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他们同怀艺术“洁愿”:赵无极吴冠中与丁天缺庄华岳的书信

2019-08-30 10:5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上世纪四十年代,吴大羽在学生庄华岳的纪念册上题词赠别:“怀有同样洁愿的人,无别离。”

丁天缺、庄华岳和吴藏石三位画家,是杭州国立艺专时代的同窗好友。澎湃新闻获悉,今年适逢庄华岳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近日在北京展出的“意与象汇——丁天缺、庄华岳、吴藏石同学三人展”,呈现了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示了他们之间的往来书信等文献资料,其中就包括赵无极、吴冠中等与他们的通信,这些珍贵手稿为人们打开了20世纪艺术史中被尘封的艺术人生。

丁天缺、庄华岳和吴藏石三位画家,是杭州国立艺专时代的同窗好友。虽然造化弄人,日后他们尽管各自饱受磨难,坎坷蹭蹬,但对艺术的那份“洁愿”,始终无怨无悔,矢志不渝。

今年适逢庄华岳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意与象汇——丁天缺、庄华岳、吴藏石同学三人展”这些天在北京艺栈画廊举行,展览呈现了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同时还展示了他们之间的往来书信等文献资料,为人们打开了20世纪艺术史中被尘封的艺术人生。

从左至右) 吴季鑫,丁天缺,庄华岳,赵无极

(从左至右) 吴季鑫,丁天缺,庄华岳,赵无极

这批由庄华岳先生保存的师友信件,有老师林文铮,同学赵无极、吴冠中、吴季鑫、丁天缺、郑为等人,字里行间,殷意拳拳,是非常难得的美术文献。

赵无极、吴冠中与庄华岳

庄华岳1919年生于广东潮州。1935年,他考入杭州国立艺专,与赵无极一起成为吴大羽门下最得意的两个弟子,作品经常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激赏。庄华岳与赵无极,可谓终生莫逆,友情甚笃。 当年,庄华岳的艺术天分令艺专的多数学生倾倒。曾经在吴大羽师的推荐下,庄华岳有两次机会出国留学。然而造化弄人,机会均化为泡影。此后,庄华岳蛰居家乡潮安数十年,在中学教书为生。1979年,远在法国巴黎的老同学赵无极找到他,寄来画材颜料,和其他师友们一起鼓励他重新开始绘画创作。在他生命最后的三十年,留下了大量水彩、水墨和速写。咫尺千里,情景交融,光彩绚烂,韵味无穷。

以下这封信,是1979年4月19日,赵无极写给庄华岳的书信。

华岳兄,

三十多年不见面,今天收到您的来信兴奋万分,谢谢您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多少年来已为您过世的消息,当时我常同朋友说,如果华岳有我一样机会,他可能比我画得好。

我生活上许多周折,景兰同我1957年离婚,她因有法国爱人(但至今并不幸福),我自己1958至香港认识陈美琴结婚,幸福恩爱,可惜她不幸于1972年过世。我母亲于1975年过世。我于美琴过世后,1972年曾返祖国看母亲,1974年也回去一次,1975年因母亲病逝逗留了二个星期,于1977年同Fran oise Marquet结婚,现在总算生活稍上轨道。

在国内时见过几次风眠师,他现住香港,今年九、十月间他会在Paris 的Cernuschi(赛努奇)东方艺术博物馆个展,他可能来巴黎。

有空谈谈您的生活,结婚有几个孩子,您的病况请详告,有无办法医好?今年二月十日我去纽约,二弟无违不幸因Cancer过世。我事业虽相当成功,但私人生活的周折甚多。不多写了,我明天要去Luxembourg个展,约三天即返Paris,过一个星期又要去Lugano和Florence,忙得不可开交。

盼来信

赵无极(签名)

Paris le 19/4, 79

徐迟将同巴金文化考察团来巴黎(四月二十五日),我会见到他。

兹寄上Jean Laude写我书一本,如收到,我会寄别的给您,朋友们请代问好。

吴冠中致庄华岳 1980年5月31日 第一页

吴冠中致庄华岳 1980年5月31日 第一页

华岳:

人道鲁迅多疑,不意润土更多疑!我与无极自巴黎别后迄今未通只字,数语千言,都难抒心底情怀,这回在希文家住了三夜,略吐衷肠。我忙于奔走,忙于静思,今后仍不会常写信,案头信札成堆,几乎都不复,生人由他骂,熟人由他疑。事事急,后事挤前事,急事只得被更急的事挤掉,京中居,日日无闲。如有机会来潮安作画,同你私奔几天,奔月嫦娥,人间可有?

此册系五年前“四人帮”未倒时用内部资料名义编印,五年后至今日出世,故未取得在新华书店公开出售之身份,只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内部卖,销得慢,今寄上一册存念,但已是六七年前的旧作了。北京人美《吴冠中画选》和上海人美《吴冠中油画写生》各印一薄薄画册,但均已售完,也许你们县里还可找到,我手头无多,也就不寄了。

这次过沪,访大羽师,不觉热泪盈眶,我用手帕不断擦拭,大羽师疑我有了目疾。在1979年4期《文艺研究》中我写了一篇:“寂寞耕耘六十年——怀念林风眠老师”,你设法找寻看看。今年1期《文艺研究》中我写了自己:“土土洋洋,洋洋土土——油画民族化杂谈”。今年2期《社会科学战线》我写了:“风景写生回忆录”。我的文章句句是真话,可作给你的书信读,你一定设法找找吧。

返京刚两日,百忙中先复润土。

冠中

五月31日

多年之前,不知谁传你已死,我哭后并曾将此“噩耗”转告过大羽师!

