灵感观念化的抽象,更不是把客观物象几何化、数学化,甚至现在说的电子化的抽象。”王怀庆说到。

  这是一种区别于毫无控制的情绪化的抽象,可以说是一种诗化的结果和抽象。

  诗,是介于真假之间、抽象与具象之间,是眼睛和心灵之间的一种语言,简单的说,诗绝不是假话,也绝不是真话。从这个角度来说,王怀庆把吴冠中的画定位为诗化的抽象,他认为这样更准确,也更加符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和逻辑思维。

  这种抽象是对原物原型的一个诗化的过程,然后产生艺术创作的结果。

  “吴冠中所有的绘画都是来自于写生,是有对象的,尽管有些画作表面上看相对于其他中国画更加抽象,但是有物象的,有可视的情景。”杜大恺认为吴冠中从没有完全抽象化,这也是他的坚守,正是所谓风筝不断线的内在,他希望他的艺术为大众所接受,从这个角度来说,吴冠中和齐白石有异曲同工之妙,是雅俗共赏的。

  所以说,这幅《狮子林》是具有历史阶段性的启示,对长久以来困扰中国艺术的有关“中西融合”的议题,吴冠中的《狮子林》提供了一个范例,并且从后来他的艺术追求中可以看到《狮子林》实现了吴冠中的愿望。

  这也是吴冠中毕生所追求的两个目标: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当代化。

  其实,吴冠中早在求学时期就中西兼修,1935年吴冠中结识朱德群时,更是让吴冠中决心弃工学艺,考入杭州艺专“从头学起”。

  一切都是缘分,2010年吴冠中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朱德群中国美术馆个展开幕的现场,兜兜转转,圆回到了吴冠中最初的选择上。

  在这次中国嘉德拍卖的走访中,王怀庆特别选择了香港九龙尖沙咀,这里正是吴冠中从法国留学回来之后,决定归国的踏足之地。

  1946年底,吴冠中考取战后教育部的首批公派留学生,次年入读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院”。

  “吴先生绝对回国的这一步走的很辛苦,很冲,走的很痛,很重,走的也很坚决,对于吴先生未来几十年的艺术道路是一个定格,可以说此后吴先生全部生命中的苦与乐,就是从这一步开始的。”多年后,当王怀庆再次谈及吴冠中回国时依然很沉重。

  1950年,吴冠中回国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然而,由于他的创作观与当时为政治服务的“写实主义”相悖,因而备受排挤,辗转任教于多个院校。至1950年代末,他索性放弃了“用艺术震撼社会”的初衷,不再描绘现实人物,彻底投入到“被瞧不起的、不能为政治服务”的风景画。

  吴冠中不赞同“油画要姓油、国画要姓国”,通常看来泾渭分明的油彩与水墨,在他那里彼此融通。1980年代,他将油画中的意象化表达更多运用到水墨中,并把油画的本土写意精神推向新的高度。而至1990年代,他的作品已将古今技法任意而为味,水墨、油画随心所欲。

  除了融通中西,吴冠中还是现代中国突破美术僵化模式,敢说敢做的言论先锋。

  现代艺术的核心“形式美”,是中国艺术几十年的禁区。1979年5月,《美术》刊出吴冠中的《绘画的形式美》一文,因最早公开谈论形式问题,引起美术界强烈反响。1981年3月,他在《美术》发表《内容决定形式?》,文章直接否定了高悬于画家头上的“主题先行”理论,强调形式美的独立性,迅速引发关于形式问题的激烈辩论,并对1980年代中期的“新潮美术”起到了引导作用。

  1990年代,吴冠中又针对中国画的“笔墨论”直抒己见。1992年3月,他在香港《明报》发表《笔墨等于零》,深入中国画传统内部、对其核心体系重新审视,掀起了90年代中国美术界一轮著名的持久论争。

  吴冠中以他在风口浪尖的数次直言,成为中国美术界的风云人物,而其艺术成就也在1990年代发酵,赢得荣誉无数。

  1991年7月,法国文化部为吴冠中颁发“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1992年3月,伦敦大英博物馆首次为中国在世画家办展,推出“吴冠中:一个20世纪的中国画家”。1999年11月,中国文化部破例为在世画家举办个展,推出“1999吴冠中艺术展”。2002年3月,他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的第一位中国籍“通讯院士”。2003年12月,中国文化部为吴冠中颁发“终身成就奖”。

  2019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狮子林》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再次掀起了对先生的追忆,也让对于吴冠中艺术创作的讨论从未停止,这也正是吴冠中对于当下艺术创作的长久的启示。

  “吴冠中是拥有武器的人,就是思想和才情,这是天生的,谁也偷不走,对于这样的人,别无所择,只能是大师。”王怀庆最好的总结了吴冠中给予这个时代的“财富”。

  来源:雅昌艺术网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5-3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