1986年3月16日,庄华岳的老师林文铮(1903-1989,国立杭州艺专创办人之一,时任教务长)先生写信说:“足下在绘画上宿抱奇才,在色线、方面均有独创之处,惜乎阳春白雪,海内知音无几,埋才不遇,不胜同悲!但不世出之奇才,苍天有眼,终有出头之日,切盼勿悲观,奋勇前进,‘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更望多多来信,慰我黄昏之遐思,足下无异我至亲之昆仲也!。”

庄华岳随即回函:“生于三十年代,曾两度欲出国求艺未果,故早在毕业之始已决心弃艺从教为生,至今已过大半生矣。近年病休期间,忽得同窗挚友赵无极创作的启示,加上师友们的责‘骂’,竟于此将届古稀之年,方又从头拾起秃笔,甘为老童之涂鸦,盖用之作为个人生活方式的一个方面,借以修心养性,或谓打发日子而已。但从精神方面来说,不仅无所谓‘悲观’之可言,且每于偶得理想色线之际,反而舞手蹈足,无穷其乐也。”

丁天缺与庄华岳

真正深刻的美丽和高贵,常常在刚开始的感觉是拒绝你的,陌生的。因为他没有取悦你、迁就你的必要。人亦然、物亦然。所以,丁天缺先生的大名及其艺术成就,近年来才为社会各界关注。

丁先生原名丁善庠,1916年出生江苏宜兴,是杭州国立艺专吴大羽先生的得意弟子,当年学校班上的大哥大,同学赵无极、吴冠中等皆为今日艺坛之翘楚。先生于绘事以外学问淹博,晚岁更在法国文学、西洋美术的译介等诸方面默默耕耘、颇多建树。故仅就先生胸中腹笥及人生遭际本身,即堪称半部近代美术史,弥足宝贵。

人所不知的是,丁天缺蒙冤近卅载,晚年平反后才重新拾起画笔,豪情勃发,绘就几十幅色彩斑斓的油画作品,有人物肖像、写生静物、风景花卉等等,多姿多彩,恣意绽放。

1986年1月28日,丁天缺在写给庄华岳的信中,所谈无不是艺术交流,以下摘录信件的部分。

华岳兄:您好!

西湖一别,很快又是半年了。经过长期的努力,总算来到了巴黎。巴黎虽然繁华,却显得一派宁静。她是美的,高雅,文质彬彬,我老用文质彬彬来形容她,因为到处十分讲礼貌,比起我们这个礼教古国来说,真要文明得多。

……

几个有名的博物馆基本上都跑过了。但是Musée Picasso到今天还没有去过,昨天打算去,到了门口没有进去,因为门票要30法郎,实在太贵了,只好得星期天去,因为只要十法郎,这便是穷人的打算。只(Louvre Pompidou)最便宜,平时16法郎,星期天免费,此外一般星期天也得半价,而Louvre之大,真叫人感到观止。我跑了四次,走马看花还没跑遍。

在这里看到了许多名画,发现古今都是一个道理,那就是以最经济的手法,最经济的色彩、线条,组成最经济的图画,表现出最丰富的感情。我们看了很多印刷品,应该说我们受骗了,完全不是那么五彩缤纷,无怪乎他们赞赏中国的古画,寥寥几根线,淡淡几笔色,就能说出画家的心意,而现代的中国画,就更显得对前人的照抄不误,一无是处,而尤夸夸自许,说是传统,实在可笑。

所谓名作,一般并不是画幅大,有的小得真叫人想象不到。当然大幅的也有,不过是极少数,除了十七、八世纪的历世画。Vinci 的名作Jaconde 差不多只有60cmx80cm(这是我的目测)。Cézanne的画一般还要小些,Matisse的,Gaugain的,都差不多大,当然也有个别的比较大一点儿,所以一般来说,基本上都是1公尺左右,也许这样大小画起来比较方便。

和无极谈到你,他希望你的画应该再大些,这样太小了,我也有同样的想法。说实在话,你的画要签上这些名人的名,肯定不会逊色,多画些,将来有一天你也会像Van Gogh...一样有成就。你是我们中间最杰出的一个,请你自己相信自己,这一点你知道,我是不肯称赞别人的。

朱德群也碰到了。据说他今年4月间要来香港展出。画了很多画,大体和无极的形式差不多,不过只是单薄了一点,这一点你别跟人讲,否则他听到心里会不高兴的。话说过来,他真幸运,有这样好的环境,也的确比他过去要好得多了。

……

我打算下个月开始画些画。我想还可以,并不会差到那儿,希望能有一些成绩,因为我相信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差。不过在目前,Pompido博物馆里只有无极兄的一张画。这至少给我们争得了很大的面子,可惜不是自己!

……

天缺28.1.1986

吴藏石与庄华岳,同乡兼同窗

吴藏石,1914 年岀生于潮安县彩塘水美村。1935年,他考进杭州艺专西洋画专业。系主任是吴大羽。吴藏石是庄华岳的同乡兼同窗,与丁老在学生时代更是“桃园结义”兄弟。他一生“爱琵琶,爱画画”,即便颠簸流离,偃蹇困顿,也不改其乐。可惜他在六十五岁的英年早逝,留下的作品不多,否则晚年的艺术光芒当更加璀璨。

大约上世纪四十年代,吴大羽在学生庄华岳的纪念册上题词赠别:“怀有同样洁愿的人,无别离。”

丁天缺、庄华岳和吴藏石的恩师吴大羽先生曾一再声言:“绘画更本质、更本源、更广大的载体是生活,是人生,是生命本身!”丁天缺、庄华岳和吴藏石用各自的一生,践行并捍卫着老师的这一箴言。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9月18日。

来源:澎湃新闻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8-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